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瓣提篮第三十六章 祸从口出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三十六章 祸从口出

小说:六瓣提篮 作者:青冥煮酒 更新时间:2016-12-03 19:06 字数:2302

  夏至这天下午两点多钟,日头最高,没有一丝风,连酒店的牌子也晒得无精打采。即使天这么热,客人仍是络绎不绝,我和蔡一航跑得浑身是汗,借着酒店门打开的一刹那透出的冷风透口气。如果谁能跟着客人进酒店,享受冷气抚摸全身的感觉,那可是巨大的福利啊。为公平起见,我们两个轮流帮客人运送行李,上一次是我,这一次是蔡一航了,看着他推着一车行李进行酒店,我打起精神,在外面接待来宾。

  蓦然间,几声尖锐的喇叭声刺破了午后的宁静,我扭头一看,三辆车正疾驰而来,前面开道的是两辆越野车,后面是一辆10米来长的黑色林肯车,行驶到酒店大堂外的旋转门前,三辆车稳稳停住。两辆越野车车门打开,下来八名身穿迷彩服的女子,这些女子都戴着墨镜和口罩,面无表情,下车后一路小跑,跑到黑色加长林肯车一侧,迅速排成两队,像旗杆一样直挺挺站着,别看只有两小队,却是整齐划一,鸦雀无声,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紧接着,黑色林肯车打开了3排车门,六扇车门呈同样角度张开,像马上就要起飞的蚂蚱。霎时间香气扑鼻,从车上下来六名全身裹着黑纱的女子,只有眼睛和手裸露在外面,她们每人手里都拿着一样物件,也迅速走到迷彩服女子后面,宽大的黑纱无风自飘,愈加显得她们飘飘欲仙。这些人都齐刷刷地望着最后一排没开的门,我知道,最重要的人物马上就要下车,赶紧三步并步两步,想跑到车跟前给客人打开车门,不料刚经过第一名黑衣女子时便被擒住了手腕,别看这些女子身子瘦弱,力气却相当大,我的手腕被她攥得像断了一样。

  “哎呀,疼死我了!你干什么,放开我!”我大声喊道。

  她给我一个白眼,理都不理,身子仍像松树一样牢牢站着,手还很轻松地抓住我,任我的身子疼得前后左右晃荡,她仍然注视着车门。

  最后一排车门终于打开,外侧车门处又钻出一名黑衣女子,她麻利地转过车屁股,走到里侧车门附近,弓着腰轻轻打开车门。

  我疼得嗓子都变音了,倒吸着冷气大喊:“你快放开我,我只是想给客人开门,怎么了?”

  忽然响起的丝竹之声湮没了我的声音,早有两名黑衣女子拿出乐器,吹起了一种奇怪旋律的乐曲,语调很是欢快,只是我听着真是不爽。

  “银五,放了他。”车里传出一个声音,嫩嫩的,冷冷的,脆脆的,仿佛娇弱无力,却又清晰地穿透过乐曲,传至我的耳朵。

  “是。”抓我手腕的女子应了一声,往外一甩胳膊,我直接嗵嗵嗵退到两米开外,差点坐到地上。

  这时,一名黑衣女子拿着一卷红色的东西,走到车门前,铺到地上,原来是一米来宽的红地毯,女子铺得很快,红地毯一直铺到酒店旋转门跟前。其他客人看到门童差点被摔个屁股墩,又见这伙人旁若无人的气势,忙不迭地绕开,从侧门出入,把旋转门的位置空出来。折腾这么一大阵子,林肯车里的最后一位才扶着开门的黑衣女子的手,走下车来。她在这些女子中身材最高,也是一袭黑纱,但包裹得更加严实,不光脸上有,两只手也包裹得密不透风,幸好有人引路,不然不知道她会不会摔倒。女子头顶的黑纱上嵌着一枚金属底的白色皇冠,有发卡那么大,这是她全身唯一的饰物。黑衣女子微侧着身,左手扶住皇冠女子的右手,小心地引着皇冠女子往前走,皇冠女子看起来目不能视,却也走得步履平稳,我虽然和她离得比较远,在她经过时也看到了侧影,身材高挑,曲线玲珑,不禁脑补她应该长成什么样儿。

  “看什么看?闭上眼!我们公主岂是你这低劣种族的男人能随便看的?”刚才抓我手腕的那女的又冲我恶狠狠地喊。

  “平胸又没屁股,我才不想看。”我嘀咕了一句。

  “你说什么?敢不敢大点声!”银五又冲我瞪眼,我吓得赶忙往后退。

  “银五,你休要管。”皇冠女子的声音又传过来。

  我转头看到了她移动的背影,目光如同掉进了陷阱,被深深地吸引了,看着这个背影,我有了一种错觉,这世界上所有的人都不见了,只有她的背影,高高地、孤单地伫立,无比的神秘庄严和高贵。对,是高贵,让我情不自禁地生出敬畏之心。

  此时此景说来话长,在当时只是一瞬间的事,很快,红毯上一行人走到了酒店旋转门前,又有黑衣女子厉声娇斥,“接待的人呢,都死绝了吗?”

  我还没反应过来,机灵的蔡一航已从旋转门里面出来,满脸堆笑说:“姑娘,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我是酒店接待员,让我来给你开门。”

  其实旋转门根本不用开,感应到人会自动转动。蔡一航知道客人谱大,赶紧在前面引路。

  “且等片刻,此人可是贵酒店员工?”皇冠女子指着我说。

  “是,他刚来,业务还不熟。”蔡一航赶紧替我说好话,但皇冠女子不为所动,“我要投诉他,他对我心怀不轨,先生,劳烦你请上司来见我。”

  “这……姑娘,这是误会吧,我看他并没有做什么啊。”

  “君子背后不言人,他竟敢当面对本公主不敬,而且心里存有卑鄙下流的念头。”皇冠女子的语气愈加冰冷,忽然间声调高了八度。“不要以为小声说话,我会听不见。”

  蔡一航脸色一变,知道今天这事不好糊弄,他到底大我几岁,脑子转得就是快,马上说道:“姑娘请稍等,我现在就叫主管,不过在这之前,我们是不是先到酒店大堂里,坐下来一起沟通下这件事?这么热的天,让您在这里站着,我心里挺不忍的。”

  “你敢跟我们家公主贫嘴!”皇冠女子旁边的黑衣女子立刻呵斥蔡一航,“再这样嬉皮笑脸连你一块投诉”。

  “金依,门童此话言之有理。”皇冠女子说,“你们速速随我一道进入酒店。”

  这姑娘不知跟谁在学古文,说起话来文绉绉的。一行十几人浩浩荡荡经由旋转门走进酒店,蔡一航赶紧找来大堂的侯经理,见这么多人来势汹汹,他也不怯场,面不改色地说:“贵宾您好,我是大堂经理候千波,请问……”

  “我以一国公主之尊下榻酒店,尔等就该感到无上荣光。如今我在酒店门口受辱,董事长居然不来道歉,你区区一个大堂经理能有何用,快唤你们董事长来!你可知是谁预订了你们一个月的总统套房,如若5分钟内看不到你们董事长,休怪我们取消预订!”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六瓣提篮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