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瓣提篮第二十八章 怒功再现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八章 怒功再现

小说:六瓣提篮 作者:青冥煮酒 更新时间:2016-11-29 21:28 字数:2616

  方大强的“3”还没出口,我一个箭步过去挡在陈嫣身前,看着他的枪口说:“方叔,你不要再造孽了,你以陈叔孙女为要挟,让他说出极家金库的秘密,想置陈叔于何地?再说她现在是我的人,我让你不要伤她。你不是要金库吗?只要我能找到,里面的东西全归你,金银财宝我都不要!”

  方大强没扣扳机,我松了一口气。可枪口仍朝着我和陈嫣,随时可能走火,这样哪行,得想办法。嗯,有了!我用眼睛死死盯住拿枪的那只手,使劲回忆那天奶奶羞辱我的话,怒火一层层地从小腹升腾起来,经过胸膛,奔向眼睛,然后冲出瞳孔,直奔方大强的手。只听得方大强啊的一声,右手一抖,枪掉到地上,他则使劲甩右手,好像被火烫了一样。

  方大强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小天,你这么小就懂得这门功夫?”

  “什么功夫?”我又看到一个透明有质的小人离我远去,感到一阵发虚,身子脱力,摇摇晃晃地就要站不住,小嫣赶紧从背后扶住我,我只觉得眼前一片模糊,问道:“方叔,你说我这是什么功夫?”

  “我听极先生说的,他也用过,你刚才眼睛发蓝,跟他运功时一模一样?”

  “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每次这样以后我都很累。方叔,金库我不要,里面的东西都给你。看在极家的面子上,你放了陈叔吧。你关得他太久了,一个人能有多少个30年?让他们一家团聚吧!如果我爷爷在世,也不赞成你这么做!”

  “哼!小天,你真以为他被我关在这里,是为了保住金库的秘密?”方大强鼻子哼了一声:“陈双喜,我给过你多少机会,你就是不跑!说说吧,你怕什么?”

  “方大强,你故意放过我?笑话!这里连只苍蝇都飞不进来,我能出得去吗?”陈叔高声怒斥,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他的声音中有一丝颤抖。

  “哼,陈双喜,既然你不说,那我就来揭开谜底。你怕的是仲家后人问你要嫩烟寒秘方,老狐狸,你儿子孙女在面外发大财,你在这里躲灾,谁也没有你的算盘拨得响!”方大强愤愤地说。

  “方大强,你血口喷人!自己做了缺德事,赖不掉了,就想把别人拉下水,嫩烟寒无痕胶在我家传了几百年,哪又冒出来一个仲家?”陈嫣厉声说道。

  方大强哈哈大笑,斜眼看了一下陈嫣说:“陈家祖孙俩配合得真好,你爷爷卑不卑鄙,你心里最清楚。美无瑕集团副总裁陈嫣女士,这次为救你爷爷,你下的本够大的,亲自来迷惑我。你真当强哥不知道你的身份,如果让你得逞,强哥不是白在这块地头上混了几十年?是不是啊,大侄女?”

  “方大强,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秘方?有种的话,咱俩继续斗,你放他们两个走。”

  “走了不就错过这场好戏?老陈,我方大强自认不是好东西,你他妈的更是城府深,假装忠心耿耿跟着极先生,没想到极先生前脚去世,后脚你就独吞秘方。”

  “秘方是极先生留给我的,跟你没关系。”

  “极先生怎么会只留给你,我什么也没有?”

  “想想你干的缺德事,方大强,你还有资格吗?”陈叔语气轻蔑,“小天,我要接着给你讲,你爷爷最后的日子,让你知道方大强的恶行。方大强,我要有编造的地方,你尽管反驳。”

  方大强没出声,我却摇摇欲坠,陈嫣扶着坐到凳子上,陈叔不动声色地说,“方大强,还不赶紧给小天弄碗参汤?”

  方大强倒是没含糊,吩咐了一声。没多久,华哥端来一大碗参汤,让我喝下,霎时间全身渐暖,力气渐渐恢复。陈叔接着说:“那年严打之后,我到了极先生身边,当时他的身体已经很不舒服了,脸色越来越差,到最没有一点血色。第二年春天,我强拖着他去医院做了检查——白血病!医院说这病不能治,只能慢慢静养,其实就是等死。25岁,他还很年轻,儿子刚5岁,媳妇正当壮年,一想到这些,我都忍不住偷偷掉眼泪,有一次让极先生看到了,他笑笑说,老陈,这都是命中注定,可能是因为我天天给别人算命,泄露的太多,老天在惩罚我吧。我说,不会的,极先生,您做的都是积德的事,您这样的人应该长寿,其实我知道这话说得底气不足。极先生刚给老百姓看相的时候,确实做了一些善事,但后来被收编进政府,替官员们看风水,就好坏都有了,哪里盖高楼、哪里要开工,都要请他去坐镇,每次都是相当灵验,鸟山市长到哪儿都离不开他。说实话,这里面也有很多阴暗的事。到他得了白血病之后,找他的人反而越来越多!后来我听到几个人谈话才明白,这些人都想在极先生闭眼之前,问问自己的事,就怕错过了。我在那个时候才明白,人心是最可怕的。当大难来临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是自保,没人在乎极先生的死活。官员们也就罢了,一些刚富起来的小个体户也跑来问吉凶,再一打听知道这些人都是方大强介绍来的,快把我的肺给气炸了!方大强,我没诬陷你吧?”

  “我……那时候是接了一些活,大树就要倒了,总得寻条后路吧。”

  “我呸,你不顾先生死活,一心想榨干他的最后一滴血。到了1982年夏天,眼见极先生发病次数越来越多,不得已住进医院。当时由我照顾他的饮食起居,方大强负责给他打理各项事务,方大强早已经挣到了第一桶金,他用挣来的钱到处开公司、搞实业,不得不说,他就是有经济头脑,天生就是做生意的人,那时候他开什么公司都挣钱,方大强的腰包一天天鼓了起来。就这样,他还不满足,每天还带着乱七八糟的人给极先生,让先生给他们看相,最后活活累死了先生。方大强,极先生的恩情,你一辈子都还不清!现在,你还贪得无厌,又想霸占极先生的金库?”

  “行了吧,老陈,这些只能说给不知道真相的人!我是真小人,你是伪君子!嫩烟寒秘方怎么在你手里?极先生去世的那天,怎么嘱咐的你?让你把这个秘方交给仲家,你嘴里答应着,转头把就秘方给了自己老婆。现在这秘方摇身一变,成了陈家祖传嫩肤秘方,你害不害臊啊?你知道仲家后代一直在跟你家打官司,你死活不出面,让这件事死无对证。说实话,这个破方子在文革年代一文不值,可到了现在,他妈的不得了了,无痕胶一抹上去,小疤大疤都能去掉,还能让皮肤更白嫩,鸟山市的女人几乎都买过你们家的胶,你家跟马云一样没出息,全是靠着女人发横财,当时的小作坊几年时间变成大集团。至于我为什么要打开极先生金库,我可不贪图里面的钱,我也想要里面的一张纸,有了它,我也能和你家一样发财。”

  “方叔,你一边说着不贪钱,一边算计我家的东西,而算计我家东西,却是为了更多的挣钱。我真不明白了,你缺钱吗?整个鸟山有一半都在你手里,每天进的钱换成现金点数,能把你累死!再说,你贩毒挣的钱也够你家吃几辈子了吧?你还要钱干什么,将来老了带进棺材里?”我听得火起,忍不住出言讥讽。

  “他是挣够了钱想洗白,安安稳稳地退休,可是你一旦蜕下这层皮,还有多少人买你的账,你还能安安稳稳过日子吗?就像我们美无瑕集团,你伸着黑手每年要得少吗?”陈叔冷笑。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六瓣提篮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