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夫传第六十三章 戏台(上)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六十三章 戏台(上)

小说:独夫传 作者:白帝朝歌 更新时间:2017-09-14 01:20 字数:3123

  此生迷茫蹉跎处,其实皆无甚意义。

  人生如戏,始于初见时的心动,却最后消亡于炎凉世故……与其留下三千烦恼丝日日梳妆打扮,倒不如时时笑口常开,将这个残酷的世界看得温柔些。

  活着都不容易。

  没钱的苦苦挣扎,有钱的尔虞我诈,长的难看些的就常常要被人在众目睽睽下肆意调笑,稍有些姿色身段却依旧要被人说些风凉话,什么妖艳贱货,红颜祸水……明明与人家素昧平生却偏偏要作出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净挑些难听的话在背后指指点点。

  你说这能不头疼?

  脸上的面具戴的久了,说不准儿也就慢慢习惯了。初次登台亮相时的仓惶青涩或许也会随着日子一天一天的过,慢慢地麻木僵硬,到最后反而乐此不疲地主动为自己换上身份各异,立场不同的伪装。

  人生啊,你方唱罢我登场!正如这天底下没有常胜的将军,即便是真让你占到一时的便宜又有什么用处?无非就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罢了。

  就仿佛此时此刻那座威严十足的光明大厅里,背着弓箭的囚衣少年左顾右盼,仿佛柔弱的凡人误入了神的国度。

  一脸好奇的少年忽然瞧向正中央那面金碧辉煌的牌匾下若有所思的蓄须中年,略显青涩的脸上也跟着露出了一口亮晶晶的整洁牙齿,在所有人或是单纯好奇或是莫名敌视的种种复杂目光下拱手轻笑:“大秦四方阁苏家后人苏白鹿,见过堂上诸君!”

  ……

  ……

  好多年未曾有人提及那个几乎成为了洛阳庙堂一大禁忌的传说了吧!赵构抬起头看着那个风尘仆仆仿佛刚刚经历过一场凶险厮杀的稚嫩少年,忍不住在心中暗自感慨。

  极少与朝廷中的公侯将相打交道的天子近臣因为某些不足为外人道也的原因,反而要比寻常人看得更为通透。

  无论是自当今陛下登基之后愈发如日中天的魏党权臣还是始终稳扎稳打在党争道路上循序渐进的青林士子们,纵然不动声色,但心中其实始终“惦记”着那座在寻常百姓眼中看来早已烟消云散的传奇宗门,不过其心底里究竟是尚存一丝善念还是仅剩凛凛杀意就没人知晓了!

  至于那些我行我素的春秋老牌将门更是不用多说,仅仅是因为那位神龙武君的惨淡下场便足以让爱憎分明的他们做出某种抉择。

  否则的话一个不过十七八的懵懂少年即便身世非同一般,可也不至于让风平浪静已有十余载岁月的洛阳神都一日三惊,甚至连宣室殿里那位无上尊贵的中原第一人也必须郑重对待……

  原本气氛森然的公堂,随着少年的清朗呼声忽然为之一振。

  礼部的老尚书,吏部的几位侍郎供奉以及太守府的几位属官人人神色莫名,从他们脸上的表情根本看不出丝毫头绪来。除了那位老尚书一脸戚戚然地摇头轻叹,其余的几位倒真的是沉得住气,眼观鼻鼻观心,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冷淡姿态。

  毕竟对于他们这些辛苦上位,身后也并无什么靠山大树的无名小卒来说,这样的差事可实在算不上什么美差!哪句话说的不妥指不定就得罪了人,到时候怎么死的恐怕都不知道……

  多说多错,少说少错,不说不错,实在是官场上公认的不二法则。

  和他们相比,堂上无论身份地位皆高过众人一头的两位将门老帅虽说并不怕得罪人但也或多或少的要顾忌一下身后的整个将门,有些事当然不能明目张胆地去做。

  至于那位尚未成年的蒙家少爷便无需忌惮那些大人物们之间的弯弯绕绕了。

  有话就要说出来,有仇有怨也绝不和稀泥了事,和那些脸上戴着面具的伪装者相比,这些年轻气盛的少年们才是最真实,最灿烂的。

  蒙小川拍了拍苏白鹿的肩膀,什么话也没说,只是一个劲儿的嘿嘿傻乐,看得少年一脸无奈。

  “兄弟重逢就算是一个很震撼人心的画面,也不用整的像生离死别吧!”苏白鹿咧嘴苦笑道,躲开了少年高高举起随后重重落下的手掌,揉了揉酸痛的肩膀咬牙切齿:“就我这身子骨经得起你这禽兽的折腾?别我没被他们弄死,最后倒死在你手上了,那多冤啊!”

  蒙小川眉头一挑似是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脸上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怪笑,凑到满头雾水的苏白鹿耳边冷笑道:“等你出来自然会有其他人出手调教,你小子可也嘚瑟不了多长时间喽!”

  也不顾苏白鹿一脸狐疑的表情,蒙小川忽然拉着少年走到末尾处,随后指着坐在椅子上和他年纪仿佛的三个少年,像是在炫耀什么了不起的宝贝一般,轻笑道:“给你介绍一下,我大秦将门后裔。”

  “正武,皇甫,都是亲亲的兄弟!洛阳城里各处好玩儿的地方,经典的馆子,没有这俩人不知晓得,以后有什么事别老自己一个人扛,你还以为自己是什么寻常百姓不成?真遇上麻烦我们大家一起解决总归是比你一个人逞英雄要强的多啊。”

  刘正武拍着胸脯哈哈大笑,一身锦衣华服却偏偏让他穿出了吊儿郎当的无赖模样:“你这个兄弟我刘正武交定了!不说别的,老子看那姓严的不爽很久了!要不是皇甫这家伙拦着,早就上去把那伪君子打的满地找牙了,哪里还会有今天的麻烦?”

  身边的翩翩少年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随后冲着苏白鹿拱手笑道:“他就是这么个驴脾气,嘴上也没个把门的,若有冒犯了苏兄弟,你可得多多见谅!”

  苏白鹿摆了摆手一脸苦笑:“说起来我也不怎么喜欢你们洛阳城里的那些条条框框,虽然我那个素未谋面的老爹牛气的很,但我还真是给他老人家丢脸了,那些文绉绉的礼仪客套小弟实在是看着头疼啊!”

  如同神交多年的知己一般,没个正经模样的锦衣少年顿时摇头晃脑,拍掌大喝道:“哎呀!兄弟,相见恨晚啊!”

  一脸讪笑的苏白鹿握着爽朗少年向他伸出的双手却无意间瞥见两人身后那个目光闪烁的青衫公子。

  “那这位是?”

  始终沉默不语的青衫公子不禁咬牙暗道丑媳妇也总得见公婆,豁出去了!

  “在下钟涛,那天曾与苏兄有过一面之缘……”苏白鹿歪着脑袋露出一丝尴尬笑容,心中暗自嘀咕咋就没半点印象?

  见少年脸上的表情并无多大起伏,面色凝重的钟涛自顾自地低声轻语:“我与家父受那严世凯的蒙骗故而曾对兄长暗中使了绊子,不过此时在下已幡然醒悟,还望兄长见谅!”

  言罢躬身俯首,久久不起。

  这个玩世不恭的年轻纨绔深纵然喜好声色犬马,也知晓钟家后三十年命运走向皆在他这低身一拜中。

  有只手忽然落在了他的肩膀上。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个问题。

  云淡风轻的苏白鹿挠了挠后脑勺哈哈大笑:“嗨呀,我还寻思是多大的事呢!谁年轻时还没干过点儿糊涂事?再说了我这不好好的站在你面前吗!你若真的心里愧疚的不行,要不哪天咱好好的撮一顿?”

  “如意坊的锅子,你觉得怎么样?”

  明明一副垂涎欲滴的模样,却偏偏要装的若无其事。

  原本以为要大出血的青衫少年张大了嘴巴满脸愕然。

  蒙小川忽然拍了拍钟涛的肩膀,脸上虽没有浮夸的笑容却也再无往日的冷淡隔阂:“姓严的他拿你当狗,这事儿我蒙小川做不来!日后我会让他知道兄弟可从来不是像他这么用的啊。”

  “至于你这家伙嘛,要是没意见,以后可就是一口锅里捞肉吃的哥们儿了。”

  吊儿郎当的锦衣少年双手叉腰神采飞扬,皇甫鸿泉冲着他挤眉瞪眼,嘴角带笑。

  钟涛眉眼低垂,脸上忽然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

  原来他从来没有喜欢过曾经那些灯红酒绿的日子,更没有真正谈的来的朋友。

  酒肉知己,不外如是。

  但幸好今日起无人再视我贱如狗!

  ……

  ……

  光明正大,拍案惊奇。

  那张无喜无悲的威严面孔忽然唇齿相碰,正色道:“天子在上,特命我大理寺三司会审,以示皇恩浩荡!你若有作奸犯科之事务必从实招来,心中若觉委屈亦有我大秦王法为你主持公道。”

  “本官大理寺正卿裴济,堂下犯人,尔可知罪?!”

  本应该是话本小说中一句很普通的疑问质询,却忽然掀起一阵波澜。

  赵构眉头微挑,眯缝着双眼紧紧攥着手上的茶杯,苍白的骨节也随之凸起。

  老尚书徐应卿同样目瞪口呆,苍老的脸上那副古怪的表情分外滑稽。

  见惯了大风大浪的两位老帅面面相觑,不明所以;少年们则一脸惊诧地抚额怪叫:搞什么鬼?

  光明牌匾下的蓄须男人似乎也从未有过这样的经历,良久之后才又一次沉声冷喝:“你可知道这不是小孩子间的玩笑啊。”

  “苍天在上,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地回答您。”

  “作为一个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新时代大秦好少年,我对那一日的事深表歉意。”苏白鹿笑着对身边目瞪口呆的庙堂大佬们点头说道:“所以,为什么不认罪呢?”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独夫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