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京风云第0034章 两村大会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0034章 两村大会

小说:夏京风云 作者:楚云殇 更新时间:2017-11-15 00:20 字数:2025

  往常,山里的池子蓄满了水,还有一股山泉,不断注入池塘。可今年,池子未满,山泉渐断,光是灌溉左岸江家村的田地都够呛。指望胜利者的仁慈,只能说自己太天真。

  “那也比指望江三指来的强,曹家比我们富裕吧。他们家还有人在工部当官,都没能建成水车,江三指就能成?村正,劳民伤财,瞎折腾罢了。您啊,还不如领着大伙,换一种作物。”

  人挪死,树挪活,没有水,便种下耐旱的作物。周庭梗这个提议,倒是很有见解。种什么呢,大豆,高粱,还是黑麦?可渝州这里,最适合水稻的生长,种其他作物,亏了老大一截。

  “大家放心,江家村不会那么绝情,咱们都是姻亲,根连着根呢,反倒是江家的东宗,已经出了五服,咱们能相信外人么?”

  周庭梗三言两语,把江润归结为外人。乡人最是排外,说到很多人的心坎上。但这句话,却让周村正幡然醒悟。“瞎说,江润身在这里,长在这里,怎么是外人?渝州衙门的事,早就天下大白,是有人对不起江润。”

  “村正,你糊涂了?”

  “我是糊涂了,竟然被你这样的人怂恿。他江润有情有义,不管水车能不能做得成,我们都应该帮忙。愿意跟我来的人,现在就去找他,不愿意的,就去抱江家大腿,我不拦着。”

  周福严离开,有大部分人跟着走了。村正的能量,不是周庭梗耍嘴皮子能够比得上的。

  江润看着心情浮动的周家众人,懵了头,这又是闹得哪一出?

  周福严拱手作揖,“润哥,先前是我们不对,不该浪费夫子的心血,请你原谅。”

  村人躬身,垂下了头颅。他们悔啊,如果不被江家的花言巧语欺骗,怎么会败了这一次的争水,落到现在,得看江家的脸色行事。

  江润心里毕竟有气的,这些人见风使舵,如今又要回来,哪儿有那么轻巧的事。他仿佛没有听见,看见,“旺哥,三十厘米一节木棍。”

  周庭旺拿着卷尺,哦了一声,开始测量,取了锯子,哗啦啦锯下一节圆木。

  周福严求救地望着周夫子,周夫子同样是有气的。一家一家的说好话,本家只有两个孩子留在学堂。现在发现金镶玉,想要回头,哪儿有那么容易。孔夫子都说了,以直报怨。责备的话到嘴边,终究说不出来,只是挥了挥手,示意他们稍安勿躁。

  周福严等人心情忐忑地离开,周夫子叹了一口气,“小润,周家村要富裕,离不了他们。”

  一家人的富裕,不是富裕,共同富裕,才是真的富裕,不然会出大乱子。

  江润点头,“我可以原谅他们,但从今天起,周家村的事,我说了算。他们只能执行,不许反对。如果能办到,就按我说的来,如果不愿意,请不要打扰。”

  除了周庭梗的刻意,其他人不过被环境左右的可怜虫。江润自然能左右他们,但他希望,周家村是自愿跟随,而不是朝三暮四。

  “那你让他们干什么事?”

  “修河。”

  光有水车不行,还得有足够的动力势能。就算靠人力踩踏,也得先在河里建一个蓄水的大坑吧。

  “可马上就要春耕,你有什么好办法?”

  “我现在什么都不知道,如果愿意跟随我的,就去修河。如果有异议的,大可不用来。”

  周夫子摸不准江润的打算,但他清楚,水车一定能建好。有了水车,村里的灌溉无忧,夏季的收成便有了着落。

  “什么,修河,马上就要春耕,就不能等春耕忙完了,河水降低之后。”

  周福严点头,“夫子,这个时候,真的不适合修河。”

  周夫子摇头,“福严啊,愿意就是愿意,信任就是信任,我的话带到了,你自己考虑。”

  周福严面临着人生最重大的一个决定。

  江家村同样开会,村里人的脸上都是喜滋滋的。江老族长定下了基调,“这一次,多亏了刘先生一首《争水》,完败了江润,才赢得了周家村,多谢。”

  “那黄口小儿,也想赢我,真是大言不惭。”

  刘云的鄙视,没有一个人附和。就连江守忠,都说不出恭维的话来。《锄禾》不好么?是好的没有边了。现在村里人,谁都会念这首诗。那是对贫困百姓的肯定,并且劝告世人,要珍惜劳动成果。

  也许此后,大人教育孩子的时候,都会拿出这句,“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江润就算失败,也失败在应景上。《锄禾》背后的才情,甩了刘云十条街不止。亏他还敢如此大言不惭,脸皮咋这么厚呢。

  这一次胜了,江家村没有丝毫的欢呼声。胜的卑鄙,胜的无耻,胜之不武。江村人默认了结果,对过程感到十分的羞愧。刘云收获了一地白眼,脸色阴沉地坐下,一言不发。

  “江润要造水车,这几天,他都在延河上看地势,你们有什么看法?”

  “爹,曹家都不能建水车,他能建成么?”

  “前些日子,大家觉得他教书不行,可现在呢,方家那小子完败我们江家。”

  刘先生坐不住了,“那小子若是能建成水车,我把名字倒着写。”

  江守忠默念了一句,云刘,云里雾里的一条牛。 老二江守时提问,“爹,那我们要不要破坏?”

  一个巴掌拍过来,江守时懵了。江老族长气的气息急促,“混账东西,水车要是建成了,咱们村都会跟着受益。你难道真以为,池塘里的水,就够浇灌一季。”

  江守时不服,“爹,那总该要下雨的。”

  “江润都在建水车了,你觉得,老天还能下多少雨?”

  江家村人恍然,那可是江神断,江风雨啊。如果连他,都为老天爷感到忧心,那未来的天气,能好到哪里去。江守忠开窍的快,“那我们帮他们建水车。”

  “不需要帮,只要不捣乱就好,守忠,你给我放规矩点。”

  江守忠委屈,他是那么不懂事的人么?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夏京风云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