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游镜像宇宙后传第三十三章 无妄之灾从天降 祸从口出殃自身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三十三章 无妄之灾从天降 祸从口出殃自身

小说:魂游镜像宇宙后传 作者:逆向宇宙 更新时间:2017-10-13 13:35 字数:2391

  鄂崇禹见纣王如此无道,高声骂道:“昏君无道,听信谗言,宠信妖妃,炮烙忠良,为堵众口,施加惨刑,不思灭天伦,绝宗嗣,惨绝人寰......”

  纣王那里能容鄂崇禹继续骂下去,立刻命武士将鄂崇禹﹑姬昌拖了出去。

  武成王见纣王要连杀三公,急忙出班,另有亚相比干等七人,也出班俯伏在地。

  比干奏道:“三公乃国之栋梁,万不可一日俱毁。言其篡政,要有凭证,怎可轻动极刑?姬昌乃仁德君子,为国为民,尽心尽力。对陛下忠心不二,怎可一言不合,即视为异己,急欲除之?鄂崇禹身负重任,威震一方,才使得陛下安枕无忧。本是我大商社稷功臣,此梁万不可撤!望陛下三思赦之,我群臣不胜感激。”

  纣王道:“九侯包藏篡政夺权野心,鄂崇禹﹑姬昌朝堂之上蛊惑人心,诋毁君威,罪在不赦,何臣敢保?”

  黄飞虎奏道:“九侯公﹑镇国公名望远震,素无大过。护国公乃仁义之君,人称“西方圣人”。有他们在,则四海升平,万民归顺。他们不在,则烽烟四起,民不聊生。况他们手下还有数十万精兵强将,一旦君侯殒命,难保动乱不断,国运垂危。闻太师远征未归,今又内起祸端,社稷难安。愿陛下从长计议,尽量赦之。”

  纣王闻奏,冷静地想了一会,言道:“朕亦知姬昌其名远震,但他不该不明是非,与弑君篡位者随声附和,与朕对抗,朕看在诸卿所奏,可以赦免。九候﹑鄂崇禹谋逆之罪,不可赦!毋庸再奏,立即行刑。”

  旨意传出,姬昌被放回。他心里暗自庆幸自己死里逃生。

  那两公则手足被钉牢在木案之上,行刑者一阵乱刀飞舞,瞬间被剁成了肉酱!

  监斩官回旨,纣王拂袖离去,驾回寿仙宫了。

  姬昌拜谢了朝中诸位后,两眼含泪道:“姬昌来朝歌方几日,朝中大事不断,数名肱骨之臣命丧九泉,非是好兆。东南两地将战乱不断,烽烟四起,民不聊生矣!我等先将二公尸骨浅埋入土,待事定再说吧。”

  众臣都知西伯侯心地慈善,纷纷愿往,以尽同殿为臣之谊。

  次日,纣王升显庆殿。

  比干奏:“昨日二臣尸骨已收,可将姬昌放归故里。”

  纣王准奏。

  比干领旨离朝。

  费中出班奏道:“陛下万不可被姬昌外像所迷惑!此人表面忠厚,内心狡诈,面是心非,并非良善之辈。陛下放其回国,恐是纵虎归山,放龙入海。他若策反东南两地兴兵作乱,我大商岂不是永无宁日?陛下到时悔之晚矣!”

  纣王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朕如之奈何?”

  “此事不难。姬昌临行之前,我与尤浑相送,微臣可用言语探听虚实。如姬昌属实忠心不二,陛下赦之。反之,即刻将其斩首,以绝后患。”费中将心中想好的主意说了出来。

  纣王听费中如此一说,觉得言之有理。道:“爱卿此言甚善,可行。他人勿将此话传出,不遵着严惩不贷!”

  众大臣相觑无言。

  比干出朝,来到西伯侯居住的馆驿,早有随从进内通报,西伯侯出门相迎。

  礼数简略,二人促膝交谈。

  比干道:“昨日为二侯收尸,已奏明陛下。同时,将释君侯回国一事报与陛下,陛下允诺,公可择时而行。”

  西伯侯拜谢道:“老殿下厚德,姬昌不知何日能报!”

  “君子之交淡若水,你我间不必多说。”比干复低声道:“陛下无端杀害大臣,定非吉兆。朝内奸佞横行,公宜明日拜阙早行,恐日久生变。切记!切记!”比干说完起身要走。

  姬昌用手拉住比干道:“丞相金石之言,岂敢有忘!”

  两人馆驿外惜惜道别。

  姬昌送走了比干,回到馆驿内安排随行人员收拾东西,明日启程返回西岐。

  午后,东西已经收拾停当。这时有人来报,“门外有客人到。”姬昌不知是谁来临,赶紧出门相迎。

  见来者是费仲尤浑二人,姬昌忙将二人让进馆驿。互相客气了一番后,大家落座。

  费仲言道:“君侯回归故里,怎么也不与我们打声招呼?”

  “一直忙着收拾东西,方才得空,你们二位就来了,我谁也有没告诉。”姬昌实言道。

  “太外道了!虽说是我们接触得少些,经常来往,我们接触的不是就多了嘛。”尤浑说着,让随从把礼品抬了上来,东西还真是不少。

  “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一点心意,请君侯笑纳。”费仲说道。

  “这如何使得!二位从未得到过我一分一毫,我怎能让二位如此破费?”姬昌推辞道。

  “一点心意而已,礼品已经抬来了,就不要推让了。我们将来到了你那里,热情些招待我们就行了。”巧嘴的尤浑说道。

  姬昌无奈收下了礼物,赶紧让下人张罗,在馆驿中置办筵席,款待费仲﹑尤浑。

  宴席之上,费仲﹑尤浑两个人轮番敬酒,把姬昌喝得是面红耳赤,已是半酣。

  西伯侯醉意朦胧道:“姬昌有何德何能?敢劳二位前来饯行。”

  费中巧言道:“君侯荣归故里,理当来为君饯行,若有不到之处,多多包涵。”

  姬昌乃是真君子,来不得虚伪,信以为真,不想这二人包藏祸心。二人紧着用大杯灌姬昌,姬昌酒量豪爽,再加上明日将要回归故里,心情舒畅,来者不拒。喝得头脑发直,竟然不知其二人的用意。

  费仲﹑尤浑见姬昌被灌得差不多了,费仲问道:“闻听君侯能演绎先天之数,不知是否灵验?”

  姬昌酒醉未加防备。直言:“阴阳八卦自有定数,人预先知晓也可破解。”

  “若说当今天下,君侯可以预见到它将来的走向吗?”费仲试探着问。

  姬昌听问,伤心不已,“国家气数已尽,末代国君不得善终。我早就算过了。”

  “还能延续多少时日?”

  “四七年而已。”

  费仲﹑尤浑闻听,不禁大吃一惊!

  尤浑道:“我不关心国运,我只想知道我们二人的命运如何,君侯能给我们算算吗?”

  姬昌认真地给他们二人算了一遍,半天没有说话。

  “算不出来吧!”尤浑讥笑道。

  姬昌道:“非也!而是我觉得你二人的命运很奇怪,常人都是,饥饿﹑劳累﹑生病﹑战斗﹑意外﹑水火之中死亡,不似你二人,竟会在三伏天同时被冰雪冻死。”

  二人听姬昌这样一说,笑逐颜开道:“生有时,死有地嘛。”

  他二人心中不约而同都想到,你这纯属胡说,三伏天怎么会冻死人呢?

  他们又继续喝酒,过一会,尤浑又问西伯侯,“平时你给自己算过吗?”

  姬昌答“算过。”

  “祸福如何呢?”

  “不过是讨了个寿终正寝而已。”

  二人拊掌笑道:“君侯自然会是福寿双全了!”

  三人喝至午夜,费中忽然说道:“我还有件要事未完,明日早朝要用,不敢久留。愿君侯一路保重。”

  尤浑也起身道了句:“祝君侯明日一路平安。”

  二人随即离开了馆驿。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魂游镜像宇宙后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