黑暗圣经第十四章 老妖老怪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四章 老妖老怪

小说:黑暗圣经 作者:凌云阁主 更新时间:2018-02-02 16:56 字数:4252

  鬼域景物与鬼阴山是截然不同的,这里没有森然鬼气。有的,只是那令人毛骨悚然的可怕与那一派原始荒凉。

  “老妖,你说女娲娘娘的话是对还是错呢?”其中一位灰衣老人突然止住了脚步,远眺那高耸巍峨的巫山,黯然感慨。

  被称为老妖的灰衣老人也停了下来,打量着老友那仍然保留的獬豸头颅,尤其是那头上双角格外令人注目,只是身体已化作了人形。这两位灰衣老人从外表很难分辨出来,他们正是曾经守护女娲神庙的那两只通体乌黑的东方独角兽。

  “老怪,你说这世间的因果循环,是我们能定的么?”

  一个老妖,一个老怪,两只东方独角兽就这么静静的打量着前方的巫山。突然间,同时一怔,对视齐声道:“巫山烈火坛的炎毒之火不见了,难道那冰姬真有这般神力能助鬼泣熄灭炎火冲破天魔封印?可怕,可怕啊!”

  两只活了万余年的神兽就这么自嘲的笑了,忽而又叹道:“原以为幽灵圣子的出现是一个奇迹,没想到,更大的奇迹竟然还只是一个开始,你我即无法劝说那东方仙界出手拯救人间,又何苦在此杞人忧天呢?就算三大天尊亲临此境,也是无济于事了!无无济于事了!”

  天际惊雷再起,那方圆百丈的阵魔天碑轰然破碎,在这电光石火之间,两位灰衣老人身化疾影,转眼间便来到了巫山烈火坛顶那正在碎裂的天碑之前。

  炽烈的炎浆足已熔化万物,怎耐却无力摧毁掉鬼泣和他的鬼域臣民。

  “啊!”那两位灰衣老人同时暗暗吸气,不禁回首一看,这不看还好,一看之下顿时称奇,这烈火坛还真如女娲所说的那样,竟是鬼域的祭魂坛,方圆百丈,幽魂游荡,凄惨无比,端的是可怕至极。纵然是九幽阎罗殿,也不过如此吧!

  刚才他二人来时便已踏过万阶层台,此刻置身山顶,正有一览纵山小之意境方才能看清巫山鬼域还有多少怨灵正在借着鬼泣的怨气复生。

  “哈哈!”一阵放肆的怒音令天际变色,鬼泣的声音自烈火坛下传了出来:“悍世,你困不住我的,困不住我的……哼哼!”

  整座巫山仿佛也在鬼域王鬼泣的怒吼声中觉醒了,它沉睡的太久了,古语有云:盛极必衰,衰极必盛。

  天碑最终不敌鬼泣的神力而化为漫天碎雨,被封印在次元空间的鬼域下雨了,那是天碑亦或是悍世在叹息吧!

  一柄赤红魔剑冲天而起,化作九天长虹,宛如要照亮整片鬼域的每一处地方,让他或它的臣民苏醒过来。紧随其后的是一声嘹亮的鸣叫声,一只黑色怪鸟振翅高飞冲出了巫山炎毒之火的困扰,在那巨鸟的背上还有一道男子的身影,黑暗是他的色彩,他驾驭着黑色巨鸟不知要飞往多高,而那柄赤红魔剑则缓缓往下落,速度又慢渐快,最终,它自鬼泣头顶灌入直至消失不见。

  烈火坛火山口处的两位灰衣老人看的真切,那赤红魔剑真的将鬼泣的身体穿透了最终化为血光印在了他的背部。如果此刻的鬼泣*胸膛,可以清晰的看见那柄赤红魔剑如同刺青一般已深刻在他的身体表层。

  老妖对于亲眼目睹的一切赞叹不已,暗道:“真的是怒剑,那赤红如血的魔剑真的是当初能抗衡生死剑的天兵神器么?只可惜,他却在鬼泣手中。”

  老怪似乎并未有太多的顾虑,他们来此的目的本就是以死去感化东方仙界,对于个人的生死早已置之度外。

  两位灰衣老人褶皱的面容上都已透露出沧桑的笑容,就算是死,他们也要死的更有意义,让沉浸在睡梦中的东方仙界清醒过来。

  细雨并没有停息的意思,但却不见了闪电和雷鸣声。黑色巨鸟驼着鬼泣停留在高空并没有丝毫动静了,只见鬼泣的双臂化作了金银二色光芒在空间闪耀,而他的脚竟然活生生的出现了一道北斗七星的印记,不,那就是七星空阵图。

  老妖的双眼不知不觉的已经湿润了,他颔首而笑,轻声道:“老怪,女娲娘娘曾说过,这鬼泣身负日月之本,足踏七星之能,是九大天神中神力仅次于悍世与绝世的,如今看来,所言不虚啊!”

  “是啊!”老怪沧然一笑,但表情却异常的平静,回忆道:“当日你我与道德天尊曾私下占了一卦,那五行罗盘不也显像了么?冰姬已打碎了天碑咒魂的封印之能,悍世所留下的印记已消失殆尽,冲破封印是早晚的事。只是,这鬼泣乃天煞孤星,注定要为祸天地之间。五行罗盘例无虚像,自上次幽灵圣子那一卦就足矣证明了吧!可惜!”

  老怪话落,老妖接口道来:“可惜元始天尊正全力注视着西方天地神魔的动荡和另一件有可能改变东方仙界命运的存在,而道德天尊连番占卜早已命在旦夕,而仅剩的灵宝天尊却狂妄自大,不相信东方人间界还封印着一位天神。”

  老妖语毕,老怪深吸寒气,摇首疑声自语:“难道,他真的是女娲口中所言之九大天神其一的——盘古,那他的转世战魂怎会出现在东方仙岛之中,他虽强大,但那也紧紧只是一束灵息毫光,作不得甚啊!与这鬼域妖主相抗衡,无疑以孵击石!”

  “无知的人类……”

  天际传来了鬼泣沧桑的话语,他似乎要将这不知有多少年来的压抑化为苦水洒向人间,但当他扫视下界之后,又觉得自己是如此的孤独,已至,连一个能够倾听他心声的人都没有了。

  这一生,他注定是天煞孤心。

  下界的老妖和老怪皆是面面相觑,他们虽然曾听闻过天神的存在,但却无法听懂天神的语种。而此刻,鬼泣正是述说着那古老到无人能考察的神语。

  天际突然化作了淡蓝色,那色彩已将被尘封多年的巫山完全笼罩住,惊雷也不敢在这位魔王的面前放肆。

  “嗷呜……吼……嘎嘎……”

  这一连串的怪叫嘶吼之声仿佛广无边际一般,你不知道他的源头在哪里,但却能清晰的听见。

  下界的两位灰衣老人的双眼都已被泪水浸湿,他们无力敌挡鬼域的复生,这里,已是一片人间地狱。

  九天之上,神雷乍起。九幽之下,万鬼重生。惶惶天威,今日何在?放眼天地,惟我独尊。

  悍世的天魔封印最终碎裂不见,鬼泣也在沉默中暴发了。那妖异的蓝色光芒是如此的暗淡,与幽灵圣火是完全不同的存在,但是,它的存在却让人不敢忽视。

  “哈哈!”鬼泣立身于那巨大的黑色怪鸟身上,现在,或许应该称那只黑色的巨鸟为鲲鹏了。那只巨大的怪鸟鲲鹏正是当初鬼泣下界之后,在仙武大陆北海极端处觅得。如果人神合体修成地狱天使,那纵然是当初的光明神也奈何他不得。

  “鸣!”鲲鹏声大,能传千里。凌空高飞,一跃九天。但现在,那巨鸟却化为一只拳头大小的鸟儿停歇在鬼泣的肩头。

  “老朋友,多少年了,多少年你和我都在盼望着今日呢?”鬼泣身化当日之身,一袭赤红蟒袍,白发如霜垂于身后,一张精致的脸庞美的不可思议,他有着一双幽深而朦胧的桃花眼,一言一笑都在绽放着魔王的魅力。

  最终,鬼泣还是在万灵俱吼的震天大吼声下降临人间,来到了两位灰衣老人的面前。

  离的近了,两位灰衣老人才看清那鬼域王和他肩上的那只黑色怪鸟。怪鸟通体乌黑,就连眼睛,都像是黑色的石头一般闪耀着幽幽光芒。

  “鬼泣。”两位灰衣老人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他们也不得不承认,虽然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了,但真正面对着当日的堕落天神,他们是不可能毫无顾忌的。

  “嗯哼!”鬼泣嘴角上挑,欣然点头。仿佛能被后世那“无知的人类”叫出自己的名字是一种很值得高兴的事情,突然,他又补充一句:“对了,你们不是无知的人类,你们是两只披着人皮的兽,所谓的神兽吧!哈哈!哼!不过,还是那么的无知!无知到想要来此阻挡我的复生!愚昧!”顿了一顿,喝道:“光明神悍世的气息怎么没有了?是怕我鬼泣找他躲起来了么?”

  老妖心性刚直,虽说向来不多言语,但却是眼里不揉沙子,见状,冷笑道:“鬼域妖孽,休要在此猖狂,虽然我等并非你的敌手,光明之神早已不在了,但是光明之神的转世战魂一样能打败你。”

  “光明之神早已不在了。”这话犹如千斤重锤落于心间,鬼泣双眼一闭,深深呼吸起来。他不能相信,那个能把他封印在此无数载岁月的光明神会不在了,这几乎是不可能的,简直是天荒夜谭。

  “老妖。”老怪平空一声冷喝,白眉倒竖,责怪于老妖的言词。如今的雷灵云怎么可能打败鬼泣,你这般说出来,不是暴露行踪么?

  老妖闻言也是一惊,但随后便明了于心了,暗怪自己太过急躁。

  “不在了,至高无上的光明之神也会死,哈哈,不可能的,他是凌架于九大天神之上的,于绝世并肩,神力仅次于命运之神的天界战神,人间的守护啊!”

  巫山领域万鬼齐呼,但却连鬼影也无法捕捉到。这是奇异的,也是可怕的。

  鬼泣的笑脸慢慢僵硬,最后他双目如电,直视着眼前的两只神兽,如同,盯着自己的猎物,冷声道:“你们怎么会知道巫山的存在?”

  在鬼泣的注视下,两位灰衣老人并没有方才的害怕,淡然道:“我们是守护女娲神庙的神兽,曾听娘娘提及过九大天神,自然知道你这个妖孽的存在和巫山的存在了。”

  “你们可真有骨气啊!”对于两位灰衣老人的讥讽,鬼泣显然动怒了,寒声道:“既然女娲的气息都已经不在了,那你们还留在这世间做什么?”

  说完,三道目光仿佛同时对上了,过了许久,仿佛有无数个岁月那么长,鬼泣的身后突然多了两道高大的身影,来者皆是一身黑袍,披风上的帽檐将整张脸都遮住了让人无法看清他的容貌。居左一人手持一柄银色镰刀寒气*人,虽然你看不到他,但却能感受到他盯着你。而右侧一人背着一杆赤红古旗,旗角两个“洪荒”大字格外醒目。

  鬼泣只是微微顿了一下,并未多说什么。来人恭敬的垂首道:“王!”

  “嗯!”鬼泣淡淡的应了一声,心中有点失落,盯着两位灰衣老人,淡然道:“你们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要杀便杀,何必在此装腔作势,来两个无名小卒又能如何?”老怪一声怒喝,作势便要动手。

  “自寻死路。”一道冰冷至极的声音自鬼泣左侧传来,他的嘴角上挑,回首道:“捩天,不必动怒,他们既然想死,那就用他们的鲜血来昭告天地,鬼域复生了。”

  “是。”

  “捩天?”两位灰衣老人突然一惊,眼神充满了难以置信,结舌道:“你就是鬼域杀神捩天。”说到此处,微风不知从何方轻轻吹动着捩天身后的洪荒战旗,两位灰衣老人顿时怔住了,叹道:“鬼域负旗者捩天也复生了,人间界又要遭逢大难啊!”

  捩天,正是居于鬼泣右侧一人。在鬼域的地位仅次于王,与居于左侧素有“死神”之称的捩魂与三大长老及血域修罗王齐名。其实力之高,更是不在神皇境下。

  “你们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鬼泣显然对什么事情都极为有耐性,这句话他已经问了三遍,但却是真的怒了。没有人敢在他面前如此,也没有人能如此。

  两位灰衣老人闭目看天,但看不到他们想看的天际,这里还是一处被封印的次元空间,虽然已经困不住巫山鬼域,但它是的确存在的。

  “劫数难逃啊!”

  “的确是这样了。”鬼泣冷笑一声,昂首举目,喝道:“烈焰焚天。”说罢,身形飘渺,早已飞龙上天。

  听闻此话,两位灰衣老人面如死灰,口中急念咒语。而一直立于鬼泣身后的捩天一声畅笑,跳出一丈之外拔下身后洪荒战旗凌空横扫,一团血幕平空出现,如九天长虹一般当空横立,鬼泣更不多说,身如流星,周身如火焰一般燃烧着,立于血幕之上,仰天长啸,双臂齐舞之间左右二臂显现龙蛇迹象,左足之下更是多出一道刺目的北斗七星阵来。此影此景,若当年光明神在此,或许,又是一番感慨?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黑暗圣经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