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瓣提篮第三章 奶奶变脸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三章 奶奶变脸

小说:六瓣提篮 作者:青冥煮酒 更新时间:2016-11-10 17:21 字数:4302

  我站在街上,环顾四周,仔细观察着每一个角落和经过的每一个行人,最终确定,我没在做梦。这里的确是我从小生活过的地方,无数次走过的地方,而且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地方。

  既然不是做梦,也没有人给我设局下套,像我一个要啥没啥的穷屌丝,有谁会费那个力气?换句话说,我真的有预见未来的能力了。

  我应当高兴的吧?可我只有心悸,让我先冷静冷静。《预见未来》,我是看过这部电影,尼古拉斯·凯奇主演的。但他不过就是能看到往后两三秒的事情,我居然能看到一两分钟以后。这他妈什么事儿啊!我现在跟谁说,估计谁都以为我精神不正常。

  难道,跟刚才听到的神秘声音有关?我们家里三口人,只有我和奶奶听到了,妈妈和雪里红都没有听到。也就是说,钟声不是谁都能听到的,那么这声音代表着什么呢?看奶奶惊喜交加的样子,她一定知道里面的秘密,或者说她一直在等待着它的来临,那她为什么打死也不说呢,她不是最疼我的吗?

  正在苦苦思索间,突然间双耳剧痛,周围的声音猛然间大得像高音喇叭,直直灌进耳膜,我不禁用双手掩耳,嘴里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过了好一会儿我才适应了这种音效加持的效果,这期间我一直睁着眼,街上人来车往,没什么两样,只有我的耳朵,好像置身一个嘈杂的厂房,各种声音轮番折磨着它们。公交车、汽车、摩托车驶过,广场舞大妈跳的激昂的舞曲。同时,我也听到了细微的声响,海上的轮船汽笛声,火车驶过铁轨的咣当声,甚至,如果仔细分辨的话,我还听到隔一条马路的房间里传来的男人和女人剧烈的喘息和呻吟声。我明白了,这是听力变灵敏了,平时听不到的声音现在听到了,平常的声音现在变大了,我终于理解了狗的苦楚。

  不到两个小时,身上发生了这么多变化,如果一直这样下去,我会变成什么样的怪胎?一定跟刚才的神秘声音有关!我得赶紧找奶奶问个明白,便一路小跑往回走,自家大门不知不觉就在眼前。

  推开柴门,看到了奶奶的小屋,里面亮着灯,可刚走几步,一股深深的倦意袭来,眼皮打起了架,接着就是浑身无力,感觉全身的力量像罐子里的水一样一下流光了,别说再往前走一步,就是站住都不可能,我一下栽倒在院子里,睡死过去。

  我不知道,妈妈和奶奶是怎么把死猪一样的我拖到床上的。我也不知道,就在人事不知的时候,妈妈和奶奶就送不送医院又大吵了一架,这回奶奶占了上风,她坚持说我只是是累着了,休息一夜就没事,当然,妈妈之所以让着奶奶,并不是觉着奶奶说得有道理,而是怕花医疗费。我也不知道,就在整个城市陷入沉睡的时候,奶奶并没有睡,当然也没有人注意到,从她的房间里幽幽地射出一线蓝光,穿透房顶,遥遥指向西南。

  这一夜,除了我呼呼大睡,真的一切都平静吗?我不知道,反正我陷入了沉睡中,做着一些奇怪的梦,在梦中,我好像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那里也有太阳和月亮,建筑和树以及生活方式和我们完全不同,那里的人都是可以半空悬浮的,和飞鸟一样随意翱翔……

  奶奶预见得很对,我只是累了,妈妈也赌赢了。我一直睡到星期六中午才醒过来,还是妈妈连拉带拽才在梦中醒来。看看手机,一个电话没有,金波和秋棠这两个混蛋,还在跟姑娘瞎混呢!我肚子饿得像打雷一样,妈妈端上桌的饭菜真香,一口气吃了三个馒头两碗菜,我还觉得肚子不饱,还想再吃时挨了妈妈一顿呵斥。

  “还吃?饿死鬼投生的!”

  “我还没饱呢,妈。”

  “你不怕撑着啊,别吃了,晚上再吃!你昨天晚上吓死妈妈了,幸亏有你奶奶在,不然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能不知道怎么办?怕花钱呗!”

  “你个小白眼狼,钱不都是给你留的。”

  “妈,就能挣得那三瓜两枣,够干什么用?您还是自己好好看着吧,我需要的话自己挣。”

  “把你能的……别吃啦!”妈妈见我又要拿起筷子,急眼了。

  我恋恋不舍地放下筷子,才发现奶奶不在家。

  “奶奶呢?”

  “你奶奶一早去你姑奶奶家里了。你姑奶奶来电话说想她。”

  我急了,“奶奶脑子不太好,能认识路吗,你怎么没去送送她?”

  “啊哟,活祖宗,我要送来着,你不知道,你奶奶今天跟变了个人一样。”妈妈眼睛扫了扫两边,好像怕人听了去,其实屋里就我们娘儿俩。

  我坐在外屋的椅子上,定睛看着她,她也觉得自己有点咋咋呼呼,不好意思地接着说:“她不让我送,眼睛有神了,走路腰板也挺起来了,连说话也不一样了呢!我就听她早上跟我说的话,我估摸着她的疯病好了。”

  我还是不说话,妈妈接着絮叨,“你奶奶跟我说啊,小天妈,我有事去趟你表姑家,你表姑刚打电话来,说想我了。真的,我没撒谎,这就是你奶奶的原话,我听她叫我‘小天妈’,吓了我一跳。以前,你奶奶什么时候叫过我小天妈,都是乱喊,不是‘你’就是‘咦’,再不就是‘唉’。所以,后来我就猜,没准儿她是好了。不过她是怎么好的呢?”

  我看着妈妈的脸,一直看。我的眼前接着出现了一幅画面,就是妈妈一直在喋喋不休地说。现在我明白了,我看到了几分钟以后的妈妈。

  我掐着表,2分钟!我看到的情景在出现了,妈妈一直不停地说奶奶今天早上的异常。我现在确定了,我真的能预测到未来,时间是2分钟。一觉来醒来,情况非但没有好转,而且愈加清晰。

  奶奶的异常是从疯变不疯,可是我快要从不疯变疯了,我从来没有这么急切地想找到答案,看奶奶昨晚一瞬间的恢复正常以及后来的躲躲闪闪,肯定只有奶奶才知道原委。唉,如果这时候我知道奶奶是故意躲出门的,那后面我被奶奶呵斥时也不会那么尴尬。直到很久以后,我才理解了奶奶的苦衷。那都是后话,但是现在,我真的非常想找到奶奶。

  可是依照妈妈这大嘴巴,我的变化还是不告诉她的好。我立即站起身,打断她:“我也盼着奶奶快好了,你见过哪个有这种病的人一下子变正常的,你没事别瞎琢磨,我接我奶奶去。”

  “你个小兔崽子,你翅膀硬了是不是,从昨天下午回来就气你妈。好吃好喝伺候也换不来你两句好话!你真当你妈是软柿子,看看周边,我怕过谁?”

  我才懒得理,也知道她会至少叨叨半小时,便装作没听见,抬脚走出正屋,准备出门去找奶奶,经过西偏房奶奶的小屋时,我又改变了主意。

  这套四合院有些年头了,确实是祖产,爷爷去世前购置的,北屋有三间房,一间是会客用的,一间我妈住,一间我住。东西各有两间偏房,西偏房是奶奶的居室,东偏房是厨房。自从爸妈结婚后,奶奶就挪出正屋,搬到了西偏房居住。南边一排原先是牛棚,后来不种地了,牛也卖了,就堆满了杂物,别人家的鸡经常飞过矮墙头,进来觅食吃。

  西偏房奶奶的房门虚掩着,上面居然挂了把锁!奶奶的房门从来不上锁的,小的时候,我无数次从这里进进出出,都没锁。自打我记事以来,奶奶一直神志不清,她怎么懂得上锁?这引起了我的好奇心。

  锁是挂在门鼻子上的,没扣上。我很容易扭开,走进奶奶的房间。外屋还是霉味扑鼻,废品占了半个房间,从地面一直堆到房顶,都是奶奶从外面捡来的。小时候,这里是我的玩具屋,人家孩子扔的破玩具够我玩半天。

  一条看不出颜色的布帘把外屋和里屋隔开,我撩起帘子走进里屋,被子叠了几下,码放在炕里面,靠在窗台。一张小饭桌搭在炕上,饭桌底下铺着一小块毯子,针线和剪刀全都放进竹编的小笸箩里。我拿起小笸箩看了看,除了我最熟悉的小剪刀,还有一些五颜六色的丝线。我听姑奶奶说过,奶奶的针线活很好,自从疯了之后,这些东西成了摆设,我经常拿奶奶的小剪刀玩,不是黑的,仔细看是暗乌色的,有点沉。

  土炕对面是一张略旧的长条桌,长桌两端各有一把椅子,是老式的圈椅,漆快磨光了,一把椅子的腿还在摇晃。桌上的陶瓷茶盘上放着一个豁嘴的茶壶,壶身上印着一朵红艳艳的花,花有五六个瓣,可我不认识是什么花。茶壶旁边是几只旧茶碗,还有一把绿漆镂空暖瓶,锈迹斑斑。

  房屋看似没什么变化,可我怎么觉得和以前不一样呢。里屋、外屋地再转转,再闭上眼睛想想,我想我应该是看出来了。

  房间什么情况下最乱?答,没人收拾的时候。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一个工作到筋疲力尽的年轻人都可以把房间搞得插不进脚来。那么,一位生活不能自理的老太太呢?答案是一样乱。

  现在,奶奶的房间物品大体位置没变,但应该是稍稍被收拾过,整洁了许多。直觉告诉我,奶奶一定是发生了某些变化,而且她不想让我和妈妈看出来。

  奶奶会有什么秘密呢?以我仅有的17年人生阅历来说,我想破头也不会有答案的,我得马上去姑奶奶家。

  就在这个时候,屋门被推开了,奶奶走了进来。

  奶奶看到我,愣了一下。目光变得严厉起来,和以前判若两人,我觉得她的目光犹如两把利刃,恶狠狠地在我身上劈来斩去。

  “谁让你进来的?”这是奶奶的声音吗?恶狠狠的,没有一点感情。

  “奶奶,我想进来看看你。”说实话,这样冷若冰霜的目光让我害怕。

  “出去!”奶奶一脸威严。

  “奶奶,我是天天啊。”我不知道怎么办好了,她前一天还是最疼爱我的亲人啊!

  “听见没有,给我出去!”奶奶根本不接我的话。

  泪一下子涌上了眼底,我的眼前模糊了。从小到大,奶奶从来没用这么严厉的语气跟我说话,我一直都是她眼中的宝,我身上从头到脚都是好的,即使我在外面闯了祸,妈妈要打我,她都拼命拦着。

  在学校读书的时候,我对她的依恋和想念,比妈妈都要多。虽然,在别人眼里,她是个半疯不傻的人。可是今天,她竟然对我大吼大叫,那种厌弃的眼神,让人心底生寒。

  眼泪还是夺眶而出,汹涌不止。

  “奶奶,我是您的孙子天天啊,我错了,我不该没经过您允许,就进您的屋子。您打我、骂我,只要您能解气,怎么都行。可是您别赶我走啊,奶奶!”

  “快走,以后没我的允许,不准进我的房间。”驱赶的话,仍同冰刀一样无情,我擦干眼泪,望向奶奶。她的目光还和刚才一样,没有温度,没有感情,我呆呆地瞅着眼前熟悉的陌生人,过了好一会儿,一句话没有,默默地转身走出去。

  这一场争执早就惊动了妈妈,她看我垂头丧气地从奶奶屋里出来,那还能善罢甘休?堵着门地骂奶奶,不过这次奶奶没跟着她吵,成了妈妈的“独唱”。

  我自然知道奶奶在里面干什么,离开奶奶房间的最后一眼,我又看到了未来的事,奶奶走向炕对面的长桌,把一样东西扔到了茶壶上,奇怪的是,茶壶上并没有什么变化。之后坐在炕沿上,两只胳膊搭在小饭桌上,头埋在双肩里,身体开始猛烈地抽搐起来,画面到这里就断了,我不知道奶奶是发病了,还是在哭。

  妈妈今天算是过足了嘴瘾,先是数落我半个小时,后是骂奶奶半个小时。本来她可以是大获全胜的,没想到就在她想以几句漂亮的话收尾的时候,奶奶从房间里冲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个火把,指着妈妈的鼻子骂:“吕永宁,你这个泼妇,你再骂,我就把房子点了,让你们娘们睡大街去。以后这房子就是有拆迁补贴,一分钱也没你们的。”

  愣的怕不要命的,妈妈真被奶奶这气势镇住了,再也不敢说一句话,落荒而逃,逃进北屋关上门一句话不敢多说。

  我想,以后,我们家的战争应该少了吧,这不是我一直期盼的吗?可是我却陷入了更大的焦躁和绝望中,我是应该为奶奶的突然恢复高兴呢,还是为这诡谲暗藏的小院气氛伤心呢?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青冥煮酒 说:男主以后的日子不好过了,可谁的生活是一帆风顺呢?就像我在写文,也会经常卡住。支持我吧,亲们!会越来越精彩。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六瓣提篮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