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瓣提篮第六章 落入圈套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六章 落入圈套

小说:六瓣提篮 作者:青冥煮酒 更新时间:2016-11-13 18:46 字数:3940

  星期天,天气晴朗,明晃晃的太阳高挂在天上,光线一路畅通无阻,路两边和公园里的红花和绿草交相辉映,真是个游玩的好天气。南风吹得正暖,气温一路攀升,出来游玩的人都脱了外套,挽起袖子,露出胳膊。我却在中心商业区苦逼地发广告单,出了一身臭汗不说,还不能偷懒歇歇,因为黄毛监工就在旁边看着,你一停下,他就催你,他真对得起老板给他的钱。

  奶奶成功把自己变成了黄世仁。早上7点钟,就把我从床上揪起来,逼着我上街。说什么年轻人做事要勤快,万事要想成功,第一步就是要勤快,早起的鸟儿有食吃。我心说,我不是鸟,我是虫,早起的虫儿呢,那还不是得被鸟吃?但这些话只是在肚子转转,我可没傻到要说出口。即使你有一万个不满,千万别说出口,不然的话,你就惨了。换来的是更加高级和复杂的理论,估计10分钟内是说不完的。小的时候,妈妈说我,我还坚持自己的观点,后来发现那是白费力气,妈妈会站在道德的高地上,大义凛然地把我批判成只知道吃喝玩乐的败家子儿。

  我就是在妈妈唠叨中长大的,家长们都一个模式,他们都沉浸于自己编织的理论中,把我们朝着社会精英方向培养,仿佛只要按照他们说的话做,我们这些孩子将来个个都是高富帅,没有一个是废物。也不知道家长们自己当年做到没有,反正他们那一代,现在是干什么的都有。他们把自己未完成的理想,以及人生失败的经验强加到我们身上,这是不是在变相推脱自己的责任?谁不知道,现在是个拼爹的年代,王思聪如果跟我一样出身贫民窟,在网上说句话有谁会理他?

  趁着妈妈做早饭,我悄悄问奶奶,周五晚上咱俩抱一起的时候,你有没有听到奇怪的声音。奶奶面无表情地说,什么奇怪的声音,你整体胡思乱想些什么?还是抓紧想想吃完饭怎么挣钱吧!

  现在,我实在怕这个更年期迟来的奶奶,也担心自己受不了她没完没了的聒噪,早饭都没吃就飞奔出家门,先耳根清净了再说。可干什么能弄来100块钱呢,吃完早饭,我揣着妈妈昨晚给我的钱,一边在大街上游荡,一边冥思苦想。走到市中心商业区的CBD广场,看到有人招发传单的,我觉得机会来了。没有本钱,不要技术今含量,只要出力就可以,当天还能拿到钱。就它了,可是谁知道发传单的苦啊,从上午到下午,跑断腿有没有?

  发传单发到眼发蒙,经过一辆在路边停靠的奔驰车时,我顺手往车把手里塞了一张,刚往前跑出两步,有人叫住我。我回头一看,广告单已经被扔在地上,奔驰车窗里探出一个戴墨镜的男人,满脸疙瘩肉,说话相当蛮横:“你小子眼瞎了吗?不看是谁的车,你就敢塞这破玩艺儿。下次,再让我碰到,打残了你。”

  我立刻火了:“你他妈嘴巴放干净点,我管你谁的车!你放到路边,我就可以放,有本事你停家里!再说,这是停车的地儿吗?打110拖了你的车你信不信?”

  那男的笑了,脸上的肉都横起来,“你小子还有点意思,你打下试试。”

  黄毛监工见多识广,慌忙跑过来道歉,“大哥,大哥,对不起。新来的,不认识您,您多包涵,我这就带他走。大哥,对不起,您这么有身份,千万别跟他一般见识。”

  墨镜男找回了面子,挥了挥手,懒得再理我。

  黄毛监工急忙拽着我一路小跑,到了没人的地方才撒开,气急败坏地说:“你嫌小命长了?他是玉哥的心腹司机,这一块的人见他都躲着走。你跟他较劲,不是找死吗?”

  “玉哥是谁?”

  “玉哥你都不知道?”黄毛很惊讶,“玉哥就是……”他的声音立刻低了九度,“黑道上的……这个,弄死个把人公安局都找不到的。”他竖了一下大拇指,又悄悄地跟我说,“他们这些人,手里都有枪的。看见了大奔驰了吗,300多万!”

  我吓了一大跳,发个传单差点把小命搭上,便决定不干了。这时,我已经从早上9点一直跑到下午2点,黄毛也怕我再惹事,很干脆地把工钱点给我,120元!

  拿到钱,我高兴得要上天。毕竟,长这么大,这是我挣的第一笔钱。妈妈给我的储备金用不上了,我还能向妈妈证明,她儿子不是个孬种。我想,我可以趾高气扬地去见奶奶了,让你瞧不起我,100块钱,我赚回来了。

  人逢喜事精神爽,我觉得自己一路走得轻飘飘的,看周边的人也觉得顺眼。咦,前面那个抱孩子的大叔挺奇怪,他有五十多岁,穿着一身半新的青布衣服,脚上蹬着一双旧得卷边的皮鞋,右手抱着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小婴儿,左手拎着一个黑色帆布包。包没有拉上拉链,尿不湿、卫生纸露出了半截。他神色慌张,匆匆忙忙往公交车站走,好像急着去办什么事。八成是进城来带孩子看病的,我不禁动了恻隐之心,凝神观察他。

  星期五傍晚传来神秘声音之后,除了妈妈,我熟悉的一切都变了,奶奶变了,姑奶奶一家也变了,包括我自己,有了一种神奇的能力,只要聚精会神看一个人,我就会知道这个人一两分钟以后的事儿。当然,我看到的只是一种可能性,因为,我想插手的话,我还是可以改变未来的走向,换言之,就是我可以改变我“预测”到的未来。但是,到现在为止,我还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奶奶肯定是知情的,可她故意疏远我,不让我靠近她,恐怕就是不想告诉我真相。我更不可能去问别的人,而且迄今为止我也没发现,身体有什么异样。只是,多看几次以后,身体会有些疲惫,我猜应该是能量消耗巨大吧。

  我看到了我想要的画面:大叔正在给孩子把尿,这个时候,公交车来了,大叔急匆匆跟着人群上车,却忘记了带上黑色帆布包,很快,公交车关上车门,吐着黑气发动起来,开走了。

  看到了就不能不管,虽然我也没多少善心,但今天心情不错,就当次好人吧。这时候大叔已经在把尿了,而且公交车已经停下,我赶忙跑过去,可是三四十米的路,等我跑到的时候,公交车已经开出站。再挥手,司机根本连停也不停。

  我大口喘着气,看看站台,放心了。虽然人不少,但大叔遗失的黑包还在那里,没人动,便走上去提在自己手中。我很着急,心想应该怎么还给他呢?打个车去追公交,我只有20块余钱啊。还是看看包里有没有电话本什么的吧!于是我打开包,里面有尿不湿、奶粉、奶瓶、湿巾,还有一个钱包,就是没有电话本。怎么办,我正发愁,实在不行,好人做到底,我打车去追吧。

  我走到路边,刚想拦车,却发现刚走的公交车在前面停下了,这时,它已开出了半站路。

  大叔抱着孩子风风火火地往回跑,我怕他太着急,就举起他的黑包示意他一下,没想到他走得更急了。我赶紧也往前走,两人就是离公交车站不远的地方碰头了。大叔很紧张地看着我,好像怕我不还包似的。我冲大叔笑笑,把包递给他,说:“我正想打车去追你呢,你自己就回来了。”

  大叔接到包,沉着脸说声谢谢,急忙打开包拿出钱包,翻了几下脸色就变了。

  “小伙子,做人得厚道。我知道你帮我捡到了包,我得谢谢你,可你也不能没经过同意,从我钱包里拿钱啊!”

  期待中的夸奖没听到,他不但没有千恩万谢,反而给我整这一出,我想自己的脸色也不好看。

  “大叔,你什么意思?请你说清楚。”

  “我的意思还不够清楚吗?你从我钱包里拿钱了,而且还不少,两百块啊,够我给孩子买两盒奶粉的。白净净的一个大小伙子,怎么能干这种事!”

  我气得浑身发抖,真是痛恨自己多管闲事,这才是自找麻烦呢。

  “简直血口喷人,我至于拿你200块钱吗?我要想拿钱,早提着你的包跑了!”

  “这可说不准,现在的人可聪明呢,让人吃个哑巴亏,还说不出来。这要是别的钱,我也就不说什么了,你拿我给孩子看病的钱啊,这么点的孩子,你忍心啊!”

  我们起了争执,就有人凑上来看热闹,大叔一看人围上来,更来劲了。

  “大伙给评评理,我上公交车把包落在公交车站上,走了不到半站路,我就逼着公交车司机停车,跑回来拿。我是感谢这小伙子帮我捡到包,可他转手就从里面拿了200块钱,这可是我给孩子看病的钱啊。”大叔说着说着,还抹了抹眼泪。

  “我没拿。”我也是脸红脖子粗。

  “我看到你打开包了,一直在翻。”一个农民工模样的人说。

  “我那是找联系方式,想给失主打电话。”话已出口,我才感觉到不妥。果不其然,大部分人都用鄙夷的神色看着我,这回真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

  “我可怎么办啊,孩子发烧,等着上医院。”抱孩子的大叔马上添油加醋。

  “小伙子,你赶紧把钱还人家吧。你看大人孩子多可怜。”那个农民工模样的人又说。

  “我没拿他的钱,我为什么要还?”事到如今,我也只能嘴硬了,如果我真拿200块钱给他,不就承认拿了那200块钱吗?我身上是有220块钱,可一百块钱是妈妈给我的,另120块钱是我自己挣的。我辛苦挣的钱,为什么白白给他?怎么能有这样坏的人,这不是现实版的农夫与蛇吗?我帮他捡到了包,最后他还反咬我一口。

  “报警吧,让警察来管管这个小贼。”人群里另外一人说,这个身着工作制服,像个房产中介的工作人员。

  “报警啊,我不怕报警。”

  “别,小伙子,你还年轻,你长得这么一表人才,如果进了派出所,对你的影响也不好。这样吧,你把钱还我,我就当什么事也没发过,好不好?”

  妈的,讹上我,还打着替我着想的名义,我看这个中年汉子的表情,诚恳中带有微微的得意,就像踩到了狗屎一样恶心。

  我不为所动,农民工冲上前来,揪住我的胳膊。虽然我也常打架,但擒住我胳膊的人力气很大,一时无法挣脱,制服青年就在我身上翻,钱很快被翻出。那人拿着钱说:“大伙看看,正好的,就是这两百块钱。”

  我气得用脚踹制服青年,被他一脚踢在小腹上,疼得我肠子都绞在一起,刚用手捂上肚子,左眼角又挨了一拳,温热的液体淌出来,流血了。然后被一脚踹倒在地。

  我满腔悲愤,冷冷地看着围观的人全都散去。地面冰冷坚硬,加剧了身体的疼痛,可是我心里的伤,更痛。打我的两个人走在一起,还没脱离我的视线,如果我的目光可以变成剑的话,我真想用目光把他们剁碎了喂狗。

  他俩为什么走到一起呢?我再度凝神看去,恍然大悟,我看到了三个人在分钱的画面,他们一起抽着烟,说说笑笑。原来,这是早就做好的一个局,不过他们怎么知道我身上恰恰有200块呢?这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上了人家的钩。

  我满腔悲愤,全身冰冷,痛恨自己,空有一双看穿未来的眼,却没看穿这谋算人心的骗局。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六瓣提篮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