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瓣提篮第四十九章 我耸然动容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四十九章 我耸然动容

小说:六瓣提篮 作者:青冥煮酒 更新时间:2016-12-09 21:32 字数:2840

  三人在服务间里坐定,白星儿说:“高程程,郎心似铁,今天我终于见识到了,你们男人一个个铁石心肠。银五为了你会终身不嫁,会失掉性命,你也在所不惜吗?”

  “我没要求她这样,而且人是会变的。再说我有什么好,像蝼蚁一般的存在,至于为我死去活来吗?”

  “高程程,你既与我族瓜葛不清,我多说一些与你听也无妨。我族乃是万年古族,人丁一直不旺,处于勉强维持种族不灭的边缘。故此,族中长老留有遗训,女子满20岁必须要生下孩子,不然就会被处死,以此来保证种族繁衍。但不知为何,我们只能跟同种族的人结婚,而不能跟种族外的人结合,因为那样也是生不出孩子,即便和种族内的人结婚,怀孕率也不是太高。这么多年来,我族已经处死不少不孕女子。那剩下来的女人应该怀孕很容易吧,也奇怪得很,每过几代,总有一些妇女生不出孩子,而惨遭处死。银五……”

  “星儿,你不必说了,我……愿意的。”银五急忙拦住她。

  “我就要说,你别插话,人要死得值才行。”白星儿生气地说。“高程程,银五是个用情很专的人,她按族规选择了你,你不跟她走。她回国以后是抬不起头来的,即使贵为银衣卫,也不会再有男人追求她。可这正是她要的结果,她除了你,哪怕是天王老子,再也看不上了。那你说她的结局会是什么?明年她20岁,如果没有孩子落地,她绝对会被处死,公主也救不了她。那么她可以不死吗?当然可以,她现在出手杀了你,她就不用死了!可是除了第一次见面她出手伤过你,她怎么再舍得伤你,即使是伤你那天,她是绝对手下留了情。她宁肯选择自己死,而让你活着,算不算情深意重?”

  我有些沉默,这倒是我没想到的,秋少的难题同样摆在我面前。我没有老爹提醒,但我也听到了秋长路的话。我不想占便宜,我念念不忘朱淇,心里还挂着陈嫣,可也不能眼睁睁看一个人为救我而死,这样太缺德了。我看了一眼同样沉默的银五,问她:“你看上我,是因为我的长相吗?比我好看的有的是啊,干吗非看准我这一棵树!”

  “高程程,我……不知道,从看见你的第一眼就喜欢你,我不准姐妹们说你的坏话,也不准她们无端折磨你。其实,我族并不提倡爱情,能找人生下孩子,我的任务便算完成。可我就想谈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只有爱情,没有其他,我也算没白活一回。你没房没车又没钱,我也依然爱你!我的爱是没有条件的,为的就是你这个人,哪怕你现在毁了容,我也爱你!”

  我耸然动容,不名一文的穷光蛋,混到马上就要饿死的地步,还有美女投怀送抱,在这个笑贫不笑娼的年代,听着像不像天方夜谭!爱是有条件的吗?瞧瞧她们的奇怪族规,娶了她才能活命。爱是没条件的吗?我不娶她,她宁愿她死,也不伤害我,即使我不爱她。我该怎么办?她是个美丽痴情的女子,我能给她什么呢?是终身厮守还是相处一个月以后果断离去?可我和她结婚是没有用的,她照样生不出孩子来。我可救得她的名誉,却救不了她将来的命。

  心头思绪纷乱,我思考了几分钟,缓缓点了点头,对银五说道:“我……可以娶你为妻。”

  “太好了!”白星儿高兴地说,“银五果然没有看错你,你是个有担当的好男人。”

  银五泪如泉涌,哽咽道:“你……不用怜悯我的,我不希望你强求自己。”

  “你对我用情至深,无怨无悔,我非草木,怎能不知?先前之所以强烈抵触,是因为我讨厌把婚姻当成交易,尤其是用来乞命,可你恰恰用你无私的爱消解了我的这道心障,不过,我有两个条件。”

  “你怎么也有条件,还俩?”白星儿急躁起来。

  “白星儿,你让他说。”

  “第一,结婚以后,你得跟我在这里生活,我不跟你回夜郎国,我是娶媳妇,不是入赘招女婿。”

  “这条我可以代银五答应你,说第二个条件吧。”公主的声音传进服务间,银五感激地看了她一眼。

  “多谢公主成全!第二,你只能跟我生活一个月,一个月之后你要回国,还要找个同族的男人结婚。如果你能答应这个条件,我今天就娶你!”

  两道红云飞上银五脸颊,这是她第一次露出小女儿羞态,柔声说道:“你怕我生不下孩子而被……你到底还是在乎我的。我听人家说,最浪漫的事,就是和最爱的人一起慢慢变老。”眼泪再次溢出银五的眼眶,“我多么想和你一生一世在一起,只是我们这一族人,从来就不会慢慢变老。我们就像焰火,开到盛处便突然烟消云散了。”

  “银五,你胡乱说什么?小门童,你到底答不答应?”白星儿急问。

  “哦……对不起!小时候,听长辈们说,人向来是贪心不足,刚得相处一月,又想相伴一生,全然忘记刚刚走投无路的心情。一月就一月,这一个月你得寸步不离我身边,直到我讨厌了你为止,没准,我很快就讨厌你了呢!”她笑得很努力,泪水却像泉眼一样止不住。

  我的心像被人扎上了一堆碎玻璃碴,她是我的女人了,我不能让她再为我流泪,我伸出手,轻轻用手给她擦去眼角的泪水,她顺势依偎在我怀里。

  “别哭了,你一哭我心就痛。等你生下孩子,完成任务,我们长相守,也不是不可能。”

  “真的?”她看着我,两眼放亮。

  “这个可以是真的,关键要看我们相处得好不好了,也许没多久就互相讨厌了呢!”我说。

  “好了,好了,真是皆大欢喜。公主,今天成了两对,我看今天就为他们举行婚礼吧,酒店都是现成的!”秋长路喜形于色。

  “爹,你不是说以后找机会结婚吗?怎么现在就结婚!”秋棠脸涨得通红。

  “哎哟,傻儿子,这不是成了两对吗,好事成双,多好。再说,结婚也不耽误你们练功啊!”

  “爹……”秋棠恨得牙痒痒,“人家都坑爹,你坑你儿子……我才17岁,根本不到法……”

  “那个好办,你跟本族人结婚,不需要结婚证。儿子,爹也想早早有个孙子抱着啊。”

  “老秋,你这个算盘打得好。不出房不出车,一天就把婚礼办了。如果明天能生出个儿子来,岂不喜上加喜?”金无垠闪动双眼,一脸挖苦。

  “滚你个老东西,这好事让你家遇到吧,我家棠儿还是得老老实实自己播种。”秋长路一脸老狐狸的得意神色,看儿子拉下脸不理他也不以为意,对着公主脸笑成了一朵花。

  “公主,高程程说了今天就娶亲,我儿子也同意今天办婚礼,不知道我那儿媳妇同不同意啊,公主意下如何呢?”

  “秋老先生,这自然极好,但本宫也是未嫁之身,不擅长这些俗事,就由您来操办吧。”

  “好,我来操办!公主到时候主婚就行。芹圃,你赶紧叫人再订几间房,我们今晚要住下,给两对新人订好点的房间,好让他们入洞房。新郎倌高程程,先辛苦辛苦你,给酒店打电话,协调一个大厅,我们办婚宴要用。小春,你来……”我冷眼旁观,他叫的小春,就是在公交车站扮孩子父亲、骗走我200元的人,那人点头哈腰地走上前,秋长路接着吩咐:“你抓紧去给两对新人弄身新衣服。”

  “是,秋大爷。”小春见我盯着他看,却神色如常,在我们四个人每人身上瞅了几眼,如飞而去。韩芹圃也带两人订房间去了。白星儿和银五都喜笑颜开,正咬着耳朵说悄悄话,其他的银衣卫和星火卫则把她俩围在中间,嘻嘻哈哈地开着玩笑。金依不知什么时候醒来,陪在公主身边,秋长路和金波的爸爸金无垠也陪着公主说话,一片和谐景象。最后,我还是和秋少的目光撞在一起,他面无喜色,对着我嘴一撇,算是笑过,我来不及回应,他便把头别到一边。

  “他还是装作不认识我么?”我心头火起,要不是身体仍然乏力,真想冲过去揪住他的领子,问个清楚。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六瓣提篮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