昼夜江湖第九章 贪得无厌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九章 贪得无厌

小说:昼夜江湖 作者:高文恭 更新时间:2017-10-13 10:09 字数:3379

  听到向伤安慰人的话如此的与众不同,罗道中“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姜霁听到后也忍俊不禁,咳了两声说道:“向兄,你那勾引青楼女子的那一套,现在用不合适吧?”

  听到姜霁的话,向伤脸上一红,自己也感到不妥,又连忙附身说道:“姑娘节哀顺变,令尊大人既然已经去世,还是先把他好好安葬吧。”

  那少女看到向伤笑容可掬也渐渐放松了警惕,怯怯的说道:“鲁伯不是我父亲,他是我们家的管家。”

  向伤听道更是狼狈不堪,姜霁和罗道中已经捂着肚子憋笑不止,一旁的白猎也微微蹙眉,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向伤不再对那女孩说话,只是把她从地上轻轻扶起来,转身对后面的三人说道:“三位兄台想笑就笑吧,憋出病来可就不好啦。若是笑够了就赶紧过来搭把手,把地上的几位安葬一下。”向伤此时的脸色十分难看,川蜀一带各大的青楼妓院的姑娘老鸨谁不知道向伤是出了名的风流少爷、情场高手,今日却在一个小小的越州接连碰壁,实在是有负盛名。

  听到向伤的话,白猎与姜霁还好,只有罗道中再也憋不住啦,放声大笑起来。他长得五大三粗,甚是彪悍,笑起来又声如雷震吓的那少女躲在向伤身后不敢出来。

  大约用了半个时辰,四人将地上的几人好好安葬。那少女在看着死去的鲁伯的坟,又忍不住哭了起来,又经过向伤的一番开解这才停止了哭泣,然后又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这才不舍地离开。

  “姑娘是什么人,那些人又为什么要杀你?”白猎双眼盯着这个女子问道。

  那少女看到他的双眼似乎有些害怕,连忙说道:“小女子是越州人氏,至于那些人是做什么的我也不知道。”

  姜霁想了想问道:“那你家里是做什么行当的?”

  “家父是做丝绸生意的”女孩看到这个一脸坏笑的的男子,心里更是不安。又说道:“只要你们不伤害我,你们要多少银子我父亲都会给你们的。”

  “请姑娘安心!我们并无恶意,我们只想知道那些黑衣人为什么要杀你。”向伤看到少女有些害怕,温声说道。

  罗道中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说道:“那些黑衣人好像并不是要杀她,我赶到的时候他们正在拉扯这个姑娘,好像是想把她带走。”

  白猎一听此言似有所悟,问道:“敢问姑娘,令尊大人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又或者说曾经有人找过你家里的麻烦?”

  少女听懂了白猎话里的意思仔细地想了想,不一会好像想起了什么连忙说道:“前段时间,知州大人前去我家。迎接知府大人地时候家父甚是高兴,不知为何走地时候知府大人的脸色好像有些不对劲,知府大人走后我父亲更是大发雷霆,砸坏了好多东西。”

  从少女口中听到事情地来龙去脉,四人恍然大悟。向伤说道:“原来如此!白兄果然有先见之明,拿李墨的人头当投名是再好不过的选择。”

  “事不宜迟,我们赶快行动。我现在已经等不及要拿李墨的人头来祭奠我手中的刀”罗道中说道。他在西域一带就被称为大侠,嫉恶如仇的性格人尽皆知,如今看到世上有如此伪君子,早已是满腔怒火,迫不及待。

  姜霁想了想说道:“先不着急,杀了李墨自然容易,但是我们要先找到他的证据。”

  “姜兄说的没错,我们必须先找到证据,如此以后才能向朝廷解释清楚。但是这又谈何容易,我找了整整一年也没有抓住他的把柄,更何况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啦。”白猎说道。

  向伤看到姜霁的表情就知道他早有了主意,叹了口气说道:“姜兄就别卖关子啦,有什么好主意就说出来吧。”

  白猎和罗道中也看向了姜霁。姜霁笑而不语,只是不停地看向那个少女。那少女被看的心里有些发毛,身子不断地往向伤身后躲去。

  白猎也看向少女,心里顿时大悟说道:“好高明的计策!”

  罗道中看二人不停地打哑谜,着急地说道:“你们两个别在卖关子啦!有什么就赶紧说出来吧!”

  “他们绑架这位姑娘的目的应该就是想借她来威胁她的父亲,既然他们这次没有达到目的,他们恐怕就会直接对这位姑娘的父亲下手。”白猎说道。

  向伤好像听明白了一些,说道:“你的意思是守株待兔。”

  “没错。但是我们必须先去与这位姑娘的父亲通个气。”姜霁说道。

  向伤对身后的女孩说道:“麻烦姑娘带我们前去拜访一下令尊可好?”

  少女听懂了他们几人的对话,知道了那些黑衣人很有可能伤害自己的父亲,还知道这四人不但对自己没有恶意,好像还要帮助自己,便说道:“几位不嫌弃就到…寒舍一坐。”

  听到这个少女说着不娴熟的客套话,几人都纷纷笑了起来。

  四人合力扶起了马车。由向伤赶马车带着少女,理由是少女对他们三个人都不放心。向伤虽然很不乐意但还是拧不过他们三个人。

  四人快马加鞭又跑了一个多时辰,终于在天黑之前赶到了越州城。

  进了越州城内在少女的指点下很容易便找到了少女的家。

  卫府,在越州城是一家大户人家,卫府的老爷卫解在越州城有开十几家绸缎庄,可以说是日进斗金。这也就难免会招人妒忌。

  门口的两名家丁看到自己的大小姐回来啦,赶忙过来迎接,并冲府内喊道:“大小姐回府啦。”

  姜霁四人跟着卫府大小姐卫君婕进入了正堂,就看见一个头戴方巾,身穿绫罗绸缎,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正在吐沫横飞地训斥几个下人。这人自然就是卫府的老爷卫解。

  卫君婕赶忙走过去行了一礼说道:“女儿给父亲请安。”

  卫解看到女儿回来,摆了摆手让那几个被他训斥的家丁下去,刚刚得急头白脸顿时变为满面笑容说道:“女儿回来啦,看你这风尘仆仆的,快点回去让丫鬟伺候你沐浴更衣。”

  忽然看到卫君婕背后站着四个男子,不问道:“你们几位是……?”

  向伤刚要回答就听到卫君婕说道:“是他们几个送我回来的。”说着说着又流下了眼泪。

  看到自己女儿突然哭了起来,连忙问道:“出什么事啦?怎么是他们送你回来的,老鲁去那啦?”

  卫君婕便将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卫解。卫解越听越生气,只听见“哼”地一声,说道:“真是欺人太甚,为了这一点利益居然如此草菅人命,他李墨简直是个畜生!”

  又看见姜霁四人站在一旁,连忙冲几人说道:“几位义士搭救小女的大恩,卫某没齿难忘!以后凡是有用得着卫某的地方,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辞!今日请四位义士在寒舍逗留几日让在下尽一尽地主之谊。”

  向伤说道:“卫老爷不必客气,江湖人士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本是应当,今日本不应叨扰卫府,但是我等确实有要事要与卫老爷商量,还请见谅!”

  “义士言重,四位对小女有救命大恩,有事请尽管吩咐,说什么商量不商量。”卫解做了个“请”的手势,说道:“几位请坐。”又冲屋外喊了两声:“上茶!”

  四人坐了下来,不一会有几个丫鬟进来,给每人上了一杯茶。

  “敢问刚才卫老爷口中说的李墨,可是这越州知州李大人。”姜霁喝了一口茶,问道。

  卫解满脸愁容地说道:“让几位见笑啦,但这件事几位还是不知道的好。”

  白猎看到卫解有些担忧:“卫老爷但说无妨,今日我们前来就是为了李墨的事。”

  卫解看出了这几人不是寻常的江湖人士,想了想说道:“既然如此我就告诉几位。不怕几位见笑,我卫家在这越州城也是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在城中有着十几家绸缎庄,占据着越州一带四分之一的绸缎生意。不说是日进斗金,但也差不多啦。就在几天前知州李墨突然造访,知州大人亲自造访我自然是喜出望外,规规矩矩地以礼相待。等酒过三巡以后李墨突然对我说有一个与西域通商的机会问我愿不愿意做,当时我一听满口就答应啦,可他又说要我用城中的十几家绸缎庄来换这个机会,我自然是不肯就一口拒绝,心想这种空手套白狼的买卖是万万不能干,他还是不死心继续花言巧语地对我说这个机会如何如何难得,最后他实在说不动我,开始无赖起来,说我刚开始就答应啦不能反悔。就这样我二人便争吵了起来最后不欢而散。临走时他说了一句什么我会后悔今天的决定。当时我也就没在意,谁承想……”

  “卫老爷不必说啦,以后得事我们都知道啦。没想到在光天化日之下,竟有如此之人,今日不将他正法,我便愧对圣上对我的信任!”白猎义愤填膺地说道。

  卫解一听到“圣上”二字心里一惊连忙问道:“几位到底是什么人?”

  白猎亮出了自己的身份。吓的卫解连忙跪下说道:“草民有眼不识泰山,不承想今日白大人驾临,草民照顾不周还望白大人恕罪。”开封神捕的威名天下皆知,今日见到真人卫解自然是又惊又怕。

  “卫老爷请起,白某今日是微服私访,无须多礼,我等几人还有要事与卫老爷商量。”白猎说道并扶起跪在地上的卫解。

  “大人说的哪里话,大人有何事请尽管吩咐。”

  白猎便将几人的猜想和计划的大概说了出来。

  听到李墨还会再来,心里头自然是十分害怕,又听到白猎几人的计划心里瞬间感到安心。

  “卫老爷只要按照我告诉你的说,我保证你全家没有一个人会受到任何伤害。”白猎说道。

  “好好好!只要能保住我一家老小。无论怎样都行。”卫解说道。然后四人又商量了一些细节。

  ……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昼夜江湖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