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瓣提篮第二十三章 秃头老者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三章 秃头老者

小说:六瓣提篮 作者:青冥煮酒 更新时间:2016-11-27 17:02 字数:2136

  我吩咐厨房把晚饭送到房间,要了一瓶红酒和两瓶茅台,然后叫小嫣进来陪我,点上蜡烛,打开红酒,一杯杯地慢喝调情,喝到情浓处还把她抱到床上,卿卿我我了一番,我做这事从来不戴套,都是让女方口服避孕药,跟黄婉儿上床是这样,跟小嫣也是如此,小嫣一直很听我的话,没有什么意见。

  一番颠鸾倒凤之后,小嫣腮红眼散,神思倦怠,我趁机把安眠药末下进她的酒杯,哄她喝下。没多久,她就眼皮打架,进入了梦乡。我耐心地在房间等着,中间听到华哥等人的牌桌散了,吵嚷着回房休息。一直等到午夜12点,我拿着两瓶茅台,推开房门。没走多远,夏生打开监控室的大门,冲我招手。

  我拎着酒走进监控室,乖乖,显示屏摆了两大面墙!之前华哥可没有领我到这儿参观啊!我冲夏生笑笑,“喝吧,我今天刚跟餐厅要的。”

  “上班时间不能喝,这是强哥定的。”夏生舔着嘴唇说。

  “生哥,你也太小心了,能有什么事啊!就咱这地方,蚊子想飞进来,都得拿通行证。”看他眼睛直瞅我手上的酒瓶,我继续打气:“一般人可喝不着啊,一千多块钱一瓶呢,也就我面子大,能要出来,而且愿交你这个朋友。说实话,我不是太舍得,我数123,你不喝我可拿回去了昂!1——”

  2还没出口呢,瓶子被夏生一把抓过去,“喝,咱俩一起喝!”

  “爷们,有种!”我赶紧奉承,“感情深,一口闷。来吧,咱玩对瓶吹的!”

  “吹就吹,先干为敬。”夏生仰起脖子,咕嘟咕嘟一斤酒喝得涓滴不剩,“茅台,好喝是好喝,就是……劲儿太小。”我只是做做样子,并没有真喝,昨晚闻到酒味,就知道他是酒鬼,一瓶哪够啊?果然,夏生喝完一瓶,我手里的酒瓶又被他夺走,药就下在这瓶里,夏生一抻脖,又是干干净净。

  “痛快!”他大喊,栽倒在床上,没多久鼾声如雷。酒配安眠药,见效真快。

  事不宜迟,我快速按照小夏昨天的操作关闭了机关跑下楼,来到五角楼的东北角,观察动静,陡然间觉得楼上有道目光在盯着我,心里一惊,赶忙回头望去,目光又消失了。我的心怦怦直跳,如果被人发现,那可就前功尽弃了。我背依墙壁,不敢轻举妄动,可我等了半天,那道目光再没出现,可能是我太紧张了吧。

  瞅着13点钟方向的那口井,我准备挪过去看看究竟,却见井口此时忽然透出一道光亮,随后人影晃动,有声音传出来。前面无遮无挡,眼看就要暴露于对方的视线中,我左右一看,情急智生,右边十几米就是五角大楼的一处拐弯,两道边墙在此相交,我急忙绕到另一处边墙后面,藏住身形。

  “这老东西,嘴真严,这么多年了,死活不吐一个字。”居然是强哥的声音。

  “强哥,不如直接做掉,我算看出来了,要逼这个人说出金库的秘密,比登天还难!既然不能为我所用,不如——”说话的人声音陌生。

  “老卢,要能杀早杀了,可他是唯一的知情人,一刀下去,金库我们这辈子都别想找到!我困了他这么多年,他也知道说出来会被我干掉,抵死不说,我倒觉得是他把我囚禁了!”老卢,应该是卢军师吧,第一天喝到断片,我没有多少印象。

  “小少爷,应该知道点什么吧!”

  “极天应该不知道,老二说他是离家出走的,一个毛孩子,应该知道的东西不多。”

  “可是他已经能够预测将来,这不又是一个极先生吗?”

  “他哪跟极先生比,只能看几分钟,还嫩着呢。再说,我们得拿到钥匙,才能用得上他。”

  “你还不去见他吗?”

  “不行,他要是问他爷爷的事,我可没法回答,让小嫣好好照顾着。”

  两人越说越远,不知道去了哪里。我强压住心头的疑问,在暗处等了一会,跳出阴影,快速潜向井口,走近跟前发现井口是打开着的,再仔细打量,这并不是一口井,只是一个地下暗道,有垂直楼梯伸到井口。我吸一口气,沿着楼梯小心翼翼地走下去,这一段垂直落差得有10几米深,一股股霉臭味扑面而来,我的脚刚踩到地面,就听到一个苍老的男人声音说,“方大强,我劝你不要白费心思了,极先生根本没说秘钥藏在哪里,这话我已经跟你说了无数遍,你还不死心,你就是把我逼死也没用啊!”

  我转过身来,借着墙上的白炽灯,看清楚四周情形,这是一处3米见方的地下室,楼梯修在角落处,我站的地方是个小过道,仅有40公分宽,其余的部分全被铁栅栏圈起来,里面关了一个人,正背对着我睡觉,只看到花白的头发,还能闻到铺盖上传来阵阵酸臭味。而过道上更是触目惊心,挂满了各种刑具:皮鞭、狼牙棒、匕首、竟然还有铬铁!

  这是什么人?他怎么也知道秘钥?

  “老先生,我不是方大强。”

  “都一样,还不是他的走狗?我看你们,没一个是好东西!”来人头也不回,照样躺着,“谁来都一样,我真的不知道。唉……说了30几年,我都懒得说了。”

  “老先生,你说的极先生……是我爷爷极隼吗?”

  “什么?”里面的人立即回过身来,动作猛了些,疼得直吸冷气,嘴里直骂:“方大强这个王八种,打得老子这么狠!”

  他虽然还不能站起,但我看清了他的长相。他年龄很大了,头顶头发掉光,周边头发几乎全白,形成地方包围中央之势,脸上血迹斑斑,身上的衣服条条缕缕,一条腿上还缠着绷带。

  他也看到了我,蹭地一下从地上站起来,奔到栅栏前凝视着我,从头看到脚,再从脚看到头,眼泪从他的两边眼角淌下来。

  “真像!小伙子,你和极先生长得太像了。我在这个牢狱里苦熬30多年,就为了等到你们,好报答极先生的大恩大德。你再不来,我恐怕都没命再等下去了。苍天有眼,让我见到极家后人,我死也能闭眼了!小伙子,你过来,我要跟你说一个我守了30多年的秘密!”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六瓣提篮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