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瓣提篮第二十九章 怪异遗言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九章 怪异遗言

小说:六瓣提篮 作者:青冥煮酒 更新时间:2016-11-29 21:34 字数:2089

  “爷爷,那张秘方真的……不是咱家祖传的?”陈嫣流着泪问。

  “秘方以后就是咱家的了,那是仲家上一代抵给极先生的,在仲家传了两百来年,据说是仲家祖上做官时一位爱美的少奶奶研制出来的,后来家族破败,子孙没别的活路靠这方子糊弄俩钱,没想到还挺灵验,到民国的时候居然折腾成一个不大不小的实业,养了几十号人,解放后仲家被划成资本家,不幸赶上文革被抄家,因为藏得严实,并没有抄走这张秘方,但它当时确实是破纸一张,仲家人后来实在没粮食吃,便看准了极先生心肠好,用秘方换回几斤粮食,当时仲家人说不要了,这秘方给了极先生,极先生临终又给了我。”

  “嗬!看看谁更无耻,这才是死无对证,极先生临终不给自己儿子留点东西,为什么先要给你一张秘方?”

  “极先生留没留东西,你不配知道。就你的所作所为,极先生一样东西不给你留,你也无话可说。我问你,你半夜三更跑到极先生墓地干吗,你想极先生了,还是去求他原谅你?听说还中了埋伏,差点回不来了。我看小天就不该救你!你这大祸害死外边得了。你一死,所有罪恶都没有了。”

  方大强指着陈双喜的鼻子大骂:“我死了,你也别想活!我这就告诉身边人,我要是死了,让他们第一个杀掉你。”

  我听得心烦意乱,打断他的话,“方叔,我想知道你为什么半夜去我家墓地,不会是想掘坟吗?”

  “小天,别说极先生是我的恩人,即使是仇人,也早入土为安,我们走这条道的,不屑干挖坟的事。极先生去世以后,我每年祭日的前一个月都会去坟地拜祭,为的是跟你们家人错开,没想到被玉面蛇打个了措手不及。”

  “方叔,这就是全部原因吗?我不信。如果是10多天前,你这样说,我真信。但今天晚上听两位叔叔一席话,我明白了不少,也有很多问题想不明白。比如说,我爷爷去世的时候,肯定托你们照顾我爸爸,也肯定给我爸爸留下不少东西。可现在我们家过得最差,你们两家现在都是成功企业家,在鸟山市一跺脚地皮都颤。而你们口口声声尊敬的极先生的正牌嫡孙——我活得却是最惨的,吃了上顿没下顿。你们真的没关心过我们吗?就算你们吃肉,肉汤总得给恩人的后代喝一口吧。可怜我爷爷生前把你们当成最近的人……”

  我悲愤交加,再也说不下去。

  “小天,你可真错怪我们了。”方大强和陈双喜几乎是异口同声。

  方大强说,“你爷爷的临终遗言大反常规,几十年来我始终想不明白。他态度坚决,叮嘱我们一定不要干涉你们的生活,让你们自己过。”

  我把目光转向陈双喜,他也点头说:“比他说的还要坚决,你爷爷的原话是,千万别干涉我家后代的生活,由着他们生,由着他们死。我还以为是他临终犯糊涂,可是看他的眼睛,异常明亮,我才用心记下这句话,可是这么多年,我想探也没机会,姓方的……”

  “小天,你要说我无情无义,才真冤枉我了。”方大强截住话头说,“你爷爷去世没多久,你奶奶在一个晚上突然疯了,自己都照顾不过来,怎么能照顾你爸爸?那时候你爸爸只有5岁,差一点就要死掉。虽然你姑奶奶后来照顾他们,可最先知道这些的是我,你能猜出为什么吧?”

  “方叔,你一直在关注我们?”

  “对。我还是没听你爷爷的话,不放心你奶奶和你爸爸,雇人暗中保护他们。在你爸快要饿死的时候,救了他一命,后来看你姑奶奶照顾得很好,我便派人外围看护。你去打听打听,那时候谁敢欺负你家?那些欺负你奶奶和你爸爸的人,最后都被谁收拾了?再后来,你爸爸逐渐长大,能够独挡一面,我才把外围的人也撤出来。”

  “方叔,怪不得小时候周围孩子不敢跟我打架,说得罪了我没有好果子吃。我那会儿还觉得奇怪,原来谜底在这里。”

  “小天,我也不知道自己做得对不对,反正没有你爸就没有你,我保护了你爸,就算是保护了你。你爸的日子过得很普通,长大后结婚娶媳妇,每天干点泥瓦匠的活,挣钱养家没问题,大富大贵不可能。虽然脑瓜聪明,手脚灵活,什么活儿一看就会,可也就这些本事了。他没有看到未来的本事,也没有你用目光打人的功夫。可惜的是,他也在25岁上不幸去世。”

  “方叔,那你知道我爸爸是怎么死的吗?你消息那么灵通……”

  “唉,这是我愧对极先生的地方,我暗中关注到你爸结婚,和你妈日子过得很好,便渐渐放心,把派去的人撤出来。忽然有一天就听说你爸被人撞死,距离事发已经3个月,人都下葬了,现场风吹雨淋,早已破坏。我本事再大,也大不过警方啊,倒是从鸟山市公安局得到一些线索,可惜这些年我们也没追查到人。鸟山市太大了,肇事者又隐藏得深,这么多年过去,再想查很难,除非……肇事者自己露出马脚。”

  “陈叔,我爷爷和爸爸都在25岁去世,从小我妈就担心我也命短,是不是我家男人都这样?你在我爷爷身边的时间长,你知道我爷爷的爸爸是去世时多大吗?”

  “这个,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爷爷奶奶是从外地来的,来的时候就只有他们俩,没带别人,也没见他们再回去过,估计他们的父母早不在了。”陈叔仔细回忆着说,“不过你老爷爷的那个时代兵荒马乱,常年闹饥荒,人没有很长寿的。”

  我对方大强说,“方叔,既然我爷爷有遗嘱,你不帮我家我不怪你。何况你一直在暗中照顾我们。我向你保证,等找到金库,秘方归你。你放了陈叔吧,你看他头发都掉光了,一辈子有几个30年啊?”

  “哈哈,小天,这个可以商量。老陈随时都可以走,只要他说出金库另一把钥匙的下落。”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六瓣提篮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