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鬼子撒火第 047 章 离间信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 047 章 离间信

小说:向鬼子撒火 作者:左休 更新时间:2017-09-14 13:24 字数:2573

  胡桑得了条救命稻草,又听有人跟他自我介绍,惊魂稍稍得定,开始胡思乱想,怎么换了帮人,是转手过去了吗?既然是转手,那就不是活埋了?......

  刚想个开头,方向松踢了他一脚,打断了他。胡桑被踢得呜了声,只听刚才那人嗡声道,“没卵子的,知道不?老子在这一带大大地有名!”

  胡桑在那想,他要告诉我什么,那就更非活埋?劳向时见胡桑动不敢动,忍不住凑热闹道,“知道不?老子乃四大金刚之一,同样的大大有名!”他梗嗓子说话。

  多出个人跟他说话,即便是恫吓,胡桑也活动起心思来:三眼雕嘛,我知道有这么一号人物,四大金刚?好象......但不管怎么说,把我交给了土匪,那好得很啊,凭我三寸不烂之舌,前脚进匪窝,后脚便可风流快活......

  不等他想下去,方向松又嗡开,“胡桑,老子警告你,别耍滑头,老老实实地给老子带封信给鬼子,要干什么,写在信上!”

  胡桑动了下。方向松没管,续道,“告诉他们,明晚七点,就在这里见面!”胡桑乍听要他送信,怔了怔,原来非止转手,竟是要放人,真的吗?犹自没敢相信,待得接着听到要自己带口信,终于明白过来,这是真的了。

  顿时,狗汉奸大喜若狂,一骨碌地跪将起身,冲着刚才的说话位置,咚咚咚咚地叩头如剁蒜。

  “胡桑!哼,哼,你奶奶的,别指望叩几个响头蒙混老子,我们去过你家,知道你的一切,哼,敢泄露我们,小心脑瓜壳!”狗汉奸虽然叩头卖力,应向荣却信他不过,也哑着嗓子威胁。

  胡桑未来得及作“答”,很配合的,劳向时桀桀,桀桀笑,温柔地抚摸抚摸他的脖子;申可林用枪托捅捅他的大腿,凶狠地学两声狗叫,“空!......空!空!......”

  意思,敢偷奸耍滑,割了你狗头,打断你狗腿。

  胡汉奸刚定点神,复又唬个半死,只想,这帮土匪好凶,别抗拒为妙。他不敢扯出塞嘴布,说不了话,只得呜呜地叩头求饶。求饶之态小丑模样,奴性十足,让劳向时几人笑至前仰后合。

  听“土匪”们笑的放肆,胡汉奸想陪笑,又没胆子陪笑,也没法陪笑,包着黑头巾见不着人,只得诚惶诚恐地跪在那,“望望”这个,“望望”那个,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直至听到“三眼雕”嗡声吆喝,“滾你妈的蛋吧!”,才得以鬼撵似落荒而逃。

  16日下午,还没到点,胡桑独个儿战兢兢,带了信来。

  鬼子的回函没封口。二组七人好奇心起,都要看看说些什么,便没心思“招呼” 狗汉奸,放了回去。

  应向荣接的信,抽出信笺念读,“三眼雕阁下,须知,大日本皇军威名赫赫,辄有冒犯,自须拿出应有之诚意亲临请罪,并确保我勇士一无所伤,凡有亵渎,须亲自递解予皇军处置。非此,所有请求,咸不予允!又,若我勇士逾3月19日未归,则皇军兵至之时,便汝等灰飞烟灭之始......”

  “叼佢鬼子老母!当你自己是天皇老子啊?要怎样便怎样?放你他妈娘的屁!”应向荣开始念时,带丝嘲哢,愈往下念,愈是窝火,念至临结尾,再也念不下去,当场无可控地勃然大怒。

  余下6人同出一辙,你一言,我一语怒骂起来。“岂有此理!”“欺人太甚!”,“放你妈狗屁!老子偏要宰了两只狗杂种,看你奈我何!”,“‘赫’佢老母!宰就宰了,让他‘烟’给老子看看!”......

  方向松之激愤别无二致,只是他经历事多,逐渐学会了情绪控制,最先冷静下来。忽地想到裕仁老鬼子,失笑道,“哈,还真别说,狗日的日本最高当权者,不就是裕仁天皇吗?”

  “狗屁!就他狗日的也配称皇?就算是天皇,也是狗日的天皇!”申可林余怒未熄,立即将裕仁老鬼子的天皇级别降格。

  应向荣深以为然,“裕仁天皇?哼,与我们的洪天皇不可以道里计比,给提鞋儿也不配!”

  “提鞋儿?想得美!舔屁股都没份!”劳向时火头上,听应向荣如此比法,刹时来气,直接撸掉裕仁老鬼子的天皇头衔,证书下发做擦屁股纸。他本就毛躁,念信到一半已跳脚而骂鬼子他娘,至此兀自胸口起伏不平。

  “叼佢老母!回去就宰了两只狗日的,爱换不换!”余大柴管他天皇泥皇,骂不绝口。

  “换鸟毛!宰了再说!还要先阉后宰,宰后再阉,阉完又宰,阉到鸟毛没根,狗肉没钱!”余大柴说要宰俘虏,申可玉给鬼子害成孤家寡人,报仇心最切,求之不得道。

  申富田回忆起田春分的悲愤,赞同道,“宰就宰!至多劈炮唔捞,跟他狗日的真刀真枪干过!”

  申可林闻战而喜,拍手道,“对啊!干两场大的,出出这口鸟气!”申可玉恨恨道,“战吧!战吧!战到他狗日的卵蛋缩回屁股,还递解了!”

  劳向时心中一动,双手搭上方向松和申可林的肩头,桀桀而笑。申可林问他道,“你干不干?”劳向时摇摇头,笑道,“这般偷偷摸摸,太没意思。要干,莫如真的劈炮,我们自己干!”

  劳向时其实有两重心思,只不过他还没完全意识到而已。其一,他潜心里嫌涵府管束太过,导致他贼骨头的贼性没处发挥,其二,相思苦闷,没时间回去看望心上人。

  申可林听他说真的劈炮自捞,一拍即合,嘎嘎便笑,“就是,就是!要干就痛痛快快干!仨瓜两枣,宰着了也不知是谁的!”

  方向松知道他单纯好战,没有别的,但见他笑的猥琐,不由吃吃一笑,道,“没滋味是吧,好战分子?”

  申可林一挺胸膛,嘚瑟道,“那不是!总得宰在自己手上才舒爽!”余大柴同感道,“可不是啊,搞了两次,也不知道到底有没自个儿宰过只鬼子。”

  劳向时乘机煽风点火,“那还不容易!我们自己单干,想战就战,捉住了狗日的,枪口塞进嘴里,”说着,在申可林肩上一顿手指枪,乓!了一声,续道,“就这么乓声响,还能不是你的?”

  众人受这美好场景吸引,哈哈大笑。

  余大柴眼睛亮将起来,举手邀约,“嗨,嗨,说干就干!我们回去啰!”走出两步,没人跟来,叫道,“回去乓了两只猪头,再去捉只活鬼子,乓!声响两响!你们去不去?”

  申可林,劳向时几人即刻背回步枪,踊跃响应。“去!去咯!”,“去,干狗日的去!”“去咯!乓猪头去!”“去就去咯!”......

  “且慢!且慢!”方向松看他们抬腿就走,急忙劝阻。

  申可林回过头,奇道,“怎么?你不去?”方向松把脸一板,严肃地说道,“我不去!也希望大家不要去!”

  “为什么?”大家一时停了脚步,懵在了兴头的云端上。

  方向松扫视队友,正色道,“兄弟们,切勿冲动。你想啊,这是重要信件,怎么可能不封口而公开来呢?”

  “为什么?”大家还在云头上。方向松抓拳一顿,肯定道,“小鬼子这叫做事出反常必有妖!”

  有妖没妖,申可林懒得理,一心要“乓声响”,顶杠道,“妖个屁!矮萝卜摆明了当我们是番薯,一捏就软,我们绝不认低威!”

  这话说到队员们的心窝里去了,包括劳向时,应向荣在内,均随声附和。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向鬼子撒火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