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瓣提篮第五十一章 我上错了床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五十一章 我上错了床

小说:六瓣提篮 作者:青冥煮酒 更新时间:2016-12-10 17:20 字数:2345

  秋棠不知道什么时候练就了一身功夫,而我没钱没地位也没功夫,瞬间觉得自己矮了一截,不由看了银五一眼,她也在定定地瞅着我,见我看她,倏地脸红过耳,转过头去,早被眼尖的银三看到,打趣道:“还没入洞房,这就眉来眼去了?”

  “银三,不说话你能憋死啊,瞎凑热闹。”银四一直有颗善良的心。

  “我就说!新婚三天无老少,是不是,门童哥?”银三不服,发着嗲问我。

  “你说!我们都不说,让你说个够。”银四说。

  “四姐,不要紧的。我不怕闹新婚,我的婚礼一定要热闹才行,要多热闹有多热闹,也许,这是我唯一的一次婚礼……”银五的话透着一丝凄凉。

  “五儿,你胡说什么啊?你才几岁,日子长着呢!哎,新郎官,你几岁了?”银三岔开了话题。

  “我啊……我18岁了!”

  “比我们五儿还小呢,姐弟恋啊。”银三又调侃。

  我笑笑没说话,真实的我更小,还不到18岁。

  韩芹圃带着两个人笑呵呵地回来了,“五星级大酒店就是不一样,人家有新婚房!我订了两套,比总统套房小一些,里面布置得啊……我都想再结一次婚。小秋是自家人不用说,高程程,便宜你了,单我替你买了。”

  “多谢,不必了,钱我自己掏。”我心中有气,一点儿不领情。

  “你拿什么掏,你有钱吗?”韩芹圃问我。

  “我现在没钱,但我也不用陌生人的钱。”

  “你有种!一共是一万六,现在就给。”

  “稍等一下!”银五走到我身边,拿出一张卡给我,“公主说了,这上面的钱任你取用,没有密码。一共20万,价值等同于10根金条,是你应得的。”

  装逼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我这里窘得就差高台跳水,她那边马上送来一个台阶,我感激地看了一眼公主,可刚刚明明说过不要,现在如果要接……

  银五强塞到我手里,“你还犹豫什么?刚才你不拿和现在你必须拿,都是正确的选择,这叫此一时彼一时。一分钱难倒英雄好汗,懂不懂?你拿了它也不是吃软饭的。公主说了,是你应得的,是你拿乌金丝换的。”

  我默默地接过来,递给韩芹圃,“拿去刷吧,还有一会儿的衣服钱,我和银五两个人的,都在这上面出了。”说到底还是我娶妻,虽无父母在跟前,我总不能让新娘子出钱吧。

  韩芹圃不好意思起来,“我就是开个玩笑,瞧这事闹的……我怎么好意思……”我看他虚假的脸,心中生厌,“快拿走,别啰嗦!”

  这时,小春捧进来四套礼服,“来来来,四位新人,快换上。不合适的话我赶紧去换。”这人的眼睛太毒,简直就是尺子,中式大红吉服尺寸刚刚合适,他临走只在我们身上看了一眼,就知道我们该穿多大的尺码,牛!

  说话间,饭菜流水价送上来,酒店使出浑身解数,菜品名贵大气上档次,鲍鱼海参大虾、焖鸡炖鱼煮肉,搭配着四季时蔬,菜色赏心悦目,菜味入脑入髓,吃得人食指大动。最绝的是酒,采用虹江水自酿的18年虹江女儿红陈酿,味道甘醇,浓厚悠长,只特供在这里办婚宴的客户,这也是酒店需要排队订的原因。

  秋长路陪着公主,领衔第一桌,横坐在长桌一端,背对着四扇屏风,两对新人围坐在他俩身边,其他人分男女,分坐在纱网屏风两侧,这恐怕是史上最奇葩的婚礼场景,一道帘子将男女双方隔开,这样姑娘们就可以摘下面纱吃饭了。金依强颜欢笑,主婚仪式由韩芹圃和银一共同主持,唯恐不够热闹,所有人都在出整人的点子,起哄、吹口哨、玩游戏,我和银五、秋棠和白星儿轮番被捉弄,都被灌了不少酒,我拖着银五,一起敬公主和金依酒,又作揖又道歉,总算把金依哄得愁颜尽展。一时间宾主尽欢,可能是女儿红酒劲太大,几杯酒下肚,我就觉得小腹暖暖的,头晕脑涨,猛低头见灯下的银五桃红飞上脸,吹气香如兰,顿时心痒难骚,眼不得马上吹灯拔蜡,把新娘子抱上床。

  真是心想事成,就在我看不尽新娘子的俏丽颜色时,总统套间里的灯全灭了。

  “怎么回事?”“酒店怎么会停电?”有人在喊。

  “高程程,你快去……看看……是怎么回事?”秋长路一句话没说完,后面便大了舌头,像是醉了。

  接着,我听到了人倒下的声音,一个接一个,好像都喝醉了。到底是什么情况?骤然间,我也觉得脑袋昏昏沉沉,意识一片混沌,腿开始不听指挥,但我还能走,脚下像驾着云,深一脚浅一脚。身边的人都在倒下,朦胧中,我感觉有一个人没倒,她扶着桌子,挣扎着想起身,努力了多次,都没有成功。我脚下绊蒜,还得躲着地上的人,走得异常艰难,我想过去帮她,无奈身子僵硬,像机器人笨拙,更尴尬的是,我的老二不由自由地硬了,涨得像石头一样难受,到了跟前怎么帮啊,她是谁,要是银五还好说,可要是别人呢?

  我躲着地下躺着的人走到她跟前,仔细一瞧,不是银五,蒙着面纱呢!我赶紧转身离开,胳膊却被一只小手紧紧抓住,那只手异常柔软、温暖,我觉得青筋暴跳,浑身燥热,下面更尴尬了,只好狠狠心,用力甩开那只手,赶紧闪人。

  “小……门童,扶我……本宫醉了,要到寝室……休息……”我浑身一哆嗦,是公主,该不该去扶她?可我现在也不好受啊!“程程,快来,扶我……”公主声音时断时续,我不受控制地转身,扶起公主,朝休息区挪过去。

  门童也不是白做的,虽然屋里一片黑暗,但休息区的踢脚灯却在风情万种地摇曳着迷离的荧光,似梦幻泡影一般。我扶着公主,弓着腰掩饰着自己下体的异状,闻着她身上要命的少女体香,强忍着把她摁在地上的冲动,快步挪向休息区。公主醉酒以后和平常不同,她身子软得像泥,两臂挂在我脖子上,一口口地往我颈间吹热气,屋子里冷气开得足够大,我却汗流浃背,像被水洗一样。

  一步步捱到公主屋前,推开门,走到四周垂着帘子的床里面,我想把她放下,她却挂在我脖子上撒娇,扭动着身子,把甜香软糥的嘴凑上来堵住我的嘴,又两腿叉开,呼地一下骑在我身上,两个软软而有弹性的球不断挤压着我的胸,充实而又诱惑。

  我听到了血管爆燃的声音,全身热得像滚烫的煤块,一直压抑着的最后一丝清明全线溃败,身子一软,我和她一起躺倒在床上,紧紧搂抱在一起,一会儿像海水里翻滚的鱼,一会儿又像草原上奔腾的马,缠绵悱恻,如痴如狂,浑不知天地为何物。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六瓣提篮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