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之变001力量体验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01力量体验

小说:天之变 作者:老虎要吃人 更新时间:2017-09-30 07:54 字数:2153

  成功融合生机的张成欣喜若狂,这不单是劫后余生的喜悦,更是生命本质的蜕变。有了力量就能获得自己想要的,有了力量就有了未来,哪怕是预料的情况真的发生了他也有了应对的资本。

  同时也以为以前的付出、努力都获得了超乎寻常的回报,这就是一个赌注,张成堵上了一切,现在他赌赢了。既然已经成功了,那么当下最想要做的就是去体验力量,就如同辛苦奋斗多年终于付完款项拿到人生中的第一辆车,第一时间必定是要去体验车辆所带来的兴奋。

  张成用手支撑身体,正打算起床到外面试试身手。张成有个推测他这次收获最大的不是体质层次的改变,而是大脑。

  比如他一眼就瞥见了墙上的挂钟,哪怕是室内只有极微弱的月光反射,他也能清洗的看到挂钟里的每一颗指针。他的听力也变得比之前敏感很多,比如他居然可以听到隔壁房间女孩的极其细微的呼吸声。

  而且他的记忆力也有所改善,他居然瞬间记忆所有领走本该属于他的小学课本的学生名字。当然这些都不是他最关注的,因为逻辑计算能力的提升才是最大的,这也是张成能否继续成长的关键。人与计算机最大的弱势在哪里?就在于存储于计算,一旦突破了记忆与逻辑的局限,那么未来就变得一切皆有可能。

  张成走向源基地管理楼不远处的一片果园,他手提长枪,脚步沉稳,目光坚定,面色充容,整个人从内到外都透露出一股自信。

  整个枪的长度接近三米,合金枪头在月光的照耀下寒气逼人。枪身黝黑,碳纤维材质打造的枪身轻巧,能够让使用者操控灵活并保证整体枪身的强度。此时他到果树林里自然不是为了欣赏夜景,而是为了检验自己究竟获得的力量。

  刚走出屋门张成就感受到异常,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硫磺味与乡下过年放鞭炮的味道有些相似。但与之不同的是过年放鞭炮后一阵风就会消散得无影无踪,而现在的硫磺味却充斥着整片山岭。张成还是轻易的判断出这与鞭炮爆炸后的区别,没有硝的味道。

  张成并不知道外面的情况,但既然陈雪还在屋内熟睡,那么就能依据这些做出一些推测,这一切似乎都没有达到十万火急的程度。

  其实张成的判断并不准确,因为期间发生了太多他不知道的事,所以判断的前提依据并不充分。方晴之所以会睡过去,只是因为担心张成的安危,很长时间都是守在实验室的,而经历了大学城寻人、劫匪等事件后没有休息,已经十分疲倦了,这才睡了过去。当然这也并不是说张成的判断有问题,因为在方晴眼中,不管外面发生了什么大事,都不能与老板的生死相比,所以看到老板出来后,觉得一切都踏实了,也就安心的睡去,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张成一个助跑,在右腿力量瞬间爆发下他已经感觉到迈出的这一步比以往更有力。还在享受力量的美妙并没有察觉到这一步的移动距离比一样的要大上不少,直接导致原本应该平稳的姿态错误,人就横飞出去,不过在落地前的瞬间右手的枪猛的刺向身旁的一个大树上,身体借助枪杆的支撑总算没摔到地上。

  张成盘坐在地上,闭目沉思。从屋内到果园的步行速度不快,在大脑的修正下也能处理基本动作,当时并不觉得有太大异常。而在自己全力爆发下力量比之前更大、速度比之前快,大脑反应与身体经验记忆无法契合的问题瞬间暴露。

  身体在快速运动与力量爆发时会本能改变各个器官的养分吸收,提升能量输出值。可也正是行为这个原因,在能量输出总量恒定不变时,脚上所需能量加强,那么对应的大脑的细微调整力就必然下降。

  这本来并也没有问题,因为身体会根据记忆经验自动调整。可现在张成身体的记忆经验是错误的,所以才会有跑步自己摔倒的荒唐事。

  当然这样情况不会持久,在大脑刻意调整下身体会快速纠正并记住正确的姿态。十几分钟后,张成的身影时而向前、时而左避、时而右闪,方向与动作毫无规律可言。经过短暂的磨合,张成已经勉强可以控制身体平衡了,虽然有些动作依然别扭,但却再没有出过之前摔倒的乌龙事。

  经过近半个小时的练习张成对身体力量、控制与配合已经熟悉。力量变化非常明显,因为没有量化他大致估计有小半之多的提升。移动速度提升也不小,现在他的耐力提升最为明显,估么着就算是保持百米冲刺的全力爆发至少能坚持三分钟以上。这些都说明身体机能已经突破普通人类的极限,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层次。

  更为重要的是他能清晰的感受到,身体内还蕴含着庞大的潜能,一旦彻底开发出来他自己也无法估算将会达到何种程度。

  凌晨四点,本来这正是休息的时间点,轻轻的敲着方晴的房门“醒了吗。”

  其实方晴的门并没有反锁,但敲门是最基本尊重,更何况对方还是一个女生。

  方晴可能是她太过疲倦,这一觉居然睡了十几个小时。原本方晴整睡得迷迷糊糊,被突然吵醒,自然心情不好。但一听是老板的声音,立刻发出了欢快、惊喜的声音“是老板出吗?”

  张成看着这个小姑娘,原本紧绷的脸上露出了微笑“是我。”

  方晴再次听到老板的声音,原本的迷糊的神情立刻清晰,然后身形从床上跳起“我就知道老板一定会没事的”

  她并一把抱住张成,气急而泣,呜咽着说。虽然说她对张成有信心,但还是担心异常。但她从事研发也有好几年了自然明白其中的威胁,她本想先试试药物的有效剂量但却被老板抢先了。

  张成看到方晴赤脚、睡衣、还在不停抽搐心头一动,被人牵挂的感觉总是暖暖的。

  但现在明显不是感怀的时候,于是拍了拍方晴的头,语气轻柔“你看你,衣服没换、鞋也没穿就出来了。快去收拾一下,要是被人知道这样,以后可就嫁不出去了。”

  方晴破涕为笑“就赖着你。”

  张成微微一笑“我去叫上陈雪,在楼下等你。”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天之变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