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升庵63,黄峨一语点醒杨慎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63,黄峨一语点醒杨慎

小说:杨升庵 作者:望江楼主 更新时间:2017-10-12 12:24 字数:3056

  冬去春来,百花盛开,已是正德十五年春。王廷相想起杨慎夫妇,二人结婚已有不少日子,为何还不回京呢?像杨慎这样的博学之士,年富力强,正是为国家效劳的好时期,老呆在家里是国家一大损失。他觉得应该去看看二人有啥想法,劝劝杨慎尽快回京。于是来新都拜访杨慎夫妇,杨慎邀其同游新都宝光寺,黄峨因小恙而未同行。宝光寺因其舍利宝塔而得名,在新都这样一个小县城里,除桂湖外,也只有这处可游玩观赏了。杨、王二人只不过借此表朋友之谊,述时下风物而已。

  “升庵,婚后小两口的小日子过得不错啊!?”王廷相道。

  “子衡兄笑话了,学生已过而立之年,怎会像少年夫妻那样儿女情长?”杨慎道。

  “既然如此,为何乐而忘归?”王廷相直奔主题,劝杨慎返京复职。

  “子衡兄,你比我年长,是我的长辈,于我亦师亦友,当官时间长,阅历比我丰富得多。当今所作所为你比我清楚得多,你也曾因权奸所害而入狱。难道你还对当今抱有啥幻想?当年我在京时,曾不顾生死奔居庸关苦谏,差点被廷杖,落得妻亡子丧。我的前妻王氏对我说过,我只适合做学问,不宜当官!”杨慎道。

  “你还没有从亡妻之痛中解脱出来?”王廷相说,“我听说那黄尚书之女黄峨是个才女,难道她也与你前妻想法一样?”

  “黄峨的确是个才女,可谓我诗中知己。”说起黄峨,杨慎就得意起来。“黄峨善解人意,从不过问我仕途之事。”

  “如今你们好像还在蜜月之中,还来不及论及你的仕途。以后呢?任何一个知书识礼、出身名门的大家闺秀,能安于丈夫闲居,终日留恋于花前月下?”王廷相说,“我今日来拜访你,就是以朋友,而非以长辈劝说你返京。古来有多少圣君?圣君下又有多少贤臣?正因为当今不明,才需要你我这样的臣子尽忠啊!”

  “子衡兄说的是,小弟领教了。”杨慎道,“我回去同内子商量吧。不知她的看法是否与我前妻相同。我自认不宜当官,还是认真做点学问的好。”

  王廷相见杨慎如此回答,知道杨慎心已动,但难很快成行。此事得靠黄峨了。他见过黄峨,这是一位奇女子,决不会让杨慎沉迷于儿女情长之中。于是同杨慎一起回桂湖看望黄峨后,便告辞回蓉。

  其实黄峨并无大病,只不过到春天,一点老毛病犯了而已。她见王廷相来拜访,又提去宝光寺游览,必然有啥重要事情商谈,也就借机推托,不与他们同行。待王廷相走后,她才问杨慎,他们在一起是否有啥事相商。杨慎说:“没有啥重要的事,只是邀约游宝光寺罢了,王廷相不是四川人,在成都朋友不多。我们得找时机去成都回访,再一起去游杜甫草堂。”二人毕竟新婚不久,杨慎不想提回京之事。再者,杨慎对正德皇帝的失望之情仍在,也不想很快返京;但思念老父,对朝廷仍放心不下,内心矛盾,便暗自写下一首诗,表述自己这种心情:

  游子恋所生,不获常怀安.

  大哉宇宙内,吾道何盘桓!

  杨慎不说,黄峨便不问,一个偶然的机会,黄峨读到杨慎这首诗,方知那次王、杨相会的议题。黄峨淡淡一笑,知道杨慎目前仍处于矛盾之中,如果他决心已下,不会不告诉自己的。现在还不便点破,只有在适当时机,用巧语点拨,让他解开心结。

  一日风和日丽,桂湖内杨柳婆娑,绿树成荫,杨慎和黄峨来到荷塘中的赏荷亭,看满塘荷叶吐露,娇嫩欲滴,一时兴起,便叫侍儿黄莺取来瑶琴,焚香罢,一边弹,一边唱起自己所作散曲《北南吕骂玉郎》“仕女图”来。只听她唱道:

  一个摘蔷薇刺挽金钗落。一个拾翠羽,一个然鲛绡, 一个画屏侧畔身先靠。一个竹影遮,一个柳色潜,一个槐阴罩。一个绿写芭蕉,一个红摘樱桃。 一个背湖山,一个临盆沼,一个步亭皋。 一个管凤吹箫,一个弦抚鸾胶。 一个椅栏凭,一个登楼眺, 一个隔帘瞧。一个愁眉雾锁,一个醉脸霞娇。 一个映水均红粉,一个偎花整翠翘。 一个弄表梅攀折短墙梢,一个蹴起秋千出林杪, 一个折回罗袖把做扇儿摇。

  杨慎听罢,鼓掌叫好道:“你这只曲子描绘了一群仕女在林园中活动的图画。全篇十四句,写了二十四个仕女,每一个有不同的行动、姿态、面貌、穿载、背景、表情,人人具有特色,个个栩栩如生,闭目凝想,历历在目!”

  黄峨则对杨慎含情脉脉,莞尔一笑。继续弹了一首她的叠字散曲《天净沙》,只听她唱道:

  哥哥大大娟娟,风风韵韵般般,刻刻时时盼盼,心心原原,双双对对鹣鹣!

  娟娟大大哥哥,婷婷弱弱多多,件件堪堪可可,藏藏躲躲,哜哜世世婆婆。

  杨慎听罢道:“此曲用的都是叠词,音韵如此协调,节奏如此明丽,意境如此妙趣横生,真令人佩服!小弟要不是女儿身,我这状元非让你夺去不可!”

  黄峨起身道:“杨兄过奖了!这些小曲只不过写着玩,没有啥实用意义,哪像你们那些仕途经济,诗词歌赋才是士大夫的为官之道,匡扶朝政、济世救民之本啊!”

  “小弟确有大丈夫气概,这些话不是一般女子能讲出的。我那亡妻就觉得仕途艰险,说我只是个文人,不是当官之才,应专心学问,不去过问朝政为好。因此她事事为我忧虑,以致过虑成疾,过早离世,可悲,可悲啊!”

  “小弟刚才不过与杨兄开个玩笑而已,怎知勾起你那痛心的往事?!我说过自己是晚开的石榴,不与桃李争春,也不会像王姐姐那样为你的仕途耽心。所谓‘忠孝节义、君臣父子’,那是你们男人的事,小女子是难对君、对父尽忠孝之道的。因此小弟不以诗词为意,常写点散曲玩玩。至于仕途之事,贱妾嫁给官人,就一切从了官人,不会为您官场的事说三道四的!”

  杨慎一听黄峨的话如雷贯耳,让杨慎惊倒在座椅上,半响说不出话来。黄峨淡淡的一句‘对君、对父的忠孝之道’,犹如醍醐灌顶,让他想起在京为相的老父,以及那玩世不恭、荒淫无道的正德皇帝。老父为官难呀!我却在老家花前月下,卿卿我我!我杨慎枉为状元,枉为臣子,还不如小我十岁的年轻妻子。黄峨不经意的一句话,就击中我的要害,惭愧,惭愧啊!

  却说那黄峨见杨慎落魂的样子,并没有上前赔罪,也没有向丈夫解释,而是静静品茶,沉默不语。她觉得应该让杨慎清静思考一下,这时去打搅他太不适当了。其实那句杨慎认为不经意的话,并非黄峨随意之言,而是她精心设计,今天才找到机会说出来的。虽然她和杨慎的结合让她满足,婚后诗情画意的生活让她惬意,然而她觉得结婚几月的生活中,杨慎总是在回避什么。亡妻、爱子、老父、还是朝政?这些事他绝不在黄峨面前提起,一旦涉及这些问题,他总是躲躲闪闪,或有意避开。他怕我多心?他怕我还像他前妻那样为他的仕途焦虑、干预他的仕途?黄峨觉得不像。同她结婚后,好像已经抚平杨慎丧妻失子的伤痛,因为杨慎在她面前谈到亡妻时,显得很坦然。他不是对朝廷已丧失信心了吗?还有啥事让他耿耿于怀?直到她看了王廷相走后杨慎写的诗,才明白其中缘由,因此今日借他赞美自己之际,用一句话点拨他。

  杨慎是个孝子,而且对其父十分崇拜。他请病假回乡,自云甘愿过林下生活,却丢下老父在京独自支撑那摇摇欲坠的朝廷,这是孝子所为吗?这是杨慎最大的苦闷。黄峨认为,对杨慎而言,忠孝是分不开的,只有从孝入手,才能解开杨慎的心结。于是黄峨才设计了那句所谓不经意的话,提醒他不忠也就不孝!但让杨慎感觉不出黄峨在劝他,而是在自谦。这就是黄峨的高明之处。

  杨慎沉思一阵,终于向黄峨说道:“小弟,我们还是尽快回京吧!老父在京那样艰难地为朝廷支撑,我这个做儿子的却只知道在老家享乐,还算啥孝子忠臣?我们得尽快回京。不过也不能走得太急,你的父母年事已高,我们这一走不知何时回蜀,走前还得去遂宁看望二老;此外,我们还得向成都的朋友辞行啊!”

  “看来你已想得很周全了,我没有啥可说,一切照你的安排办就是。”黄峨说。

  “哈哈,”杨慎笑道,“一切听我的安排?其实是听你的安排!王廷相劝过我多次,都未打动我,你不经意的一句话就让我不得不走,看来是你精心策划的吧?!”

  黄峨既不否定,也不肯定,只微微笑笑而已。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杨升庵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