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无上天尊第一章,黒殿。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一章,黒殿。

小说:都市无上天尊 作者:烨晋天明 更新时间:2017-01-01 19:17 字数:3849

  华夏国东北边境,长白山顶漫天风雪,两道身影迎着风雪前行,两人身披黑色斗篷,一前一后,走在前面的是一个中年人,身后跟随着一位老仆,怀里还抱着一个十五岁的少年。

  白雪漫漫,两人丝毫没有停下脚步,迎雪前行,不知不觉来到了一个的湖泊旁停下,湖泊的水面在这寒冷的暴风雪下却没有结冰,甚是奇妙,这正是长白山的神奇之地天池。

  只见一直走在前面的中年人,手掌发光,凌空汇成一个奇妙的符号,神奇的印在水面。

  伴随着哗哗水声,湖面从中而分,裂开一道缝隙,两人一跃而下,消失在湖中,随着二人的消失,湖面又恢复平静。

  话说两人一跃而下,来到湖底,湖底深处有一个神秘洞窟,两人穿过洞窟,破水而出,来到了一个奇妙的秘境,世外桃源一般。

  一座古朴的宫殿映入眼帘,而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出现在两人的面前,中年人恭敬的来到老者身前,向老者深深鞠躬,开口道:“老师,人我带过来了。”

  老者看着中年人身后老仆手中的少年,点点头。而后转身走进宫殿,两人也恭敬的走在老者的身后。

  来到宫殿正厅,一座巨大的大轮明王石像屹立在大殿中央,给大殿增添了一丝神秘庄严,老者带着二人来到大殿的侧室,示意老仆将少年放在床上,而后老者上前给少年把脉,过了一会儿,老者起身,对二人说道:“走吧,去正厅说吧。”

  三人来到正厅,老者看着中年人开口说道:“清玉,这少年我感受到了两股熟悉的气息,一股是天家的浩然之气,那血煞之力我却感受到了昊天的气息。”

  中年人恭敬的说道:“老师,您感应的没错,这少年是天寘大哥在世的独子天明,机缘巧合在明海遇见昊天前辈,那血煞之力应该是昊天前辈临死之前注入天明体内的。”

  老者听完微微叹息,过了许久,略带疲惫的对中年人说道:“我知道了,既然人已送来,你就安心吧,你们也离去吧。”

  中年人恭敬的点点头,与老人辞别后,带着老仆离去。

  待中年人离去,老者来到大轮明王石像前伫立了良久,而后来到侧房,静静得看着昏迷不醒的天明,似乎陷入了沉思。

  原来天明随中年人离开明海后,血煞之力冲破萧老的封印,与体内的浩然之气冲突,天明便又昏迷而去,于是中年人便带天明来到这长白山神秘之地。

  老者沉思了许久,长叹一声,而后向天明体内输入一道柔和的真气,柔和的真气一入天明体内,展示了其强大的包容力,将血煞之力和浩然正气容纳,暂时封印。

  天明紧皱的眉头也舒缓开来,过了一会儿,伴随一声轻哼,天明也从昏迷中苏醒过来,天明宛如做了一个很长的梦,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老者正和蔼的看着天明,温和的对天明说道:“你醒了,少年。”

  天明看着面前慈祥的老者,顿感亲切,开口说道:“老爷爷,这是那里呀!我怎么在这,华叔呢,他在哪啊,我记得我昏迷过去了,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老者看着天明微微一笑,说道:“是你华叔将你送到我这的,他已经走了,你可知道你为什么昏迷吗?”

  天明若有所思的说道:“当时我感觉我体内有股力量特别强大,而且总让我产生暴躁、发狂的冲动,于是我就调动体内的另一股力量抵抗,而后他们相互碰撞,越来越激烈,而后我就昏了过去。”

  老者听完,对天明开口说道:“你体内的两股力量,其中的一种是你自己修习的吧,应该是五行象形拳吧!”

  天明点点头,好奇看着面前的老者,而后说道:“老爷爷,你可真厉害。”

  老者摇摇头,而后正色的说道:“你体内的另一股力量应该是别人施加给你的,而且恰逢你的体质觉醒,所以这股力量就特别的强大。这是一种血煞之力,它会随着你修为的增强而成长,不知不觉中影响你的心性,最后吞噬你自身的修为,让你沉沦为一个只知杀戮的傀儡。”

  天明听完老者的话,脸色苍白,略带落寞和不甘的看着老者,开口说道:“那老爷爷,我可有办法化解,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而后坚定的说道:“我不能辜负父亲的期望,我不能沉沦,老爷爷,既然华叔把我交给您,看来您一定有办法的。”

  老者暗自点点头,而后说道:“你小子,还不算太笨,办法是有,但是身心都要经历炼狱般的折磨,而且这个过程很漫长,可能是三年、也可能是更久,就算你成功了,你容颜大变,将不会再有人认出你来。一旦在这个过程中你坚持不了,你也将会失败,成为一个杀戮的傀儡,那样我也只能让你从这个世界消失了,你可愿意。”

  天明毫不犹豫的说道:“我愿意!”

  老者听着少年慷锵有力的声音,似乎透过少年看到了过去的种种,也是这么一个执着的少年,要求自己教他武道。

  老者点点头,而后对天明说道:“好,既然你愿意,那么从今天起,你就要忘却过往,追寻新生,以后你就改名为做梵天吧,我姓昊,你可以称呼我昊爷爷。好了,今天你先休息吧,明天我教你炼化之法。”

  老者说完,离开房间,来到殿外,看着天空的明月,老者伫立了良久,伴随一声叹息,转身离去。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时光匆匆,如白驹过隙,不知不觉,五年一晃而逝,真是山中无岁月,世上已千年。

  秘境如常,日月交替,没有丝毫的变化,只有那少年,已然大变,变为了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坚毅的脸庞,深邃而明亮的眼睛,坚挺的身姿,挺立在这天地之间,一股浩然正气悠然而生,丝毫没有了当初的血煞戾气,气势悠长,脱胎换股。

  青年平静的长吐一口浊气,而后转身来到宫殿正厅,只见老者今日并没有打坐,只是静静坐在桌旁。

  见青年进来,老者示意青年坐下,而后开口对青年说道:“天儿,你已经将体内的血煞之力炼化,已转变为纯正的浩然之气,这些年该教你的都教给你了,你也到了该离开的时候了。”

  梵天露出狡黠的笑容,开口说道:“昊爷爷,天儿走了,你一个人在这空荡荡的宫殿里不孤单吗?要不我们一起离开吧!”

  老者温和的笑道:“你小子,就你机灵,想让我给你当帮手,算了,我这一把老骨头了,就不陪你了,你自己下山去吧。”

  老者说完,拿出了一个黑色玉戒,递给梵天,梵天接过,老者对梵天说道:“其实这五年当中,也时常让你下山历练,做一些任务,你早就是我这一殿的门人了,这个玉戒送给你,这是由黑曜石打造而成的空间戒,有一个独立的空间,可以存放任何东西。

  带上这个戒指,你也就是我黒殿的门人了,在这世间也只有我黒殿之人,方佩戴此戒。”

  梵天把玩着手中的戒指,而后疑惑道:“黒殿,听着很神秘呀!可是我到现在为止从没见过有其他人来过呀?”

  老者慈祥的看着梵天说道:“你小子,鬼机灵,不是没人来,而是我黒殿之人,自黒殿离去后,没有殿主召唤,是不可能再度归来的,因为这个秘境的位置是不断变幻的。”

  梵天若有所思的说道:“没有殿主的召唤,是找不到位置的,而黒殿只有我和昊爷爷,那么昊爷爷你原来就是殿主啊!”

  老者微笑的点点头,而后对天明说道:“就你小子机灵,好了,我告诉你一些黒殿的秘事吧”

  黒殿,是不为世人所知的殿阁,黒殿走出之人,在世间行走,都不得提起关于黒殿的一切,否则,会被召回,永世不得走出黒殿,除了华夏国的历代国主和黒殿之人知晓黒殿的存在。

  黒殿延续至今,已经很久远了,黒殿只度化有缘之人,因而黒殿之人都有着一段不被世间所包容的经历,黒殿之人也是一群行走在黑暗中之人,在世间行走明辨是非,荡平世间不公平,正本肃清。

  黒殿的炼化之法,可以炼化世间邪异之力,因而常常度化一些本心纯善之人,从而改头换面,重新在世间行走,追寻内心的羁绊。

  梵天听完疑惑的说道:“昊爷爷,什么是邪异之力啊?”

  老者想了想说道:“其实当初你体内的血煞之力,就是邪异之力的一种,我给你细细道来,这要从古武者说起。”

  修行之人被称为古武者,修行的本质是感悟世间自然元气,从而突破身体的极限,拥有强大的力量,被世人尊称为古武者。

  后来有些人为了突破自身的极限,修炼一些特殊的力量,这本没什么,但是一些人为了追求力量,做了一些人神共愤的事情,修炼出来一些奇异的力量。

  这种力量非常强大,但是时间长久,会影响人的心智,从而性情大变,成为力量的傀儡,于是称这些力量为邪异之力,这些人也被赋予了一个新的称呼黑武者,他们的武学称为黒古武,而你炼化的血煞之力就是邪异力量的一种。

  “而你的血煞之力,当初我曾说过你是被人输入体内的,而那人也是我黒殿之人,他曾被关押在明海苏明河牢底,我想你现在想起来了吧!”

  梵天听完老者的话,点点头说道:“恩,我想起来了,其实那位老爷爷也算是救了我一命,要不然,当初我就一命呜呼了!”

  老者点点头,接着说道:“这也是为什么我说你与黒殿有缘,他是我的弟弟昊天,当初因为一些陈年旧事被关在明海牢底,没想到临死也没见他一面。”

  梵天静静的陪着老者,没有打断老者的缅怀,过了许久,老者从伤感中走出,平静的对天明说道:“可谓是福祸相惜吧,最终你也炼化血煞之力,脱胎换骨。”

  “黑武者之中当然也有战胜邪异力量,从而恢复本性的。黒殿之人行事随心所欲,对于世间之事,向来只要无愧于本心,和那些行事光明磊落的黑武者也是朋友对之,天儿以后你在世间行走一定要辨别是非。”

  而后老者看着那屹立的大轮明王石像,慷锵有力的对梵天说道:“天儿,只有拥有强大的力量,才能凌驾于世间的不公平之上,从而打破这一切,守护那份独属于自己的本心。

  什么是黑,什么是白,什么是正,什么是邪,其实最主要的就是拥有强大力量之人的本心,本心纯善,驾驭的力量无论是正是邪,行事只要坚守本心,又那会有什么正邪之分。

  天儿,吾望你能坚守本心,也不枉你与吾的这场缘分。”

  老者叹息一声,沧桑的说道:“去吧,天儿,去追寻你心中的羁绊吧!以后在世间行走,不到可以自我掌控之时,还是不要用天明这个名字了,这两个字的意义,总有一天你会自己找到的。走吧,望你好自为之。”

  老者说完摆摆手,示意梵天离开,而老者慷锵有力的话也深深的烙在了梵天的心中,梵天深深的望了一眼老人沧桑的背影,对着老者恭敬的三叩首,转身离去。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都市无上天尊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