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记第一百零六章 村长驾到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一百零六章 村长驾到

小说:鬼记 作者:四十八顷村 更新时间:2018-05-17 16:39 字数:2127

  书接上一章,还是先讲一个笑话,放松放松吧——

  村长向儿子炫耀:“咱村里的女人裤头,我一闻就知道是谁的!”

  儿子试了几次,果然都很准,心中暗暗不服!于是,他又买了一个新裤头,在牛屁股上擦了几次送给父亲闻。村长闻不出,心里暗想,难道村里又来新人了!

  “儿子,你小子行啊,牛B啊。”

  儿子闻言昏倒!

  实际上,如此“牛B”的村长在当今的农村并不鲜见,甚至比这牛B的村长还有很多,甚或叫太多了。这种“村村都有丈母娘”的村官算个球呀!在采访当中,曾经听闻过这样一件事儿:有一个村级的领导干部爱搞“破鞋”,时不时地要与一个稍有姿色的有夫之妇进行一些“狗打连环”的成人游戏。而这个村妇的男人却是一个窝囊货,似乎是喜欢戴绿帽子。每当这个村级的领导干部进了他的窝,他竟然不是躲就是在外屋搭个铺,比武大郎可是聪明多了。

  于是乎,如此“出色”的村官得到了上级的肯定与提拔,先后任乡里的书记和镇里的书记,真可谓是官运亨通外加艳福不浅又不断了。当然喽,我们的这位村官也不是一个忘恩负义之人,在他成为镇书记的第二年,便让与他相好的那个村妇正式成为了他的丈母娘,与她的女儿正式领证生子。

  而且,更为感人的是,为了感谢“搭铺之恩”,这位镇书记同志还毅然决然地利用工作之余,大笔一挥,批了一笔扶贫款,让他的那个前任“情敌”(不准确,故加双引号)即现任老丈人正式入住一座二层的小洋楼。

  结果,他的老丈人和老丈母娘欢欢喜喜安度晚年了,村民们却都愁眉苦脸地眼红得咬牙切齿!

  写到这里,突然又想起一个采访途中的奇遇:那一年的那一天,天挺热,经过一个小村子,打算进村去找口水喝。刚刚站到村口的一棵老榆树下,有一辆摩托车扬起沙尘,暴土狼烟地疾驰而来,疾驰而去。

  “啊呀,你们瞅着没有,那里落下一个东西。”同行之中有眼尖的,用手指着夜朦胧鸟朦胧的土路嚷嚷着:“肯定是前面那个骑摩托车的人落下的,我亲眼看见是从他的怀里掉出来的。”

  走上前,拾起一个跌落于尘埃的皮牛纸信封,打开一看,原来是一枚大红的某村委会印章。

  “哈哈哈,这可是拣到宝贝了,我们居然拣到了一个村子的玉玺。”

  同行乐不可支,如获至宝,既仔细端详,又细心擦拭。在当今的中国社会,这的确是一个宝贝啊。能够有如此的偶遇,真的是天上落下一个大馅饼外加冰激凌哟,不但会有人给水喝,恐怕连饭都有人管了吧。

  那么,接下来,只有一个字:等!

  果然,不大一会儿,远处再次扬起尘土,一辆摩托车疾驰而来,由远而近,暴土狼烟。

  走近一看,实在可笑,偌大的摩托车,骑着一个瘦小枯干的男人,如同大象背上蹲着一只猴儿;再往脸上看,更可笑了,泥土混和着汗水,一块黑,一块红,整个一张猴屁股!

  “嘿,你是在找什么东西吗?”强忍住正欲破口而出的笑,又掩饰意思十分明显地假装大声喊了一句:“你是这个村的村长吧。”

  “啊?啊!你们拣到我的公章了吧,谢谢呀,太谢谢了!”骑在摩托车上的男人听到有人在喊他,眼睛一亮,表情也是由阴转晴,但又十分认真地更正了一句:“我不是村长,现在叫村主任了,我姓贾。”

  如是,与贾村主任相识了,还如愿以偿地吃了一顿上好的农家饭,小笨鸡炖野山蘑菇,羊肉熬茄子,二锅头和冰镇啤酒可劲儿喝!

  “你为什么把公章天天揣到怀里呀?”

  席间闲话道。

  “唉,上一任把村里办事儿的那两间房子都卖了,我现在只能在家里办事儿了!公章就是村主任,我这个村主任走到哪里,哪里就是村委会啊!”

  听起来像是绕口令,但还是能听明白吧。

  “那你为什么还要当这个村主任呢?你们这个村子可是连个办公的地方都卖了呀。”

  又问。

  “嘿嘿嘿,我也不能白当呀!”

  回答得既不遮也不盖,轻描淡写却直截了当!

  俗话说,前有车,后有辙,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正是因为有了如此多的榜样,后任村长或书记当然也会前仆后继,再进行所谓的“情感投资”也就不足为奇了,至于往自己的口袋里划拉点儿东西,那可是太正常不过了,简直是天经地义。相反,如果某一个当官的不往自己的口袋里划拉,那却是不正常了——一群黑羊里突然冒出一只白羊来,多扎眼呀,绝对的另类啊,这就是中国式的为官之道!

  如是,中国的平头老百姓对于“官”这个字抑或职位的态度是相当复杂的,表面恭维,背地里戳手头外加吐唾沫,既渴望当官,又对当官的特别仇视,但又绝非一个“又爱又恨”可以一言以蔽之哟!正如前面提到的那个赵文兵他爹——赵老栓,每天都在背地里骂村干部的八辈祖宗,恨不能把村干部们的祖奶奶们都从坟包里拉出来操烂了。可是,当他听说村长来家里了,立马又变得诚惶诚恐起来,受宠若惊得恨不能跪在地下直磕响头了。

  “哎呀呀,村长呀,啊不,村主任呀,你快上炕坐。”他热情如火地用双手把村长推到炕上,然后又一扭头,朝着呆立身边的赵文英她娘大吼一声:“你还呆在那里立尸呀,还不赶紧去整俩菜儿,没看到村长,啊不,村主任来咱家了嘛!”

  “哎哎,村长,啊不,村主任啊,你先坐着呀,我这就去烧水!烧水!”赵文英她娘诺诺连声,刚刚跑到外屋又不得不转过身来,低声下气地朝着她的后男人嘀咕着:“把放油坛子的柜钥匙给我呀,我得做菜呀,放多少油呀。”

  “啊啊,多放油,一定得多放油呀,村长,啊不,村主任来了嘛。”赵老栓一反常态地爽快,一边说着,一边从腰带上解下一串油乎乎的钥匙,却又朝着屋门外喊了一嗓子:“你还在西屋挺什么尸呀,还不快起来,赶紧打酒去!”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鬼记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