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升庵35,走人户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35,走人户

小说:杨升庵 作者:望江楼主 更新时间:2017-09-14 12:07 字数:1873

  正德十年(1515年)春节,杨春与孙儿杨慎、孙媳王妍及重孙耕耕一起在新都老家过了一个欢快的新年。只是儿子杨廷和初任首辅,工作繁忙不能回家,但其余两个儿子都赶回新都团聚,令老人十分高兴。八十岁的老人了,能享受四世同堂的天伦之乐,使杨春十分得意。

  更使老杨春得意的是重孙耕耕,这孩子才六岁,居然能背许多唐诗、宋词,而且特别喜欢听他讲古人的故事和讲解《易经》,俨然又是一个神童。长子、长孙、重孙都如此早慧,令老人太开心了。本来耕耕的教育主要是王夫人在管,回到新都后就自然变成高祖父杨春,杨慎夫妇也乐得清闲,尽量在生活上照顾好祖父杨春。

  耕耕最高兴的是过年,这几天可以不读书,尽情地玩。对于一个六岁的孩子来说,能无忧无虑的玩耍,是多么开心的事啊!尤其是新都,春节期间不大冷,可以随便出去玩;不像在北京那样冰天雪地,大多数时间不敢出门。而且在成都或新都过年与京城的风俗大不相同,除了烟花炮仗、演戏外,还有灯会,耍龙灯、狮灯和车灯等民间游艺活动;过年的饮食丰富多彩,尤其是大年三十的团年饭,二三十个菜摆上桌,许多都是耕耕没有见过、没有吃过的美食。可以说在家乡过年是看不完、耍不玩、吃不完!

  更令耕耕高兴的是初二“走人户”。“走人户”系四川方言,即走亲戚的意思。四川民间习俗,大年初二夫妻要带子女回娘屋,向娘家父母拜年,又叫“回门”,按四川习俗,是一种特殊的、很重要的“走人户”。杨慎和王妍带耕耕去简州走人户,就可以见到在乡下的老母,耕耕的外婆了。外婆,就是母亲的母亲,京城所说的姥姥,四川人称之为外婆,有的称为家婆。耕耕已听母亲讲过多次了,显然母亲和他一样,也很想见到外婆。杨慎的夫人王妍,是父母的独女。父亲王溥是成化年间进士,官至礼部主事,与杨廷和为莫逆之交,两家儿女在儿时就结为秦晋之好。可惜王妍不到五岁时父亲就因病去世。此后她和母亲回到四川乡下老家,母女二人相依为命,在老家度过十几个春秋。好在家里有些田产,拿现在的话说是个地主,在母亲的苦心经营下,日子也过得不错。只是王妍二十一岁与杨慎完婚,母亲不愿离开老家,一个人在乡下过着孤独的生活,令王妍十分惦念。因此同杨慎回到四川,回家看望寡母是她的一大心愿。去年因杨慎继母去世,在新都办丧事,未曾回乡下拜年。相对京城而言,新都与老家相隔咫尺,却不能经常与老母相见,不能不说是一憾事。王妍的心事,杨慎早就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夫人同耕耕谈起去看外婆的事,其实就是她心事的流露,六岁的耕耕又如何能理解呢?!老杨春也看出孙媳妇的心事,过年前就把他们叫到面前,吩咐他们大年初二去简州拜年。

  正月初二一早,杨慎辞别祖父和叔父,家人用马车将他们送到赵家渡的沱江码头,从那里坐船到外婆家。听他妈妈说,外婆家不算远,坐半天左右的船就可到。要早到就必须早起早行。他们包了一条木船,沿江而下。还是冬天的沱江流域,几乎没有风,行船全靠水流。在四川的几条河中,沱江以河面宽阔,水流平缓著称。而因船行缓慢。但冬季属于枯水季节,每到滩头仍然河道狭窄,水流湍急,梢翁只得聚精会神地掌舵,还不时用镐杆点拨,以免船碰上礁石。耕耕这时没有被险滩吓倒,而是注意到岸上一串弯着腰的人,口里还有节奏地唱道“嗨哟,嗨哟---”;他们身上连着绳子,好像与下游的一条大船连着,大船上的梢翁正在高声唱沱江号子。

  “爸爸,那些人在干吗?”耕耕问道。

  “那些人是纤夫,他们要把那条大船拉到上游去。”杨慎说。

  “那个大船上的人不拉船,还在唱歌。他是不是太懒?”耕耕问。

  “那是掌舵的梢翁。他可不懒,不仅要掌握船的方向,还要唱号子给纤夫鼓劲。他唱一句,岸上的纤夫就应一声‘嗨哟’,这样他们就感觉不累了。干重体力劳动的人,都要喊号子,以减轻他们的疲劳。你好好听,他们唱得很有意思。”杨慎说。

  “梢翁唱的号子太好听了,可是有的我听不懂。”耕耕说。

  “他唱的大多是戏文,或者历史故事。你看的戏少,历史书读得少,所以不能完全听懂。”杨慎说。

  “要多读书才行!”王妍接话道,“要像你爸爸那样,读很多书,就没有啥不懂的。”

  “还要多看戏!对吗,爸爸?”耕耕说。

  “也对,到你外婆那里,就有戏看了。”杨慎说。

  那梢翁听这一家子说得闹热,也想加入进来。但一听他们讲唱戏,索性唱起山歌来:

  外婆门口有台戏,

  要请外孙来看戏。

  没得啥子好吃的,

  牛肉包子夹狗屁。

  梢翁一唱,耕耕哈哈大笑起来,对梢翁说:“老爷爷,你唱得真逗!”

  “小少爷,这是我们乡下人的儿歌,就是小孩唱的童谣。”老梢翁说,“你说它逗,它就逗;你说它好笑,就好笑。这些儿歌就是逗笑的。虽然语言粗俗,用的是乡言俚语,通俗易懂,乐得开心而已,在我们乡下流传很广。”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杨升庵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