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有客第0140章 朝堂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0140章 朝堂

小说:江湖有客 作者:说白 更新时间:2018-01-12 23:48 字数:4086

  朝堂之上,那位大宁的帝君大人是看着下方的诸多的官员,那眼中是压制着一份戾气的。

  他知道现在这大宁皇城的暗中是有很多的杂质,而这么一份的杂质在很多时候是让此时的大宁帝君心中是生出诸多无奈的。

  大宁是的的确确的强大,而这么一份强大在于现如今的大宁帝君手中更是比起那以往更是要强势,今日初,本是在那幽州边境焦灼的西凉,是被这大宁的铁骑是驱逐百里。而那更远一些的是古漠,也是在这年中是朝着这现如今的大宁是献礼的。这么一份的献礼,更是让这本就是处于盛世的大宁更是多了几分的国运。但这些国运的强盛,那最终也是影响了整个大宁的。

  现如今的大宁是比起那以往安逸了一些,而这么一份的安逸是作用到这大宁境内是起到一份相反的效果。那外事无忧,这内部自然是隐隐有了一份争权夺利的心思,而这么一份的心思是在这大宁皇城于这百官都是心照不宣的。

  眼前,在于以往是清闲流派的言官似乎也是不甘寂寞,是想要在这朝政之中是获利的。而且,这个枪口是选择的很好。

  那个朱作不过是一位刚刚是有资格立足朝堂的五品言官,而这么一个言官在这大宁是多了去了,那便是无关轻重的角色即便是出了差错,那也会不会让言官伤筋动骨的。

  这些个朝中的大人可都不是什么心思简单的人呢,于此的,这清早的朝堂便是热闹了起来。

  “朱卿,你之所言是否是言之确确?那南院的诸多的执司提司为了我大宁的安宁是从未有一天过安生日子,便是这对于大宁的忠心,更是天下皆知的。若是你这言语失之偏颇,那么最终的后果可是要你一力承担的。”说话的乃是言官为首的牧邦国,此人这话中听着倒是一番正气,让人是无可挑剔的正气。但在这话语之中,却是隐隐指点是让这朱卿把这一些事情是做成铁案的。

  朱卿虽然是年轻,这品秩也是低下,但这脑子却是很好用的,“回大人话,这事情乃是我亲耳所听,自然是言之确确的事情,望帝君与大人是明察的。但凡是一丝的不实,在下愿意是以死谢罪的。”

  这个朱卿是发了誓言,那诸多的武道高手此时是看着眼前的大宁帝君,那眼中是带着一份疯狂的,而这么一份的疯狂在这朝堂之上还是压制的极好的,不过,这对于这个朱姓言官无疑是一场赌博。赢了,这自然是声誉满满,输了,那杀身之祸是免不了的。

  “好,便是如此,老臣是斗胆请帝君下令前往那南院是拿人的。”那位言官的头首牧邦国牧大人是从这个言官身上是收回视线,随后是稍稍的躬身,恳请帝君是下令缉拿的。而便是于此,那龙椅之上的帝君却是稍稍的沉思,随后是扫视一眼这满朝的文武,那脸上是似乎露出一份的淡笑,随后是挥挥手,示意眼前的满朝的文武是自便的。

  似乎是看出这个帝君对于此事的不上心的,随后几个大宁的言官是跟着出口道,“据老臣所知,这事情之中似乎是有大宁南院那位新上任的院监江有鱼的身影。这古代先贤曾是有言,君子齐家治国,当是以身作则的。但是,在这整个南院,担任那院监的职责,但是在这事情生出之后,却是未曾给出一份的交代,这事情还请帝君大人是严查的,这位江院监无论如何也是不适合继续担任这南院的院监之位。”

  这么一个说法是出口之后,那了立马是得到了诸多朝臣的一份支持,而这么一份的支持却是让那坐在这大宁头首的帝君大人是面色陡然之间是变化了。不过,这帝君就是帝君,虽然这心中是对于这些的朝堂之上才朝臣言语是不喜欢的,但这暗中却并没有立刻就是出言的。

  平静的事物是看得久了,那难免的是想要看些并不一样的事务的,便像是眼前的大宁朝臣的不断附议,似乎那位坐上了南院院监位子的渊亲王府的姑爷是真的没有丝毫的能力,也真的是应该把那位置是老老实实的让给一些有需要的人。

  等着这周边的诸多朝臣乃是附议完毕,宁雄主是笑着看着眼前诸多的大宁朝臣,笑道,“不知诸位这是要如何处理此事呢?那个罗绍兵这位南院的执司本人出口,而这出口之后并未是说出这整个南院都是一如这位罗绍兵执司这种不遵王法的存在,更多的人,依旧是对于这大宁是忠心耿耿。再有,若是说因为这位罗绍兵是牵扯出渊亲王府的那位姑爷江有鱼,似乎是让人很是难办的。毕竟,这位姑爷身为这个南院的院监是刚刚的坐上这南院院监位置。当然,若是诸位执意如此,那说不得姬行书也是要在这回来之后给孤一个交代的。毕竟,那个罗绍兵是他南院的人,而这江有鱼同样是南院的人。”

  众人是从这个宁雄主话中倒也听不出什么的,不过,当是这最后是点出是不是要一起让那姬行书有个交代的时候,整个大殿之中却是突兀的无人应话了。那姬行书乃是这大宁南院的定海神针,且在这大宁开国的历程之中,一直扮演的是大宁帝君的贴心人的角色。如此,这很多话是在这此时一时间让这朝堂上的诸多大臣是没了那么一份的言语。

  大宁帝君乃是英明的很,自然是知道这些人的思想是怎样的。

  大宁的南院是做了很多事情的,这些事情是让南院的诸多武道高手是隐隐成为大宁皇城的文武百官的宿敌。而这么一个宿敌,是在于这大宁皇城是必须要存在的。也只有这样的南院这样一个存在是能够压制这些大宁的皇城的诸多势力,让这些势力是不敢有丝毫冒犯的。这诸多的势力自然是不愿意在这大宁皇城是有这样的一个势力存在的,这些世家大族在这大宁是呆的时间长,难免是有一些事情要避开这南院的。而南院早已是渗透这大宁的各个方面,那自然的他们是要把这男院给限制掉的。

  而且,现如今的南院的院正姬行书是离开大宁皇城,那整个大宁的氏族自然是要抓住机会处理趁机发难的。的确,这个大宁帝君是不得不在心中是承认,这个大宁氏族是把时间抓的正好。如果是那个姬行书在,那他们一定是敬而远之的,但现如今姬行书不在的。

  帝君的目光是扫视了全场的,而在这大殿之下却是没有敢于和其对视的。

  “诸位,这个事情便是属实,那为何是要牵连到那位南院院监呢?江有鱼乃是渊亲王府的姑爷,也算是我半个皇族之人。所以,你论之他们会与大宁离心离德的,这倒是不可能的。”帝君是收了目光,如此是说道的。渊亲王府的忠心自然不用多说的,而这个渊亲王府的衷心自然也不会有假的。所以,当时帝君说完这话之后,那瞬间是让这个朝中大臣的面色是变幻了。

  “帝君大人的意思?”已经是有几个是意识到不对劲的大臣是彼此对视一眼,看着眼前的坐在龙位上的帝君,是出口问了下。

  这帝君的意思是突然之间不明确的,照理说,这个南院是在整个大宁都是没人是想要这个南院是继续下去的,毕竟这个南院已经是失去了绝大多数作用。那江湖此时是已经没有了风波,即便是有,也被诸多地方势力压制的无力作乱的。好在这个大宁朝臣无话可说了,是在这话问出口以后,那朝堂之中是立马寂静。

  “我的意思,很简单,那个什么罗执司直接问押入大狱的,毕竟这大宁的诸多言论繁杂,若是人人都是追责到底,那估计便是北监南院都是不得消停的。所以,这事情便是到此打住吧。还有,言官论事可以,但若是因为争权夺利生出这样的事情,那孤可是不会轻易饶了各位的。”大宁是有大宁的规则,这么一份规则无论事律法还是其他,都是生生的把这大宁的百官是套的很死。或许是因为这个缰绳是勒的太紧,这个南院是成了众多官员的缰绳,如今,这个缰绳的持疆的人是走了,那自然的这些是被住的烈马是要尝试挣脱的。不过,最终是坐在马车中的人是依旧信任这个车夫的,所以这些马是挣脱失败了。

  大宁的帝君不是傻子,他知道这现如今的大宁看似很稳当,但是在这稳当之中,却是已然出现了波澜。或者,这个波澜是更早的时候就是开始了,从那位大宁的亲王消失就是开始的,但终究是没有任何的证据是能够证明这些波澜是以怎样的形式是存在的。不过,宁雄主不着急,不需要急的,他相信自己迟早会把这些蛀虫是抓出来的。

  但,这事情又岂是那么简单。

  朝堂之上的气氛是怪异了起来,那无数的朝臣都是脸上挂着迷糊的。能在此前发言的都是这大宁的老臣,而这些大宁的老臣多多少少是自认为自己对于这位帝君大人是了解的。那个姬行书被帝君大人是派往大宁的南疆,这对于诸多的大宁朝臣而言无疑是一个风向标的。但这个风向标此时却是让诸多的大宁朝臣是多了几分进言的决心。但,这个决心在最后反而是让这些自认为了解大宁帝君的朝臣是在这帝君眼中是多了几分失望的。

  而对于别人是失望,在于此时的刘骁这里却是一份淡淡的失信了。那是低着头的刘骁似乎是失去了一份淡然的,更是能够察觉那帝君的视线是隐隐停留在他身上是不短时间的。虽然,这最终帝君是没有再次说些什么,但刘骁却是从这视线中是品出了一些别的意味。

  刘骁是心中有着一份想法,而那些随着刘骁的其余诸人也是在这朝堂之上是彼此隐晦的交织视线的。而这视线的交织是让坐在那朝堂之上的帝君宁雄主心中生出一份烦躁的。

  督军梁半湖是和那个刘骁的视线在这半空隐晦的交织一下,梁半湖是可以清晰的看出那刘骁眼中的一份压制的怒意。不过,最终这怒意是被压制的很好,两人的视线在这半空是一闪而过,随后又是看上高台的帝君。

  于此,这些朝臣也不得不在心中感叹是帝君的心思过于深沉了些。便是他们始终不是再猜测帝君心中想的到底是什么的,也更是不敢随意的妄自猜测帝君这心中所想的。

  “诸位爱卿,可是还有其他事情吗?若是没有的话,便是早早退朝吧。”宁雄主明显是不想再次看到眼前的这些大臣的,那这些大臣也自然是识趣的告退了。

  南院的那个罗邵兵消失了,是的的确确的消失在大宁的皇城之中。那四处城门是早早的就是设置了拦截,但是这人依旧是消失的。那个前往抓捕的皇城禁卫军是在南院扑了一个空的,便是那个罗泽提司也是因为这事情是亲自进入那宫中请罪的。最终,这宫中的帝君是没有召见这位南院的提司,不过还是让自己的亲信是留了口谕,说到这南院的姬院正不在,便是这罗泽提司的罪责是需要等南院的院正归来以后才是能够处理的。

  不过,这事情终究是在一向是平静的大宁皇城是丢了一颗深水炸弹的,让着本应该平静的大宁皇城是多了几分波澜的。

  传言,这个大宁现如今的院监是并不具备任何一丝院监的职责,更是有人提议现如今的南院院监让位的。江有鱼最终是没有搭理这些风言风语,对于他江有鱼而言,这是最重要的是把柏闫给救了出来,那对于他就是足够了。至于那些其他的事情,却是随他们议论好了。大不了,这个南院的院监就是不做罢了。不过,这样被别人是赶走,这脸上多多少少是有着的不好看。况且,江有鱼一向是小肚鸡肠,自己是被别人欺辱成这样,多多少少是让江有鱼心中不愤的。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江湖有客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