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与钢的守望第四十四章 美味香料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四十四章 美味香料

小说:血与钢的守望 作者:丛林咆哮 更新时间:2017-10-13 07:27 字数:5010

  杰森和米娅聊了很久,分享了这段时间里各自的经历,最后杰森提议她跟自己一起进城。

  “我们有一间还算干净的房间,我和弗雷泽可以搬到士兵们的通铺去。只要你肯来,我想弗雷泽肯定再乐意不过了。”

  “现在还不是时候。”米娅摇头,“我不能就这样一走了之,我母亲肯定会为这事盘问上我一整天。而且我还有属于我的使命没有完成呢,记得吗?”她说着拍了拍腰间的短刀。

  “我很高兴看到你没有被命运击垮。”杰森声音低沉地说,“不过在接下来这段时间里,生活肯定会更加不好过……你和我们都一样。”

  “生活从来就不曾轻松。”米娅平静地说,“我父亲经常将这句话挂在嘴边,所以我也早有准备。”

  “愿我们能够再见……”杰森感概良多,最后也只能用这句话代替千言万语。

  “一定会的……”米娅笑着拍拍杰森的胳膊,潇洒地转身离去。

  当杰森回到水边时,他还真的在黑暗里摸到了自己的靴子。而当他拎着靴子趟过水渠,回到城墙里面时,发现有一群人正在岸边忙活,准备把这个缺口用石头堵住。他们看到杰森从水里冒出头时立刻警惕起来,有人差点拔出了武器。

  “等等,等等,我是自己人!”杰森赶忙说道,“绑架伊莎贝尔小姐的人就是从这里进出的,是我追出去救了她。”

  “伊莎贝尔小姐早就回来了,而且是独自回来的!如果你所说是真的,那你为什么在外面耽搁了这么久?”一个士兵质问道。

  杰森环顾四周,认出了一个有些脸熟的人。他赶忙朝那人挥挥手说:“你,今天下午我们一起与劫掠队战斗,还记得我吗?我是赫尔穆特爵士的朋友。”

  “好像……的确是见过你。”那人拿着火把凑到杰森的脸上晃了几下,热浪熏得杰森偏过了头去。

  “让他走吧。”那人最后说道。

  杰森爬上岸,在周围人警觉的目光下将靴子里的积水倒出来,本想立刻穿上,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干脆光着脚走回去。

  “看来我的霉运还没有结束……”他自嘲地想着,推开人群朝自己的住处走去,脚上的泥泞还未除去,此时又沾满了沙砾。

  带着满身的疲惫推开房门后,杰森立刻就听见了弗雷泽和卡弗的交谈声:

  “你没搞明白,这里要用缓慢而低沉的语调,像我这样唱……因为这一段讲的是罗兰之死……”

  “我之前看过一些舞台表演,他们在这里都用的高昂激动的腔调……罗兰是英勇战死的……而且这一章也是整个史诗的最高潮……要是这一段就低沉了,那最终章又怎么唱?”

  “屁,那些街头表演的三脚猫懂什么?比起《尼伯龙根》和《贝奥武甫》来,《罗兰之歌》更符合领主们的欣赏口味。我曾在无数的领主大厅演唱过它,没人对我的风格提出过质疑……”

  看到弗雷泽精神还不错,杰森也就彻底放下心来,之前他一直担心伊莎贝尔给他灌的药酒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卡弗的脚边摆着一个水桶,手里拿着毛巾不停给弗雷泽擦拭额头,而这温暖的行为丝毫没有影响两人对诗歌各抒己见的争论。

  看到杰森到来,两人停止了交谈。卡弗站起来,深深地打量着浑身滴水、狼狈不堪的杰森,过了许久才严肃地说道:“我听到伊莎贝尔小姐回来的消息了。我……很抱歉她那样羞辱你们,我也愧疚于自己曾经跟她们一样轻看了你们。你是个有荣誉感的人,而弗雷泽,你是个有才华的诗人……总之,谢了。”

  杰森点头。弗雷泽说:“咱俩的讨论还没算完,明天我还会去找你的。”卡弗嘿嘿一笑,推门离去。

  杰森一边脱去湿漉漉的衣服,一边对弗雷泽说道:“你脸上的颜料还没洗干净。”

  “哪?在哪?”

  “鼻子边上!”

  “唉……”弗雷泽一边使劲揉着鼻子一边抱怨,“今天我丢丑可丢大了,杰森。这地方我感觉我是待不下去了……”

  “那些事情你都记得吗?”杰森问。

  “隐约记得一部分,我知道你来了,知道鹰身女妖对我说话时和声和气,其他的事情都是卡弗大师告诉我的。”

  “你应该后悔的事情还多着呢!”杰森草草清洗了以后,躺在床上说道,“我救出伊莎贝尔的时候,碰到了米娅!”

  “什么!她也来到这里了?是啊她应该来,巴尔伯爵怎会放心让她一个人返回巴尔呢……她怎么样,看起来消沉吗?”弗雷泽把一连串的问题砸向杰森,“哦不对,她陪伴在她母亲身边,怎么会感到消沉呢……她应该开心才对。她看上去怎么样?有没有提起我?糟了,你不会把我今天的惨样告诉她了吧?”

  “困了,睡觉!”杰森将蜡烛熄灭,任凭弗雷泽一个人在那里喋喋不休。

  “别呀……杰森!你是认真的吗?靠!”弗雷泽哀嚎起来,回应他的却是杰森震天的呼噜声……

  一直到天光大亮,杰森才头晕脑胀地从床上爬起来,而且发现弗雷泽也还没醒。杰森拍着伙伴的脸告诉他再不起来就错过早餐时间了,回应他的只是弗雷泽迷蒙的嘟囔:“头晕,药效还没过去,再睡会……”

  杰森只好蹑手蹑脚穿上衣服独自出门,来到兵营外时发现,餐桌上果然只剩一点面包渣了。虽然基督徒在教会的指示下很少吃早餐,认为过早进餐是对夜晚斋戒的破坏,但城堡里的士兵可不管这一套,他们需要保持充沛的体力以面对随时出现的战情。

  不过看来杰森今天早上是要饿肚子了。既然没饭吃,他决定去赫尔穆特那里看看有没有可以帮上忙的地方。而在半路上,他碰到了亨利公爵。

  “杰森先生。”公爵主动迎了上来。

  “公爵大人。”杰森说。

  “去找赫尔穆特爵士?我刚从那里回来。他不在,格哈德告诉我说他和他在城堡外的朋友进行定期碰面去了。”

  “谢了,大人。我去他房间等他回来。”杰森说。

  “杰森先生,我听说了昨晚发生的事情。”亨利公爵说,“关于你解救了我女儿的事情……我其实很想说一句感谢,因为这对我、对我的家庭以及这场战争都很重要,至少让我在与上洛林公爵的会面中没有陷入被动。”

  “但是呢?”杰森插口道。

  “但是我也听说你趁她孤立无援的时候指使你的某个朋友殴打她……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对待这件事情,要知道羞辱我的女儿就等于羞辱我的家族,我可不会任由这种事情发生……”

  “我保证不会再有下次,大人。”杰森平静地答道。

  见杰森对自己的这番话似乎早有准备,亨利公爵感到有些意外。他从衣服里拿出一件东西说道:“无论如何,你拯救了好几个尊贵家族的子女,其中一个被你救下的女孩的父亲,也就是我的宫廷药剂师,坚持要我奖励你的这种英勇行为。我思前想后,认为这件东西应该是配得上你的功劳的,所以……拿着它吧。”

  杰森接过那件东西,发现是一个精致的小盒子,并不太大,一只手就可以握住。盒子用红色锦锻包裹,画着卢森堡家族的徽记,而且镶嵌着金边。

  “看来为自己的子女日夜操心的父亲可不止我一个,你说是吗?”亨利公爵凑近了低声说道,并拍了拍杰森的肩膀,然后带着两个侍卫离开了。

  看来这个亨利公爵还是明白事理的,杰森笑着想道,不管盒子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他的行为还是说明了他不只是一个无条件溺爱女儿的父亲。之所以用这样拐弯抹角的方式表达感谢,只是因为不愿让别人觉得他在家族权威受到挑战的时候无动于衷,特别是这样一个特殊时期。

  当天中午,在赫尔穆特的住所里,杰森和爵士有一茬没一茬地聊着天。

  “你觉得他们什么时候会发动攻击?”杰森问。

  “我要是费里公爵的话,会在城堡的各个方向发动试探性的攻击,以找到防御上的弱点……这一般会花上好几天。”赫尔穆特说。

  “我们的弱点在哪里?我们自己知道吗?”弗雷泽问道。他一觉睡到大中午,然后就厚着脸皮来爵士这里蹭吃蹭喝。爵士也没拿他当外人,拿了几根美味的香肠出来,还让黑勒煎了几个鹅蛋。

  “难说。”爵士说道,“有些潜在的问题是我们自己都看不见的,我们也希望能在实战中暴露出来,而且是在敌人发现它之前。”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比敌人更急于开战。”杰森说。

  赫尔穆特点头:“你说到点子上了!他们已经拿到了阿尔隆堡,从某些角度来讲费里公爵已经达成了目的。他不可能当真吞下整个卢森堡,就算现在帝国没有皇帝管事,七大选帝侯也不愿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围困这里只是为了确保费里公爵退兵后,卢森堡不会反戈一击。”

  “怎么确保?”弗雷泽问。

  “敲诈一大笔钱,或许歼灭城里一半的守军……”格哈德说,“总之不让卢森堡公爵有机会发起一次收复失地的战争。”

  “而且只有在城墙上,我们才有机会打赢。”黑勒补充道。

  “所以我们要等他们来攻城,而且还要确保能赢得守城战。”弗雷泽说,“可是攻城的时间和方位都没有掌握在我们手里。”

  大家都沮丧地闭上了嘴,谁都没有好主意。过了一阵,还是杰森打破了这沉默。他拿出公爵赠他的盒子摆在桌上说:“今天早上亨利公爵赏给我的,我打开了,但我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说着,他小心翼翼的打开盒子,让里面的灰白色粉末暴露在空气中,一股奇特而浓烈的辛辣香气立刻弥散开来,充斥了整个房间。

  “我,的,天!”弗雷泽瞪圆了眼睛,一副难以置信的神态。格哈德和黑勒的眼睛立刻变得直了,身体前倾到桌子旁,想要去摸那盒子,手却在半空怯懦地停住了。就连赫尔穆特也有些动容,不自主地舔了一下嘴唇。尤其让杰森纳闷的是,他们四人都做了一个相同的动作:吞口水。

  “亨利公爵给你的?”弗雷泽问道。

  “是呀。”

  “因为你救了他的女儿?”

  “我猜,是的。”

  “赫尔穆特爵士,”弗雷泽转向爵士问道,“据你所知,公爵有没有其他的儿子或者女儿或者什么杂七杂八的亲戚被敌人绑架?”

  “据我所知……没有。”赫尔穆特说着,一副“我理解你此时感受”的样子。

  “好啦好啦!快告诉我这究竟是什么吧!”杰森难以忍受这种吊人胃口的等待,急忙催促道。

  “杰森,如果我的脑子还没有被伊莎贝尔的迷幻药弄坏的话,我可以确信的告诉你,这是……”弗雷泽说到关键时候,突然哽咽了一下,这可让杰森差点想要将一句“操你”脱口而出。

  “胡椒。”格哈德突然说出了后面那个词,眼睛仍然盯着那个盒子。

  “胡椒。”黑勒也点头表示同意。

  “胡椒?”杰森疑惑的重复着这个词,“是干什么的?难道是起死回生的药物么?”

  “你真的一点也不知道吗?”弗雷泽说,“这玩意的价格跟黄金比起来也不遑多让。让我跟你说一个真实的故事,小时候在勃艮第,我亲眼目睹了一个商人被当地的领主绞死,罪名是将银粒掺杂在胡椒粒里出售。想想看,白银颗粒……都比不上胡椒粒值钱。”

  “说到底,这究竟是干什么的?”杰森问。

  “当然是调味品啦!”弗雷泽说,“把它涂抹在肉类上,可以掩盖肉的……腥味。”

  “你是指不新鲜的臭味吧?”杰森会心一笑,拿起一个勺子舀了一大勺胡椒粉,倒进了弗雷泽的盘子里,说:“尝尝!”

  弗雷泽犹豫着问道:“你确定你不把这东西留到你的婚礼,或者其他什么人生的重要时刻?”

  “不了,现在就吃。”杰森说,“你们都来尝尝。”

  “早知道我刚才就不吃那么多了。”弗雷泽把一根香肠切成五段,推到桌子中央说:“你先来吧,杰森。”

  杰森叉起一段香肠,在胡椒粉里滚了一圈,然后一口塞进了嘴里。

  “唔!!嘶……啊!!”他的脸色立刻被呛得通红,含着香肠不敢再嚼,这幅窘样也立刻招来了大家的哄笑。

  “你弄得太多了。”格哈德笑着,轻轻蘸了一点送进嘴里,然后陶醉地闭上眼睛:“嗯……自从离开皇家宫廷之后,已经好久没尝到香辛料的味道了……”黑勒和赫尔穆特也各自叉起一块,小心翼翼地品尝起来。

  杰森猛喝了一大口南瓜汁,等辛辣灼热的感觉消失后又才试着吃了第二口。这一次他感觉自己渐入佳境,胡椒的奇特香味果然让香肠变得十分可口,刺激着他的味蕾如同夏日的花朵般绽放开来。

  “今天早上你去见鼹鼠了?有什么新消息?”杰森突然觉得心情极佳,随口问着赫尔穆特。

  “是。鼹鼠说现在营地四周都是哨兵,想给我传递消息而不被哨兵发现已经越来越难了,所以今天是最后一次见面。他把目前知道的一股脑都告诉了我。”赫尔穆特说,“比如敌人的营地后面跟着一个旅行商人团啦、上洛林公爵对巴尔伯爵很不满意所以自己当起了拉格纳之盾的雇主啦、梅斯主教一天内帮公爵册封了三个新晋骑士啦……恐怕对我们来说都不算什么重要的消息。”

  “等等!”杰森突然含着一口食物定住了,说:“你刚才说巴尔伯爵怎么?”

  “说是巴尔伯爵付不起拉格纳之盾的佣金,而上洛林公爵把这笔钱付了。公爵对雷诺的管理能力十分不满,在帐篷里把他臭骂了一顿。”赫尔穆特极力回忆着鼹鼠告诉他的每个细节,“对咱们来说不算什么好消息。咱们当初抢了雷诺的那笔金子,不就是希望拉格纳之盾因为拿不到佣金而退出这场战争,或者至少给对面添些乱子嘛?没想到费里公爵一出手就把这事平息了……”

  “爵士,我突然有一个不太确定的点子,或许可以解决咱们的困局。”杰森犹豫着说道,“如果成功了,或许可以将战争局势彻底扭转。”

  于是杰森对众人说出了他心中所想,所有人听完后都陷入了沉思之中。

  “有风险。”格哈德说。

  “而且还不小。”黑勒补充道。

  “我知道。”杰森说,“不过像我这样第一次参加战争的人,也就只能想出这些了……还是在这胡椒的刺激下。”

  赫尔穆特思考了半天才表态:“不过……也许这想法真的能行得通!”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血与钢的守望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