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蛇第130章有福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130章有福

小说:玄蛇 作者:丙吉 更新时间:2017-09-14 18:06 字数:4144

  “风轻?是你这妖孽?”红袍道长身后闪出一个白衣汉子,眉短鼻高,正是杜卫!他本来站在道长身后舢板上,这时向左侧移出一步,脚下凭虚立定在水面三尺处,比风轻踏水而立高明太多太多。

  风轻大惊失色,左臂一振,抖飞鸿福鸟,免得动手误伤了它。张口出箭,三箭联珠,激射杜卫胸口。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杜卫急喝一声,左手吹皮球似的倏然涨大如蒲扇,一巴掌挥过,三箭让他击飞。刹那间他脚下一股水流激冲上来,把一心不能两用的杜卫冲得一个趑趄,向前栽倒。

  道长哈哈大笑,袍袖一拂,小舢板向后快速滑行七八丈停住,袖手观战。鸿福鸟扑翅飞落在舢板船头,看来它的主人就是这道长。

  杜卫身躯未及水面,右手往水面虚击一掌,一股无形的气劲击得海水凹陷下去。他借力飞起,怒喝:“看剑!”三尺青锋倏然出现在他手中。风轻惊叫:“泉仙你先走!”转头向东逃命。泉仙急向水中下潜。下一瞬间,杜卫手中长剑如经天长虹,如赶月流星,激射而至。风轻身躯急沉,没入水中,急速坠下三五丈。杜卫飞剑斜插入海,从他头上掠过。

  杜卫怒骂一声,收回飞剑。道长双手叉腰,笑问:“他叫风轻?是什么人?”

  杜卫不屑一顾:“一个骗财骗色的小痞子。”一股人腰粗的狂暴水流从海面上旋转而起,龙卷风似的向停在三丈高空的杜卫卷上来。风轻浮出水面,怒喝:“姓杜的你别到处诬陷我!老子骗了谁的财骗了谁的色?你找个苦主来对质!找得到的话我当场自杀,找不到的话你自杀!干不干?”

  “龙吸水?”道长眼望旋卷的水流喃喃自语。杜卫陡然向前冲出十丈八丈,躲过旋卷的水流,飞剑再次脱手疾射风轻。风轻没办法抵挡,只能急速沉下水里头。兀自不放心,双手在头顶上搅动水流,旋转出一副水“盾牌”护在头顶。这一回飞剑近乎从他头顶上空直插而下,正中“水盾牌”。飞剑如虹,却也未能够穿过“盾牌”伤及他身体。但是剑上所蕴带的巨大的力道震得风轻双臂欲折,几乎被震昏在水里头。他骇然失色,索性不再浮上去,就在十丈八丈深的深水中向南仓皇遁逃,希望杜卫和道长就此离开。

  逃出几十丈,发现泉仙正躲在一处巨大的珊瑚礁下探头探脑。风轻招招手,两人默然向南潜行。

  泉仙从来生活在水中,风轻可不是。终究是人身不习惯长时间泡在水里,潜行半小时之后他就有些不耐,于是小心翼翼地浮出水面。

  “哈哈!”空中一声怪异的笑声吓了他一跳,定睛一看,正是那只鸿福鸟。海面上风平浪静,不见舢板和杜卫、道长。风轻定定神,吁口气,继续忽悠鸿福鸟:“喂,老鸿,你吃过人间九虫么?吃过美味可口的蜃母肉吗?跟我混吧兄弟,包你吃香的喝辣的……”在空中飞过来飞过去的鸿福鸟打着哈哈歪着头,不知道是真心还是敷衍:“吃什么香的?喝什么辣的?说来听听好不好?”

  风轻摇动三寸不烂之舌,把所知道的佳肴美味可劲儿夸。鸿福鸟心不在蔫:“忠臣不事二主,烈女不事二夫,人家已经有主人了。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

  风轻郁闷。我靠,你拽什么文?不愿意就直说嘛。贱人就是矫情!鸿福鸟似乎感受到他的鄙视,立即转身向南飞走,眨眼之间消失在远方。

  两人继续前行。不久之后,前方一艘小舢板如飞而至,正是那个长须道人。鸿福鸟落脚在船头上。风轻怒气冲冲:“杀人不过头点地,老子承认怕你们了还不行?非得拼个鱼死网破?”张口一口急流激射而去。

  道人瘦瘦高高的身子恰到好处地向左一歪,轻易让过激流,叫喊道:“且慢!贫道扫尘,不是杜卫一路人。”风轻讶然问:“你不是杜卫的人?”

  这扫尘道人挽着高高的道髻,长身马脸,脸部轮廓与杜卫有些肖似。奇妙的是双眉中间的印堂也有颇为浓密的眉毛,于是两条眉毛连成一字,显得异相慑人。颧高鼻大,嘴厚颐宽。三绺长长的黑胡须衬着莹润的脸皮鲜亮的绛红道袍,有点像风轻当年在电视上看过的捉鬼天师。声音清朗,自有一种让人信服的力量:

  “风公子,贫道与杜卫不过萍水之交罢了。这只鸿福鸟公子你已经见过了。它非宝地不落,无福之人更是见它不到。你居然能够引它停留在你手臂上,贫道毕生未见!可知公子你是有大福气的人。再观公子相貌身材,果然头角峥嵘,骨格清奇。三停正,五岳满。含胸拔背,龙章凤姿,委实不可多得!必是具大气运的人物!再看你与杜卫对恃,有理有节,不卑不亢,进退有度,趋避有术,智勇双全,能屈能伸,正是成大事者之所必备!贫道极其看好公子,想辅佐你图谋天下,成就一桩事业!”

  风轻张大嘴巴合不拢来。麻麻的,追到天涯海角来忽悠人,真当我棒槌?难道本宝宝长得这么方?接下来你可千万别掏出来三本油印的非法出版物!宝宝的智商不能这么糟蹋。成功那个厚脸皮家伙如果有你这份上穷碧落下黄泉的韧劲,卖什么不能成功?我怕……他心乱如麻,僵硬着脸皮强挣笑容:“那啥,道长你化缘这么辛苦……放心,我不是小气巴拉的人,要多少你就直说,千万别客气。你越是客气我越会心虚……”

  扫尘道人双眉紧皱:“要多少?要天下!整个天下!八荒六合唯你我独尊!当然,贫道是说这个中土世界。妖魔鬼怪的地界咱再商量。”

  风轻回过神来:“你是认真的?不是骗我买你的武林秘籍?”

  扫尘道人哈哈大笑:“武林秘籍?武林秘籍有啥好说的?贫道要传授给你的是逐鹿天下的心法!匹夫杀一人,流血五步,人皆侧目,亡命天涯,有家不敢归,鼠窜荒野。将军灭万夫,血流漂杵,人皆称誉,跪地膜拜,称为万夫雄,虎视于庭!你想当哪个?”

  风轻呆呆地看着他,不知如何是好。老天爷,这骗局太高端大气上档次,以我的智商好像还应付不来,还是敷衍他走人吧。嗫嚅着说:“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我当然……作为新时代的好青年,我当然肯定上进心强。咳咳,道长你在哪里修行?你先回去吧,等我救人回来,咱们再商量。”

  扫尘道人轻轻击掌:“说得好!对了,口才便给雄辩滔滔,也是帝王将相应有的才具。风公子,贫道看好你!”满脸赞赏,连连点头。风轻有点尴尬地笑一笑。二竖说他脸厚话多,在扫尘道人心中敢情也是优点?再次问他道观何在,让他先回去。扫尘道人说:“嗯,贫道四海为家,回哪里去?从现在开始就跟在公子身边辅助公子了。”

  风轻看不透扫尘道人深浅,不明觉厉。看他同样不用摇橹划桨,却是驭船如飞,显然了得,于是欣然同意。正不知到勃泥国会遇到什么,这当儿会嫌人多势众不成?招呼泉仙浮出水面与扫尘道人厮见,说起她哥哥落入勃泥海盗之手,扫尘道人哈哈大笑:“不是贫道前来,你们不就得要跑冤枉路?那艘船也正是杜卫要找的,如今正在九章岛停歇。来来来,公子你上船来,咱们一起过去。”

  风轻问他舢板来自何处?先前夺得一条海盗舢板,想是海盗船上有高人施法,莫名其妙就变成了木片。扫尘道人笑一笑:“无妨,这是贫道自家物。”

  风轻放心上船。扫尘道人袍袖一拂,舢板调头向南方偏西滑行前进,疾如飞箭,泉仙便赶不上了。没奈何也让她上船来。风轻见扫尘道人驱船如飞,比他驭鱼推舟快捷太多,十分敬佩,问是什么道法?扫尘道人笑一笑,不答反问:“敢问公子,欲谋大事,以何为首?”

  “钱!有钱好办事,没钱屁事不顶。”深受现代社会风气熏陶的风轻不假思索。扫尘道人微笑点头,满脸孺子可教也的表情:“因此公子就别操心贫道如何操舟这般小事了,从现在开始,你该操心如何聚敛财富,聚拢人心,广交朋友,培植势力!”

  风轻吃惊:“乖乖,道长是认真的?”玛德这老头活腻了想造反!疯牛病传染给他了?俺只想做个好吃懒做的小财主泡个闭月羞花的大美妞好不好!祖坟冒青烟了吗?

  扫尘道人眼一瞪:“这种事也能够开玩笑?你刚才说什么来着?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一个好士兵!”风轻被噎得说不出话来,把无助的目光投向泉仙。泉仙精致美丽的小脸上写满同情,向他霎霎眼,示意别当真,随便敷衍着。

  风轻定一定神,说:“那……这个嘛,钱财这方面不是问题,钱我多的是!至于……”扫尘道人打断他的话:“敢问公子钱从何来?”看他言谈打扮,可不像贵介世家。风轻傲娇地指指大海:“只要是掉在水里的金银财宝就都是我的!”心念发动,命令几只海龟下去海底搜罗财物。

  扫尘道人将信将疑:“哦,你有本事召令鱼虾水族帮你捞宝?这法子不错。难怪鲛人是你朋友。嗯,不错不错。”看他的目光大有深意,似乎在说他结交鲛人是因为鲛人可以给他带来财富。风轻有点不高兴了。张口想解释,转念想对方未必是这个意思,会不会自己小人之心想多了?眼光投向泉仙。

  靠在舷边的泉仙友好地笑一笑,把长长的头发又一次垂落在海面上,蘸水摔上来滋润身子。她皮肉娇嫩,不能长时间暴露在空气中。看到她明媚的笑容,风轻心情转回愉悦。目光落在她沾满水珠的脸上脖子上胸脯上,宛若晓芙承玉露,说不出的一种珠圆玉润,活色生香,不由得喉结抖动,咽口馋涎。

  “咦,这是什么?”扫尘道人眼光一凝,放慢船速。七八只海龟用两条前肢抱着什么,两条后肢拼命划水追赶上来。风轻得意微笑:“嗯,这是我叫来的寻宝队员。只是想让两位开开眼界。来,看看它们都捞了些什么?”伸手一一接过海龟上奉献的东西:“金镯子?好嘛,这个不错!这啥东西?这么怪……哦,这是琉璃碗么?哈,玉戒指?这么小的东西你也找得到,厉害了我的龟……呃,海龟。这是……玉枕头?真够无聊的!银做的盘子?也不错……”

  扫尘道人拿起风轻认不出来的东西翻转来一看,忍不住哈哈大笑:“这是混元金斗——夜壶!啧啧,陶镶金,这手艺倒是罕见。嗯,这个虽然只是个夜壶,但确实价值不菲,值得捞取。哈哈,公子你有这份本事,何愁大事不成!”磨拳擦掌,一脸兴奋,半点高人逸士的矜持都没有。

  风轻瞄了他一眼,心下犯疑。这不像是诸葛亮刘伯温还有什么魏征应该有的样子吧?怎么越看越像黑眼睛看不得白银子的穷鬼?骗子!骗子!这家伙是个大骗子!果然金以火试,人以财试,嘿嘿,一试就露出了马脚。什么共图大业,还以为要拉俺造反呢,吓得俺小心肝跳了半天,果然还是一个见钱眼开的混蛋。江湖不好混,骗术又升级换代了,下一拨骗子肯定就是拉我抢蟠桃园占天宫了。他顺手推舟:“既然道长识货,那就送给你吧。泉仙,这个给你。”扒拉出翠玉斑指递给泉仙。泉仙欣然接过来攥在手里,风轻急忙拿过来,试了试,摇摇头:“这是男人用的你戴不了。留着玩吧,下回有空再给你找个合适的。”

  扫尘道人放下金夜壶,肃然摇头:“贫道要它何用?公子还是留着卖钱,筹备用度吧。嗯,有人来了。”

  “哗啦啦”水声响亮,两个青面獠牙的精壮兵丁浮出水面,手持钢叉,齐声吆喝:“南海龙王座下巡海夜叉在此!是谁偷了七娘娘的金斗儿?速速通名受死!”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玄蛇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