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瓣提篮第四十六章 秋棠被逼婚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四十六章 秋棠被逼婚

小说:六瓣提篮 作者:青冥煮酒 更新时间:2016-12-07 22:34 字数:2536

  韩芹圃远远地看着我,我也望着他,我是满眼探询,他是一脸镇定,几秒之后,他把头转向公主,一抱拳说道:“公主,这人我不认识,请问还有别的吩咐吗?”

  “不认识?”公主大是怀疑,“此人身怀乌金丝,又对我的独家迷药九龙香免疫,身份怎不可疑,那乌金丝为两族族长独有之物,见肉即融,见血即显,遇硬则硬,遇强则强,实乃防身之利器;至于九龙香,是我独家秘制迷药,凡人闻一口要睡3天,就是你们闻上一口,也要失去功力3个时辰,为何独独他没有事?”

  “禀告公主,我真不认识。”韩芹圃面不改色,又问同伙道:“你们有谁认识他?”所有人都异口同声,说不认识我。

  “小门童,你可认识他们?”那公主又问我。

  “我不认识他们!”我斩钉截铁地说,骄傲涌上了心头。他们明明都认识我,明明都知道说不认识我的后果是什么,但他们的表情刺痛了我,鄙夷、厌恶、唯之不及,好像我是传播黑死病的老鼠。哀莫大于心死,既然今晚我注定活着走不出这个套间,既然他们也想看着我死,我何必摇尾乞怜,让你们看不起我。我不知道造成这一切的根源的什么,可能跟我的祖辈有关,虽然我无法选择我的出身,但我可以选择为自己保留最后的尊严。

  “你们走吧。”公主一挥手。

  “白星儿,你快救他一救。你不是说他们认识吗?”一丝细如耳语的声音传至我的耳膜,是银五。

  “救谁,小门童吗?”白星儿悄声问。

  “对,大恩容后再谢。”银五道。

  “慢着!”白星儿高声叫道,扑通一声跪在公主面前。“公主,请恕星儿无礼,驳您的面子,我有话要说。”

  公主语调平静:“星儿,说吧,我没怪你。”

  “第一,他们说不认识小门童,那是在撒谎。您还没来的时候,小门童单凭背影就认出了他,叫他秋少。”她一指秋棠,又一指韩芹圃,“还管他叫姨夫。当时他们所有人都蒙着面,我猜他们不光认识,还相当熟悉,不知道为何装作不相识。”

  “白姑娘,不认识就是不认识,我韩家人不会说谎!”韩芹圃一脸委屈。

  “公主,刚才小门童还说自己叫极天,而且这个叫秋少的还救了他一命。”

  “秋公子,你怎么说?”公主问道。

  “公主,我从来没见过这个人。刚才救他,是怕误伤人命,对公主和您的部下回国不利。”秋棠声音低沉冷硬,一张敷粉则太白的脸没有任何表情。

  “如此说来,本宫倒要谢谢你喽。”

  “不敢当,公主轻车简从,不应该太招摇,能不卷进是非最好。”秋棠道。

  “看看他的胸牌,小门童到底叫什么名字?”公主吩咐道。

  银五刷地一声跑到我面前,摸着我的胸牌大喊道:“公主,他真的叫极天呢!”然后银五被拨拉到一边,金依没好气地说:“公主面前你都敢做假,你要发春等回国再发,我明明记得他姓高。没错,公主,他叫高程程。”

  虽然公主戴着面纱,我仍觉得公主瞪了银五一眼,又扫了白星儿一眼。“白星儿,你死心了吧。如果小门童是夜鹰族的人,他们能说不认识,单把他一个人置于险地?你替银五出头,无非是想救小门童一命,刚才秋公子都说了,能不卷入是非,就不卷入是非。我们可以不杀小门童,但也会保证他今日所见所闻都不会被外面的人知道。”

  我吓得浑身发抖,她这是想把我弄残啊,不是哑巴就聋子,要么就是砍手。死并不可怕,半死不活地活着,才最可怕。如果真是那样,我绝不答应,我宁肯去死。

  “白星儿,你还有事吗?”公主问道。

  “公主,第二件事就是他!”白星儿一指秋棠,双手捂住脸,痛哭失声。“我的清白之躯都让他毁啦,要么他娶了我,要么我和他决斗,直到一个人死为止。”

  “秋公子,你意下如何?”

  “我不会娶她,她打不过我,我也不会跟她动手。”秋棠眼神决绝。

  “秋公子,此事涉及我夜鲛族族规,本宫帮你不得,你既已毁她清白,当按我族规矩行事,不然便是与我全族为敌,如今情势危急,两族正处存亡关键时刻,秋公子何必多生枝节?”

  “两族反目我不愿,也不愿娶她。规矩是陋习,该改。”

  “秋公子,你可知我族乃是女子聚居,并无一个成年男子,我们所说的结婚,其实跟你们国家一些部落的走婚没多大区别。让你娶她,你们也不过只有一月夫妻缘分,待白星儿怀孕,你们便要各自分开,产下婴孩之后,一般由女方抚养,到时你们是否再续前缘或者分道扬镳,不会有人去干涉。你陪她一月,救她一命,看在我们两族人丁不旺的份上,难道不应该吗?如果你不娶她,又不跟她决斗,那她就是不祥之人,回国后也不会有人再娶她。秋公子,你又何必多害一命呢?”

  白星儿还在捂脸啜泣,秋棠沉默不言,秋棠的父亲秋长路看不下去了,把儿子拉到一边,附耳小声说:“傻小子,白送上门的媳妇你不要,那姑娘长得虽然不是绝色,论相貌也算中上,我看比不少二线女演员都漂亮,又一脸福相,将来肯定生个男孩,你只陪她一个月,又不影响你娶妻生子,这种好事要是别人碰上一定高兴得跳起来,你小子到嘴的肥肉还不想要,是不是脑子坏了?”

  秋棠还是不做声,眼看要冷场。还是韩芹圃脑子转得快,也附着耳朵低声对秋棠说:“你个木头脑袋,又不是让你马上娶她,你可以先答应,以后再找机会完婚。如今我们两族如在生死边缘游走,谁有心思结婚啊,这样你不就救了她一命?你说是不是?”

  “她愿死,我不阻拦。”

  韩芹圃作势要打,小声说:“是不是你撕了人家衣服?男人就应该有担当。”

  “是……你让我撕的……”秋棠还是不情愿。

  “那我现在让你娶她……快点!”

  秋棠眼珠活起来,看来是动了心思,说:“如此感谢公主玉成,我可以娶她,但我有一个条件。”

  “好,我答应你。现在只是订婚,将来找机会替你们完婚。”公主抢在秋少前面说。

  看到秋棠一脸惊诧,公主语带戏谑,“我功力已到第二境界,即便你们小声说话,我也能听得清楚,所以,在我面前没必要说悄悄话。”说完公主还瞄了银五和白星儿一眼,意思是你俩的话我也听到了!

  “是,公主!”韩芹圃脸色肃然。看到周围人全是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我心里暗暗纳闷,这有多了不起吗?我也听到了!

  “两族既已联姻,男女双方当交换定情信物。”公主说道,“不知男方拿何物来下聘啊?”

  秋棠一脸不耐,除下手腕上的一个手串,“就拿它吧,这是我前几天买的菩提串,打的是金刚结”。

  “秋公子果然情深意重,星儿,你回礼罢。”

  白星儿拔下发卡,一头青丝顿时散落成瀑布,飘逸在脑后。她把发卡交到公主手中,“这是从我太姥姥那里传下来的,请公子收下。”

  公主面色一惊,“星儿,你怎能把防身之物给了外人?”

  “这是星儿的心愿,请公主成全。”

  “女生外向。”公主一脸不屑,“秋公子,你可知此物来历?”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青冥煮酒 说:对不起,今天有点事,上传晚了。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六瓣提篮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