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瓣提篮第四十章 偷窥未遂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四十章 偷窥未遂

小说:六瓣提篮 作者:青冥煮酒 更新时间:2016-12-04 17:54 字数:2130

  我喜不自禁,心念电转:能往后看一个小时,我还怕失业吗?至少吃饭不成问题,我就是在路边盯着,也能看到谁会掉钱,谁会被偷钱。不过以我心地之善良,人家看医生要做手术,那可是救命钱,我不能拿。人家做生意,等着钱买铺子交房租,那钱我也不能拿。怪不得爷爷只让陈叔去拿无主的钱,只有无主的钱,拿得才心安理得,可是这样以来财源会大受影响,如果我能往后看三个小时,那福利彩票的头奖岂不是每期都有我?我高兴得想大笑,看看女服务员强忍住了。女服务员看我憋到内伤的表情,奇怪地问,“你怎么了,什么事这么高兴?”

  “哦,没事没事。我,就是想谢谢你,你替我干了活,不然这活就是我的。而且,少不了一顿骂。”我总算没笑出声。

  “不用客气。原以为你在这里享清福,其实你挺苦的……”

  “银五,你还说不在乎小门童,你看他和女服务员有说有笑都气成这样。”银一的声音传过来,我一晃神,女服务员的话就没听进去。

  女服务员看我不说话,笑一笑就要推车往外走。我很尴尬:“对不起,她们的话你不要放心上。”

  她停下来,张大眼睛看着我,问:“谁的话?”

  我悄悄指了指休息区里的那帮黑衣女人。

  “她们刚才没跟我说话,也没说有关于你的话啊?”女服务员有点不悦,“你这人怎么这样,没话找话说。”气呼呼地推车出门去了。

  我啼笑皆非,这姑娘真自恋,以为我故意找她搭讪。不过这也怪我,服务员没有我这样的耳朵,根本听不到里面的谈话。

  我看了看正在休息的黑玫瑰们,说实话,自从看到她们的长相以后,我就没法再恨她们。黑乌鸦这三个字用在她们身上实在不合适,她们神秘的黑纱下裹着美丽的躯体,像极了黑玫瑰。一个月的约定刚刚开始,剩下的日子我要好好饱饱眼福,尤其是鲜嫩欲滴的小公主。想想吧,我能往后看一个小时啊,她们不会睡觉也不脱衣服吧,她们不洗澡吗,不上厕所吗?秀色可餐天天餐,近在眼前时时看。哈哈哈,我的人生该是多么有意义,以后恐怕晚上做梦也会笑醒喽。姑娘们,对不起喽,我虽然不恨你们,但你们对我这么凶,让我吃这么大的亏,我一定要占占便宜才能走啊。而且是你们要求我陪着的,我怎么能辜负了你们的一片好意!

  “小门童……”一声断喝打断了我的意淫,“叫你半天不应,站着睡着了?”

  “金姑娘,请叫我高程程。”

  “你……敢顶嘴!”眼睛一花,我情知不妙,急忙就闪,还是晚了,这次是脖子被人家拿住,空气顿时供应不足,疼得我一阵咳嗽,眼泪顿时流了下来。

  “记住,你这个血统低劣的人类男人,一个奴仆,没资格让我记住你叫什么。要在我国,至少是几十板子,你就是个猪狗一样的下三滥!能给我们姐妹端茶倒水,也是你祖上积德修来的福份。不随时竖着耳朵听候差遣,还敢走神?”

  “咳……咳……咳,姑娘,有话……好好……说……”我头上的血无法下行,脸涨得要炸了,隐约中听到有人说话:“金姐,你违反约定了,小心弄死了他。”

  哼的一声过后,我喉头一松,呼吸到了新鲜甜美的空气,“妈的,你这个臭婊子,老子一定上了你。”我心里暗暗发狠。

  “银五,你怎么老给他讲情,我会连这点分寸没有?”金依很不满意,又指着我鼻子说,“下三滥,你要清楚自己的身份。在这间屋里,你是奴仆,没有资格跟主人分辨什么,一句的权利都没有!你只能说是,明白吗?”

  我低头看着她,面纱又戴回脸上,想到刚才看到她的摘下面纱的样子,白里透红的脸蛋,长长的睫毛,圆圆的眼睛,人中左侧有个小黑痣,发起火来一上一下地跳。我肚里不禁偷笑,表面装作恭敬地说了一声“是”。

  这姑娘才算消了火,吩咐我一声:“再去把刚才吃饭的地方打扫一下,脏死了,消消毒。”

  “是”,我又低眉顺眼地答应一声,然后眼睛死命盯住她的后背,想看看在她身上一个小时内发生的事,很失望,我没看到她洗澡,只看到她回到自己屋里,站在窗边看了一会儿江景,又长呼短叹了一会儿,最后脱鞋坐在床上,双膝盘坐,似老僧入定一动不动。画面到这里就断掉,我再也无法看到更多。

  “大家都回房休息练功吧,今天很累啦。”金依说。

  黑玫瑰们不发一言,前后走进卧室区,各回房间,有一道目光在我身上扫了几扫,迟疑了一下,又很快消失了。接着,“怦怦怦”,我听力超常的耳朵又听到了心跳加速的声音。银五,她真被我的美色迷住了?管她呢!今晚可真是倒霉,美女出浴没看到,倒是被美女锁了喉,看来牡丹花下死,也挺不舒服的。

  我拿起抹布和吸尘器,来到大客厅休息区,仿明代红木餐桌下面铺着颜色华丽的地毯,她们吃饭的地方干干净净,刚才的女服务员已经打扫过,她们仍嫌不干净,这群处女座的洁癖!我只好又撅着屁股,又吸又扫,折腾了十来分钟,总算打扫完毕,再看看卧室区走廊,主灯已关,两排小壁灯光幻七彩,把走廊装扮得光怪陆离。想想里面住着8位漂亮少女,我如果真的能和她们同眠多好。

  可是,这些姑娘我一个也没看到脱光的样子,我悻悻地回到服务间,嘟囔一声:“不洗澡,你们不嫌身上臭啊!”看看时间,接近凌晨一点钟,我立刻进入高能预警,折腾人的时刻就要到了,那铃声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催命,一定要打起精神,免得被骂得跟三孙子似的。突然想到自己可以预见将来一个小时啊,我就盯着电子钟使劲瞧,眼瞅着它显示的数字一分分向前,红色警示灯始终没亮起,心里有数了,至少一个小时内,不会有人骚扰我。熟悉的疲惫感又回到身上,两腿酸痛,我知道自己刚长本事,就用了3次,身体吃不消,需要好好休息。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六瓣提篮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