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世界的剑圣传奇番外篇2—银月3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番外篇2—银月3

小说:火影世界的剑圣传奇 作者:枫溪 更新时间:2017-09-14 14:57 字数:4749

  苍狼一族领地。

  “嘭!”

  随着一阵烟雾的突然出现,墨那高大的身影便缓缓地从这烟雾中显露了出来,不过它此时的狼脸上却是写满了无奈,仿佛正在为什么事情苦恼着一般。

  而在它那高大的狼头上,银月那清脆的声音却不断地响起

  “墨叔叔,快告诉我,怎么才能使用通灵术回来啊!”“人类世界真好玩,下一次我还要去!”“现在人类世界是在战争中吧,真期待日向赤虎将我通灵过去的那一天呢!”

  听到这里,墨那硕大的狼头上禁不住生出了一抹大大的冷汗,顿时求饶似的向银月说道

  “小姐!算我求你了,您老人家消停点好吗,在这么下去,您还没事,可我就要先完了啊!王要是知道您再一次偷跑出去,一定会吃了我的!”

  仿佛是想到了什么惨烈的后果似的,墨那庞大的身躯竟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由此可以看出狼王在苍狼一族中的威势!

  “可我就是。。。”

  银月有些不甘心地想要争辩些什么,可在瞥到前方缓缓走来的那个金色身影后却立马闭上了嘴巴,一双灵动的眼睛里面顿时被怯懦布满,仿佛不敢触怒来人一般。

  对方的脚步很轻,可即便是这样,在他每次移动的时候,银月他们都能感觉到地面上传来的轻微震动。

  不过在看到对方那高达十米宛若洪荒巨兽的身体时,用尾巴想也能理解这种情况了。

  而在这个身影出现的瞬间,本来想要趴下的墨顿时就站了起来,老老实实地把自己那高昂的头颅低了下去,一道沉闷的声音从它的嘴里传出

  “王!”

  “。。。”

  狼王并没有开口,它一脸平静地来到了墨的面前,紧紧盯着墨额头上有些害怕的银月。

  在看到对方双眼中流露出的胆怯时,它那充满威严的金瞳中忍不住闪过一丝失望,不过这抹失望在看到对方后腿处包裹的伤口时却猛地化成了狂怒!

  随着一道如同火山爆发似的恐怖能量从狼王身上涌现开来,一抹璀璨的金光顿时从它的身前脱出,直击向前方臣服的墨!

  而本来呆在墨头上的银月,此时却不知怎的被转移到了狼王的脚下,随着墨那一声凄厉的哀鸣,对方那算得上是巨兽的身体,此时却如同一张破布,顿时被狼王那道金色能量化作的巨爪拍飞出去。

  猩红的鲜血从天空中洒落,被狠狠摔在地上的墨却不敢有一丝怒意,只是有些委屈地嚎叫着,似乎不明白狼王为何会这般愤怒!

  “父王。。。”

  被这突然发生的变化惊呆了的银月禁不住愣愣地抬头望向狼王,似乎不能相信这是自己的父亲。

  不过在它抬头望向狼王时,它却被对方此时显露的獠牙和狰狞的面孔吓到了,顿时连连后退,双眼中满是恐惧!就连它的四足都忍不住打起颤来!

  “墨,这就是你完成的任务?”

  狼王阴冷的语气里满是冰冷的杀意,在看到银月后腿上的包扎痕迹后它顿时就怒了,尽管它知道这很有可能是银月在墨赶到之前受的伤,不过它不能容忍,怎么能容忍!

  怎么能让妻子所经历的事情再一次发生在自己女儿的身上,除非是它死了,不然,决不能再让那种事情发生!

  狼王的双眼愈加冰冷,仿佛想到了那个令它几欲癫狂的日子,它身上的杀意变得愈加明显。

  这让那趴在地上舔舐着伤口的墨顿时停下了自己的动作,双眼已是被恐惧填满,它身上的毛发早就在狼王攻击它的时候炸起,此时更是如同坚硬的钢针一般,恍若遇到了致命的威胁!

  狼王那满是怒意的金色双眸中,血色却不知何时将那金色的竖瞳替代。

  此时,从它的眼中,再也看不到一丝理智,仿佛它已经被什么东西所操纵了情感一般!

  在看到狼王那不含任何情感的眼睛后,墨的心里却忍不住升起了悲凉之感

  “难道,今日就要死在王的手里了吗?”

  想到自己一心一意修炼就是为了成为狼王战斗的利爪,为了保护小姐,它更是把银月当做了自己的孩子来爱护。

  可如今它却即将荒唐地死在狼王手里,这让墨怎么不感到悲哀!

  “嗷吼!”

  狼王顿时怒嚎一声,随后便要释放出身上的能量,将墨一举灭杀。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本来在原地瑟瑟发抖的银月却不知何时站到了狼王的面前,那颤抖的身体虽然弱小而又卑微,不过却依旧倔强地直视着狼王那充满杀意的视线。

  在看到狼王那满是杀戮欲望的血色竖瞳后,银月的灵魂都忍不住生出一抹战栗的感觉,它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父王居然有着这么可怕的一幕!

  不过无论如何,自己都不能眼睁睁地让看护自己从小长大的墨叔叔死在父亲的手里啊!

  想到这里,银月那瘦小的躯体里仿佛又一次迸发出了强大的力量,它的身体虽然还是狼王那恐怖的杀意下不住地颤抖,可它的双眼里,却满是不可磨灭的坚定。

  “绝对。。。绝对不让你杀了墨叔叔!”

  银月挣扎着向狼王说道,虽然话语有些断断续续,不过那语气中的坚定却是谁都能听出来的。

  “!”

  在银月来到自己的面前后,狼王的身子就禁不住猛地一震,而在听到银月对自己说的话后,它那被血色覆盖的双眸中不由得闪过一丝复杂。

  随后,它的眸子里面却猛地生出一抹痛苦之色,双眼顿时闭了起来,而它那本来露出的獠牙也渐渐地被它收了回去,之前释放出来的那股庞大的杀意也渐渐消退,逐渐收拢回它的体内。

  银月望着它父王的动作,大脑里却禁不住生出一抹疑惑,不过它还是没有移动自己的身子,依旧和狼王对峙着,生怕对方会突然出手杀掉墨叔叔。

  良久,狼王那闭合上的眸子才缓缓睁开,那双眸中的血色早已消失不见,露出了它本来的金色双眸,正一脸复杂地望着前方那瘦小的银月,目光里的情感让人难以分清。

  “王!你。。。果然还是。。。”

  就在这时,一抹血影却猛地赶到了这里,对方在看到一脸复杂的狼王和感应到之前残留的杀意后,血狼先是打量了一眼舔舐伤口的墨,随后却禁不住用那仅存的独眼一脸复杂地望向了狼王。

  “。。。”

  狼王并没有说些什么,只是平静地转过了身,缓缓地迈动着自己的脚步,向着自己来时的路回去了。

  “唉。。。”

  看着狼王的动作,血狼的眼里禁不住闪过一丝复杂,不过却只能发出一抹沉沉的叹息。

  随后便向着有些疑惑的银月望去,在看到对方那一天迷茫的表情后,血狼却努力地露出一抹慈祥的笑容。

  不过在它那狰狞的独眼下,这个笑容怎么看都有些渗人!

  “血狼爷爷,父王他。。。”

  然而虽然血狼的这个笑容怎么看都有些渗人,不过对此早已习惯了的银月,脸上却没有任何变化,反而一脸不解地向血狼问道。

  “嗯,没什么,不用担心,刚才只是意外,对了,墨小子,起来吧,王只是太担心小姐了。”

  血狼摇了摇头,示意银月无需挂念,随后便向着一旁的墨轻声说道,语气里有着一丝歉意。

  “嗯,我知道,不过,血狼长老,王难道是?”

  点点头,墨的脸上并没有露出任何怨恨之色,反而有些担忧地向血狼说道,语气里有着一丝怀疑。

  “嗯。”

  血狼没有多说,只是点了点头,同时用一种隐晦的目光示意了墨一下,并不想在银月面前过多提起那件事情。

  “。。。”

  看到血狼的目光后,墨顿时明白了刚才的情况,心里的那一丝芥蒂顿时就消失了,转而一脸平静地垂下了自己的头,身上那道不断涌出鲜血的伤口,现在也已经愈合了,只剩下一片被血水侵染的毛发说明着刚才的情况。

  “对了,小姐你是不是和人类签订了契约?”

  仿佛想到了什么事情,血狼长老顿时一脸凝重地对银月说道,仿佛在向对方询问什么重要的问题一般。

  “嗯,没错,怎么了?为什么血狼爷爷你这么看我?难道和人类签订契约不行吗?”

  点点头,银月顿时就承认了下来,不过就在听到它承认后,血狼却禁不住一脸凝重地向着它望去,目光里满是复杂,这让银月禁不住心生疑惑。

  在看到对方脸上的复杂后,银月的心里却禁不住生出一抹不好的预感。

  “嗯,小姐,你知道吗?和人类签订了独立契约的苍狼一族的成员,需要离开苍狼一族的族地,并且在那名成员在得到尚且存留的各代狼王的认可前,苍狼一族的其余成员不可向对方提供战斗援助!这,就是苍狼一族与上个时代人类强者—道宗之间的约定,已经持续了万年!”

  摇了摇头,血狼禁不住感叹般地喃喃道,语气里满是复杂。

  “什么,那这么说。。。”

  听到血狼的话后,银月禁不住傻眼了,它可不知道签订了独立契约后会有这种要求。

  虽然它的年龄已经有了六十多岁,不过这个年龄放在苍狼一族,尤其是王室那庞大的寿命面前,它充其量也就相当于人类那十岁不到的孩子。

  而且从它出生后,它就一直在苍狼一族的领地内和同龄的小伙伴们玩耍,根本没有学习过任何战斗的手段,除了肉身搏斗外,它连最基础的能量转化都没有掌握,根本没有任何战斗能力!

  就这么让它脱离苍狼一族,岂不是让它去白白送死?

  似乎是明白了其中的道理,玉顿时想要开口向血狼说些什么,不过她还没有开口,它面前的血狼就先对它摇了摇头,否定了她的想法。

  银月有些无力地张开了自己的嘴巴,不过在看到血狼的动作后却只能目光黯淡地垂下头去,心里满是绝望。

  “父王为什么要赶我离开。。。”

  银月顿时变得失魂落魄起来,联想到之前墨所说的话,关于狼王对它的要求,它顿时明白即便不是因为这一次前往人类世界,狼王总有一天也会逼它离开这里。

  想清楚后,银月顿时觉得自己的心脏仿佛裂开了一般,十分的痛苦。

  不过它不能再哭了,即便父王要赶走它,它也不能丢了苍狼一族王室的名声,而且,更重要的是,今后,没有人会在意自己的眼泪,所有的痛苦,都要自己一个人承受!

  想清楚后,银月顿时就目光坚定地向着前方走去,等待着狼王对它下达最后的命令!

  “小姐。。。”

  望着摇摇晃晃走向狼王洞穴的银月,墨禁不住有些难受起来,它想要对银月说些什么,不过还没等它开口,一旁的血狼却拦在了它的面前,没有说一句话,那仅存的独眼却死死地盯着墨,一股冰冷的气息顿时从它的身上释放开来。

  强大的威压顿时让墨禁不住毛发炸起地向后退了好几步,随后便一脸惊惧地望着前方满是冷意的血狼。

  “知道错了吗?”

  血狼的话语里面没有一丝情感,仿佛一个冰冷的机器,无情地拷问着墨的灵魂。

  “我。。。错了。。。”

  听到血狼的话后,墨顶着重重的压力挣扎着回答道,目光里满是恐惧!

  “现在知道王为什么会控制不住‘煞血诀’了吧!”

  听到墨求饶的话后,血狼忍不住冷哼一声,目光里的那丝怒意才缓缓消散,与此同时,它身上散发的威压也猛地消失不见了,让得到解脱的墨顿时就忍不住大口大口地喘息起来,随后便有些羞愧地把自己的头垂下。

  “记住,小姐是因为你才不得不离开苍狼一族的,倘若小姐出了事,那么你就准备承担四代王的怒火吧!”

  血狼用它仅存独眼轻轻瞥了墨一下,随后便从容地拖着破败的身体离开了。

  “小姐。。。”

  在血狼走了一会后,墨忍不住复杂地望向狼王洞穴的方向,嘴里忍不住喃喃道,语气里满是复杂和后悔。

  “。。。明白了?”

  坐在石台上的狼王在感应到那个缓缓踏入自己洞穴的小家伙后,忍不住睁开了它那赤金色的双眸,双眼中闪过一丝复杂后便一脸平静地向对方问道。

  “嗯。。。”

  银月在听到父王的话后,整个身体禁不住一颤,过了一会才轻声地回复狼王。

  “那么,你走之前,想要我教你什么?”

  狼王忍不住再度闭上了自己的双眼,脸上没有丝毫波动地向玉回道,语气里有些倦怠,仿佛它已经累了。

  “没。。。没有了。。。”

  银月禁不住有些哽咽地回答道,虽然心里知道自己不得不去学会独立,可就因为自己一时的贪玩,从此就要面对那没有父王保护自己的残酷世界,对此,银月的心里怎么可能不感到恐惧和茫然?

  虽然自己在出生就传承了母亲一脉的能力,不过这些能力在它体内的能量达到一定程度前是不会形成记忆的,也就是说,除非它变强,不然它所拥有的传承能力根本就无法使用。

  “嗯,那就走吧!族地内的幽镜通往你应继承的地域,那里有着很多不同于我们一族的生物,也有退化的旁系一脉,旁系一脉的它们的灵智不高,以你的血脉,应该可以自由地驱使它们,至于其余种族的存在,就要靠你自己来对付了。”

  狼王没有睁开自己的眼睛,平静地对银月说道,仿佛对银月将要面对的东西没有任何感触。

  “嗯。”

  银月呆呆地回了一句,然后便缓缓地转身离去了,父王的冷酷让它十分伤心,不过既然路是自己选的,那么关于这之后的事情,无论好坏,只能由自己承担。

  走向那透明的幽镜,银月的心里禁不住生出一抹害怕的情绪,不过它还是闭着眼咬牙走了进去!

  在银月消失后,狼王的身影却猛地出现在了银月离去之前的地方,望着那平静无波的幽镜,它一脸平静地凝望着,目光里的复杂让人难以分清。

  它那高大的背影面对那幽镜凝望了好久,好久。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火影世界的剑圣传奇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