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子第八十四章 彻彻底底的疯子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八十四章 彻彻底底的疯子

小说:谍子 作者:胖三斤 更新时间:2017-12-07 23:55 字数:2005

  干下这些事情的人并不知道,在不远处,有一个谍子正拿着兵刃朝着自己杀来,他现在还一心沉溺在带回涂怜梦的窃喜之中。

  “二舅,我可真是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人。”涂怜梦正坐在大厅里,四周围满了身着黑衣的家丁,全都全神贯注地看向涂怜梦,一刻也不放松。

  派人抓住涂怜梦的,正是涂怜梦的二舅,也就是魏家老二,魏良赐。

  见到涂怜梦的时候,他也是很意外,他很庆幸自己能在那个时候陪着那个臭娘们出门逛,要不是那个臭娘们他也不会在人群中看到这个已经死了的涂家大小姐。

  看到涂怜梦的一瞬间,他脑子是一片空白,不停地质问着他的脑子,是不是他看错了,他当即叫来下人,让下人盯住一个人逛街的涂怜梦,确定涂怜梦的真实身份后,他才有了现在的动作。

  魏良赐得意地狂笑道:“我也是没想到啊,你这个被谣传的死人怎么就活过来了?”

  涂怜梦瞪着魏良赐,低喝道:“因为我心里又怨,黄泉不要!”

  魏良赐笑着问道:“什么怨啊?”

  涂怜梦咬牙切齿道:“你妹妹惨死的怨,你侄女被折磨的怨!”

  “我知道。”听到涂怜梦的话,魏良赐没有半点愤怒,一脸平静,嘴角却微微扬起,淡淡说道:“你是说魏良燕被涂家折磨致死的事情?这些我都知道!”

  涂怜梦的大脑一片空白,喃喃道:“你知道!?你为什么不说!”

  魏良赐摸着发酸的脖子,脸上没有半点表情,无所谓地答道:“我不想。”

  “那可是你的妹妹啊!”涂怜梦突然大叫一声,朝着魏良赐扑来,可那些一直关注着她的家丁一把按住她的香肩,把她按回到座位上。

  看着不管怎么挣扎也不能靠近自己的涂怜梦,魏良赐突然笑了出来,开始很小声,可声音逐渐变大,从开始的浅笑,变成肆意地狂笑,似乎在嘲笑着涂怜梦这副凌乱的样子。

  魏良赐弯下腰,在涂怜梦面前,狂笑道:“你知道为什么你母亲的死会被压下来吗?”

  涂怜梦也渐渐平稳了下来,只是眼睛充满了血丝,愤恨地看向她的二叔,咬牙切齿道:“你压下来的。”

  “对,孺子可教也。”魏良赐满意地点点头,笑盈盈地说道:“不光是你娘被折磨死的事情被我压下来,你的事情也是我压下来的。”

  “你就这么恨我娘吗?”涂怜梦瞪着她,一口唾沫吐在魏良赐的脸上,怒声说道。

  魏良赐没有生气,只是笑盈盈地取出手巾擦干净了脸上的唾沫,冷冷道:“对,我就是这么恨她,我不仅恨她,我还恨大哥,恨小弟,恨所有嫡系!”

  “不就是不是一个娘所生,为什么老爷子对我的态度跟他们就是天差地别,我明明比大哥还要大上一岁,却做不了大哥。”魏良赐癫狂笑道:“明明我的脑子比那个大哥好使,我用的阴谋阳谋都比他厉害,为什么我就做不了家主。”

  “就是因为一个是嫡子,一个是庶子?”魏良赐站起来,指着苍天不敢咆哮道:“我不恨我娘,我恨的是老爷子,他为什么偏心?我不管做什么都得不到夸奖,而我的那个小弟不管犯什么错都会得到老爷子的赏识。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涂怜梦看着渐渐陷入癫狂的二舅,有些惊得说不出话来,她有种预感,她二叔,可能想要换了魏家的苍天。

  魏良赐突然扭过头看向涂怜梦,瞪大着双眼,嘶嚎道:“你娘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魏家的嫡系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别看他们表面跟我关系好得不得了,可谁知道他们背着我干了些什么?”

  涂怜梦冷静说道:“你可能想多了,二舅。”

  “没有,我感受得到,只要我背过身,就能感受到他们在我背后的指指点点。”魏良赐继续说道:“不管我怎么为魏家做事情,他们总会说我想要得到家主之位,说我不怀好意。”

  涂怜梦白了他一眼,冷冷道:“难道不是吗?”

  “刚开始不是。”魏良赐虽然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可还不是一个彻底的傻子,他回答道:“我刚开始真的没有想要拿下家主之位,可一传十,十传百,传到最后,整个魏家都传遍了,都在说我想要家主之位。”

  “你知道最过分的是什么吗?”魏良赐说着说着,突然捂着脸,颤声说道:“就是老爷子居然也信了,他居然偷偷告诉我,他说我这个庶子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不会坐上家主之位。”

  “我绝望了。”魏良赐带着哭腔吼道:“就因为一个庶出的身份,所有的人都怀疑我,就连我的父亲也怀疑我!”

  他摊开手,脸上还带着泪珠,可他依旧癫狂笑道:“既然你们都觉得我心怀不轨,那我就做个彻底的事情,我要当魏家的家主,我要让所有的嫡系都尝尝我的滋味。我知道这事,我一个做不了,所以我找上了别的世家。”

  涂怜梦一脸阴沉,沉声说道:“所以你找到了涂家?”

  “对,也不对。”魏良赐笑道:“一开始我的目标不是涂家,而是刘家,但涂家的死皮赖脸让我看到了涂家的潜力,所以我选择了涂家,让后为他们牵线搭桥。”

  涂怜梦面色一窒,突然瞪向魏良赐,还没等她说出口,魏良赐先说道:“别那样看着我,对,你母亲就是我介绍给涂家的,就是我让涂璞玉取你母亲的,而且你母亲与艾兴言的事情我也知道,我就是要让她痛苦。不能与心爱之人喜结连理的痛苦,被丈夫折磨的痛苦!”

  涂怜梦有些难以置信,很难相信,眼前这个男人是自己自己熟悉的那个温文尔雅的二舅,眼前这个人更像是一个疯子,一个把自己妹妹往火坑里推的疯子,她有些绝望,扭头看向门外,心中祈求道:“李烨,快来带我走!”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谍子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