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德修神第三十九章 悟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三十九章 悟

小说:医德修神 作者:银质针 更新时间:2013-10-25 11:14 字数:4266

  “田师兄!你可回来啦!再不回来我都要去找你了!嘿嘿!”

  张季激动的看着手持大刀一身修为晋升到天级高阶的孙申田。

  “哈,阿季,你看这是谁!”

  孙申田亲近的拍着张季的肩膀,将他引到了张伯涛的跟前。

  早就激动的不能自已的张季看到张伯涛的时候整个人都是一颤,热泪“唰”的一下子淌了下来!

  “涛哥!”

  这句喊声几乎是从喉咙里嘶喊出来的,他看着这个已经十几年未见的哥哥,心里太多的话想说。

  “阿季!我回来了!”

  张伯涛也是一阵的哽咽,使劲的拍着张季的肩膀,两行热泪留下,艰难的开口道

  “长大了!”

  “呵......”

  看着两个激动的兄弟,孙申田也是像个孩子一样开心的笑了,他嘴里喃喃道

  “当初的医宗会三祸害又回来了......”

  “额?”

  站在孙申田身边的刘能听到他的嘀咕声,不由的翻了翻白眼,心中暗道

  “我靠!怪不得老大是那样子的,有这样的师父,师伯,现在又冒出个合称‘三祸害’的师叔,他不成那样才怪了!”

  三人一阵的唏嘘之后张季转向刘能,脸上带着疑惑问道:

  “不知道这位少年才俊......”

  “哦,你说这小子啊!他是仲景的小弟,神剑门的少门主刘能!”

  孙申田赞赏的拍着在场实力最高的刘能,完全没把他当成一个大高手来看待。

  看到孙申田将刘能的肩膀拍的“砰砰”做响,张季心中不由的惊讶!

  高手都有着自己的骄傲,如果不是熟悉的再熟悉的朋友,他绝对不会让孙申田如此对待。

  “仲景?难道就是涛哥的徒弟?我的师侄?怎么没见他?”

  “唉~”

  听到他的话正要上前行礼的刘能叹了口气,回答道

  “回师叔的话,我们进入的是随机传送阵,老大跟我们走散了,不知道传到了哪里......”

  说着,刘能脸上露出了担心的表情,不过一想到张二不吃亏的个性,他还是微微的松了口气。

  “随机传送阵?你们去了哪里?王莽那混蛋为何传回消息说你们反了医会,不知去向?”

  “什么?!王莽那个王八蛋!这次回来我一定宰了他!”

  一听到王莽的名字,孙申田立刻破口大骂,张伯涛和刘能都是一脸的咬牙切齿!

  “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王莽的说辞和你们完全不一样?难道王莽那个王八蛋欺骗了医会?”

  张季看到三人的表情,心中升起一丝不好的感觉,似乎王莽将整个医会都耍了,他丝毫没有对孙申田和张伯涛的怀疑,因为他太了解自己的师兄了!

  “此事说来话长,我们现在去见师父!这件事只有他老人家能做主了,处理不好,医宗会和武宗会之间会爆发剧烈的冲突!”

  “好!现在就去!师父他老人家见到大师兄和涛哥回来了,一定会很高兴!”

  说着,张季迫不及待的冲伸长了脖子朝这边瞅的医宗会所属大吼道

  “你们这帮兔崽子看什么呢!还不赶紧布防!从现在起,医宗会戒严,武宗会所属敢靠近百丈之内,杀无赦!”

  “喏!”

  别看张季在孙申田和张伯涛面前像个孩子,但是在这些医宗会的家伙面前,他可是说一不二的角色。

  见他双目一瞪,那些看热闹的年轻人一个个吓得浑身一哆嗦,立即四散开来在周围布起了严密的防御。

  一行人在张季的带领下,经过了层层的关卡,最终来到了医宗会最深处的一座大殿之内。

  “阿季,你又闯祸了?”

  一个洪亮的声音在张季等人进到大殿里之后从大殿的深处传了出来。

  “唔~”

  吓得一个哆嗦,张季面色尴尬的道:

  “师父,难道不闯祸阿季就不能来看望您嘛......”

  “哼!小兔崽子,你哪次这么着急出现在这里不是干了坏事让老子给你擦屁股的?!王八羔子,逢年过节让你来探望老子,你哪次不是推三堵四的?!小心我打断你狗崽子的腿!”

  一连串的怒吼声从大殿内传出,震得整个大殿都跟着颤抖,吓得张季一缩脖子!

  而张伯涛听到这个思念了十几年的声音,脸上已经满布泪水,激动的浑身颤抖着。

  那声音似乎骂累了,有些疲惫的嗡嗡道:

  “阿季,你大师兄懂事,不用我(和谐)*心,你不同,你二师兄走了之后没人管着你,以你的各性,早晚出事......我这把老骨头还能罩着你多少年?长点心吧......唉......伯涛那孩子......都怪我......”

  说着老人似乎有些哽咽,他慢慢的感叹着:

  “当初若是我能拦着伯涛,也不至于他现在音信全无......自从出了那事,为师方才知道,我这把老骨头要那名利干什么?你们师兄弟好好的,我就没什么所求啦......现在我也没脸去找你二师兄,不知道那孩子如何了......”

  “师父~”

  一声压抑在心头十几年的喊声从张伯涛喉咙深处嘶吼出来,他“砰”的一声跪在了地上。

  “什么?!伯涛?真的是你吗?阿季,为师不会太想你二师兄了产生幻觉了吧?”

  “师父......不孝徒儿来见您了!”

  说着,张伯涛眼中的热泪再也抑制不住,“哗啦”一下子涌了出来!他将额头狠狠的朝着地面叩去,“砰砰砰”一连磕了九个响头!

  再次跪在原地,张伯涛的额头上已经满是鲜血。

  “伯涛徒儿!真的是你!你......你回来了......”

  一个身着长衫的老人从大殿深处现出了身形,从这老人身上的气势看,他赫然是一位荒级中阶的武者,而他胸前的标志却不是医甲队的武宗,而是一枚白色的树形标志,竟然是一位医宗!

  原本精神矍铄的老人此时也是老泪纵横,他颤抖着弯下身子,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张伯涛,心中有无数的话想要说,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到最后却只是化成了一句话:

  “回来了就好......”

  “呜呜~师父,徒儿还以为您......”

  说到最后,哭的像个孩子一样的张伯涛已经哽咽的说不下去了......

  今天,是张伯涛最开心的日子,他压抑在心中十几年的情绪终于释放了出去,心中一块心病彻底的甩掉,他的修为竟然也有了瞬间的突破,来到了天级高阶的实力!

  “好好好!哈哈!谁敢说我伯涛徒儿是废物?!他是跟老子一样的天才!哈哈,好好好!你们三个小祸害终于再次回归!”

  张伯涛三人的师父,医宗会第四医宗张世良,看着自己的三个徒弟,越看越是欢喜,哈哈大笑了起来。

  这时候扶起张伯涛的孙申田和张季也跟着师父哈哈大笑着,这个大殿都回荡着爽朗的笑容。

  “草!第四医宗的那帮祸害又做了什么上天害理的事?!”

  第四大殿旁边一座大殿里的人听到这笑声,齐齐的打了个哆嗦,嘴里小声的嘀咕着,生怕被隔壁听到一般。

  “就是......不知道谁这么倒霉,又惹到他们了......”

  就在四人忘我的大笑的时候,刘能的声音无奈的从旁边传了过来。

  “我说......那个......师祖?师伯?师叔?师父?您四位是不是不着急笑?老大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受苦呢......”

  “草!”

  被打断了笑声的张世良听到刘能的话,本能的一拳轰了出去!

  “师父不要!”

  张伯涛连忙出声制止,可是已经晚了,张世良的拳头已经到了刘能跟前。

  “擦!”

  刘能被张世良的拳头吓得连忙双掌迎上,排云掌掌力本能的轰了出去!

  “轰~”

  两掌与拳头相交,一阵强光闪过,两个身影随着一道无形的冲击波朝后飞退!

  “哼......”

  闷哼一声,刘能的嘴角浮现出一缕鲜血,显然受了内伤。

  “唔......够劲!再来!”

  张世良见这年轻人竟然能接下自己一拳而不倒,顿时眼中闪过一丝精光,内力运于拳头之上,再次轰了过去!

  “劈空掌!”

  刘能见张世良还来,顿时排云掌掌力加上劈空掌掌力同时运与右手麒麟臂之上,一道无形的真气将空气压缩到了一起!

  “轰!”

  张世良只感觉自己的拳头似乎砸到了一道无形的墙壁之上,随着墙壁被轰碎,他的拳劲也消散无形。

  “师父!快停手!这是自己人!”

  这时候张伯涛急忙跳到两人中间阻止了他们再次动手。

  “咕咚~”

  张季吞了口唾沫,看怪物一样的看着刘能,嘴里赞叹道:

  “好强......”

  “呵呵,这小子可是仲景那家伙的小弟,能不强么......”

  张季听到孙申田理所当然的口气,不由得对那个尚未见面的师侄产生了好奇的心思。

  “难道仲景比刘能还强吗?”

  “他?嘿嘿,他可不是一般的......”

  说到这里,孙申田不再说下去了,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表情,让张季更加的疑惑了。

  “自己人?伯涛,这小子是谁家的孩子?不错,呵呵,很不错!”

  张世良赞赏的看着刘能,双眼放光的样子,像是见到了什么宝贝一般。

  “回师父话,这是......这是仲景的兄弟......”

  “仲景?”

  “仲景是徒儿新收不久的徒弟,那孩子.......嗯,很好......”

  张伯涛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张二那个家伙,只能化成两个字——很好。

  听到张伯涛的话,张世良脸上的笑容更胜了,他豪爽的笑着,开口道

  “哈哈,好!我张氏一门终于有个像样的传承者了!刘能是吧?嘿嘿,好!以后你就是我第四医宗殿的少殿主了!”

  听到张世良的话,刘能激动的单膝跪地,他可是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谢医宗大人!”

  “好好好!哈哈,咦?仲景呢?怎么不见我的好徒孙?”

  “额......此事说来话长,师父,我们还是坐下来慢慢说......”

  “好!我们师徒好久不见,来人呐!给老子备酒!今天老子要跟我的好徒儿们不醉不归!”

  说着,张世良豪气冲天的朝大殿深处而去。

  这一刻,孙申田和张季满脸激动的看着师父的身影,恍惚间,他们似乎看到当初那个意气风发的第四医宗大人再次回来了!

  先不说这边张伯涛如何给张世良讲述自己离开医会之后发生的一切,以及回到南阳郡之后发生的事情,单说张二这边。

  睡了一觉之后神清气爽的从温泉之中站了起来,穿上麒麟皮做的衣服,摸了摸咕咕怪叫的肚子,不由得伸了个懒腰。

  “唔,还真是饿了......”

  “咕咕~”

  这时肩膀上另一个声音响起,转过头一看,却是雅美蝶这家伙一脸委屈的看着自己,似乎在说,

  “臭主人,就知道睡觉!我都饿啦!”

  “额,好吧,我们去找吃的!”

  被萌态打败的张二摸了摸雅美蝶的脑袋,一闪身出了温泉,一看之下顿时发出了一声惊呼:

  “好美!”

  此时夕阳西下,一抹残阳带着羞赧的表情挂在远方,脚下是层层的云雾随着清风变换着形状,周围是郁郁葱葱的树木以及精心打扮的花草。

  花鸟鱼虫已经累了,渐渐的睡去,这里充满了宁静的美感。

  深吸一口气,许久没有得到这么宁静时光的张二享受的闭上了双眼,静静的坐在一个做工精美的石椅之上,欣赏着这让自己心情愉悦的美景。

  “汪~!”

  雅美蝶一脸幽怨的看着主人,不明白他为何出尔反尔,明明要去找吃的,现在竟然在这里发呆......

  “轰~”

  一声闷响从张二体内传来,许久未曾有过动静的六腑之大肠之腑瞬间完成!他的修为有着朝天级中阶晋级的趋势!

  本能的,张二将修为压制在了天级初阶,直觉告诉他,太早进入中阶是一件不好的事情。似乎初阶还有许多事情没有做完。

  “轰轰~”

  虽然实力未曾提升,可是他的境界却在逐步的上升,只是几个呼吸之间便到了荒级初阶的地步!

  “顿悟!”

  在张二看不到的地方,一个曼妙的身影渐渐闪现,绝美的童颜,两团惊人的硕大,黄金比例的身材,藏在长裙下若隐若现的身躯,让人充满了无限的遐想。

  当她看清张二的状态时,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轻启朱唇,喃喃道:

  “这竟然是顿悟?怎么可能......这个流氓他......”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医德修神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