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有客第0172章 结果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0172章 结果

小说:江湖有客 作者:说白 更新时间:2018-02-13 23:14 字数:4117

  昨夜的那个账房先生终究是没在这个成王府中是再度的看见,也正是因为这是看不见的,那也是可以断定这个事情便是这般的过去了。

  那是有一些在这王府之中是眼神比较灵活的那是道出了这个成王府那昨夜是有不少人没有把这个觉睡得踏实的。在那之前的成王府中,这个府中的一切用度都是有着那位是跟着成王从那宫中是一道出来的老公公守着,那倒也是没有出过什么的纰漏。老公公这是不为人父,这身边又是没有什么的牵挂,那一心是向着成王的。如此,也是自然的,在这成王府中,这位公公虽然是位高权重,但在于这个实际上却是因为自身的原因,那是出不得什么的纰漏。所以,这府中也是没有人是敢在这位公公的眼皮下作出什么的鬼事。

  但,这公公总是身体不行了,那成王也是成年已久,府中的事情早早就是上了正轨的。于此的,这个公公是在前段时间选了个清闲的日子生活。进而,跟着的是这位成王妃接手这个成王府的。话说这个成王府原本是一大家闺秀,那顶多是识文断字,至于说些其他的,却是没有那位公公在手的。

  所以,这自然是有着的别有用心的人是伸出了自己的手。成王府那是家大业大,在这皇城甚至是这个大宁境内都是有着极多的产业,这些的产业哪怕就是随随便便的从中谋取那么一分的利,那也是让人眼热的。

  那这个府中的人是出手了,这出手也是小心的。不过,终究还是这个成王妃的本事更高出一头的。

  那个账房先生便是有这天大的胆子也是不敢做出如此的事情,这背后自然是有人操纵的。但可惜的事情,这个账房先生终究是没有办法多说什么的。或者,是某些的事情他是咬死了也不能去说的。

  据说那昨夜是在下了宴席以后,那个一向在这王府飘然事外的傅师傅老先生,于这午夜是邀请了成王妃夜话的,那是不知这两位是谈了什么,也不知这个最终事情是如何的处理,只不过,那位账房先生是消失在这成王府之中,而那位傅师依旧是悠哉的过着自己的小日子。

  这个事情估计是这样的不了了之的,不过,就是这个成王妃是露了这么一手却是让整个成王府中再次树立了自己的权威。而这位傅师那,虽然不知这个事情和他有无关系,不过终究是在这么一事上是顶了些许不好的名声。

  好在,这位傅师到底是成王的老师,一日为师,那是终生为父。这么一事终究是难为不得傅师,便是那管家于这事情中也只是不声不响的扣了三个月的薪奉,其余依旧是照旧的。

  成王府毕竟是被成王妃接手的时间是不长的,便是成王妃是想要做出些什么,那现有的情况下却是不能的。

  “在有两日便是回去渊亲王府的,是过来和你说那么一声。”宁负卿这清早是转悠到了江有鱼这个小院子外的,在这小院子外,是恰好遇见刚从这个院子中出来的江有鱼,两人就是站在这个门外是聊了起来的。

  “行,心中有数了,等是趁着这两天是收拾下东西。”江有鱼是应声回了一句的,看着宁负卿是有些清秀的眼神,那眼中是露出一份歉意的。

  当然,这么一份的歉意在很多时候是表现的不那么明显的。宁负卿在很多时候都是设身处地的给江有鱼想着一些事情的,而这个江有鱼本身却是在很多地方是利用这个渊亲王府,利用那宁负卿的。

  “倒也是不用特别的着急,总归是两家都是在这大宁皇城中,那距离是很近的。所以,这也是不需要想的过多的。”宁负卿是顺着江有鱼的话朝着下面说的,对于江有鱼她宁负卿心中同样是有着一份愧欠的。那整个大宁的郡主怕是没有像是她宁负卿这般自由的,而这么一份自由是在于她宁负卿是可以自己角逐自己的情感。而这么一份的情感,在多数时间总是要有那么一份表象的。

  “等回了渊亲王府,再是随着我去那些的公侯府中走一走的,父亲在时总是和这些的公侯府是有那么一份的关系。当然了,这么一份关系现在虽然是有的走的远了一些,但毕竟还是需要走动走动的。总是不能失去了渊亲王府的体面,所以只能是走一趟的。”这个临近了年底,应酬是很多的。而当这位渊亲王府的郡主是要去应酬的,那于情于理,他江有鱼是需要跟着的。

  他江有鱼总归是这位宁负卿的夫君的,不管这么一个身份是不是坐实的,那至少是在名义上是有这么一份名头的。

  江有鱼是看着眼前的宁负卿,那是多少能够看出这宁负卿眼中的那么一份疲惫之意的。一个女子,这身上是有这般的重担,那在于江有鱼本身的心中也是心疼的。

  所以,江有鱼是没有理由拒绝宁负卿。

  成王府的清早在宁负卿打扰了一下以后又是回到了正轨的,在这么一份正轨上,江有鱼是照旧去找那位成王的老师,傅老先生。而这位傅老先生依旧是照常的接待江有鱼的,一壶清茶,一份淡然的笑。

  江有鱼是迎着晨光是进了别院的,这位傅老先生是给江有鱼斟酌了一壶茶水以后,才是有了一份言语的。

  “昨夜倒也是让你见笑了,这个成王府中的事情有些也并未是一如那表面上的那么清晰的。”傅师是似乎有些的感慨是说出这话的,那眼中是多多少少的有些无奈。

  当是这傅师说下这么一句话,这场面是沉默了。

  却说那个刘仁一处,此时这位大公子是毫不在意影响是找了据说这个桃红院是最漂亮的女子是走到了一起的,而在这一处,这位桃红院的女子是看着身边这位桃红院一般是少见的世家公子模样装扮的,那自然是恨不得不要命的一般是朝着这位刘仁刘大公子身上贴着的。

  无疑,这个刘仁刘大公子这从小是养尊处优的,这身上多少还是有些的贵公子的气质,这么一份的气质,这是身为这个青楼楚馆的女子,那心中最终看得清的。

  “公子,便是面生啊,是第一次来咱们的桃红院吗?”一旦是有女子是贴着刘仁是靠着,那立马是打听起周围刘仁刘公子的身份来历的。这些混迹青楼的女子也是精明的,一旦是见到这面生的,那自然是要好好的把听一下底细的。

  就当这位大公子是进入这大宁的春柳巷一角的桃红院,这些隐藏在这暗中,那是跟踪这位刘仁刘大公子的南院院侍也是在这时候是把这消息是传到了跟随在那宁烈身边的院侍手中的。

  “王爷,咱们看来事要朝着那春柳巷走上一遭的,根据我们这南院的线报,这位刘仁刘大公子是进入了那个春柳巷的桃红院。”这个跟随在这宁烈身边的院侍是说了一声,随后是等待着宁烈的定夺。虽然,在这明面上,江有鱼是让他们是随同宁烈一起办好这么一份的差事,但是在于这实际之中,这么一份的差事的首脑还是这位大宁的渊亲王府的小王爷。

  所以,这是要请示的依旧是要请示的。

  宁烈倒是没有什么的世家公子的脾气,再有,这件事情他也是答应了江有鱼这个姐夫是要把事情做好的,那也自然是随着南院的院侍安排的。

  于是,这一行人又是匆忙的赶往那春柳巷的。

  在这宁烈是匆忙的赶路之间,这个刘仁刘大公子已经是在这春柳巷的桃红院是放开了自己的性子的,那是左怀右抱,那是看着身边的诸多人影的。

  这些人影都是这个桃红院的当红的花旦,虽然是比起那刘仁常去的一些春柳之地在这姿色上是低了一个层次,但是于那些的当红的春柳之地的头牌也都是一些这大宁皇城那些个大人物的禁脔,更是轮不到他这么一位在那以前是不得势的骁勇伯府的大公子青睐的。

  所以,对于这些个桃红院的姑娘,这位刘仁刘大公子也是挑花了眼的。索性,这个刘仁刘大公子是一口气是点了四五个作陪自己身边的。

  那个跟着刘仁刘大公子出来的跟班那脸色是很苦的,他是自家人知晓自己的事情。虽然这个二公子是这般的没了,自家那老爷是扶着眼前的大公子是坐上这骁勇伯府的继承人的位置,这么一份的决定那是并未与这家中的夫人是商量太多的。而夫人虽然是贵为这个大宁当今的公主殿下,但毕竟不是与现在的这位帝君亲近,所以这多少的也是稍稍的给这位骁勇伯是留了一些的颜面。在这骁勇伯是敲定之后,那并未是遭受太多的来自那长公主殿下的吵闹。

  不过,这事情总不能是这般的容易过去的。那长公主自然是为了维护自家老爷的颜面是没有多做什么的,但是在于这根本上,这位负责整个骁勇伯府后宅用度的,那是生生的缩减了整个骁勇伯府的吃穿用度的,便是属于这大公子的那么一份的月奉也是直接是砍去了一半。

  所以,这个跟班是自己心中清楚,他这手中是没有几个钱的。

  但是,这没钱是没钱,那总是不能是在这个时候掀了这位正是在兴头上的主子的雅兴,所以是没有过多的言语,也就是随着刘仁的。总归,这个刘仁刘大公子多多少少的还是有些的私房钱,精打细算,还是能够在这外面是玩的兴起。

  但于这跟班的想法只是建立在这一切是正常的情况下的,若是这局势发生了一些的波折,怕是他们这今日是带来的银子反倒是不够用的。

  这正当是刘仁刘大公子是被这些的桃红院这么些是会说的姑娘说的心花怒放的时候,一道是不和谐的声音从这个大堂之中传出的。

  “老鸨,是把你这桃红院那几个当红的姑娘是给爷我叫着,让爷也是好好的放松一下。”这个说话之人的口气甚是狂妄,仿佛是看不见这个大堂之中那是坐在显眼位子的左拥右抱的刘仁刘大公子的。

  这个刘大公子也是并未多说什么的,毕竟,眼前这个嚣张样的青年虽然这话中多少让这位刘仁刘大公子是有些的不舒服,但毕竟还是没有直接的起了那么一份的冲突。再有,这现如今的刘仁刘大公子本身是应该翟守那骁勇伯府的,此时他却是外出在这春柳巷,这多少的是要低调一些的。

  当然了,这么一份的低调总归是相对而言的,一旦是这人欺人太甚,那他刘仁刘大公子自然是不知道这隐忍二字是怎么写的。

  “呦,这位公子,还真是不好意思的,咱们今儿个那些的姑娘啊,都是被那位公子是喊了过去作陪的。这位公子毕竟是早来一步的,便是公子要不是在看看咱们这个桃红院其他的姑娘家?”首先这出面的是这桃红院的老鸨,到也是会说话,起码强调这恩客的先后。

  “什么早来一步迟来一步的,你这院子是开门迎客的,那赚的是雪花花的银子,这早晚不就是银子的问题。老妈妈你这是尽快放心的,若是说其他的东西我倒也是没有的,但这银子我却是不少的。你给那位公子是说说,我给他一百两银子,让他把这几个有些姿色的美人啊是让我。说不得这爷等会玩的尽兴,那是多给你这几个赏钱的。”这个来人是一副不差钱的样子,也是因为这不差钱,那是一副淡然处之的心态。

  “这,这位爷,你这可真是让老妈子我是难做的。”这个老鸨自然是爱钱的,但是这一行是有一行的规矩,这规矩总是不能那么随便就是给破了的。

  大概是看出了老鸨的为难,这个一副大爷打扮的是瞥了一眼身边的老鸨,那是直接的走到那正是寻欢作乐的刘仁身前,直接是从这怀中摸出一袋碎银的,径自的甩在这个刘仁身前的桌子上。

  刘仁是抬起了头,那是脸色很是不好的看着来人的,那身边的跟班也是很有眼色的,早先一步是朝着这一副大爷打扮的中青年是走去的。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江湖有客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