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生侦探推理事件簿第七章:揭露(下)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七章:揭露(下)

小说:雾生侦探推理事件簿 作者:苏江城子 更新时间:2018-04-17 12:18 字数:4960

  “想必大家都很好奇,为什么现场要有这么多的水!如果不是意外导致的,那么这些水就必定事出有因!可是意外打开了水龙头这件事本身就特别不靠谱,再加上排水口里堵着的东西可见,这分明就是凶手故意设置的东西。也就是说,打开水龙头分明就是凶手故意所为,他必定有着自己的理由必须要打开水!”雾生连连蹙眉,直勾勾瞪着理事长:“似乎雾生理事长已经知道了什么啊……”

  “呵呵~我不知道……”理事长摇了摇头,显然是在隐瞒实情:“我不知道,而且我也想知道雾生同学你,究竟能把这个谜团解答到什么程度,所以我决定,认真听你说。雾生同学,请解答吧。”

  “哼……”雾生狠狠一皱眉,转回身去,自顾自开口道:“如果说,凶手打开水龙头并没有什么目的,他也没有必要将排水口堵住。显然,放水,乃至让水流遍整个地面显然是有用意的!如果不是为了完成自己的某些计划,就是为了掩盖什么东西!除了这两种可能性之外,恐怕就没有第三种可能了。这两种假设之中,第一种和第二种是包容关系,所以我们如果证明了一,二不一定能够证明;可如果证明了二,一自然也是成立的。那么我们可以来假设一下小问题:假如这个水的确是为了掩盖什么东西的,那么它能够掩盖什么呢?”

  众人面面相觑。

  “这就不好说了,水可是透明的,就算加上了地面的一些污垢杂质,也基本上不会影响我们看到被水淹没的地面,比如血迹或者拖拽痕迹什么的,这些根本就不是水能够隐藏住的,而且就算如此,我们只要把水放掉,任何秘密都逃不过我们的眼睛!”白越冷笑连连,显然是对这名凶手十分不齿。

  “是的,如您所说,水能够如何掩盖线索?大概就是:1,冲走,也就是洗涤。2,覆盖。3,反应融合。其中第一条相对来说是物理方法,第三条就是化学式的方法,第二种纯粹就是障眼法。继续细分下去,第一种可能性大概会如何利用到水呢?大概就是冲刷痕迹、冲走证物、洗净血迹的功效。第二种的话,大概就是借助水来遮蔽视觉,影响我们发现证物。第三种,就是化学药品反应。在本案之中,未有其他物品损毁,唯一出现的化学性质的物品,就是麻醉剂,可是林小姐已经破解了麻醉剂,证明了是两种麻醉剂的混合,无论哪一种都不会和平常状态下的水发生反应,因此化学式反应的推断可以排除,进而导致第三个大推断排除。”雾生竖起三根手指,一边说着,一边变换手指的数量。

  大家都点了点头,这样的推断是合理的。

  雾生看到众人赞同这样的观点,暗暗点点头,继续道:“首先来看第一个大推断,冲洗血迹是不可能的,因为这一次的案件是扼杀,根本不会有出血的现象存在,而且死者没有反抗,也就意味着凶手也不可能会出血,所以冲洗血迹是行不通的;再看冲刷痕迹,前提是我们要知道,如果这个是正确的,那么凶手想要冲刷什么痕迹?无非就是死者痕迹、现场痕迹、死因痕迹三类。死者身上没有痕迹,而且这么一点水无法冲刷整个尸体,死者的痕迹是无法因为这点水被掩盖的,更何况如果想要冲刷死者,凶手尽可以往死者身上泼水,没有必要细水长流。至于现场痕迹,我想并没有什么好掩盖的,摄像头记录了死者并没有出去过,而每个人来到这里,杀人、制造密室所需要的时间很长,有的甚至不够时间,有的剩下的时间也不多,很难在时间上判断大家有转移尸体第一现场的能力。而且由于五楼只有死者一家,外因就可以排除了。因此现场痕迹排除。死因,这个痕迹就是死者脖子上的扼杀痕迹,这个是无法被水冲刷掉的,因为那是充血痕迹,无法抹除。排除了这三个小推断,我们就可以进一步推倒上一个推断,冲刷痕迹是不现实的。至于冲走证物,抱歉,这个还无法证明。我们可以先看第二个大推断。”

  “不能继续推倒第一个大推断了吗……”白越似乎有些失望。

  “如果你愿意,你也有这个实力,你可以来推倒。反正我很累,没必要来趟这趟浑水。”雾生瞪了他一眼。

  白越明显想发作,可是却在理事长的目光下败下阵来,不再言语。

  “如果是想要掩盖什么东西……”雾生继续推断,竟然露出一丝微笑:“刚才白越财务长说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话题,他觉得掩盖什么东西是最为不可能的推断,可是我要告诉你,就算是一眼能够望得到底的污水,也一样可以掩盖很多东西!只是你没有想到罢了。”

  “难道说……”川崎微微思索,惊坐而起:“难道说,这就是所谓的!”

  “死者恐怕对此才最有发言权。我以前接触的案子里面有一起很有意思,凶手采用了同色互补的原理,暂时逃脱了我的怀疑。同色互补,就是同样颜色的物品混合在一起,会因为人眼的关系无法分清物品与物品。如果把那个原理,用到这里呢?白越财务长,你明白了吗?”雾生缓缓凑近白越,咄咄逼人。

  “莫非……莫非你的意思是……凶手他,利用了同色互补这个原理……我明白了!就算是可以看到底的污水,同样可以掩盖东西而且绝不会让人怀疑!如果那个被掩盖的东西就是灰尘污垢或者就是水呢?如果是这样的话,放水绝对可以掩盖啊!以为它们……本来就是同一样东西!”小野一拍手掌,显得非常开心。

  “由此,掩盖这个第二大推断和第一大推断里面的冲走证物是需要合并的。只是不叫冲走证物,而是叫做掩盖证物……你明白了吗,白越财务长……”雾生来到白越的面前,嘲弄白越的无知和年老。

  “可……可是……用水掩盖水,这是不是太蠢了?难道这水还能有什么不一样的吗?不都是水吗?”崇川皱着眉头,提出自己的见解。

  “的确,用水掩盖水,这是我见过最愚蠢的想法。可是如果给这些水换一下环境或者条件,也就是说给这些水创造不同,就有掩盖的价值了……我们不妨回归本源,我们设想一下,万一现场没有凶手从水龙头里放的水,那么现场还会剩下的是什么水?为什么会剩下水?”雾生的笑容越发炽烈,她知道大家的脑筋都活跃起来了。

  “我懂了……这个案子绝对和水有关,可是如果现场留下了少量的水,显然会吸引调查人员的目光!所以凶手干脆让整个现场被水淹没,这样自己遗留下来的水就不会被怀疑了!是这样吗?雾生同学?”藤井的反应最快,连忙回答。

  “没错。只有这样子考虑,我们才能够充分运用到水这个条件。”雾生点点头。

  “可是,什么样的水需要被这样子掩盖呢?肯定不是一般的水吧?”藤井再度陷入沉思。

  “要么是水的形态,要么是水的颜色,要么就是水的位置,只有这些才有被掩盖的价值!”川崎继续推断:“如果按照雾生同学你的思路来考虑,水的形态顶多三种:液态固态和气态,气态根本没有必要掩盖,固态就算放在地面上也会变成液态,放水的确很有必要,可是明显可以直接把固态带走,那么就没有必要;所以必须是液态的才有被掩盖的价值。水的颜色恐怕是不行的,万一那样的话,是会被染色的吧?就算水比较多颜色比较淡,怕也是会被化验出来。”

  林摆摆手:“我化验过的,那就是一般的水,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那么颜色就可以被排除。那么,恐怕是水出现的地方很奇怪吧?”川崎连忙追问。

  “这一点,我们不得而知,毕竟已经被掩盖了。所以我们继续搜查了可能有水的地方,果然被我们发现了水的痕迹:气窗的边框上,以及门背后的墙面上都有水的痕迹,门背后的墙面上的水有溅射痕迹,我想,这些应该也是凶手留下来的,毕竟积水不可能溅射,也不可能飞到气窗边框上去。因此我们得到了凶手对于水的整体操作,我们试着将它们连线怎么样?”雾生指了指水龙头:“水龙头。”又指了指气窗:“气窗边框。”又指了指门后墙面:“门后墙面。”

  “这三个地方的连线,已经超过了十米!无论是什么样子的水,都没有办法喷溅十米吧?还有!凶手制造密室的方法,你还不知道吗?”白越喝道。

  “密室?我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说密室!”雾生怒视白越:“好,你想听密室,我就告诉你。这个密室十分巧妙,因为有之前装满的鱼缸和桌子阻挡,门根本连条缝都打不开,这一点崇川老师和小野女士已经相互证明了。凶手要么就是在室内制造的密室之后逃出来;要么就是在室外制造了密室之后扬长而去。由于一旦堵死房门之后只有气窗沟通内外,凶手一旦被关在里面就再也出不来了,所以我们更加倾向于怀疑凶手是在密室之外制造的密室!”

  “荒谬!凶手在室外,如何制造室内的密室?”白越更加生气了,他从未见过如此不尊敬自己的学生!

  “这就用桌子来回答你!桌子的两条桌脚上有明显被细线勒过的痕迹,再加上死者喜欢钓鱼,有一整套高级渔具,我想应该是凶手用了死者的钓鱼线,勒住桌子的两条腿,将鱼缸放在桌子上,出门之后扯动两根线,将桌子连同鱼缸一起顶在门上,密室就这么形成了!”雾生也高声地回应着,显然是想和白越玩到底。

  “更是胡闹!鱼缸有水,起码有三四十斤,再加上桌子,重量绝不是两根钓鱼线就可以拉动的,就算可以拉动,你觉得仅凭一个趴在地上的人,可以拉动吗?”白越气急败坏,可是却罕见地没有丧失理智,回击得相当成熟与老练。

  “如果没水呢?那个时候鱼缸里面没水呢?那样又有多少斤呢?就算加上沙子和假珊瑚、水草,恐怕也不到十斤吧?”雾生冷笑连连,先冷静了下来。

  “那么……那么……水呢?你不要告诉我,十斤不到的重量就可以抵挡住两个人的推动!在崇川老师和小野女士发现尸体的时候,那个鱼缸里是绝对有水的啊!”白越也慌了神了。

  “气窗。”理事长终于开口了:“雾生同学,你刚才的推断的确和密室有关。当时现场还有水的,就是水龙头,水龙头才是一切水源的制造者!那么我们如果大胆猜想,一开始布置密室的时候鱼缸里面没有水,凶手轻松布置好了鱼缸和桌子之后再注水进入鱼缸,就彻底将门缝死了。这个工作,在屋外都能做啊!”

  “可是理事长!这根本不现实!没有任何容器可以让凶手在室外的条件下透过气窗接到水,并且将水运到十米开外的鱼缸内啊!”白越还是不服输。

  “呵呵~如果说,有一个可以运输水而且可以沟通十米距离的东西存在,而且可以从气窗伸进去或者伸出去回收,你就相信这个说法了吧?那么你难道想象不到吗?那个东西……五楼就有啊。”理事长呵呵笑着,似乎事不关己。

  “水……”小野顿时瞪大了眼睛:“是水管吗?是清洁室里的水管吗?”

  “没错。我想,凶手应该是将水管当做了运输水的工具了!水龙头上的污痕就是那很久没被动用过的水管内侧的灰尘!这就是最好的证据!”雾生继续推理道:“凶手要做的其实很简单,杀了人之后,首先用一根钓鱼线勒住水管,之后将水管的一头接入水龙头,一头放在室外,之后开水,水管就会开始喷水,使得五楼的走廊被水淹没,凶手用另外两根钓鱼线布置好了鱼缸和桌子,在室外拿起水管,按住水管头子,水管由于压力会更快更远的飙水,凶手将另外一头伸进气窗,对准鱼缸喷射,将鱼缸灌满之后,拉动水管上的钓鱼线,将水管回收下来拿走就可以了。我想,门后墙面上的水渍,是飙水的时候射上去的吧。”

  “的确……这样的确说得通啊……”理事会的成员们纷纷议论。

  “那么,雾生同学,凶手到底是谁呢?”理事会的某一个成员连忙问道。

  “凶手是何许人也呢?其实一开始我们根本无法发现动机,所以也就无从下手了。可是等到我们发现了制造密室的手法的时候,就彻底明白了凶手的身份!死者喜欢钓鱼,而且用的是高级渔具,她非常珍爱自己的渔具,乃至于藏了起来。我们初步断定制造现场的钓鱼线是来自死者的高级渔具的,那么他明显知道死者喜欢钓鱼而且有渔具,那么知道的人都有谁呢?只有两个人!一个就是死者的同乡川崎老师,还有一个,就是死者交往了很久的前男友,崇川老师!”雾生的目光,直刺那两个人。

  川崎和崇川都十分惊讶,彻底吓傻了。

  “可是……我们早就断定了,杀死死者加上布置密室需要很多时间。川崎老师上五楼,呆了三分钟;崇川老师上五楼,呆了十分钟……所以,如果钓鱼线真的就是死者的渔具,那么凶手,就是崇川老师你!”雾生伸出被漆黑手套包裹的手来,指着早已冷汗直冒目瞪口呆的崇川:“崇川老师,残疾的是腿,可是掐死人的不是腿;你残疾的不只有肉体,还有你的心灵!”

  “雾生同学!!”原木被蛇崎扛着,硬生生跑了回来。蛇崎将原木放下,原木连忙从手里拿起三根钓鱼线:“如你所言,凶手用完凶器,一定会选择销毁,可是由于课程的关系,没有那个时间。如果迟到了,到时候也会被怀疑,所以凶手一定是找垃圾桶丢掉了,我直接拦截了楼下回收大垃圾桶的清洁部门,搜寻了大垃圾桶,不出所料,的确有钓鱼线!这钓鱼线是铝丝制成的,十分坚固,非常贵的!”

  “这……这就是幸田用的钓鱼线啊!”川崎几乎都要哭出来了。

  “只需要稍微比对一下,你的罪行就会彻底曝光,需要我们动手吗?崇川老师?”雾生死死盯着崇川。

  崇川只是保持着惊讶的表情,不言不语。良久,终于一笑

  “我……”

  (未完待续……)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雾生侦探推理事件簿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