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德修神第十二章 仲景之名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二章 仲景之名

小说:医德修神 作者:银质针 更新时间:2013-10-07 15:58 字数:4465

  张伯涛面带惊恐的查看着现场的惨状,他发现,医馆的六人均是被长刀或者长枪和三叉戟杀死。

  这些他已有预料,所以并没有多少惊讶,而当他查视黑瘟会之人死因的时候,脸上有着不敢相信的表情!

  三个人的伤势隐秘,如果不仔细观看根本就发现不了,均是眉心一道浅浅的痕迹,而其余的十几个人,则是被一个人一招解决了性命!每个人都是身首异处!

  这个发现让他脸上的惊恐之色更加浓郁,嘴中喃喃道

  “怎么可能......除非是荒级的高手可以真气外放,一瞬间发出十几道真气将这些人杀死,可是......这里怎么可能出现荒级高手,难道他敢破坏那里定下的规矩?”

  “难道他就不怕被追杀吗?!即使他不在乎那里的规矩,可是他又为了什么出手的?”

  “要知道,荒级的高手虽然在那个地方不值钱,但是在这里已经属于江湖中最最顶尖的存在了,相当于传说中的人物,怎么会无缘无故出现在这里!难道......”

  似乎想到了什么,张伯涛将目光看向了张二,只见张二这时候眼中已经恢复了一些神彩,不过仍然有些呆滞,他正怔怔的看着自己的一举一动,脸上带着好奇宝宝一样的表情。

  “小子!”

  张伯涛来到张二身边,将他从地上拉起来,发现这小子都快一米九了,比自己还高一头,没想到这么高大的小伙子竟然是个怂包!真是可惜了这副身材和脸蛋了!

  “额......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张二适时的表现出了一个小白应该变现出的状态,尽心尽力的做着表演。

  这时候他又开始佩服起自己了,他暗暗发誓,回到前世,他一定要去做演员!到时候哥不火都没天理了啊!

  看到张二的表现,张伯涛既无奈又好笑,不过现在的情况让他怎么也不可能笑出来

  “小子!我问你答,答得不对,我让你跟他们一样!”说着,用手指了指那些永远长眠于此的杀手。

  “啊!?”

  张二听到张伯涛的话顿时张大了嘴巴,不过他瞬间又闭上了,用手做了一个拉链的姿势之后紧张的看着他。

  “哼!说,谁杀的医馆之人!”

  “额......是那些人......”

  张二的脸色再次苍白了起来,胃中的不适感再次升了了起来,不过由于实在是没什么东西可吐了,他只是象征性的干呕了几下。

  “嗯,还算你小子诚实!说,那些人是怎么死的!”

  说完之后张伯涛拉过张二,将他的脑袋朝向黑瘟会的一众杀手,大声喝道。

  “我......我不知道!”张二装作被吓到了,立即大声喊着。

  “说!”张伯涛手中的力气大了几分。

  “额......”

  张二额头上冒出几滴冷汗,张二再次摇头。

  “我真的......真的不知道......只是一个黑影一闪,这些人就全死了!我真的不知道!我只是个小学徒,我啥都不知道啊!”

  张二的音调都变了。

  听到张二的话,张伯涛皱着眉头松开了手,心中暗道

  “黑影?也是,以这小子的怂样,能够看清楚的也只能是黑影了。那人又是谁呢?难道是......”

  张伯涛似乎想到了什么,他看向张二:“你就是张二了?”

  “是......是......大人您竟然知道我的名字......”张二脸上露出受宠若惊的表情。

  “哼!这几个人专门从医会调来,接手你的一切事物!这次又为你死了!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你的名字!”

  听到他的话,张二心中一怔。

  “他们竟然是为我专门从医会来到这偏远的医馆?这是为何?”

  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那个用纸切断长剑的神秘人。同时他心中的疑惑也更重了,自己到底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能让对方如此出力?

  “大......大人......您是?”

  “我就是张伯涛!”

  “医师大人!”

  虽然张二早就想到了,但是还是表现出惊讶与惶恐的表情,恭恭敬敬的行礼。

  其实张伯涛此时心中也想着同一个人,就是那个纸切长剑的神秘人!

  他对对方的实力认识更加准确,按照他的推测,对方至少拥有荒级的实力。

  即使没有,也拥有着某种武技能够达到荒级的攻击强度,如果不是那样,那张纸根本不可能切断了长剑之后轻飘飘的一点都没有受到损伤!

  “难道真的是那个神秘人做的?如果是那样,那个人就真的有荒级的实力了!这件事必须马上通知医会,让大医师裁决!”

  张伯涛打定了主意,看向张二。说实话,他此时对张二的感觉有些复杂,因为他,死了六个医会派下来的高手,而且医会尽毁,没有这小子的原因在内,打死他都不信。

  如果仅仅是这样,张伯涛该一掌毙了他了事!可是偏偏这小子是本县医馆剩下的独苗了!

  虽然他还没有正式的拜入医馆,成为学徒,但是他确确实实是除了自己之外,唯一的一个幸存者了。

  “涅阳县的医馆还需要传承!”

  张伯涛心中回想着上一任医馆馆主临走前将医馆交给自己前说过的话,那抬起来的手掌却怎么也挥不下去了......

  “也罢!”

  张伯涛叹了一口气,对张二严肃的道

  “张二,你可愿拜入我门下,成为南阳郡涅阳县医馆的人!?”

  “靠!傻子才不愿意!”

  张二在心中腹诽了一声,暗道

  “这老家伙刚才的样子分明是起了杀心,如果我不同意,恐怕他就要忍不住出手了吧?玄级高阶的实力啊!哥现在还不是对手,大丈夫能屈能伸,拜一个医师为师对自己来说也没啥委屈的!”

  当下张二按照这一世的师徒之礼恭恭敬敬的向张伯涛行了那拜师之礼。

  见张二行完礼,正式的拜入了自己的门下,张伯涛脸上露出些慈祥的笑容,不过配合着他脸颊上的一道伤口,怎么看这笑容都有些恐怖的意味。

  “好了,张二,拜入为师门下,你也不能再叫张二了,应该有自己的名号,这样才配得上医馆的身份!你排行老二,又需永远记住此情此景,从今以后,你便叫仲景吧!”

  “仲景?张仲景?我叫张仲景?!”

  张二吓得往后跳了一步,脸上的表情瞬间精彩万分!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只是巧合吗?不会的......一定是巧合!一定是巧合!我怎么可能成为那个后世敬仰的张仲景?一定是这样......”

  张二万万不敢将自己与那位医圣大人联系在一起,因为他在潜意识里告诉自己,如果这一切不是巧合,而是安排好的,那就太可怕了!

  逃避的心里让他不断的暗示自己,这只是个巧合!

  “嗯?怎么,对为师给你起的医号不满意?”

  张伯涛见到张二的表情,脸色一沉。

  “额......没有没有!”

  张二连忙摇头,脸上恢复了欣喜的表情。

  “师父,我只是太高兴了!太高兴了!早就听说您老人家医术高超,武功高强,是涅阳县最厉害的高手,我能拜在您的门下,心中高兴!所以刚才有些失态!”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张伯涛听到张二的话,摆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摆摆手。

  “嗯,这种话可再也别说了,为师的实力,也只能在涅阳县算把好手,放眼南阳郡的地界,为师只是末流罢了......”

  说到这里,张伯涛不由感叹的说道:“为师如你这般大的时候也算同门之中的佼佼者,无论在医术还是武学上天分都算是上流。”

  “当时的同门修炼的主流是主修其一,要么专修医术,简单的修炼些强身健体的功法,要么专修武学,适当的修习些治病救人的法子”

  “总之,他们并没有一人选择二者并重,因为人的精力毕竟有限,医术与武学均是博大精深,专修一门也未必能达到很高的境界,更何况两门同修?当时为师年少轻狂,再加上对自己的自信,选择了这么一条道路,现在想来......”

  说着,张伯涛再次叹了一口气:“现在我的同门已经是南阳郡医会的中坚力量,而我......只能呆在涅阳县这种偏远之地,虚度光阴......”

  说完这些,张伯涛四十岁左右的面庞光彩暗淡,仿佛又老了几岁,他语重心长的对张二道

  “为师的路你千万不要走,要么修医术,要么修武学,切不可过贪!记住了吗!”

  张二见到师父的样子,心中也升起一丝不忍,虽然自己有医德系统,不存在这样的问题,但是还是恭敬的答道

  “师父,弟子省的!请师父放心,弟子一定会将师门之名发扬光大,不会辱没了师门的名头!”

  “嗯,有这份心就好了,凡是尽力而为即可,但也不可过分强求!将来我为你找个师弟,你二人就一个继承我的医学,一个继承我的武学吧......”

  “是,师傅......”

  “好了,我们走吧!”张伯涛说完这些之后带着张二往远处行去。

  “师父,咱去哪?”

  “去南阳郡医会,出了这等事情,总要向医会汇报才可以!这次医馆损失惨重,想必为师也要受些责罚。”

  “哦......师父,弟子能问个问题吗?”

  “你说!”

  “您老人家流这么多血不疼吗?难道您用的是放血疗法?放完血之后神清气爽,精力充沛?”

  “砰......”

  “咦?师父您老人家怎么了?难道是放血疗法起效了?可是您怎么摔倒了啊!”

  “咳咳......我打死你个臭小子!”

  “哎呀!师父,不要啊!你现在需要包扎,乱动会失血过多的!哎呀!师父,我不敢啦~!”

  张二随着张伯涛渐渐远去,一直消失在道路的尽头......

  “簌簌~”离刚才厮杀处不远的树丛中走出三个狼狈的身影,从他们身上的伤势可以看出,他们比张伯涛伤的要重很多。

  “咳咳......老大,老三和老四死了!”

  一个面色如纸,看起来有点小白脸潜质的男子咳出一口鲜血之后开口道。

  “嗯,我看到了!”

  说话的正是三人中的一个,黑瘟会的老大,人称黑狐狸的黑星。

  此时他浑身颤抖,目眦尽裂,显然愤怒到了极点,但是他看了看在他们前面同样捂着胸口的中年人,愣是没敢将怒火撒出。

  “一群废物,死就死了!主子定会好好补偿你们!这次的任务已经完成,明天我就会派人将奖赏送给你们!记住,处理好现场,不得留下半点蛛丝马迹,如果走漏了半点风声......我们的手段想必你们已经清楚了!”

  说完之后中年人不再停留,化作一道幻影,消失在了原地!

  看到他的消失,黑星以及他身边的黑瘟会老二白面书生黑印脸上的愤怒之色更深!

  “该死!他根本就没有受到那么重的伤势!”

  “我们被耍了!他根本就没有失去战斗力!张伯涛也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二人同时想到了这一点,顿时目露凶光的看向那人消失的方向。

  “敢耍我们黑瘟会!定然不会让你好看!不管你们背后是谁,等着承受我们的怒火吧!”

  “老大,你难道是想......”老二似乎明白黑星想要干什么。

  “没错,这么多年没有联系了,这次出上我这张脸,也要找到他们,为老三和老四报仇!不光是张伯涛和那个小子,就连这次的雇主,我们都要杀的一干二净,为死去的兄弟报仇!”

  “好!老大,有你这句话,兄弟就算是死也值了!”老二眼睛通红的看着死不瞑目的老四。

  “我们先将这里处理好,然后回去将养两天,先将那人以及他背后之人稳住,然后再做打算!”老大打定主意之后站起身准备收拾残局。

  “不!老大,你必须现在就去!恐怕这人再次回来的时候,咱兄弟的性命也就不保了!”老二面色阴沉的说道。

  “哦?你是说......”

  “没错!他们的行事作风我们也了解了!绝对是心狠手辣不会留下把柄的角色!这次恐怕咱们是凶多吉少了!”

  “好!这里交给你,我立即就去!他们只认我身上的印记!这里就交给你了!”

  “知道!老大你放心吧!我一定尽快回去,让兄弟们转移!”

  “不,你也不要回去!”黑星面色凝重的说道

  “想必他们已经在寨子里面布下了陷阱,回去只能是死路一条!刚才那人是看在他一人斗不过我们联手,这才退去,如若不然,想必他已经动手了!”

  “可惜了那些兄弟!”老二脸上满是惋惜。

  “别婆婆妈妈的,找个地方躲一段时间,我找到他们,就来接你!”

  “明白了!”

  “我走了!”

  “老大!”黑印看到黑星的身影即将消失,急忙喊了一声:“万事小心!”

  “放心!”说完这句话,黑星不再停留,快速朝一个方向行去,几个起落间便消失在了视野之中......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医德修神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