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瓣提篮第三十二章 祸起大强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三十二章 祸起大强

小说:六瓣提篮 作者:青冥煮酒 更新时间:2016-12-01 20:59 字数:2287

  这真是一段非常奇妙的体验,虽然我的前途吉凶难知,我仍然陶醉于飞鸟一样的感觉。想想吧,我们人类什么时候凭着自己的力量凌虚飞渡,这些人就能。怪不得他们能不着痕迹地来到楼顶上,原来是从高处落下,简直匪夷所思。

  我壮着胆子看下去,看到了久违的万家灯火,第一次从高空俯瞰鸟山市,一切还很陌生,但一想到这是我从小生活的地方,眼眶顿时湿润。鸟山,在我离开的时候,你还好吗?妈妈,你看到我留的字条,是否着急了呢?朱淇,我的女神,你有没有在做梦的时候,脑海里闪过一个踢球时跑得像风一样的白衣少年?

  “极天,你在想什么?”合地山问我。

  “合地叔叔,我想回家,我和妈妈从来没分开过这么长时间。”

  “小天,你还不能回去。那个黑社会老大不会放过你,你还是跑吧,离开鸟山市。”

  “那怎么行?我家里还有奶奶和妈妈呢!”

  “她们的安全你不用担心,你奶奶的本事,你也看到了,方大强斗不过她,你现在还没本事对付他们,必须躲出去一段时间。”

  “那陈叔和陈嫣呢?”

  “我给你面子,救了他们,可不负责安排他们。”

  “那合地叔叔,我们两大家族真是一万年前分开的吗?你们为什么会飞,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小天,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你放心,我们还会再见,那时候自然有人解释给你听。知道吗?你奶奶那边的人也在找你,他们也知道你被困在这里,可惜他们没有飞鹰石,被我们抢了先。”

  “他们找我干吗?”我不解地问,“我奶奶都不打算要我了!”

  合地山没有回答,说话间,我们已在缓缓下降,着陆点是鸟山市中央公园,此时万籁无声,我们悄然降落,连树上的鸟也不曾惊动。放下我们,合地山对我抱拳说后会有期,五人又翩然升起,消失在夜色中。

  “小天,他们是什么人?”陈嫣眼睛睁得老大。

  “他们只说跟我是一样的人。”我的眼睛瞪得比她小不了多少,望着天空,悠然神往:“我知道你半信半疑,可事实就是如此,也有可能我不是做大事的人,而是一个怪胎!”

  “你不是怪胎,会是个好男人。现在你有什么打算,不然跟着我和爷爷回家吧,我们美无瑕集团还是能和方大强搏上一搏的。”陈嫣自信地对我说。

  我摇摇头,“小嫣,我留在这里会害了你们!救我的人不想让我待在鸟山,我得尽快离开这里。在这之前,陈叔能不能告诉我,我爷爷是怎么死的?不弄清楚这些,我不知道如何面对方大强。”

  “好,小天,我先告诉你爷爷遗嘱,在地窖里我只告诉了你一半。小嫣,你先去一边。”

  陈叔看陈嫣走开,才悄悄对我说:“你爷爷当时的原话是,在极家子孙长出我这样的本事之前,千万别干涉我家后代的生活,由着他们生,由着他们死,不然会给他们带来大祸。如果子孙里有人能看到将来发生的事,就可以把钥匙和金库的秘密告诉他。金库就在鸟山无边的黄色海洋里,所有人的血都是绿色的,要在初春去,入口第一眼看到的就是。”

  我听得目瞪口呆,只听陈叔又说:“所以说,方大强之前的努力都是白费,他去的季节都不对,怎么能找到金库?他毁了我一生,我让他多跑点路,先出口气再说。”

  “陈叔,谢谢你,把这个秘密守了30多年,我爷爷的眼光不错,你是我爷爷金库的守护神。”

  “小天……”陈叔忽然声音哽咽,老泪纵横,“谢谢你相信陈叔,这么多年我只有一件事违背了极先生的意愿——把仲家的秘方据为己有,交给我的儿子。人都是有私心的,他方大强一直囚禁我,让我老婆孩子怎么活?小天你再想想,虽然你爷爷心肠好,但那秘方毕竟是仲家抵给极先生的,早就不属于他家了,现在仲家后代再来讨要,他们哪有这个资格?唉,我一生本分老实,只有这件事有违本心,每次想起来就心悸。可是那个方大强,仗着自己头脑灵活,表现一套,背后一套,最后活活气死了你爷爷。”

  “可他说一直在关注我们家,每年都给我爷爷上坟……”

  “小天,人心隔肚皮。我跟他斗了大半辈子,他是什么人我最清楚。他看上去重情重义,其实城府很深,最会放长线钓大鱼,极家后人肯定有利用价值,只是不知出在哪一代,他像鹰一样守着,看到你的爸爸资质平庸,他干脆舍弃,由他自生自灭,不然不会你爸死了他不知道。你有和极先生一样的能力,甚至比极先生要高些,他打定主意要利用你,想尽办法把你软禁山庄,不出意外,最后还要跟利用极先生一样榨干你。你想啊,如果他真是重情重义,我儿子也跟遗孤差不多,怎么不见他去关照一下?”

  “陈叔,我也有点感觉,每次遇见他都对我关怀备至,可是总觉得他对我太好,好得有点假……”

  “他最会做表面功夫,骨子里利益至上,等我跟你讲完极先生是怎么去世的,你会更了解他。”

  陈叔告诉我,我爷爷去世的那天是1982年8月26日,阴历七月初八,他之所以记得特别清楚,是刚和他老婆过完七夕节,“头着好几天就让人捎信来,七月七一定要回家,我还不知道她那点小心思?我吃上半碗公家饭,她怕别的女人勾搭我,明摆着对我不放心,不过我心里也美滋滋的,半个月没见着老婆儿子,想得慌。那几天雨多太阳毒,又湿又热,你爷爷病情加重,大部分时间躺在病床上,不过精神还不错,市里派了几个人照顾你爷爷,我也很放心。七月初五,我跟你爷爷请了假,高高兴兴回家,住了四天,神清气爽地返回医院。一进门就感觉到气氛不对,会客室里坐满了人,谁也不说话,空气沉闷到喘口气都难。工作人员都守在病房门口,严防有人闯入。见我来了,他们像看到了救星。我知道出事了,稍稍一观察,原来是两拨人,互样看着对方,眼瞪得跟斗鸡似的。我一打听,祸是方大强惹下的。”

  陈叔说,当时一场围棋团体公开赛正在鸟山举行,十六个队参加,每队五个人,冠军队奖金1万元,亚军3000元。一名工人的月工资只有几十块钱,得了冠军每人能分2000元,比赛激烈程度可想而知。比到最后,各队都杀红了眼睛,不过棋力有高低,技不如人,再眼红也白搭,但还是有人动起了歪心思。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六瓣提篮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