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瓣提篮第四章 屡遭嫌弃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四章 屡遭嫌弃

小说:六瓣提篮 作者:青冥煮酒 更新时间:2016-11-11 19:27 字数:4017

  我待在自己的房间里,不知道该怎么办。隔着两间屋子,耳朵边传来妈妈的嘟囔声,我仔细一听,啼笑皆非,原来她在小声地咒骂奶奶,我的妈妈也是个可爱的女人啊!不知道奶奶有没有我这样的听力,听不听得到?那奶奶的房间里为什么一点动静也没有。

  到现在我都不敢相信,刚才那是我的奶奶。她的眼神曾经是那么柔和,充满怜爱,陪着我从蹒跚学步到如今青春年少,从看妈妈脸色的小心翼翼到被她溺宠到肆意妄为。

  我记得小时候,在奶奶的目光里自由奔跑,跌倒了她会把我扶起来。我记得,她做针线活时,我给她穿针,还把床单剪个窟窿,她也没有骂我。我还记得,家里一直很穷,我想吃块巧克力都没钱买,每次我哭着跟奶奶要的时候,奶奶就跟我说,小天,我们家有很多钱,等你长大了,就能取出来了。我就跟吃巧克力的小朋友炫耀说,我奶奶说我们家有好多钱,等我长大了就能拿出来了,到时候,我们一块吃。刚开始这样说的时候,我真能骗到几块巧克力吃,可说了几次之后。吃巧克力的小朋友却对我说,你骗人,你家那么穷,有钱早拿出来了。你奶奶是个疯子,疯子的话不能信。我一拳打得那孩子鼻梁出血,就因为他说我奶奶是疯子。我还记得,奶奶有一本奇怪的布书,外面油得黑腻腻的,奶奶经常打开给我看,上面长长短短的全是红色线条,像血似的,看得我直害怕。奶奶却跟我说,这是宝贝。

  我只有17岁,还是个学生,虽然我发育得身材高大,肌肉健硕,喉结突出,体毛浓密,每天早上都是一柱擎天,可我毕竟还没成年,空有一副成年人的骨架。一夜之间,我的生活拐了个弯,偏离了原先的轨道,家里一个成年的男性长辈没有,我不知道该找谁求助,而且看着奶奶的样子,以后的日子肯定会跟现在不一样,等着我和妈妈的将会是什么。

  我现在很恐慌,慌到想报警,请警察叔叔带走我现在这个奶奶吧,把原先的奶奶还给我。当然我也知道,如果真这样报警,警察会把我当精神病抓走。

  夕阳西下,院子里透着血色的光,没有妈妈的例行叫骂声,这个曾经吵闹的小院安静得吓人,奶奶的西偏房就像没有住人,我几乎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我得做点什么,我想到了姑奶奶,奶奶从她家回来的,她应该知道点情况,事不宜迟,我立刻动身,悄悄逃离了小院。

  两个小时后,我又灰头土脸地回到了自家小院,当然,还带回来一肚子气,坐在椅子上,我肺都要气炸了。好像商量好的一样,姑奶奶一家几乎是把我也轰了出来,就连昨天来的雪里红,也对我换了一副模样,不冷不热地叫了声哥,还躲得那么远,好像我是来传播瘟疫的。

  昨天以前,我觉得的生活已经差到不能再差了,倒霉事一串连着一串,只要奶奶和妈妈不吵架,我的人生还不至于太绝望。可是到了今天,奶奶和妈妈是不吵架了,我却感到了从来没有过的绝望。和今天一比,昨天的日子就像是天堂。一夜之间啊,没有任何起承转合和思想准备,我就被从天堂抛到了地狱,摔得我的大脑七荤八素。

  是不是我上辈子得罪了谁,这个人今生寻仇来了?不然我找不到任何理由解释,有谁会故意和我过不去,支使我周边的亲人孤立我、打击我。这得是多大仇、多大怨啊!

  妈妈悄悄走过来,问我说:“儿子,你刚才上你姑奶奶家了吧?”

  我问她是怎么知道的,妈说,你奶奶回来以后不太对劲,你肯定得去一趟。

  我问妈妈,那你怎么不去。妈妈说,你小孩子不挣钱去不要紧,我去了能空着手?

  我无语了。也难怪妈妈,这个金钱至上的年代,一分钱都能难倒英雄好汗,更何况是摆地摊的妈妈。

  “儿子,那你姑奶奶跟你说的啥?”

  “妈……”我想说话,可喉头先哽咽了。

  “哟,这是受委曲了!你姑奶奶家谁会给你气受?”

  到现在为止,唯一对我正常的就是妈妈了。我悲从中来,一天来火山般的怨气总算找到了突破口,哭得眼泪鼻涕直流。

  “好了,好了,别哭了。你是男子汉,怎么能哭个没完,跟妈妈说说,那俩老东西如果对你不好,我才不管他们是爷爷的妹妹和妹夫呢!明天就打上门去。”妈妈走过来,揽住我的头,我双手抱住妈妈后背,把头趴在她胸前大哭。

  “妈,我想问问你,我爷爷真是捡来的孩子吗?为什么他不姓樗里,而是姓极?他跟姑奶奶不是亲兄妹吗?”

  “你爸爸跟我说过,在你爷爷的爸爸的家里,男孩跟爸爸姓,女孩是随妈妈姓的。”

  “可今天姑爷爷和姑奶奶都说,爷爷是捡来的,在他们家根本没地位。而且他都死了这么多年,他们能帮我上到职高,已经算是仁至义尽,希望我以后不要再去找他们。”

  “扯她娘的淡。”我妈妈立刻火冒三丈。“要不是你爷爷当初帮他们,他们家能开得起诊所?不开诊所,贺抱朴能进医院,现在他们家的舒坦日子哪来的?忘恩负义的白眼狼,你爷爷去世这么多年了,他们跟个孩子翻这旧账干嘛!真是吃饱了撑的!贺抱朴那个老糊涂,他怎么还不从轮椅上掉下来跌死,他还跟你说什么了?”

  贺抱朴就是我姑爷爷,今年刚刚62岁,刚退休没多久,他就得了半身不遂,起居完全靠轮椅。以前,我经常问他,爷爷,你当了一辈子医生,怎么不知道自己会得这个病?他笑着跟我说,小天啊,医者不自医,我又不是能掐会算,怎么会预知自己得这个病啊?

  不过,姑爷爷虽然坐在轮椅上,但姑奶奶本身是保健医生,姑爷爷被大医院收编后,小诊所就是她在经营,所以姑爷爷的气色一直很好。刚才我到他家去的时候,他们刚吃完晚饭,全家正准备出去遛弯。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第一眼看到他们的时候,全家人的眉头是紧锁的,一看到我,每个人的表情都不一样,有慌乱的,有尴尬的,也有躲闪的,但无一例外,最后全对我换成了一副怜悯的表情,甚至还有鄙夷和不屑。

  “姑爷爷倒没说啥,就是姑奶奶……她嫌我不长进。妈,我是读书不好,没考上普通高中,才上了职高。可职高里出的不全是是渣子吧,有多少蓝领工人不比大学生挣得多?大学生毕业找不到工作,我们还没毕业就有单位到学校来抢人。再说,我还没毕业,现在就让我挣钱养家,人家正规单位也不要我啊,我还不够18岁呢。”我想了想,委曲地跟妈妈说。

  “她居然跟你提这样的要求,她是周扒皮变的吗?你现在没毕业,怎么去挣钱?退一万步说,就算你将来没有工作,她有什么资格说你,你是她的孩子吗,还是咱家欠他家钱了?这个死老婆子精神不大正常!儿子,别理她,妈妈看好你。”

  “妈,我真想马上挣到钱,让这些瞧不起我的人看看。”

  “儿子,别着急,挣钱需要一步一步来。妈妈跟你说句实话,咱家也不是太穷,你妈妈我手里有钱。你哪次周末回来,家里的菜不是有肉有鱼啊。妈妈是经常哭穷,也跟别人处得不好。可是儿子,妈妈不凶一点儿,咱们孤儿寡母的,再带着一个疯婆婆,谁不都踩咱们一头啊?”

  “妈……”我泪如雨下,“谢谢你把我养大,谢谢你在我爸去世后没改嫁。”

  “傻儿子,这……都是妈妈的选择,你没必要为这个内疚。”

  几滴液体,落在了我的头发上,温热的。我知道妈妈哭了。有多长时间,妈妈和我没有这样敞开心扉了。我现在开始理解妈妈独力支撑一个家的艰辛,不管内心多么孤独无助,一定要穿上厚厚的伪装,武装到全身是刺,这样别人才认为你不好欺负,才不敢轻易招惹你。

  “妈,爷爷和爸爸都是25岁去世的,这仅仅是巧合吗?那爷爷的爸爸是什么时候去世的?”

  “唉,一个人的寿命,只有老天爷说了算。你爸爸确实是死于交通意外,他是夜里被一辆摩托车撞了,司机扔下车跑了,到现在没找到,应该是找不到了。那个年代,没监控,没有人看到,出事的地方又是城郊,我真不知道,你爸爸那么晚到那里干啥。头几年的时候,我没少往公安局和交警队里跑,因为我心里恨啊,我恨那个逃逸的太缺德,哪怕他把人送到医院再溜也行啊。法医说,你爸要是送医及时的话,不会死的。可怜他在马路旁的地里趴了一夜,天亮被发现的时候,身子都硬了。我恨得睡不着觉,吃不下饭,那几年的情况快跟你奶奶差不多了。那几年,我确实疏忽了你,儿子,对不起。”

  “妈,我当时确实挺怕您的,奶奶说您像个刺猬,碰谁扎谁,跟我也不亲,现在我能理解了,您是想为爸爸讨公道,这说明您和爸爸的感情还是挺好的。”

  “你爸比你可惨多了,你好歹有个精神健全的妈。他的妈呢,自从你奶奶疯了之后,家里就乱了套,缺衣少食。如果不是你姑奶奶一家还有慈善会的爱心小队照应着,你爸都不知道能不能长大。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你爸从小经历了这么多磨难,可知道疼人了,妈妈是从外地流浪到你们村的,虽然你姑奶奶故意隐瞒了你奶奶的病情,可纸里哪能包住火?第一次见面我就发现她不对劲。可我还是愿意嫁给你爸,就因为他对我好,也诚实,还是他把你奶奶的情况告诉我的。”

  “这么说,你是心甘情愿嫁给我爸的,我爸还是很有魅力的,哈哈。”

  “当然,你爸当年可是村里最帅的小伙。妈妈没文化,可一看到你爸,就下定决心,讨饭也要跟着他!

  “我知道,咱家结婚照上有,黑白的,爸爸帅气,妈妈漂亮。”

  “臭小子,会哄妈妈开心啦。其实妈妈知道,你长得和我不太像,我眼小,你眼睛生来就大,更像爸爸一些。但要和爷爷比,还是最像你爷爷。关于你爷爷的死,我是从你姑奶奶那里听到的,那时候你爸爸才3岁,你奶奶的脑子就是那时候变坏的。你姑奶奶说你爷爷得了白血病,在医院里躺了大半年,来看望他的都是县里的权贵,你爷爷也曾经风光过。据说,你爷爷摆了个卦摊,算得奇准,一开始还给老百姓算命,到后来啊,只伺候县长有头有脸的人,县长见了他都毕恭毕敬,把他当成活神仙。咱家这宅子就是那时候挣下的。可是,你爷爷这么能掐会算,却没算准自己寿命。村里人都说,你爷爷是泄露了天机,老天爷容不下他,才英年早逝的。要说你爷爷的爸爸活了多么久,我就不大清楚了。”

  “我在姑奶奶家生气想走的时候,雪里红的爸爸假惺惺劝我,让我保重身体,当心和爷爷、爸爸一样。”

  “啪”,妈妈猛拍一下桌角,她勃然大怒,“韩芹圃的嘴怎么这么毒!他还是个大夫呢。你姑奶奶没教训他?”

  我没说话,妈妈冷笑起来,“这家人变脸也太快了吧,明天我就跟他们论论理,教教他们待客之道。他们说别的我看在你爸的份上可以不计较,但他们连你也咒,这可不是一般的缺德,我必须得给他们个明白。”

  “我不准你去!”窗外突然响起了奶奶的声音。我心头一惊,以我此时的听力,奶奶什么时候来到窗前,我竟一点也不知道,奶奶她一定非同常人。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青冥煮酒 说:哈哈,所谓草蛇灰线,伏脉千里,这一章里很多的字都是将来有答案的,不是母子间的闲聊那么简单。聪明的亲,请你们猜上一猜。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六瓣提篮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