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炎神兵记第三十八章 剑术指导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三十八章 剑术指导

小说:乌炎神兵记 作者:夜客小虾 更新时间:2017-12-08 09:06 字数:4741

  听得他们打招呼,五人气不打一处来,平哥“呼”地一下站起来:“好什么好,你们好才对!”

  青城派几人都莫名其妙,为首的说道:“平兄弟为何无故动怒?难道我们昨夜酒后失言,开罪了你们不成?”

  负伤大汉怒怨说道:“你们喝酒时没说什么,喝酒后倒是做了什么?”

  “这话倒令在下更加不解了!”

  “你们做了什么自己心里清楚!”

  他们的骂声引得客栈里的食客都纷纷看过来,有的食客是今天早上刚到的,倒也没觉得什么,大部分却都是从昨夜住过来的,就感到些许奇怪了,这俩伙人明明昨天还能在一起喝酒吹牛,怎么才隔了一夜才如同仇人?

  只有古望天知道这其中的缘由,于是不经意展露一丝微笑,燕登封看到他笑,心里猜出七八分,也不说什么,几人随意瞎聊,似乎并不担心旁边的战火会烧到他们这边。

  那平哥见青城派的还在装傻,喝问:“你们几人中有人趁夜偷了我们长乐帮的东西,如果是清白的,那敢不敢让我们搜一下身?”

  那几个也急了:“嘿,搜就搜,若是搜不到,我便要去见你们帮主,让他评评理,他帮中的弟兄是如何对待盟友的!”

  “那若是搜到了呢?”

  “搜到了……你说怎么样吧!”

  平哥喷出一句狠话:“好,要是东西在谁身上,我要砍下他一只手,让他知道别人的东西是不能乱拿的!”

  “真够狠啊。”青城派领头的说道:“我们行得端坐的正,还不怕你这招,来吧!”

  平哥吼道:“兄弟们,搜!”

  其余四人上去刚要动手搜,青城派那位又大叫道:“平兄弟你要想清楚,这关系到两派的和平共处,不要给贵帮带去麻烦。”

  平哥还吼:“搜!”

  四人在青城派七八人身上摸了半天,最后居然在其中一个身上找到了丢失的密信。负伤大汉扬起手中的信笺,“这是什么?啊,这是什么?”

  那个被搜到的还一脸迷糊,喃喃道:“是啊,这是什么?”

  平哥怒吼:“这就是你小子从我身上摸走的密信,我们长乐帮的绝密信件。”

  青城派领头的极为震惊,一巴掌扇呼向那师弟,“林师弟,你怎么这么混账偷人家东西,师父他老人家平时是怎么教导的你都忘了吗?”

  林师弟摸着被扇得火辣辣的脸,还争辩道:“师兄我没有,我昨夜一直与师兄弟们在一起,房门半步都没出过,这事绝不是我做的,至于这密信怎么会在我身上我也不知道。”

  领头的便转向平哥,“我相信林师弟,他不是那种会到处惹事之人,此事必有蹊跷!”

  平哥却咄咄逼人:“你确定在你睡着之后他什么也没做?”

  “这……”昨夜中了迷烟,他什么也想不起来,显然其他师兄弟也一样,几人都干着急,没有人给出有利证明。

  “没话说了吧!来人,上刀!”平哥不容置疑的声音回响在整间客栈。

  林师弟已吓得浑身颤抖,不住叫到:“我没有,没有,不是我,不是我啊!”

  众师兄弟无人搭话,谁让师兄方才已经把话放出去,已经挽不回来了。

  掌柜的见势不妙赶紧过来,“哎哟几位啊,你们非要这么血腥也得出去外面啊,这里还有客人在吃饭呢!”

  长乐帮几个便推搡着林师弟,“走,到外面去,敢做不敢认是吧,你昨夜不是很嚣张吗?”

  出了客栈,刚好来到“福来客栈”那杆大旗下,青城派的师兄弟也已经赶了出来,其他吃饱饭不怕吐的也跑出来看热闹,小二们也要溜达出来,掌柜骂到:“你们干什么?做事啊,待会儿再去收拾!”

  燕灵儿紧张地向其他两位征求道:“咱们要出去看看吗?”

  燕登封平静道:“好好吃饭,别多事!”

  古望天也道:“别看,等下吐了就不好了……唉,我替你们去看看吧!”

  燕灵儿要拉住他:“不准我看,你却跑去看了!”

  燕登封这会儿也不依着妹妹了,说道:“让他去吧!男人心理承受能力强一些!”

  燕灵儿闷闷不乐,低语着:“总感觉你俩有什么事瞒着我!”

  古望天走了出来,看到那林师弟的手已被拉开,随时可以开砍,心里莫名滋生一丝内疚,“兄弟,我并非有意陷害你,是你运气不好。我也不知道他们这么狠呐,有机会我再替你报仇吧!”

  那边青城派的师兄们也安慰道:“林师弟别怕,一咬牙就过去了,等这个坎过去了,师父他老人家会给你讨回公道的。”

  林师弟已经快哭出声,周围堆满了看热闹的客官,一边嚼着干果一边看。平哥大喊一声:“砍!”大刀挥下,断臂飞起,血溅三尺,旗杆甚至“福来客栈”上都是血。

  “啊!”传来林师弟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他的左臂没了,众师兄们围聚在他身边不住安慰他,领头的师兄大喊:“掌柜的,拿救治包扎的药过来!”

  里面柜台前掌柜迎声应到:“好的,需要二十两!”古望天一盏银子砸在他面前:“够了吧,快给人送药去!”

  掌柜兴高采烈收下银子,“够了够了……小丁阿正,你们还不赶快过去帮忙,有没有人性道德啊?”

  那俩伙计跑过来拿了药又赶快跑出去。平哥心情稍微好了点,收好了密信,一把抹了头上汗水,说道:“这事就算过去了,小子,以后别让我再见到你,兄弟们,咱们该上路了,离开这晦气的地方!”

  几人牵出了自己的马,跨上便走,青城派领头的在其背后喊到:“是你要注意些,这事没完!”平哥头也不回地招招手,似乎并不放在心上。

  古望天回桌坐了下来,发现燕灵儿正温情含笑望着他,一时不适,便挤出一张笑脸,“怎么了?这么看着我!”

  燕灵儿道:“没看出来,玩世不恭的卓家大公子居然还会发善心给人救助。”

  古望天反驳道:“我本来就是大善人来着,而且那钱也是从劫匪那里来的不义之财,没甚可惜的。”

  燕灵儿“唔”地点点头:“也对,能做些好事总还是不错的……等下,劫匪的银两你不是都给我了吗,怎么还有?”

  “呃……我总得留一点防身嘛不是!”

  “不行,你敢藏私房钱……”

  燕登封再也按耐不住,干咳两声道:“严格来说卓兄弟并没有藏私房钱,私房钱的本意是指夫妻之中一人私自持有的钱,你们俩还没到藏私房钱的时候呢!”

  燕灵儿脸又红成大苹果,怒气冲冲瞪着哥哥,古望天也略不自在,只顾吃东西。

  三人吃好喝好,结了账又要出发,这次的目的地是百晓城。

  行了几个时辰,燕灵儿才发现到不对劲,问道:“哥哥,咱们这是要去哪儿呀?”

  “哦,忘了与你说了。”燕登封抱歉道:“昨夜那长乐帮的说陨铁剑在百晓城,我需要先去百晓城夺回宝剑!”

  “这样啊……你知道吗?”她持在半空的手指突然转弯指向古望天,好奇问道。

  古望天安静地点点头,她沮丧道:“你们果然有事瞒着我,啥也不跟我讲。”不一会儿,她的马渐渐停了下来,燕登封与古望天还往前行了一小段,才发觉少了人,后者一脸狐疑问道:“你妹妹怎么了?”

  燕登封低头叹了口气:“唉,她又使小性子了。”

  “这么任性?”

  “嘘,别让她听到。”

  古望天驾马回到她身边,“嘿,这位姑娘你怎么了?”

  她鼓着个脸:“我不走了,反正你们两个大男人一起,有我没我都一样!”

  “嘿,你这话说得越听越奇怪了,再不走,这里还有山贼响马等着你,十几人那种,你还对付得了吗?”

  往事一闪,受伤的感觉又袭上心头,她犹豫了一下,却还嘴硬到:“就不走,你们自个儿潇洒去吧!”然后翻身下了马,走到大路旁边的青青草地上坐了下来,不理睬二人。

  古望天往前挥手打了个手势,远处燕登封便知会地策马走回来……

  古望天顺势坐了下来说道:“此地阴凉舒适,旁边有树荫,这大片草地坐着也极为舒服,也罢,咱们就先小憩片刻再走。”

  这时燕登封马到,他下了马走过来:“灵儿,这不是任性的时候,快起来。”

  “不起,爹爹不让我学武功,你有什么事也不告诉我,我还是不是你们亲人了?自己走吧,找你宝剑去。”

  燕登封终于怒了:“瞎闹,你再这样任性胡闹,以后就嫁不出去了,卓兄弟也不要你了。”

  古望天目瞪口呆,你这咋还拉上我了?燕灵儿质问的目光朝他盯过来,他立马赔笑道:“我不知道啊,不关我事,我什么也没说……”

  三人干耗了几分钟,最后燕登封无计可施,干脆也背靠着旁边一株大树坐下来,剑插于地。他盯着那剑半天,想起了什么,问道:“卓兄弟,灵凡门也使剑法吗?我瞧你剑使得挺不错的,倒是出乎了我的意料。”

  古望天心里道:终究还是问这种问题了。于是随口胡诌道:“我从小不喜欢学轻功,父亲便给我请了不少师父,先后有徐州怪拳胡师父,津门第一剑白师父,梅州铁掌高手关师父等,所以我现在掌法剑法还行,轻功很一般。”

  燕登封若有所思:“原来是这样。”

  古望天又假意问道:“这些师父,你可曾听说过?”

  燕登封一怔,这一听就是无名之辈,我怎么可能知道,口头上还要给他面子客气一下:“听说过,听说过的……”

  又继续说:“卓兄弟看来很有武学天分,能将此类剑法练得这么好,倒与我印象中认识的你有出入……”

  古望天的心砰砰作响,他看出来我不是卓殊了?

  岂知燕登封又接着说道:“不过这剑法中还有一些不足,我倒是可以通过闪十三给你弥补一下。”

  原来他想指导我剑法,古望天把心放回肚子,做出欣喜神色道:“那就多谢燕兄指导了。”

  燕登封站起来,拔出插在地上的剑说道:“卓兄弟,你也拿剑,咱们先模拟一遍昨夜的对战,我再指出你存在的不足。”

  “好。”古望天也持剑站了起来,两人走到旁边一处空旷草地对划起来,每招每式皆是夜里实战时的路数。

  “你看,”燕登封一边模拟他的剑法一边说到:“你这招剑锋袭来的时候实际上会空出非常大的间隙,给对手可乘之机,非常危险,好在你反应快,不然当时我可真刺伤了你,不过再遇到比我快的人就不好说了。”

  燕灵儿生气归生气,看到旁边有人现场教学还是会感到新奇有趣,故而朝向他们这边坐着看得津津有味,这会儿又插一句道:“你怎么知道殊哥不是故意卖个破绽给你,诱你上钩?”

  古望天说道:“哪有功夫去卖破绽,我的剑法原本就是那样使的,有点缺陷。”燕登封也指责其妹,“就说你不懂剑术,瞎说一通!”

  “你……那你倒是教我呀!”她本来气都快消了,又让哥哥招惹起来。

  燕登封不再理睬她,继续演练讲解:“另外这一招防守显得非常被动,受力点不均匀,所有的支撑力量都在手腕上,这时候若对手的劲力比你雄厚,你不仅会伤了手腕,剑也可能被砍断!”

  燕灵儿又道:“可你还不是伤不了殊哥。”

  “那是因为你殊哥内力充盈不比我输多少,若是对上真正高手还是会吃亏的。”燕登封又不耐烦道:“我授学指导的时候你能不能别插话,很浪费时间的。”

  燕灵儿“咧”地一声,扮了个鬼脸……

  燕登封又继续讲解了其他几处旋风剑法中的破绽,古望天都专心认真记下来,同时暗自佩服他对剑法独到的理解,想着:“闪十二果然厉害,而突破闪十二巅峰达到闪十三的燕登封更是实力可怕,不知他与翠轩谷的郑羽比起来是怎样的?”在他看来,郑羽是非常值得尊敬的平辈高手,只可惜英年早逝。

  “来,卓兄弟,照我说的,咱们再来对上一战,看是否有所改观。”

  “好!燕兄看剑!”

  两人又相对迎上,真刀实战练起来,古望天在攻防两端都有了起色,较之以前大有进步,这会儿即使遇到真正的高手前辈,他也有信心抵挡一阵了。

  练了好一会儿,拆了差不多八十招两人才同时停手。燕登封满意笑到:“卓兄弟改得很快,一点也不拘泥于旧招,毫无疑问是块练剑的好材料,看来当初不学轻功改学剑法不失为不错的选择。”

  古望天客气恭维道:“是燕兄指导得好啊!”

  燕登封有些抑制不住的得意,竟也对古望天产生了惺惺相惜的微妙感觉。又说到:“我给卓兄弟展示一下燕家闪十二,看卓兄弟能否领域到剑法中的精髓。”

  古望天喜出望外,在风府时候他虽已见过燕登封练习闪十二,可也只看到了后半部分,在实战时候因为要防备,也很难记住对方招式,故而他没见过闪十二的全貌,当下燕登封自主提出,居然有点难以置信,说道:“这是燕剑阁家传的绝密剑法,你舍得演示给我看?”

  燕灵儿不知什么时候跳了过来说道:“殊哥赶紧抓住机会,在家里可是连我都不能碰这剑法的!”

  燕登封瞥了一眼妹妹,眼睛在说:现在你也可以看了。又对古望天说到:“你想学我便教你。”

  古望天刚张开嘴想说“好”,突然万种思绪涌上心头,胡思乱想着:“我与燕剑阁还有不共戴天之仇,与这燕家兄妹也不过是逢场作戏,倘若真学了他们家传武功就与他们扯上联系了,事后再翻脸实在不符合江湖道义……”

  燕灵儿见他发呆,抓着他手左右摇晃,“在想什么呢?”

  燕登封也在耐心静候他的回答,手中的剑却开始做了起式的准备。

  半晌,古望天终于回答到:“算了,闪十二,我暂时不学……”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乌炎神兵记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