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瓣提篮第一章 神秘钟声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一章 神秘钟声

小说:六瓣提篮 作者:青冥煮酒 更新时间:2016-11-08 17:48 字数:3995

  2015年暮春,我站在学校的操场上,四周花树环绕,蜂飞蝶闹,大家都沉浸在周末放学的巨大喜悦中。暖风裹带着花香,直冲进我的鼻子。里面夹杂着无处不在的荷尔蒙气息,衍生出强大的动力,催逼着一具具青春的躯体出双入对,因此到处人嘶狗吠,热闹非凡,而我自己,却在一片嘈杂中感到了深深的孤独。

  我叫极天,今年17岁,初中毕业没考上普通高中,只能上职高了,我报考了这家旅游管理学校,学的是酒店管理。平常我们吃住在学校,周末就各自回家。今天周五,是个胜利大逃亡的日子。

  我的死党金少和秋少,一个勾搭上毕业班的学姐,一个跟同级的学妹眉来眼去,放了学就各自跟着美女暧昧去了,窜得比兔子还快,见色忘义!

  黄婉儿这个不要脸的臭婊子,一放学就像做贼一样钻进了刘昊的四轮奔驰车,那鸟车放着白屁呼啸着跑没影了。你妹的,你当我傻啊,居然用“妈妈病了”这样的谎言来敷衍我?别人给我戴绿帽子也就罢了,那刘大号是什么东西?

  他父亲就是个开废品站的暴发户,这小子除了会拿他爹的钱泡妞,脑子里别的地方都是屎,他固执地以为商鞅是商朝的。他上大便在厕所一蹲就是一个小时,舍友都管他叫刘大号,他还美滋滋地以为是对他的尊称。就这样的货色,还能撬了我女朋友,简直是降低我的档次,对我是赤裸裸的羞辱。 

  营销班正在组织踢球,看到我经过,队长冲我喊了一嗓子:“极少,来,我们缺个外援。”我笑笑说,“我得早回家看我奶奶。”他对我做了个再见的手势,我突然觉得他笑得非常不怀好意,难道是笑我戴上绿帽子了,不禁心头火起,这个刘大号,我早晚让他吃大便。

  人家有奔驰,我有自行车。从车棚推出自行车骑上,慢慢地,灰溜溜地,一个人回家。

  我出生时没有三花聚顶,也不是皇家贵胄,祖上也没跟着伟大领袖打土豪分田地,我那正统固执的爷爷和爸爸也不会溜须拍马,所以也没有被某个贵人看上,摇身一变成了官家人。更何况,我还有一个半疯半傻、天天说胡话的奶奶,以及一个自认为精明无处使的妈妈。那么我的生活就可想而知了,自然是城市里最普通的贫民生活,这种生活使得我从小就在四个地方碰壁——衣食住行,不过虽然命运将我抛身至此,活得也一直艰难,我却也没觉得有什么悲惨。

  一个人可以无数次选择自己以后的人生路,唯独自己的出身不能选。芸芸众生,没有谁能够例外。况且,我还年轻,我也会用自己的双手和智慧,给自己的家人扒挣一个美好的未来,让奶奶和妈妈过上好日子。而且我相信,人生有起落,不会永远倒霉,总有一天我会翻身。

  几乎每个周末,我都会骑行20公里回家,其实从学校到家只有10公里,我之所以会多走冤枉路,是在中间偷偷拐个了弯,到鸟山二中去看一个人。她叫朱淇,一个想到名字就让我心跳加速的人,是我眼中凛然不可侵犯的女神,360度无死角,永远是一身素色衣服和清爽的马尾辫,衬着她雪白紧绷的皮肤,满满的全是胶原蛋白,青春的气息挡不住地外溢,溢进了绝大部分男同学的眼睛和心里,当然也包括我。初中三年,我一直远远地看着她,不敢上前,当然也没人敢上前。她是学霸,不然也不会考进本市最好的高中。她更是女神,男生一看到她除了眼发直和呼吸急促以外,就是自惭形秽,根本不敢有非分之想,至少我是这样的。女神在读高二,每周五放学,我都会来看她,看她一个人孤独地打水、吃饭、上教室,无视每天投向她的无数仰慕或者妒忌的目光。

  女神一定不知道我的存在,初中时有六个班,300多号人,我的成绩又是那样微不足道,只能在篮球场和足球场上出点小风头,其他的,一无是处。

  不管她知不知道,我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幸福之旅。每一次,都像打了鸡血一样,激动亢奋,浑身有着使不完的劲。现在,连鸟山二中这个名字,都是那么美,像月亮一样浪漫。

  今天不用偷偷了,谁叫黄婉儿背叛了我!我又像平常一样隐在人群里默默注视着她,她还是孑然一人,宽大的校服遮不住清丽的容庞,和一个相貌普通的女生边走边聊。每当这个时候,我总是没来由地心疼,恨不能走上前,揽住她的娇小的肩膀,向那群环伺左右的色狼宣布主权:她是我的,你们想也别想。可我不敢,我觉得自己没资格,趁着她还没有主,我能来看一天是一天,等到哪天她这朵鲜花有了牛粪可插,我便没有资格再来了。一想到这儿,心里便会生出不可言说的酸痛。可是,在她名花无主之前,我是有资格来的,美丽的花儿,谁不想多看一眼?甚至我常常麻痹自己,没准有一天,我会是那滩幸运的牛粪。

  而之后,我会怀着矛盾和愉悦的心情往家里赶。今天,我刚刚骑到巷子口,就看到有鸡逃出我家破得四面漏风的小院,估计再骑近些,就能听到妈妈的高分贝叫骂声。运气好的话,还能看到被扔出门外的家当,说是家当,也跟垃圾差不多,扔门外多久都没人捡,最后还是被我奶奶当宝贝一样捡回去。

  再骑得近些,果然隐隐传来了妈妈的高音喇叭声。

  “自从我嫁进你们家,有一天好日子吗?啊!这个穷得叮当响的破地方,我真是住够了,要啥没啥,一屋子穷种!”

  “你才穷种呢,我们小天他爸,那可是有高贵血统的。”这是奶奶的声音,明显底气不足。

  “高贵,我呸!”我隔着大门就听到妈妈凄厉的笑声,“哪儿高贵了?从高原上下来的吧?几万年前当过皇帝吗?高贵能住在放个屁能震塌房顶的破四合院里?别人家天天海参大虾,我们家顿顿是清汤白菜,连个肉星也没有。嫁汉嫁汉,穿衣吃饭。你们家没钱娶什么媳妇啊?”

  “我们家……有钱!有钱!!”奶奶突然间提高声音,我在外面听着暗自叹气,奶奶的疯劲又上来了。

  “有钱?钱在哪儿?这破咸菜缸子是金子做的,还是咱家门缝里藏着银疙瘩?你个疯老婆子,到现在还在骗我,我真是活不下去了。”

  不用看就知道妈妈在和奶奶吵架。两人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基本是我妈在唱独角戏,我的傻奶奶跟着配合。虽然明知道每次回家都会碰到同样的场面,可我心里还是有一点点企盼,哪怕有一次回家,她们俩能不争吵,让我体会一下普通人家的温馨。就这一点微不足道的期翼,老天也不给我。无一例外地,每次回家我都要亲眼目睹一场婆媳战争。站在掉土的四合院门前,我绝望到要发疯,这样的日子我还要过多久?

  她俩都是我的至亲,而且都是最疼爱我的人,尤其是我奶奶,虽然脑筋不灵光,可是在爱我这件事上,显示了母性的本能。我是一路被她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凭心而论,她是怕妈妈的,但一牵扯到我,尤其是妈妈熊我,第一个不干的就是她。而妈妈,纵然把这个家看得狗屁不是,可也没抛下我跟了别的男人,一边当着这个破院的女主人,一边不停地咒骂奶奶,一边极尽所能地照顾着我。我就不明白,两个对我一样重要的亲人,怎么就弄得水火不相容呢。

  爸爸没有了之后,两人的吵架进入无人调和之局,更是吵得出神入化、酣畅淋漓,尤其是我妈,每次都有神来之笔。好像,我的妈妈在吵架上找到了她人生存在的意义,她不光跟奶奶吵,还会跟邻居吵,跟街道干部吵,甚至会跟路过家门口的收废品的吵。附近的人一提起我妈,没有不知道的。“极天他妈可不好惹,谁惹着她能给你堵门骂三天。”

  当然,我家也从我妈妈的吵架中获得了益处。首先,我们的低保户、困难家庭就是这么吵来的,街道干部看见我妈浑身直哆嗦。再就是周围邻居都不敢惹我妈,看见她都躲着走。其实也不是惹不起她,人家不想耽误工夫,有那吵架的工夫,出去干点什么挣不到钱。可惜,只是我的妈妈,看上去无比精明的妈妈,一直沉浸在这种表面胜利的喜悦中,而我们家的日子也像房子一样,到处透风进气。

  院子里的吵架声到了高潮,妈妈一边哭一边控诉。

  “你家穷也就是算了,你房子破我也不嫌。你怎么不告诉我,你儿子短命呢!你这个老骗子,如果我们天天也短命,我抱着你一起跳海去!”

  “小天不死,你才死呢,你才死呢!!”奶奶声音也挺高。

  我骑车到了家门前,仔细观察一下,今天没有东西被扔到门外,而妈妈指天骂地的那些话,我也早听得耳朵起茧,翻来覆去没多少新意,便推开门进去。

  吵架声立刻止住,妈妈惊喜的声音,“天天回来了!”

  奶奶没说话,只看着我慈祥地笑,我看着同一个屋檐下破衣烂衫的两个人,再想想自己的烦心事,立马觉得心里堵得慌,便没好气地说:“吕永宁,天天吵,不累吗?奶奶年龄大了,你就不知道让着她点?再说,你老是咒我死,对你有什么好?我死了谁管你?”

  “哎,你个狼崽子,你就偏向你奶奶吧。”妈妈气急败坏地说,眼使劲瞪着,牙还咬得咯咯响,恨不能过来把我撕两半。说实话,妈妈就是使劲瞪,眼睛也大不了,幸好我没遗传她的小眼睛,奶奶一直说我超级像我的爷爷。我看过我爷爷年轻时候的照片,真的跟一个人一样。

  “奶奶怎么会知道我爸会死于交通意外,这个您能赖谁啊,您这不是无理取闹吗?”

  “你——”

  “我饿了,给弄点吃的,一周就回来一次,您也不让我心静。”我打断了妈妈的话。

  好言好语劝说不管用,我只有甩脸子,随着我年龄渐长,离家时间变长,这招开始慢慢管用。妈妈不吭一声下厨房去了,剩下奶奶站在小院里。

  奶奶年轻的时候应该很漂亮,岁月无情,在她脸上留下了刻刀的痕迹,仍然掩藏不住昔日的清秀眉眼。此刻,她看我的眼满是慈爱和欢喜,手朝我伸出来,看到两臂上的污垢,不好意思地又落下去。我伸出双手,扑向她,不管不顾地抱住她,奶奶在我怀里挣扎,我听到她说:“脏,疼。”

  我才不管呢,我从小和奶奶的感情就不一般,尤其是爸爸没了以后,妈妈忙于生计,是奶奶和我相依为命。我对奶奶的感情甚至比妈妈还要厚些。拥抱着奶奶,我觉得焦躁的心慢慢平和下来,就算世人都离我而去,亲人待我也不变,顿时觉得鼻头发酸。

  毫无征兆地,一个声音“轰”地一声贯穿我的耳膜,钻入我的身体,就像在全身的每一个细胞、每一处毛孔响了一枚枚深水炸弹,震得我动弹不得。我只觉得耳边响起如洪钟大吕般的雄浑钟声,那声音古韵悠悠,带着野性和蛮荒气息,仿佛一声声召唤,既像来自遥远的地方,更像来自久远的过去。那声音无遮无挡,直钻入人的心里,侵入灵魂深处,好像就是一瞬间吧,大脑里各种念头纷至沓来,千回百转。那种心灵上的洗涤和震撼,不由得让我心神俱醉,忘却身处何地,就想一直这样下去,直到永远。

  这是什么声音,怎么会有如此魔力?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青冥煮酒 说:开弓没有回头箭,童鞋们,为我加油,冲啊!!!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六瓣提篮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