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德修神第二十一章 师伯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一章 师伯

小说:医德修神 作者:银质针 更新时间:2013-10-16 06:06 字数:4452

  回到王家宅子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张二还在想着快点回去接收奖励呢,抬头一望,却是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地方。

  天虽然未完全黑下来,但是这时候昨日还很是冷清的宅子却早已经是灯火通明,影影绰绰的人影在里面往来,显得格外热闹。

  “嗯?这......”

  “哎呦!张少爷,您可回来了!让我们可是好找啊!”

  一个很娘的声音远远从宅子里传来出来,让张二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我草!”

  看清楚来人,张二再次嫌恶的往后退了一下。

  只见一个身材魁梧的汉子,脸上留着浓浓的胡子,却硬是穿着大红大紫的长袍,姿势扭捏的朝自己行来!

  一边走,他还一边拿个丝绸手绢仔细的擦试着自己的嘴唇,生怕嘴唇上的胭脂被弄花了一般......

  “我擦!”

  看清楚这人的模样,张二更加不淡定了,有种拔腿就走的冲动,可是还没等他有所动作,那人却是让张二眼前一花,一瞬间到了自己跟前!

  他将手绢放在嘴边,咯咯一笑,伸出一个兰花指,嗔怪的道:

  “哎呦,张少爷,不要这样看着奴家啦!人家会不好意思的......”

  “我......”

  张二想要到旁边去吐,但是一想现在这种情景在前世多的是,自己为啥还这么不适应?怕个毛啊?

  一想到这里,张二便冷静了下来,毕竟这种事在前世太常见了,只不过是到了这一世,大家都遵守着所谓的忠孝礼义那一套。

  整天规规矩矩行事,突然出现这么一个离经叛道的,让张二仓促间不太适应罢了。

  冷静下来的张二面色如常的对面前之人行礼,此时他已经看清了这人的修为,天级初阶!没错,就是这么个妖孽般的人物,竟然是个天级初阶的强者!

  “不是说南阳郡府最强的也不过是地级高阶么?怎么一下子冒出这么多天级的高手?”

  一想到昨日夜里那几个天级的高手,张二就怎么也淡定不下来了,他不喜欢这么凡事都不在掌握中的感觉,毕竟现在的他对上天级强者只有跑路的份......

  心中如是想着,张二脸上的笑容却不变:

  “前辈,小子张仲景!”

  “嗯?”

  见到张二的表现,面前之人眼中也闪出了奇异的精光,不过他仍然“娇笑”道:

  “哎呀呀,张少爷,奴家杨莲亭,乃是王府的管事,行少爷担心贵师徒二人在这里起居不便,特地派奴家来照顾贵师徒的起居,这几天我们就要在一个槽子里吃食啦!”

  “咯咯,说起来,能跟张少爷这样的小哥儿共处一室,想想都让人兴奋呢......”

  说着说着,杨莲亭的手绢却已经到了张二的脸上,小心翼翼的划过那细腻的脸皮.....他不知道的是,这脸皮的厚度却是能给火箭当防护层了......

  “杨莲亭?!我擦!”

  张二听到他的名字,看到他的表现,浑身又是一阵恶寒,当下也不打算跟他多呆,呆久了他怕真的变成刘能想象的那种肮脏思想的人类......

  “额,杨总管,我先去找师父了!您忙,您忙!”

  说完之后像泥鳅一般穿过了杨莲亭的阻挡,朝宅子里行去。

  看到张二轻易地绕过了自己的阻挡,杨莲亭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精光,满是胭脂的嘴唇轻启:

  “咯咯,有意思的小子......好奇异的身法......”

  刚才以他天级的实力,却也只是感觉眼前一花,一阵风吹过,一个人影消失在了自己眼前,就连什么时候到了自己身后都不知道!

  却是张二因为实在不想跟这家伙呆在一起下意识的施展了凌波微步的身法。

  当张二来到正厅的时候,发现张波涛正跟一个中年人交谈甚欢,两人时不时的发出一声会心的大笑。

  “额?”

  听到自家师父由衷的笑容,张二脸上也露出了诧异的表情。

  “师父!我回来了!”

  他故意将脚步声放重,让师父知道自己回来了。

  “咳咳......”

  前一秒还像个孩子一样敞开心扉大笑的张伯涛听到徒弟回来了,立即收起了笑容,脸色一板,摆出师父的尊严,正襟危坐起来。

  “靠......”

  见到师父的样子,张二不由得心中骂了一句装叉。

  “哼!臭小子!整天出去乱跑,没个正型!还不快点过来拜见你师伯?!”

  “师伯?怎么突然冒出个天级中阶的师伯?不是说王莽是师父的师弟吗......”

  虽然心中疑惑,但是张二还是恭敬的行礼,在外人面前要给师父面子不是?

  “拜见师伯!”

  “嗯!好好好!”

  连叫了三声好,从刚才就一直默默注视着张二的中年人哈哈大笑了起来:

  “伯涛,这小子可有当年你的风范啊!”

  张伯涛脸上闪过一丝自豪的笑容,不过随即再次故作无所谓的摆手:

  “哪里哪里,这个不孝徒弟,有时候气的我想打断他的腿!让他不再出去祸害人!”

  “额......”

  幽怨的看着自己的师父,张二只能点头哈腰的陪着笑脸。

  “嘿嘿,说起来,你当初不也是这个样子?为了调皮捣蛋,你可没少挨师父的板子!就连为兄我,都为你挨了不知道多少次惩罚!”

  “额......小辈在这呢!师兄你不给我点面子......这......”

  这下换做张伯涛一脸幽怨的看着师兄了。

  “哈哈,哈哈......”

  中年人冲张二眨了眨眼睛,那样子让张二不由在心中疑惑,到底是师父当年调皮捣蛋的多还是他调皮捣蛋的多......

  “师父......您不是说咱们师门就剩下咱们两个了吗......怎么......”

  张二不由得说出了心中的疑惑。

  “唉......一言难尽......”

  张伯涛待张二坐下,介绍了眼前之人,这才娓娓道来......

  原来当初张伯涛眼见自己选择了一条艰难无比在当时看来根本就没有什么希望的道路,心灰意冷之下离开的医会,主动前往了偏远的涅阳县。

  这一去就再也未曾回来,也未曾向师门传过几条信息,只是几年前师门传出消息,自己的师父以及师兄受到偷袭,已经下落不明,当时师门的信息是:必死无疑!

  看到这四个字的时候,张伯涛哭了整整七天,这下更加失去了斗志,将原本还有些打算重出江湖的他彻底的留在了那个无人问津的医馆里一呆就是十几年......

  “这么多年了......我一直以为师父跟师兄已经仙逝......天可怜见!我又见到了师兄!而且还能见到师父!呜呜......”

  说到最后,张伯涛已经哭的像个孩子,而他的师兄,孙申田也是一边安慰师弟,一边老泪纵横......

  看着哭的像孩子一样的师兄弟二人,张二感觉到了浓浓的师兄情,他忽然有些想念前世那些同学了......更加想念的是那些跟自己同居了七年的室友......

  “唉......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罢了......”

  想起前世大家一起吃散伙饭时哭的稀里哗啦的样子,张二由衷的感慨着。

  “好了!好了!咱们两个老家伙都让仲景看笑话了!”

  孙申田使劲的擦干自己的眼泪,然后拍了拍张伯涛的肩膀。

  “他敢笑话咱俩?!我让他跪搓衣板!”

  张伯涛孩子气的冲张二瞪了瞪眼珠子,吓得他连忙低下脑袋。

  “额?搓衣板?跪搓衣板是什么惩罚?”孙申田很是诧异。

  “都是这小子平时胡叨叨!我听说的!”

  张伯涛可不敢告诉师兄,臭小子告诉自己这些的时候分明是说小媳妇对老公的某种爱的惩罚......

  三人又唏嘘了一阵之后便恢复了正常,分宾主落座之后屏退了左右。

  张二这时才有时间疑惑的问道:

  “师伯,您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南阳郡府城?不是说这里距离医会总部有半个月的路程么?”

  “半个月?谁告诉你们的?!”孙申田脸上一愣。

  “哼!是王家的小子告诉我们的!而且我的记忆里,医会总部到此,最快也需要半个月的时间......”

  “你们被那小子骗了!这里到医会总部,随时都可以!”

  孙申田脸上露出愤怒的表情。

  “随时都可以?”张二也有些愣住了。

  “不错!这十几年来,集合南阳郡所有的财力与资源,我们早就打造了两个双向传送阵法!有什么急事,只需要启动阵法即可!”

  “传送阵法?泥马!吹牛*呢吧?!你以为玩网游呢啊?想传到哪传到哪?!这可是大汉朝!拜托您老人家醒醒吧?难道这个世界还有科幻小说吗?!”

  如果不是眼前之人是自己的师伯,张二真想一巴掌呼死他!怎么可能有传送阵这种东西?

  如果有,那岂不是说整个大汉朝无边的疆土都是相通的?想到哪就到哪!再也不用费那力气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花费无数的时间,牺牲无数的人命!

  “师伯......您老人家是不是早上忘吃药了......”

  “吃药?草!你个王八犊子!竟然这么说你师伯!”

  跟他相处时间最长的张伯涛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一个暴栗赏给了他!

  “额......本来就是啊!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东西的存在?那样岂不是要天下大乱了?!”

  张二委屈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

  “呵呵,仲景的疑惑其实也不是没有道理,原本我也不信的......不过,伯涛,你忘了那里的存在吗?!”

  说着,孙申田脸上露出了向往的神色。

  “那里?!是了,如果是那里的人出手了,一切都有可能......”

  张二自然知道他们所说的那里是指什么地方,能让二人如此讳莫如深的地方,自然就是医仙门了,不过他并未道破,只是低着头思考道:

  “医仙门到底是何等的存在?如此不可思议的事情在二人听到是医仙门所为的时候竟然一点都不惊讶了?”

  当下,张二对医仙门的猜测更加扑朔迷离了,他实在想象不到那里能是个什么样子的......

  “既然如此,那为何王家小子如此骗我?”

  张伯涛的脸上也露出了愤怒的表情。

  “还能为何?肯定是惦记师父的君子剑!”

  张二自己也没想到,花了一百点医德点兑换的君子剑竟然能引起这么多人的垂涎,为了得到它,许多人都平白的丢掉了性命......

  如是想着,张二的眼珠子又乱转了起来:

  “哥要不要多赚点医德点,然后......嘿嘿,想必那些价值更高的神兵利器可以引起的效果更好吧?”

  一想到昨晚看似热闹,实则是雷声大雨点小的情况,张二就对自己的作品不太满意,再次计划起该如何制造更多的麻烦。

  潜意识里,张二告诉自己,现在的情况越乱,对自己越有利!至于为何会如此,他具体也不知该如何说起。

  而这时张伯涛看着手中的君子剑,脸上露出一丝苦笑:

  “真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想到昨晚死伤了那么多人,他不由又是一声叹息。

  “伯涛,要小心那王家父子,王莽那老犊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哼!”

  说着冷哼一声,陡然看向一个方向,眼中精光一闪而逝。

  “啪~”

  外面偷听之人故意发出一个声响,消失在了原地,而张二却只见红光一闪即逝,当即明白,偷听之人正是杨莲亭。

  “那王莽早在你住进这里的时候就已经回来了!避而不见,显然昨晚也有他的谋划!”

  “而且,昨日你口中那个医会的天级高手,想必是新晋监察院的武宗王翔龙的三弟子!那个老不死的,一直就跟师父不对付!他肯定不想让你见到师父了!如果不是仲景机灵,恐怕你们......”

  这么说着,孙申田的脸上露出了后怕的表情,看向张二的表情更加慈祥。显然他已经听张伯涛讲述了昨晚之事。

  “唉......我与王莽也算是莫逆之交了,没想到在一把神剑的面前,往昔的交情竟然一文不值!”

  说着,张伯涛露出了心痛的表情。

  “哼!医会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速来医宗和武宗就是不和,他怎么可能真心待你!这世间,除了你我师门之人,再也没有可信之人了!”

  孙申田脸上带着追忆的色彩,显然想到了某些不开心的往事。

  “好了,天色不早了,休息一晚,明日我们便起身前往医会,拜见了师父,将仲景正式收入门下,从此以后师门发扬光大指日可待!”

  孙申田见不觉间天色已晚,大手一挥,几人便回房休息去了......

  注:谨以此章向黑龙江中医药大学的孙申田老师致敬!也向所有的06本硕同学们致敬!802的兄弟们,我想你们!

  另:为了感谢编辑大大给俺的推荐,以及兄弟们的支持,今天将会两更,喜欢的请收藏!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医德修神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