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瓣提篮第二十二章 地底惨叫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二章 地底惨叫

小说:六瓣提篮 作者:青冥煮酒 更新时间:2016-11-27 16:59 字数:2195

  我霍地一下从床上坐起,这么说,强哥和爷爷的关系肯定不止于恩人这一层,极有可能还有别的故事!那他出现在墓地里,也就不是巧合了?他去那里干什么,大半夜的,想祭奠的话可以白天去啊。

  思绪如潮,心煎如沸。我胸中气闷,下床踱了几圈,看看时间,午夜两点,正是夜深人静,不如出去透透气。我打开门,走廊里大灯已灭,只有踢脚灯还闪着变幻的光,守在门口的人员已撤去,是啊,累了一天,都该休息了。

  我伸个懒腰,沿着走廊往外走,脚步轻盈,刚出走廊准备下楼梯便被发现,有人在暗处喝一声:“什么人?”

  我循声望去,一人站在我身后,睡眼惺忪,酒味扑面而来,看到是我立马满脸堆笑:“小少爷,这么晚了,你怎么不睡觉?”

  “我心里闷得很,想下去走走。”

  “小少爷,为了您的安全考虑,您还是在屋里待着最好,免得触发了警报器,惊动大家,误伤到您。”

  “我是犯人吗?散个步都不许!不如,你陪着我一块去?”看他还在犹豫,我冷哼一声,“这事让我叔知道了,你吃不了兜着走。”

  “小少爷,您别跟我一般见识,我谁也得罪不起。是强哥不允许人晚上随便出来,但你跟别人不一样,我……要不就冒险陪你走一趟,希望以后我有错处的时候,小少爷能替我说句好话,请跟我来。”那人拿定主意,便走到我前面,小心引路。

  我随后跟上,下到二楼的时候,看他在墙角某个地方按了一下,过了片刻,再领着我往下走,待走过以后,他又在那里按了一下。走到一楼也是重复同样的步骤,只不过位置不同,看来这就是开关了。高科技犯罪的电影我看过不少,这里应该装的就是那种红外线警报器,看来,我刚才一定触发了报警器,惊动了此人。

  一边想着一边跟这这人走,他看上去比我大点有限,身上的工作服皱皱巴巴,脸上长满了青春的疙瘩。我问他:“哥哥你贵姓?”

  “小少爷,别跟我客气,我叫夏生,你叫我小夏就行。”

  “你今年多大了?”

  “我刚过18虚岁。”

  “你比我大,我还是叫你生哥吧。”

  “别,小少爷,我担当不起,还是叫小夏吧。”

  “生哥,你瞧不起我!”

  “不敢,我绝对不敢。”夏生连连摇头,“你是强哥的救命恩人,不是我这种吊丝高攀得上的。”

  “什么高攀,狗屁!你敢说,脱了裤子比别人少长个蛋?”

  夏生扑哧一声笑了,气氛轻松了些,我趁热打铁,“生哥,你只要承认比别人少个蛋,我就叫你小夏。”

  “我干吗要承认啊?我又没少!”

  “有种!”我伸一下大拇指,“那你叫个弟弟听听。”

  他沉默了四五秒钟,终于叫了声弟弟,我拉起他的手,“生哥,这就对了,咱们是同龄人,你没事就上我房间来,我们一块看球聊天,这几天没人聊球,快他妈闷死我了。”

  “好啊!”夏生也很开心,跟我不再那么拘谨。不多久走到院子里,群山环绕,夜风吹凉,这处院子就像处在井底。院灯吐着黄灿灿的光华,照亮了几十丈大小范围,光线之外,便是无边无际的夜色。抬头一看,圆月正挂在头顶,银色的清辉映衬着深黛色的苍穹,头顶像悬了一顶幕布,悠远静谧。

  这里远离尘嚣,四周静寂无声,我欣赏着溶溶月色,一个白衣胜雪的婀娜身影捧着书袅袅婷婷闪过脑海,我的朱琪,你现在过得还好吧,不知道她的梦里有没有我。“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唉,她是窈窕淑女,可我是君子吗?我一直跟别的女人在鬼混。那她心里的君子是什么样呢?

  我一路走一路遐想,夏生知趣地陪着我,不说话。我们围着白楼踱步,楼的外形呈五边排列,如果从空中俯瞰,一定很像五角大楼。楼外圈起一米多高的围墙,围墙上面是半米多高的高压电网,既防动物又防盗贼。当走到白楼东北角的时候,我到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像是个男的。我的耳朵本就比常人灵敏,再加上夜深人静,便迅速找到了声音的方位,惨叫来自围墙底部,那里没有地面建筑,难道从是地下传来的?

  我问夏生:“你刚才没听到一声惨叫?”

  “什么惨……惨叫,没……没听到啊!”夏生脸色变白了,慌张地拉着我的手说:“小少爷,外面天凉,咱快回去吧,冻坏了你,我可吃不了兜着走。”

  “生哥,我明明听到……”

  “哎呀,小少爷,大山里什么动静也有,也许是有野兽掉进陷阱里呢。快回去吧!”

  夏生强拉着我回到白楼里,他说这里的人一到晚上基本不出来,就怕误碰了警报系统,我只好回屋再睡,跟他约好明晚见,可那声惨叫引起了我的好奇心,那声音很明显是人的,夏生为什么要隐瞒呢?山庄里藏着多少秘密?本来是不关我事的,但方大强这么待我,我决定管管闲事,找机会一探究竟,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毕竟心中有事,只睡了几个小时,醒的时候天光尚早,今天是三儿跟着我。我先到3楼游泳池游了半个小时,再去找华哥。得知强哥今天还是回不来,我上二楼找医生,说自己老失眠,让医生给开了点安眠药。我抽空再次来到昨晚的地方察看地形,这处楼角离围墙有四十米左右,围墙内每隔数米就种了一棵花树,13点钟方向的两棵花树中间,有个条石砌的圆形高台,上面盖着石板,像是一口井。三儿就在身边,我不敢太紧盯着看,装作很无意地指了一下,说:“那儿还有一口井啊?”

  “嗯,早就不用了。”三儿的表情平静,看不出异样。

  “三哥,我很好奇,咱们这里平时都把人关在哪儿啊?”

  “小少爷,你打听这个干吗?反正关谁也不关你!”

  “我就是好奇,来的第一天,就听到楼下乒乒乓乓地打人,好像在用刑。”

  “那是把邓力波办了,他暗通玉面蛇,关了咱们的整个防御系统,放了大货车进来,要弄死强哥,那还能轻饶了?一顿棍棒,打得他见了阎王……我说,你怕什么?跟着强哥干,只要你不起贰心,保你吃香的喝辣的,还有妹子睡。”

  我决定晚上一探究竟,在这之前必须得甩掉小嫣和夏生。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六瓣提篮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