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生侦探推理事件簿第六章:原木的推理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六章:原木的推理

小说:雾生侦探推理事件簿 作者:苏江城子 更新时间:2018-05-17 14:02 字数:4358

  “好了,故事讲完了,这就是我的过往,我当年遇到的,最残忍的,最多生命逝去的案件。对比起来,是不是觉得你和雾生小姐一起经历的案件,都有些轻松了呢?”神座啜饮一口杯中茶水,含着淡笑看着身边的原木,原木身后的蛇崎被他自动无视。

  “嗯……我都不知道你以前经历过这种事情……”听完了神座的故事,原木显然有些沉默了:“孤立无援的境地、连环的杀人事件,还有残忍的肢解,我很难想象神座君你是如何挺过来的。”原木放下手中神座刚才给自己的日记残本,视线离开最后的那页挑战书,突然有些戏谑:“不过神座君,故事里面的那个欧阳,显然就是你啊,你可从来没有告诉过我,你还有中文名字……不对,你应该不是日本人才对啊!”

  看着原木有些期待又有些揪心的眼神,神座哈哈大笑,伸手拍了拍原木的头,拢了拢耳边苍白发丝:“原木君,你的关注点是该这么分散的吗?”

  “别闹了神座君,快点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人啊?”原木急了,拍开神座的手,鼓起气来质问道,可是底气不足,中气全无,口气根本硬不起来,听起来就和撒娇一样。

  神座失笑,双手稳稳地放在膝盖上,微微弯下上半身:“很抱歉一直以来瞒着你。你的猜测是没错的。我不是日本人,我是一个中国人。我原来的名字,也不叫神座清野,我叫欧阳无声。怎么样?意外吗?”神座笑了笑,露出洁白的牙齿。

  原木失笑,摇了摇头,无可奈何的道:“很意外,我以前可从来没有怀疑过你的身份。那你是怎么认识我父亲的呢?”

  “你想知道?”神座的嘴角露出一丝邪恶的笑容:“可以啊,你告诉我,在你的推理之中,谁是凶手,我就把所有的故事,全部告诉你!我和你们原木家的渊源,我都会告诉你的,前提是,你要告诉我,在你的推理中,真凶是谁,证据何在。否则,我就不会告诉你这些东西的。”

  “嗯……”原木思索片刻,点点头:“成交!”

  “请”神座给原木面前上了一杯茶,翘起二郎腿,洗耳恭听。

  “在我的推理中,凶手的身份还是有些模糊不清,不过我的断定就是……凶手应该是水手楚原先生。”原木说出了他的推断。

  “哦?”神座来了兴趣,凑近原木:“赶紧说说看具体的推理过程吧。”

  “好的,首先我联想到的是整个故事的末尾部分。侦探木晨先生之前有过一个推断:凶手如果还在的话,必定就在当时还幸存的四个人中间,而当时幸存的四个人是厨师正泰先生、房地产商西园寺先生、医生欧阳以及侦探木晨本人。可是到头来我们却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就是甲板上本来安放着的一具尸体不见了,这具尸体去了哪里呢?我做出了一些假设:尸体不会凭空消失,因为它存在体积和重量。要么,就是被丢弃到了海里,消失在了船上,要么,就是有人假扮尸体装死。除此之外,几乎没有别的情况存在!”原木稳定心神,开始推理。

  “不错,然后呢?”神座点点头,示意原木继续。

  “丢到海里是不实际的,因为当时你们四人都在一起,没有人可以落单跑到甲板上将尸体丢下去,更何况,欧阳,也就是你,是第一个跑到甲板上发现尸体不见的人,没有人会赶在你前面的,所以我排除了尸体被丢进海里的可能性,那就代表了,一定有人假扮尸体!”原木一拍手,似乎是在赞同自己的推理。

  “好,有意思起来了啊。”神座裂开嘴笑道。

  “谢谢。”原木腼腆的点点头,继续道:“那么现在就只剩下进一步推理出来的两种情况了:1,凶手就在正泰先生和西园寺先生之中,而消失的尸体就是装死的某个幸存者!2,凶手就是伪装成尸体的某人,消失的尸体就是凶手!无非就是这两种情况。可是这样一来,第一个可能性说不通,如果尸体是装死的幸存者,那他很可能已经看到了凶手的真面目,此时只需要跳起来大声指认他,就可以完全避免下面发生的事情,所以我觉得第一个推断是不成立的。那么就只剩下第二个推断,凶手隐藏在尸体之中!”

  “然后,就是那本你们找到的日记本。首先我就在想,那到底是谁的日记本呢?是谁写下了日记?他在日记中写到的‘真是可怕’又是指的什么呢?这个地方提供的线索实在太少了,所以我只能依靠推断。首先我是按照死者的死亡顺序排列的,成俊先生是盲人所以排除写日记的可能性。接下来就是祁萧先生,从日记的语气和用词来看,都偏年轻,有活力,比较年轻的人,有祁萧先生、正泰先生、甄海棠先生、欧阳——也就是你,还有楚原先生。这个地方也是我排除了幸存者装死者的原因所在,如果他装死者,完全可以在大家都不在的情况下回到自己那里写下凶手的名字,根本没有必要在上船的那个日子就不再写日记了。就算上船后他真的不写日记了,写下凶手的名字肯定也不是难事,而且能写日记,证明有写字工具,不用担心这个问题!”原木喝了口茶水,继续道:“可是还有一个问题让我感觉非常奇怪,就是日记为什么只写到了上船的那天?上船的那天过后,第二天就发现了第一个死者成俊先生的尸体,为什么日记里面没有这一段?事先你的故事里已经说了,那个本子里每一天的东西都记载,为什么死人这种重要的事情却没有了?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没能等到第三天就死了!而在那之前死去的人,只有两个:成俊先生以及祁萧先生!再结合我刚才的推理,这个日记本的主人分明就是……”

  “祁萧先生。”蛇崎帮助原木说出了这个名字。

  “我一开始的构想是,祁先生是不是注意到了凶手行凶的某些事情,还把它记载了下来,所以才被凶手杀掉灭口的?后来我才发现似乎并不是这么回事。因为如果他发现了凶手行凶,他要做的第一件事情根本不是用这样模棱两可的语言把事情写下来,而是告诉船上的侦探木先生以及其他幸存者,这样一来,在只死了一个成先生的情况下显然最为划算,所以我想,发现凶手杀人写下日记被灭口这个构想是行不通的。但是从日记内容来判断,他绝对是发现了什么!”原木伸出手指轻点桌面,毫无表情。

  “没错,继续说。”神座放下二郎腿,失去笑容。

  “那么凶手到底隐藏了什么,才让他必须要杀死发现了什么的祁先生呢?结合我刚才的推理,凶手将自己隐藏在了死者之中。可是我们都知道死者有一个共通的事情,那就是被截取了部分肢体!如果凶手也要假装死者的话,那么也就代表了,凶手的身上有一部分是有残缺的,否则他就必须要对自己下毒手,这显然不会是一个做好计划的凶手会干出来的事情。所以我断定,凶手被发现的秘密就是,他其实是个残疾人,而他被发现的,就是假肢!”

  “那么,凶手为什么第一个要杀害的是盲人成先生呢?他明明什么都看不到!”神座摇了摇头。

  “因为凶手一开始并不知道祁先生发现了他假肢的秘密,但是他却确信一个人肯定发现了他假肢的秘密,而如果首先不除掉这个人,等到自己的计划暴露出来的时候肯定会被这个人指认第一个受到怀疑。而在我的推理中,这个人就是盲人成先生!原因就在于盲人失去了双眼,其他的感官就会极致放大!所以可以判定为盲人听觉灵敏。凶手用假肢在地板上走路时,双脚深浅不一,即使差别再小,盲人也可以分辨出来。啊,忘了说了,我说的假肢指的是腿。”原木推理道。

  “那你又是怎么知道假肢就一定是腿呢?”神座继续反驳道。

  “是为了引导视线。”原木很肯定的道:“如果不是被祁先生发现了,凶手根本不会选择第二个就杀害祁先生。可是杀害第一人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有标志杀人的痕迹了,凶手肯定想要将计就计,可是如果那个时候截取的是腿,那就会势必把搜查方向引导向腿,这对凶手隐藏假肢不利!所以凶手才不会选择截取祁先生的腿,同理反证,我们就可以知道为什么假肢一定是腿了。”

  “如果不是假肢,凶手就没有办法把自己变成尸体隐藏自己;所以凶手必须要保护这个秘密,为此杀人也不稀奇。他为了掩盖这些罪行,逃脱日本方面的制裁,选择了开始杀人,但是却被发现了,所以就使用计划,隐藏自己有假肢的事实,并且继续杀人,从而继续达成自己自杀的假象,完成计划……一环扣一环的设计……虽说有点凑巧,但是却让计划更加完美了,真是厉害啊……”蛇崎微微抚着下巴,赞叹不已。

  “所以,砍掉手的,都只是死者,而只有砍掉腿的,才有凶手隐藏在内是吗?”神座追问。

  “理论上来说是的,我想当时凶手很悠闲,并没有想到之后正雄船长会打算全力开船,所以杀害甄先生也非常悠闲。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有人打算开快船。如果早些着陆,人却没有杀完,凶手的计划还是会破产,所以凶手才会杀害会开船的人,并且隐藏其中。”原木继续道:“如果说,凶手收集所有的尸体部位只是为了多凑出一具尸体,伪装成自己的尸体,之后远走高飞,那么凶手在正雄船长以及楚原先生之中就有缘可依。”

  “可是,如果凶手装死了的话,在他人看来他就是死的,他又怎么能继续去杀人呢?这样很容易被识破啊。”蛇崎想到了一个问题,拍了拍原木的肩膀。

  “不用的,凶手在那时根本不用怕被发现。当时只剩下四个人了,大家做的事情是把尸体集中,这样一来所有的尸体堆在一个地方,这样就算突然少了一具也不会一下子被人发现,更不用说那些都是被残忍肢解的尸体。而这个时候,凶手就成为了自由人。那个时候凶手已经收集到了一颗头、两只手、一条腿,只要再杀掉一人收集另外一条腿,就只剩下三个人,只要再造成一个人的失踪——比如坠海或者自杀之类的——那么就只剩下两个人了,他们就会相互怀疑对方就是凶手,自然就会自相残杀,最后就可以一个都不剩了,而躯干也可以就此收集到位。如果凶手不放心的话,还可以留下一个人,就是那个坠海或者自杀的人,可以把他绑起来什么的限制行动,等到最后两人残杀完毕,他就成为了最后的幸存者,目击了一切的幸存者!”最后的推理,原木的情绪有些低迷了。

  神座静静地喝了一口茶,放下茶杯,寂静无声的诊所内,茶杯落在桌子上的声音清晰可闻。

  “啪啪啪……”神座轻轻鼓了鼓掌,笑了笑:“很精妙的推理,原木君。如果在当年,我有你的推理功夫,恐怕也不会让结局变成那样的局面,死去的人,也可能不会那么多了。”

  “神座君,你说这句话的意思是……是说……我的推理是正确的吗?”原木十分激动,抬起头来看着神座。

  “呵呵~原木君,事情不可操之过急。我再仔细问一问你,你印象中的凶手,到底是谁?”神座眼中投射出一丝戏谑的光芒,让原木不禁有些害怕,开始怀疑自己的答案。

  但是最终,原木还是下定了决心,一捏拳头:“是楚原先生!凶手就是楚原先生!如果是犯罪者,很难成家立业;虎毒尚且不食子,怎么可能会因为脱罪,就连自家儿子正泰先生都算计进去了呢?不现实!凶手不是正雄船长!凶手就是楚原先生!”

  “哈哈~”神座哈哈大笑,竖起大拇指:“很好!原木君!坚持己见,这还是你在我眼前展现出的第一次啊!你真的长大了,太好了!”

  原木有些纳闷,但是毕竟是表扬,还是笑着点点头:“谢谢。”

  “可惜啊,哈哈哈~答案是错误的!”神座哈哈大笑:“凶手并不是楚原先生!相反,如果不是楚原先生急中生智,恐怕我们根本没有办法制裁凶手啊!”

  “啊??”原木大惊失色,就连原本淡定的蛇崎,也微微睁开了眯上的眼睛……

  凶手不是楚原……那么谁是凶手?如果凶手不是楚原……那么这是代表……原木的推理完全错误了吗……

  到底是怎么回事?

  (未完待续……)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雾生侦探推理事件簿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