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瓣提篮第二十一章 爷爷遗照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一章 爷爷遗照

小说:六瓣提篮 作者:青冥煮酒 更新时间:2016-11-24 15:07 字数:2312

  这处三层白楼外表看上去不起眼,里面却应有尽有。一楼是办公地点、职工宿舍和食堂,二楼是医院,三楼是客房、小餐厅和健身房,还有一个游泳池。基地常年有四五十个人维持,配备有最先进的防护系统,所有玻璃都是加厚防弹的,电子眼和红外报警装置布满了角角落落,别说是大活人,就是进来只老鼠,要想抓住它,也是分分钟的事。当然,前提条件是人得管事,就像前天晚上,眼皮底下进来一辆大砂土车,整个系统跟瞎了一样,说到底,有了先进的系统,还得人管用才行。

  最后,华哥把我带到了强哥的房间,一进门我就看到了一张黑白照片,上面目光炯炯的俊秀青年果然是我爷爷,他只活了25岁,就英年早逝,却给子孙留下了这么大的恩惠。华哥再打量着我说:“那天一见你,我就觉得像。现在仔细一看,真他妈像。基因这东西,真他妈强大!”华哥有一个风花雪月的名字——刘文华,但人长得五大三粗,行事也很粗砺,但他很喜欢自己的名字,因为这是父母找先生起的,是希望他一辈子有文化,虽然他现在从事着一项跟文化不沾边的事业,也不妨碍他对文化的向往,听说华哥没事还自己写点诗,粗犷的外表下住着一个闷骚的灵魂。

  想起那天晚上人一个个地倒下,我很担心地问华哥,强哥出去没事吧,那天晚上死了那么多人,警方不会查吗?

  华哥笑了:“砍到对方失去战斗力就行,没必要赶尽杀绝,大家都是出来混的,如果这点手头功夫也没有,早不知道被警察端掉多少回了!不过经常有杀红了眼,手上没数的,那天重伤的有几个,死的一个没有。但他们对强哥是下了死手的,志在必得。所以说,小天,你救了强哥一点都不假。”

  华哥告诉我,目前在鸟山黑道,强哥和玉哥各占半壁江山,强哥只占一小半,玉哥的凤鸣社占了大半。其实玉哥一开始是跟着强哥出道的,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自立门户,还跟强哥争地盘。但要说老江湖,还是强哥,虽然占的地方少,但是油水都是最足的,玉哥忙活了半天,发现肥肉都在强哥这儿,当然不甘心,几次三番下黑手暗算,大有一统鸟山黑势力的野心,可说也奇怪,强哥几次都有性命之忧,却都是有惊无险,安然保命。

  强哥这一去就是10多天,我真成了一头猪,什么都不用干,有人伺候吃喝,有人陪着玩乐,还有女人陪着上床,如果不是有杂役人员见了我都点头哈腰,我真怀疑再过几天,养肥了会被送上屠宰场。这不是我想要的,我开始失眠,半夜被吓醒,分不清过去和现在、现实和梦境,思想游离在过去的穷困和现在的纸醉金迷中。清醒的时候我被待若上宾,可再好也是客人,走到哪里都有人陪,行动范围仅限于后山,我——更像是被软禁了。

  我被拘得火星乱迸,冲着华哥蹦高,要求跟强哥通电话。华哥看别人的凶狠眼神到了我这里变成慈眉善目:“小天,大哥临走前交代过,一定要照顾好你,你现在是他的亲人,我必须绝对保证你的安全,所以不允许你下山。而且大哥说去谈生意,绝对不能打电话。你要是觉得闷,哥哥们陪你麻将。小嫣,快把茶水拿到麻将室。”

  “我不打,小嫣,跟我走。”我一甩手,领着小嫣进了自己房间,后面传来哄笑声,就知道他们想歪了。我刚关上门,小嫣就要脱衣服,被我阻止。

  “我不想。小嫣,咱们谈谈。”

  “少爷,我知道的不多,我……还要靠强哥混饭吃。”

  她说的是实情,我陷入了沉默。

  “跟我讲讲强哥吧,他是个怎样的人?”

  “强哥……他身上有股杀气,我们都怕他。听华哥说,强哥不是本地人,小时候跟母亲从南方逃难来到鸟山市。他很体恤下属,讲义气,最恨两面三刀的人。他不近女色,不好财,更不吸毒。其实他赌场、娱乐场都有,但自己从来不沾。”

  “他对下属那么好,玉哥怎么离开他的呢?”

  “我不知道,好像大家从来不提这件事。”

  我心领神会,这事说出来肯定不好听,大家都避而不谈。但男人之间翻脸,不外乎钱财和女人。

  我打量着小嫣,她很还单薄瘦弱,身子微微发抖,心一软,便拉住她的手说:“你别怕,这些都不叫秘密,我跟谁打听都能问出来,强哥那里我绝不提半句!”

  小嫣这才不抖,低着头不敢看我。

  “小嫣,说说你自己吧!我们同床共枕这么多天,我还不知道你是哪儿人,家里什么情况?”

  “我名叫金雨亭,家在鹊山脚下一个小村,有一个弟弟。初中毕业后,家里太穷,无法供两个人读书,我学习也不好,啥也没考上,只好辍学打工。一开始工作不好找,老是上当受骗,幸好遇到了强哥,他看我老实本分,就把我收留下来,什么都不让我干。”

  “你没说实话吧?”我扳过她的脸,视线和她短兵相接:“我怎么听到人议论,你被强哥包养了?他跟你非亲非故,会让你什么都不干?”

  “是真的……我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强哥,他从来没碰过我们。”

  “说到底你还是强哥的人,不管有没有碰你,你的吃穿都是他供的。而你现奉命天天跟我在一起,是不是在监视我!那强哥这笔买卖做得不太划算,要知道现在肉多金贵啊,是吧?”

  她没理我的嘲讽,隔了半晌,才一字一顿地说:“信不信由你,强哥真的就只吩咐我来伺候你,别的什么都没说。”

  “今天,我不需要你陪,你走吧。”

  她默默退出房间,临出门的时候,我问她:“小嫣,假如我能养活你,你愿意跟我走吗?”

  她考虑了一会儿说,“你不会带我走的,我比你大4岁。”

  “我明白了。”

  夜已深,我躺在松软舒适的大床上,瞪着天花板数羊,越数越清醒。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在头脑中回放,从我离家出走的那天晚上到见到强哥以后,隐隐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到底有什么不合常理的事情发生?

  我又把见到强哥的过程回放了一遍,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有两件事太不符合人之常情。第一,强哥只字未提他昏迷后在车上发生的事,我是如何预知前方有危险的,华哥都那么好奇,难道他不好奇吗?第二,他从来没说过我爷爷是怎么救的他,到底对他有多大的恩情,值得他当成神仙一样供着!

  事出反常必有妖。强哥是不是也知道一些关于我爷爷的秘密,所以才对我能预知未来这件事不惊讶?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六瓣提篮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