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升庵97,空山海棠叹佛音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97,空山海棠叹佛音

小说:杨升庵 作者:望江楼主 更新时间:2017-11-15 13:16 字数:1944

  李元阳是滇中有名文人,又世居点苍十八溪中,可以说对自己家乡美景游览殆尽。他知道游点苍必须东泛洱海,卧数溪峰,方能领略点苍全貌。杨慎当然一切听李元阳安排。他们乘船南泛至鸡额山,然后沿盘旋的石蹬徒步攀登,见十九溪峰如屏风而立,山颠白雪皑皑,山腰白云如带;俯瞰千村焰火、万里田畴,不禁神爽飞越。杨慎在《游点苍山记》中写道:

  ……比入龙尾关,且行且玩,山则苍龙叠翠,海则半月拖兰;城郭奠山海之间,楼阁出烟云之上;香风满道,芳气袭人。余时如醉而醒,如久卧而起作,然后知吾向者之未尝见山水,而见自今始。

  杨慎一生游览过无数奇山异水,但一见点苍洱海景色,便觉得往日所见之山水大为逊色。他与李元阳一边行走,一边赏玩,美景触发诗兴,沿途题咏唱和的诗词很多,后来汇为一卷,名曰《点苍杂咏》。

  大理西去与印度很接近,故南诏以来佛教盛行,古有妙香国之称。苍山洱海之间,寺庙林立。杨慎和李元阳游览大理,多在寺庙寄宿。这天二人在兴教寺留宿,适逢寺内海棠盛开。杨慎见兴教寺的两株海棠,花枝簇灼,光彩照人,却艳而不妖,丽而不媚。此花不开在帝都京师,博取显贵青睐;也不开在高官大户园中,与牡丹、芍药争奇斗艳。却偏偏开在南天荒村古寺之中,展示出一种不阿不媚的本色英姿。一股落难才子的情愫涌上心来,杨慎触景生情,想到家乡、想到夫人黄峨、也想到自己不幸的身世,诗兴来潮,对兴教寺海棠吟道:

  两树繁花占上春,多情谁是惜芳人。

  京华一朵千金价,肯信空山委路尘。

  选自《升庵全集》三十五卷

  海棠是中原名花,尤以蜀中海棠名贵,当时士大夫以得蜀中贴梗海棠(又称铁梗海棠、铁干海棠,因花贴近树枝而得名,笔者注)为自得。其花色如啼血杜鹃,在頽枝上竞放。在寒梅消退,桃李未开之时,独领早春风骚。杨慎想到自己身世,自叹名花委弃空山,无人怜惜。自伤贬谪,不为世用。李元阳听到这首诗,称赞不已。但他也看出杨慎仍眷恋于京华身价,不甘委弃远荒。他十分同情朋友的遭遇,敬佩他的节操,于是和诗安慰杨慎道:

  和杨太史兴教寺海棠

  国色名花委路旁,今年花似去年香。

  莫言空谷知音少,也有题诗玉署郎。

  《李中溪全集》卷三

  杨慎与李元阳在兴教寺咏海棠唱和的诗,很快在滇中广为流传,后人将之刻于兴教寺壁上,至今犹在,为兴教寺这个云南省文物保护单位增辉不少。李元阳对此感慨颇多。三十年后李元阳重游兴教寺,杨慎已不在,回想当年情景,题诗回想当年情景道,感慨万千:

    太史成都杨滴仙,昔游同赋海棠篇;

  今日重来花树老,回首春风三十年。

  三十年中人事改,升庵垠溪皆不在;

  纵然拈笔更题诗,山水萧条失光彩。

     —— 《李中溪全集》卷四

  此是后来之事,暂且不表。

  为何杨慎与李元阳唱和咏海棠诗如此有名?笔者还得在此饶舌几句。古今诗人之咏海棠,上起《诗经•木瓜》,下迄郭沫若《百花齐放•铁干海棠》,或寄兴寓情,或托物言志,名篇佳作极多。而嘉靖年间杨慎和李元阳的《兴教寺海棠》唱和诗,抒情真挚感人,语言朴素清新,可谓艺宛奇葩,诗坛佳作。尤其难得的是,李元阳通过和诗,情真意切劝杨慎。

  李元阳的诗在赞美杨慎之诗时,称在滇中大有像他那样的人在,为杨慎知音的玉署郎,应该值得高兴。但李元阳知道,要解开杨慎长期郁结在胸的心结,不是一两首诗能解决问题的;也不是同他谈古论今,讲大道理能奏效的。他要找合适的时机,进一步劝解杨慎。他们离开兴教寺后,继续在点苍山游览,一天他们来到感通寺,夜晚就住在那里。那晚他们夜宿感通寺时,李元阳找到合适的时机,成功劝慰了杨慎。

  李元阳在感通寺抓住啥契机劝杨慎呢?还得先简要介绍这感通寺。感通寺又名荡山寺,在苍山圣应峰麓,为汉代摩腾竺法兰由天竺入大汉时所建,是座千年古刹。感通寺僧人颇多,香火很旺,住在寺里早晚都能听到寺僧念经。那天夜里,杨慎和李元阳孤灯对坐,畅谈日间所见美景,忽听一阵阵诵经声传来。文人对文字的敏感性让杨慎对那些经文关注起来。杨慎在听那些念经声时,觉得那声音怪怪的,一时不知哪里不对。他来滇中已六年,对云南话早已熟悉,更何况云南话亦属西南官话,川滇话本是一家,不会听起来别扭的。他仔细一听,原来是和尚诵经时将许多字的音读错。杨慎对李元阳说道此事,李元阳答道:

  “古来学者对佛学并非都精通。六书中转注实在不是经得住考究的,而是宋朝人妄拟,后世学者遂沿而不改,以致以讹传讹。但如今之学者通古音韵者极少,唯有先生能胜此任,先生为何不著述纠正之? 除此之外,先生可在滇中讲学著书,能在滇中弘扬中华汉学,对国家、对后人都是极大的贡献,也会留名青史,那些在朝唯命是从的权贵又何足道哉!?”

  李元阳这些话,正中杨慎下怀。他想起与黄峨离别时,黄峨说的那些话:杨家进一步受迫害,赦免无望,就该安心云南多做学问,为云南人民做点贡献。李元阳的话与黄峨的话,可以说如出一辙。杨慎于此茅塞顿开,便主动与李元阳探讨起做学问的事来。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杨升庵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