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来迟来(第十六章)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迟来(第十六章)

小说:迟来 作者:暗夜晓明 更新时间:2017-11-15 13:05 字数:5116

  听到这里朱可夫心中莫名的产生了一团疑云,昆汀是献灵人?自己不敢相信。

  就像当初他自己不相信自己的身份一样。这里面隐藏了什么秘密。吃惊,悲愤,这些词语都不足以形容他现在的心情。

  一年前自己回到苏联老家。

  二年前森克被判处死刑。

  三年前自己收到一封来信,说自己是后羿的后代.

  为什么说自己是后羿后代,他很奇怪为什么有这样的信寄到自己手里,信中说道左可夫自己的家族是后羿家族。

  马文看到这里会心的一笑.......看来自己等待许久的结果出来了。

  然而地球的两端漂浮着万里的浮云,整个冬季或者夏季这里受不到一点照射,这里的黑夜有时候持续整整6个月,而6个月后便是让人渴望的白昼。

  昆汀到底是不是献灵人,马文一定要等待晓明将故事演述下去。

  如果昆汀是献灵人,自己很有可能必须将晓明的KillingBythink疾病告知晓明,让他终断写作,但如果不是,晓明就能够继续演述下去,他还有足够的机会欣赏到晓明的小说。

  然却昆汀故事的发展能否带给马文更大的希望呢,晓明的故事会给你们答案:

  信中说道:米萨在利用《末日言论》里记录的换魂术制造一场死神庆典,而左可夫斯基必须前往德国的汉诺威对这场庆典加以阻止。信中还说冥王人知道了在柏林杀死希特勒肉身的人是左可夫。

  没错,左可夫斯基在柏林杀死了希特勒,因为他被家族的人告知希特勒的力量,但可悲的是他杀死的紧紧是希特勒的肉身。

  一具在普通不过的肉身,这句肉身仅仅是一具普通人的肉体,希特勒的身体被左可夫破坏了而已,而他的灵魂早已归入了冥王和佩尔拉的灵魂融为了一体。

  左可夫斯基回忆起当初杀死希特勒的经过,悄默的说道“希特勒只不过是佩尔拉灵魂的一部分,不同于其他的灵魂这块灵魂非常庞大,这块灵魂具备足够的力量杀死地球上将近一亿的人口。”

  回忆完自己的经历,左可夫斯基立刻意识到自己将要面临佩尔拉来到地球上的事实。

  灰色的未来在默默的向他发出撒旦的恐吓。

  天哪,收到来信之后左可夫立猛觉得有一种压迫感,的确,他杀死希特勒的时候,尽管自己竭力将希特勒的尸体伪装成自杀的样子,用以躲开敌人的复仇,然而这一切还是被人知道了,看来冥王人的确拥有强大的实力。

  汹涌的江水由高往低流动着,左可夫斯基的危机感就像这江水一般汹涌而至。

  什么是危机感?就像根盘错着土地,吸收着养分,突然根被砍掉,树面临死亡。

  而那封信上说冥王的死神佩尔拉将决定在灾难来临的那一天的出现,而现在那一天马上就要来了,而灾难出现的这一天正是末日言论里描述的末日,信中还说佩尔拉在寻找一本书。

  一本书?这本书不就是《末日言论》?

  这《末日言论》里记载的换魂术有惊人的力量,佩尔拉正是看完这本书以后将自己的灵魂化为无数个分身散布在这个世界上,希特勒就是其中一条,现在这本书散落在人间,然而换魂术到底是谁发明的,他又出于什么样的目的?这样的目的到底能给他自己带来什么?恐怕也只有写《末日言论》的人知道。

  然而左可夫斯基必须知道昆汀是否是献灵人,如果昆汀是献灵人,祭坛上写下的那个“安格拉”的名字应该就是他,作为死神灵魂的一部分,昆汀一定会带来灾难,那么自己就必须组织昆汀,将他杀死。但自己不能单凭“安格拉”这个名字就决定是否要杀死昆汀。他必须弄清楚事实的真相。

  过了一年,就跟故事的开始一样,森克在左可夫收到信之后被法律制裁了,他杀死了比克马。

  可怜的比克马死的多惨,还有可怜的帕克。比克马的死给帕克带来了足够的悲痛。

  然而,在此之前左可夫收到了另外一封信,说森克将会被死神控制,他会杀死比克马。左可夫把这件事告诉了警察局,警察局知道了这件事并没有做任何反应,那些软蛋警察只知道怎么样方便怎么样来,他们装作看不见听不见,只知道每天管理一些琐碎的小事。

  暴风雨来临前总是躲在云层里酝酿力量,左可夫将要遇到的事情跟躲在云层里的暴雨无异。

  左可夫在收到邀请之后并没有把自己收到信的事情告诉了昆汀,森克死后,他只说自己有个朋友也像森克一样被人控制杀了人,其实他只是想让昆汀知道的少一些,自己收到信的事情怎么能够告诉昆汀呢,知道左可夫收到信这件事情以后昆汀一定会纠缠不休的问,更何况如果信继续述说对自己不利的事情,那么昆汀有无数问题要询问的局面又该如何面对。

  而今天帕尔马告诉自己“安吉拉”这个名字被刻在了祭坛上用以祭奠死神,难道昆汀真是献灵人?

  没人知道!昆汀是否是献灵人这个事情,他一定要弄个明白。于是他开始对昆汀进行跟踪。

  跟踪?没错左可夫听从了帕尔马的意见对昆汀进行跟踪,他一定要弄个明白,而帕尔马对左可夫的行为表示了许可,因为他也很想知道昆汀是否是献灵人,如果是,那么他自己也必须离开汉诺威,远离昆汀。

  这天昆汀收到一个电话,这个电话告诉他米萨的祭坛处会发生一次灵魂注入事件,又会产生几个死神的献灵人。神秘的米萨也会出现。

  献灵人?米萨?对的!电话里是这么说的。迫于揭开谜团的昆汀选择去看个究竟,而电话那头又指明说自己必须一个人前往。

  在图书馆监视昆汀的左可夫知道了这一切,他也急于想知道将要发生什么样的事情。而汉诺威的另外一个地方一个中年人挂掉了电话,打通了另外一个电话:是的,他决定一个人来,我们的机会来了。

  在时间的推动下事物总会发展,那么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昆汀自己都不敢想象,他只身一人前往祭坛的位置,而左可夫也尾随在他后面不远的地方,说不定关键时候左可夫能帮到昆汀。

  经过树林,米萨的祭坛就在前面,昆汀告诉自己。

  昆汀知道这次出来有多危险,死神的换灵,自己傻乎乎的一个人来看米萨祭坛难不成也想让自己成为献灵人。

  而左可夫就跟在他后面100米的地方默默的注视这他。

  昆汀要做什么?左可夫其实很清楚,但是他不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

  愚蠢!

  愚蠢!

  昆汀只是一个普通人为何要做这样危险的事情。

  难道他想要在看到死神祭奠之后选择死亡?

  难道他想要让死神把自己也变成献灵人?

  夜空中星星闪烁着光亮,就像谜一样,而左可夫斯基也认为也许昆汀要成为献灵人。

  看来帕尔夫的推断没有错,昆汀很可能是一个献灵人,否则他不会只身一人到米萨的祭坛来。

  但是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了,一老一少两个人也伺机来到了树林,他们打开装在黑色背包里的药粉点燃,这对一老一少是谁?他们要做什么,难道他们是米萨的祭灵人吗,难道他们也是来参加米萨祭典的人?

  一老一少在配完药粉以后点燃药粉,然后带上面具躲在米萨祭坛周围,接下来发生的一切让人不敢相信。

  昆汀和左可夫斯基一前一后走进了树林,由于路太坎坷,两人都走的很慢。昆汀手扶着树木,步履阑珊的着,左可夫斯基也好不到哪儿去,刚刚不小心自己还摔了一跤,把整个墨绿色的军裤弄脏。

  突然,树林里飘来一阵烟!是迷药!

  一阵风吹来,把这阵烟送到了昆汀和左可夫的鼻腔中,两人在吸入烟雾之后很快倒地。

  “晓明,你觉得这样写是否能更快的引出那个数字?”白欣打住了写作的进程,他将心中的问题抛给了晓明。

  晓明顿了顿手中的笔说道:“100516这个数字显然不是结果,他还会变化。”我们继续写,你俩的文笔果然跟聂约说的一样,非常优秀。

  到底是谁放的迷药?天哪怎么会是这样!

  迷药迷药!

  无数的问号在马文心中产生。

  我是昆汀,这次我一个人想来这个祭坛看个究竟,没想到有人在树林里布置了迷药,他们到底是谁我不得而知,但我有一种感觉,自己今天可能要倒大霉,我吸入了迷药当场倒地,果不其然两道人影从树林深处冒了出来,他们是谁,到底为何要这样做?我不知道。

  ......

  “先生接下来,怎么办?”一个少年人把左可夫和昆汀的身体拖到了祭坛背后。

  “把他们捆起来,这个叫昆汀的直接杀死,而这个左可夫实在是太可怜了,他被卷入了这场复仇,就让他多活一会吧!”

  “好!我这就去做。”

  这两个人到底是谁,这个故事发展到了昆汀即将面对死亡,不像其他的小说主角在关键时候总有人来救,这次昆汀是真的要死了,黑色夜被光亮点燃是寂寞的,就像昆汀在默默中死去。

  “呯!”少年开了一枪,他的任务完成了,后来他发现一枪不够,又补了两枪,“呯,呯”

  昆汀,昆汀。

  你不能死,你不能死。

  左可夫会救你,左可夫会救你。

  可让人遗憾的是昆汀就这样被这一老一少杀死。

  “你起来了,左可夫。”

  这个声音如此熟悉,没错左可夫确定这个声音就是他周围的人,但是到底是谁她不知道,只见这一老一少把自己的口罩轻轻的摘了下来,然后用把双手用一份软绵的力量抱在了一起。

  “帕尔夫!!是你!还有波本......”

  左可夫睁开了双眼,眼前的一幕让他不能相信,然而他发现自己被帕尔夫和波本捆的严严实实。

  “你们两个到底要做什么?”左可夫大声的尖叫起来,同时他发现一旁死去的昆汀。

  帕尔夫将手指指向了昆汀,说道:“安静左可夫斯基,既然你要死了,我就告诉你一切。”

  “别跟他说多了,他马上就要死了”出人意料的是波本也参与了进来,他在一旁这样说。

  帕尔夫点了一口烟走到祭坛旁边:“20年前一战的时候,我的大哥,在法国边境被昆汀和森克杀了,第二天为了找寻他们我的二哥奥尔马为了找寻大哥的下落去那个地方找他,在同样的位置被比克马杀了。”

  左可夫一头雾水,但他止不住要继续问“于是,你要复仇?”

  一旁的帕尔夫回答道:“对!昆汀和森克比克马做了错事。”

  “不,你俩一定是疯了,我是后羿的后代,劫难马上要开始了,你两不能杀死我?”

  、 “后羿的后代?说得好像跟真的一样”一旁的波本吹起自己的胡须,嘲弄的对着左可夫斯基,“你只不过是一个被欺骗的弱智。”

  大家好我是左可夫斯基,我亲眼目睹了他们波本和帕尔夫的死亡,这两个人正是是死神的献灵人!

  一旁的帕尔夫看着被捆绑的左可夫斯基说:“你不会想到,4年前的那封信是我写给你的,而这一切只为制造一个迷局!”

  波本和帕尔夫两人站了起来,把手里的刀在左可夫眼前晃了一下。

  “迷局?”左可夫意外的问道。

  帕尔夫丝毫不避讳的说:“没错,你虽然是后羿的后代但你丝毫都不明白自己的作用,你的身体是我们召唤佩尔拉的筹码。”

  听到这里左可夫斯基越发的奇怪:“召唤佩尔拉的筹码?”

  帕尔夫回答道:“没错,我们需要后羿人的身体,来承载佩尔拉的灵魂,希特勒不足以承载我们伟大的君王佩尔拉,但作为后羿后代的你却可以。”

  “什么......”

  左可夫开始努力的挣扎绳子,没错他想逃跑!他亲眼看见这对老少杀死了昆汀,自己肯定也无法逃过一劫,只有逃跑是唯一生路。

  眼看就要挣脱绳子了,帕尔夫却说道。

  “不过也该结束了,感谢你为我们做的。你在警察局留下了一个谜团,那些蠢蛋警察如果跟我和波本问起你们的下落,我们就可以装疯卖傻的说你们被死神控制了。而森克只是一个普通人,他的身体不够优秀,但他犯下了打错。”

  左可夫似乎明白了一切.......

  “那波波本又为何要参与进来呢?”

  “奇怪的波本,我开始也问他为何要参与进来。后来他告诉我说昆汀的父亲杀死了他的父亲,他今天做的一切只不过是让昆汀父债子还罢了,他愿意归顺我们组织,而我更加倒霉,我的两个哥哥在一战时候被奥匈帝国的士兵杀死,他们甚至没有勇气承担这一切,而我也没有能力报仇,只是后来多方打听知道了昆汀和森克在图书馆上班,于是自己便到图书馆对面的博物馆接近昆汀森克,当然最主要的还是为了得到你的身体。”

  一旁一直不说话的波本终于说话了:“而森克正是被他陷害的,他在森克和昆汀喝的酒里放了药,然后阶级杀死了比克马,将罪行嫁祸给了森克,哈哈哈!”

  沙漠里的骆驼即使在消耗完身体内部所有的水分以后也会拼了命的活下去,就像现在的左可夫。

  左可夫千辛万苦终于把绳子的扣解开了。

  快跑!突然摆脱了那一老一少,左可夫往树林的深处跑。

  “想跑!”

  呯!

  死了,难道左可夫就这么死了吗?

  一排乌鸦在听到枪响后带着叫声飞离了树林,树林摇曳着枝丫仿佛在像眼前的一幕悲伤。

  左可夫!左可夫!

  不要死...

  左可夫努力的挣扎了一下,最终断了气,而事情似乎没有结束。

  波本在开完枪后,脱掉了手套.......他用自己的手擦了擦枪柄,露出了一条像狐狸爪子的手。

  过后一个叫米萨的女人出现了,他缓慢的将左可夫斯基和昆汀的尸体放到一堆,把自己胸口的奇怪符文取了下来丢在他俩身上,然后对祭坛念动咒语,过后一个庞大的粘稠物体爬向了两人的身体,而其中一个物体真是来自于波本体内。

  大家好,我叫帕尔夫,是一名参加过一战的德国士兵,战争是我们挑起来的,愚蠢的奥匈帝国士兵被我们的元首指示发动了第一次世界大战,而我们不得已跟随元首开始进攻法国,虽然如此但我深知生或死一半掌控在我自己手里,另外一半掌握在我的长官和敌人手里,而我的两个哥哥被一群奥匈帝国的士兵杀害,作为盟友他们不应该这么做,他们中的三个人一个叫昆汀,一个叫森克,另外一个叫比克马

  我没有能力复仇,因为.......我现在还只是一只狸猫。而我所要仰仗长官也只不过是一只蜥蜴罢了。

  我的长官说变成人以后要写一本书,叫做《末日言论》。

  对了,我另外一个朋友一只灵狐也加入了我们组织,他叫:安格拉·波本。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迟来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