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有客第0069章 缠斗梁君临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0069章 缠斗梁君临

小说:江湖有客 作者:说白 更新时间:2017-10-12 23:17 字数:4106

  梁君临自认为自己出手的时机是把握的很好,这江有鱼正是在收着外放的真元,这显然是江有鱼最是松懈的时机。所以,梁君临是毫不犹豫的对着江有鱼出手了。

  梁君临同样是用剑,他的剑不长,起码是比起江有鱼手中的剑锋是短上小半截的,这么的看去更像是放大一号的匕首。这样的一把剑,在那梁君临手中却是显得灵活,剑锋是泛着寒光,转眼便是掠至江有鱼的后心。

  江有鱼几乎是已经感受到那么一份的灼热的杀机,便是那身体是极限的想要闪避,但最终却是没有能够完全的避开。刹那之间,江有鱼是斜着踏出半步,总算是避开这一剑欲要袭击的要害位置。随后,这千钧一发之际,剑锋是刺入江有鱼的后胸。

  “呲”的一声,是轻微的剑锋入肉的声音,那一道的猩红的血迹是从江有鱼的前胸透出,随后便是露出小半的剑锋。江有鱼是闷哼一声,然后回首看了一眼满脸狞恶的梁君临,那心中也是掀起了滔天了杀机。这梁君临是找死,竟然胆敢是偷袭他。江有鱼是强忍着心口的伤痛是对着梁君临是一掌拍出,这一掌是避无可避的一掌,也是江有鱼这凝聚了自身修为的最强一掌。

  这一掌掌劲凝实而厚重,出手之间更是有水拥波涛一般的轰鸣之声,水青色的真元在出手瞬间是变化做耀眼的气劲,轰击在梁君临身躯之上。

  梁君临的反应也不算慢,临时之间是凝出真元护盾,挡下这江有鱼的一掌之力,但这一掌一力毕竟是江有鱼凝而发之,他梁君临这匆忙之间是凝聚的真元护盾是并未起到梁君临预期的效果。那一掌之下的真元在护盾的阻拦之下不过是停滞了片刻,随后那真元护盾是在这一掌之下直接破碎。梁君临想要抽身急退,但这抽身之间,那一掌又是蓦然加快速度,轰击在梁君临的胸口。庞大的气劲带着真元发出一声闷雷之声,那梁君临的身躯是在这一掌之下无力的向后抛飞。

  “额……嘶”那随着梁君临的向后抛飞,这剑锋也是在这瞬间是被抽出江有鱼的身体,在这剑锋抽动之中,江有鱼是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血迹是翻飞,在这剑锋被抽出瞬间,江有鱼是立马的运转真元堵住自己的伤口,随后是不顾自己身上的伤势,那身形一动追着梁君临又是冲了过去。

  鬼剑发出轻啸,那凝在鬼剑之上的弱水之力发出微弱的青光,随着江有鱼瞬间而至刚是落地的梁君临身侧,那剑锋动,带着庞大的真元凝出一道近三丈的剑芒再次的轰向梁君临。梁君临眼中带着一份的懊悔,这江有鱼的反应是实在的过快了一些,自己这蓄势已久的一剑竟然是被江有鱼千钧之间避开了要害。若是早知如此,梁君临就是之间凝出自己的真元直接轰杀江有鱼了。现在这江有鱼反而是转身追杀他梁君临,而这一剑同样是来的匆忙,梁君临低喝一声,那一身的真元凝聚在手掌之上,是再次的撑起了一片护盾。

  鬼剑的剑锋最终是落在梁君临的撑起的防御护罩之上,庞大的真元宛若是开闸的水流一般,直接是对着梁君临所立身之处是拍击而下,而在这落下的瞬间,那一道一道的真元气劲是在这梁君临的周身宣泄着,最终乃是将梁君临苦苦支撑的防御护盾是直接的冲击破碎。那三千弱水之力是宛若不要钱一般是宣泄在梁君临的身躯之上。弱水之力是沉重的,当是这弱水之力对着梁君临压力下之后,那梁君临的面色是陡然一僵,身子是不由自主的慢慢的朝着地面塌陷着。这三千弱水之力是太过的厚重,梁君临这猝不及防之下,承受这么一份的重量,还是能够站直身子就是不错了。

  江有鱼脸上是带着杀机,他自认为和这个梁君临是无冤无仇,便是这般的这个梁君临依旧是暗中悍然出手袭杀他江有鱼,就是江有鱼的脾气再好,遇见这样的事情,那也丝毫不能抑制这心中的杀意的。鬼剑的剑锋穿过那三千弱水之力,最终是落在那梁君临的面前一寸。

  梁君临是可以感受到江有鱼这剑锋之上的杀机,毫不客气的说,这杀机的厚重几乎是让梁君临是从头凉到脚的。他是努力的提着自己体内的真气,凝着真气包裹在这整个剑锋之上,是让整个剑锋是慢慢的停滞在他的面门之前。不过,感受着剑锋之上凝着的厚重杀机,梁君临是大喝一声,道,“沐剑歌,你若是再不出手,珏王那边我可就是要讨个说法的。”

  梁君临的话中一点,是让那在暗中藏匿的沐剑歌是隐藏不住了,这梁君临既然是道出了珏王的姓名,那一但是江有鱼处理完梁君临,那接下来必然就是去寻那珏王的。所以,无论是为了珏王的声名也好,还是珏王本就是和江有鱼是有着仇怨,身为珏王手中的剑,沐剑歌必然是要为珏王荡清不必要的麻烦。

  沐剑歌的剑比起是梁君临的剑是更快,他的修为也不过是武道三品,但这一番出手的剑招就是足以威胁江有鱼的生命。江有鱼是深深的吸了口气,那握在手中的鬼剑只能是在这一瞬间是转而迎向沐剑歌的袭来的剑。只见那沐剑歌的手中是泛着银光,而在这银光之中,那无数的光影是漫天的飞羽到处是泛着银光,是让人看不真切的。沐剑歌的剑的确是比起这梁君临高出一个层次的,便是这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剑光,就是看出这江有鱼用剑之强的。当然,这江有鱼的剑是不一般的剑,朴实无华的鬼剑回首,无论是那沐剑歌的剑是怎样的变化,那江有鱼的剑总是不变的。鬼剑很轻,但在江有鱼手中,此时却是宛若山岳之重。而那无尽的银光虽然是让江有鱼是分不清则剑锋的真假,但只要是鬼剑在手,江有鱼就是有着不变如山的气度。

  那银光再是怎么的遮掩,这剑锋最终还是落到了江有鱼的身前,而这一到的剑光,就是出现在江有鱼身前,那依旧是有着数道虚虚实实的剑影是让人分辨不清。江有鱼是一声低喝,那弱水之力是再次的出现,完全是笼罩江有鱼身前的半寸的虚空,那虚虚实实的剑光在这弱水之力的冲击之下直接是消泯,仅余一道银白的剑锋是真元一震,竟然是无视这个弱水之力。

  这银白的剑光是很快的,比起这银白剑光更快的是这鬼剑的出剑速度。两道剑锋交织,两股真元是彼此的冲击着,是发出一份的轰鸣,而在这轰鸣之中,江有鱼的身形是一退。这沐剑歌是足以称得上一个对手,虽然这修为看似不过武道的三品初入,但这剑锋之上的威慑力却是比起那当初的贪狼会那个唐龙还是要让江有鱼心中顾忌的。

  趁着沐剑歌是攻击江有鱼的瞬间,那提了真元的梁君临是浑身燃着赤金的真元冲出江有鱼那三千弱水的禁锢,在这破开这三千弱水瞬间,便是抽剑再度的袭向江有鱼的。所以,江有鱼才是抽身一退。沐剑歌是甩着手掌,喘着粗气,那眼中带着一份的凝重。

  沐剑歌是第一次见到能够破除他的藏隐剑的高手,虚虚实实的剑光,那每一道都可能是他的真实剑光,而在这么一份的剑光之中,却是在落入江有鱼那诡异的真元之中仅余一柄剑锋,无疑是让这沐剑歌的攻势是大大的减小的。不过,虽然是忌惮江有鱼的身手,但沐剑歌却是依旧没有放弃攻击江有鱼的。在这江有鱼抽身退却之间,那立马是身形化剑,朝着江有鱼是冲去的。

  那在江有鱼一掌之下是受了一些暗伤的梁君临是稍稍的调息一下,跟着沐剑歌是朝着江有鱼攻取。

  两道江光交织,立马是个江有鱼带来一些的压力,而这么一份的压力,确实是让整个穹顶之上的山岩都是在震动,那虚空之间的隐隐约约的光辉是完全的化作数道流光,是在告诉着一些暗中的观战之人战况的激烈。整个虚空之间那无数的光影是传出一声一声的爆喝,最终,足足是过了小半柱香之后,一青一份淡金一份银色的真元凝聚的光影是散开。

  “是我低估你了,能在我的手中坚持这么长时间,不过,若是你仅仅如此的话,那你今天是必然要永远留在这黑市的。”不知道这梁君临哪里来的自信,那是淡淡的瞥了一眼江有鱼,在原地是默默的调息,一边还是冷笑着对着江有鱼说道。

  江有鱼心中的戒备是更强了一线,眼看这两人联手都是奈何不了他江有鱼,此时却是有着这般的话是出口的,显然的这梁君临估摸着是有一份依仗的。

  当然,这一份的依仗到底是从何而来,江有鱼此时是不确定的。

  一边的柏闫此时那脸面也是不好看的,虽然他是拿下了这么一份的天阙图谱,但当是江有鱼是被梁君临和那个不知名的用剑高手拖住缠斗,这边的白衣高手在望向柏闫的脸色也是玩味了。

  不过这白衣高手是克制的很好,他知道这边的战况是定然有着很多人在暗中相看的,即便是他现如今出手是夺下这天阙图谱,那也不见得是能够最终带着这么一份的天阙图谱离开的。那适才的战斗发出声势也是不弱,这些进了这黑市的人也没有几个是白痴的,爆发这般的战斗,那自然是有着人会暗中潜伏一探究竟的。当然,白衣高手也是没有准备放弃这天阙图谱的争夺,在那暗中白衣高手也是在缓缓的调理着内息,是慢慢的恢复着消耗的真元。

  在如今的这么一场乱局之中,只有是自身的实力才是最为重要的依仗。

  白衣高手是在恢复自己的真元,那柏闫此时却是在筹谋着怎么的眼前的局面是该如何的处理。不论是怎么的说,这江有鱼是以一敌二,虽然是不见江有鱼是露出什么的败亡的迹象,但这最终的胜算却也是不大的。况且,现在又是有这个白衣高手,万一这白衣高手在是随着那梁君临是一同的出手,这局面就是真的很难了。

  而此时在这暗中潜藏的人群之中,一个手中拿着短匕的女子是看着江有鱼,那眼中带着一份的相对于这女子而言比较是罕见的笑。而在这女子身后,三道手中持着各式冷门的兵器是蒙面黑衣的高手是看着女子的笑是打了一寒颤。在他们的印象着,是实在不能理解这么他们的月司首是为何要露出这么一份恐怖的笑意。没错,这女子露出的看着是温和的笑意在他们三人看来的确是称得上恐怖二字的。三人是彼此的相视一眼,然后是慢慢的低下头是装作什么也没有看见的样子。

  在那另外的一边,那诸多的黑市高手终于是从一个死人的手中夺下那一张天阙图谱的,一股血腥的气味是在告诉着场中的人抢了这黑市东西的下场。珏王也是在这一群人之中,脸上是带着惋惜,他定然是对于这武道一份天阙图谱是有种想法的,万一这天阙图谱是真实,那参悟这图谱之中寻出这那天阙剑,无疑是可以用这天阙剑为引,招收一些的踏入那风雨中武道高手为他做事的。一个风雨中的高手那就是在这整个大宁,但是从这身份上而言,也是不差于这任何一方势力的头目,甚至是在那宫中,这进入了风雨的高手也可以是有着一份免于敬拜的优待。是凡风雨中人,那武道的修为几乎都是这天下顶尖一撮,而对于这些的高手而言,那世俗的身份地位对于他们已经是少有羁绊,所以,这唯一是能够打动他们的,也只有这天地之间奇珍之物,像是这天阙剑。

  但当是这天阙图谱就被这黑袍是取走,珏王也是放弃了这么一个打算了。这图谱若是从这黑市手中买,那不知是要花费多少的代价,对于珏王而言,他又是不知这图谱的真假,那自然是划不来的。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江湖有客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