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有客第0200章 新的思路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0200章 新的思路

小说:江湖有客 作者:说白 更新时间:2018-03-13 23:02 字数:4044

  “果然是什么事情都是瞒不过神医,在这今日,我是找到神医,的确是有一些的不情之请想要劳烦神医的。这大宁南院神医也是呆了有一些的事情,想必神医也是不愿意看着南院就此是烟消云散吧?”江有鱼是说了一句,然后就是等着这位大宁南院神医的回话了。

  “该是怎么的做事,老头子还不要你来教。这大道理都是会讲,所以简单一些,说说吧,是要做些什么?”廖神医是说了一句,这随后是看着江有鱼,那眼中是带着一份笑意。

  他们之间的关系的确算是不错,那的确是不需要怎样的去恭维这彼此的。

  “那我可就是说了。”江有鱼念叨一句。

  “行了,赶紧说吧,说完我还有事。那昨天刚是寻了一些的药材,今天总要花一点时间处理一下的。”廖神医是有些的不耐烦,挥挥手示意江有鱼抓紧说。

  他廖悬壶也是很忙的,哪有时间是听这江有鱼在这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呢?

  所以,这位廖悬壶是没有给江有鱼太多的时间,以至于是让江有鱼那早先的准备的腹稿都是统统作废了。不过,江有鱼是知道廖神医的性格,那也是没有扭捏,直接是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去的。

  “你应该是知道,我并非这大宁南院的人。在于我这身份,顶多是算作被那位姬行书坑过来进入这大宁南院的一个客座医师。而事关这大宁南院的一份党争,也是我最不喜欢一件事。所以,你是想要让我去做你的说客,去说动那位大宁南院的张斌,我是不会做的。”在是知晓这江有鱼的这么一份计划之后,廖悬壶是立马吹胡子瞪眼的看着眼前的江有鱼,在这大宁南院,那自然是有无数的错综复杂的党争存在的,但这些的党政在于这本身却是招惹到他廖悬壶,那他廖悬壶自然也没必要是去插手这大宁南院的党争一事的。

  当然,在这大宁的南院,他廖悬壶本就是超然物外的,那廖悬壶自己是没有必要在让他陷入那纠葛不清的党争之中,这不是廖悬壶的风格,也不是廖悬壶想要见到的事情。

  当然了,在这廖悬壶本身在这大宁就是有些的手段,而这么一份的手段在这大宁的南院足以是支撑他不用烦心那任何一份党争是侵扰到他,所以于他有这个心思那也是正常的。

  这南院的水是很深的,因为这是水深,在这廖悬壶本身自然是不愿意掺和到这大宁南院的。但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是,这个大宁南院已然是因为种种原因,慢慢的是把这苗头转到了他廖悬壶身上。

  在这之前,那位在于这南院是有着声望的罗泽就是摆放过廖悬壶的,也是想要这廖悬壶是出面给他站台的,但是最终却是因为种种原因,是让那罗泽不得不放弃这么一份的想法。但罗泽放弃并不是意味着其他就是会不去惦记他罗泽,在这大宁的南院,那依旧是要不少的高手是盯着他廖悬壶的。

  江有鱼是第二位找到他的南院一方势力的代表,但这江有鱼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

  所以,这廖悬壶是看着眼前的江有鱼,那眼中是放出一份的坚定,摆出一副是没得谈的态度看着江有鱼。江有鱼也是不恼,等着这位廖悬壶廖神医是稍稍的平复,这才是盯笑道,“廖老,你别这么决绝的拒绝我呀,在这大宁的南院,这谁是不知廖老你的气度。纵然,对于此事你是不想帮忙,那也没有必要是这样横眉冷对的看着我吧。”

  江有鱼知道此行是艰难的,但正是因为这一行是艰难,他才是要把这事情给做成的。

  现在的南院,若是交由那罗泽继续的折腾,在于江有鱼自身而言是看不到希望的。无论是出于何种目的,江有鱼都是必须要保证自己在于这南院之中的影响力,那很多的杂事是需要这些南院的力量是去对抗,再有,那也总算是能够给那位大宁南院的少院正姬长风是留一点希望的。

  当然,这条路注定很难走的,但是江有鱼却是必须把这条路是走下去的。

  江有鱼看着廖悬壶那茶杯之中又是没有了那么一份的茶水,那赶紧是起身给这廖悬壶是端茶送水的。对于这位廖悬壶廖神医而言,从他那根本的利益上去考虑,的确是没有任何的必要是去给自己找不自在的。一旦他是出头帮助这江有鱼说服了那位张斌,那后续的罗泽一方就是有千万种理由找到他廖悬壶的麻烦。

  而身为一个一心都是被炼丹炼药救人治病充斥的廖悬壶,那肯定是没有时间是去应付这些事情的。所以,这个廖悬壶是很忙,也是很需要一份的时间空隙。

  “行了,你也别给我装可怜了,其他事情都是好商量的,但是这个事情是肯定不行的。还有,你也别去装可怜了,在这大宁有那么多的人才,你也不一定是要把这目光是放在这南院内部的。那个张斌我是知道的,的确,他是在这南院是有些的威望,做人做事也是正直,但在这南院之中,你这此时需要的不是张斌的这个威望和正直,而是能够帮你挡下那些来自罗泽一方阴招的人才。而张斌,我除却是见到他在那战斗上是敢冲敢上,但是在于这其他方面,却是没有发现这张斌是有什么优点的。”廖悬壶这评价人一向是很准的,所谓是医者父母心,这廖悬壶无论是做人还是做事,那都是在于这大宁算是顶尖细致入微,对于这些南院高手的观察,那是比起任何一人都是来的细致。

  所以,他廖悬壶是知道这张斌张提司是怎样的一个人。

  那,再是看着江有鱼是准别不依不饶的情况下,只能是反过来给江有鱼洗洗脑的。照着他话中说的,这个张斌的确是在某些的程度上是不适合江有鱼的。起码是不适合现如今的江有鱼这么一个联盟,作为这大宁的院监,在于这声望上,江有鱼是并不差这些的武道高手什么的,但是在于这其他方面,江有鱼需要的却是一个能够善用计谋的人。

  而这样的人才,显然不是指江有鱼这一心想要是勾搭的张斌。

  江有鱼是被廖悬壶的话是点了一下,而也是经过这么一点,那脑海中多多少少的是有了那么一份的想法。的确,他在这之前考虑的事情也的确是太过片面了,因为这考虑是事情的片面,直接是影响了江有鱼那么一份的思维方向的。

  “不把这目光放在这大宁内部。”江有鱼是不断的琢磨这么一句话,廖悬壶廖神医这一句话中听着好像是话里有话,且在这话中是多出一份值得深思的另一种招募方式的。

  的确,整个大宁从来都是不缺人才的,尤其是在这大宁的皇城。说的夸张一下,在这街上随便的喊上两嗓子,那十个人之中,起码是有三五个人算的上是人才的。那既然这外界的人才是这么的多,为何是不考虑从这外界是寻找一些的人手是帮他做事呢?

  在这大宁的南院之中,是存在一种聘请制度的。像是这位廖悬壶廖先生,因为其本身是精通医术,且这医术在这大宁也算是高明,那这南院的院正在于当年就是想要邀请这位廖神医是进入这大宁南院的。毕竟,当年的皇城也不算是太平,那隔三差五的这些南院的高手就是要经历一场战斗,而这么一场战斗是打过,不死人的话也总是要有两个受伤的。而正是因为这么一份受伤不受伤的情况,在这南院之中,那的确是需要一位医术高超的医师存在的。

  但是,在这天下又是哪有那么多医术高超的医师,那最是顶尖的,绝大多数都是进了那大宁的帝宫,这少数的都是淡薄了名利,做惯了那闲云野鹤,更是不好寻的。

  就是眼前这位廖悬壶,当年也算是一位做了闲云野鹤的人,虽然是乐意出手救人,但却并不愿意是受到什么的约束。那位南院的院正大人几次是邀请这位廖悬壶廖医师是进驻这大宁南院,却是被这位廖悬壶廖医师是拒绝的。但是,这位廖悬壶应对可是那位南院的院正,于这姬行书是不知如何,竟然是颁布了南院一份是关于南院外聘特殊人才的条例。

  而廖悬壶本身就是这么一个条例的适用者。

  于这么一份的条例自然很是不简单的,在于这条例之中,那是留存有很多的漏洞,像是基于什么样的情况下,什么样的人群才能算的上是特殊人才。而江有鱼,若是利用得当,这倒也是能够从这南院之外是充斥自己的实力。

  当然,这么一份的实力从这本质上也是需要注意一些的影响,总不能是什么人都是往这大宁南院招收吧。

  所以,这个江有鱼那眼中是带着一份笑意,端起自己身前的茶杯一饮而尽,那面上是带着一份畅快的神情,直接是离开了廖神医这么一处偏院的。

  江有鱼这心中知道,这位廖神医在这南院也是难做的,但有些事情不能是因为难做就是不做的。但若是这个廖神医是给他提出另外的思路之后,那再是有这么一份的难做的情感时,那就是让这江有鱼自觉的是放过了对于这位廖神医的纠缠。

  而在于这大宁南院之外,那虽然是奇人异事不少,但真正是能够进入这江有鱼的法眼的,却是并无几个的。

  所以,基于此的,江有鱼是准备去一趟风雨楼的。

  在这风雨楼之中,那是有无数的高手,而这些的高手在这本身就是有着洞察这诸多势力万般手段的能力,那江有鱼自然是在这心中打算着,是找这些的人手商量商量能不能是帮他一把的。

  毕竟,他江有鱼也算是这风雨楼的老朋友了,且这些风雨楼的高手若是能够进入这南院,对于这些风雨楼高手本身也是有一些的裨益的。

  南院对于这些外聘的客座一般都算是大方的,起码在这金钱上,那是从来不会亏待这些人的。

  所以,江有鱼是准备进入这风雨楼是走动走动,尽量是挖掘一些的人手充斥到南院之中,进而是得到与那位罗泽是分庭抗礼的能力。

  风雨楼的据点,是光明正大的开在这皇城西靠近西极门的一处沿街大道上,风雨楼的招牌是点缀的很低调,起码是没有这条街面上绝大多数的招牌来的响亮的。在这招牌之下,那是一处开的不大的暗门,就是伸着脑袋朝着大门里面望,那是到处都是阴暗的。

  这就是风雨楼的风格,也是保持了多少年的传统。

  照着风雨楼创始人的一些只言片语,这大概就是风雨楼是做的见不得光的事情,那这平日做事的地方,也少见一些光。所以,在这个风雨楼的四周的窗户都是关的很死的,几乎是不怎么透光的。

  江有鱼的到来是惊动了一些人,这风雨楼不少的高手都是认知这位江有鱼的。毕竟,在那曾经,江有鱼也是和这些的风雨楼高手照过几次面的。

  而且,这江有鱼本身就是和这风雨楼的关系算是不错的。

  “江公子,可是那事情有了眉目。”要说这风雨楼的纪律也算是严明的,而这么一份严明的纪律,在这大宁本身的确算是一个风雨楼的特色。这上来是接待江有鱼的,那自然是在于这风雨楼的其他人不过是抬头看了江有鱼一眼之后,那又是转头看着忙着自己手中的事情。

  而在于这江有鱼自己手中的事情,那自然是在这风雨楼之中是有人对接的。那成王府的案子他们风雨楼也是接了,但到了现如今,却是没有从这江有鱼的口中得到任何的一份信息。

  再有,这个江有鱼江公子现在的身份也是特殊,他这风雨楼也是不敢逼问江有鱼的太紧的。但,他没办法逼迫江有鱼,在这身后那些风雨楼的高层却是逼迫他这么一位对接人的。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江湖有客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