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墓书录第三十章:疑问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三十章:疑问

小说:寻墓书录 作者:山下果园 更新时间:2017-12-08 08:06 字数:2773

  夜晚,寒山会商府邸灯火辉煌,此府邸有三层,每层二百见方,因为七个舵主的到来,百里尊刻意让人去将其装饰成这般,以显示寒山分舵的实力与地位。按照礼节,七位舵主当属最高一层居坐,其余论资排辈居于第二第一层。

  这个时候胡西杨就在第三层楼上代百里尊去招待七位舵主。这七个舵主年纪都不到四十岁,只有图千幽年纪略大,然年岁也不过四十五岁而已。这七人衣着光鲜,容光满面,一看就是生活富贵之人。

  胡西杨对七位舵主道:“刚才舵主来话,说舵主有事要办,要来迟半个时辰,希望大家见谅。”说着双手捧起拿起酒杯,拱手说道,“胡西杨待舵主礼敬各位。”说完一饮而尽,也许是酒水太烈,胡西杨的咳嗽声不断。

  胡西杨的样子惹得七位舵主呵笑连连,胡西杨道:“失态了。”用白帕拭去嘴角酒水,又是真诚一躬,“平日不怎么饮酒,眼下失态了,敬请各位舵主见谅。”英山分舵舵主孤心异道:“你是代你们舵主敬酒,我孤心异首先奉陪了!”说着一饮而尽。

  “奉陪!”“奉陪!”其余六个分舵的舵主也一连敬酒,弄得胡西杨头脑晕乎。胡西杨酒量本就不大,此时被一番敬酒,感到有些不胜酒力,好在七位舵主并不是要灌醉胡西杨,议论喝罢,开始言归正传。

  成山舵主阳无卓正色问道:“以往在此相聚,便是有祭祀大典,或是教主即位,今日到底何事要我们前来?”“成山舵主说的是,”连山舵主马岩皑道:“我们迢迢而来,一定是有要紧事情。”

  七个分舵按照百里尊要求的那样拿来了不少的金银珠宝,都不知道百里尊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胡西杨道:“至于什么事情,我不好说,到时候舵主过来,自然会跟大家说清楚的,大家稍安勿躁,先饮酒吃肉罢。”

  七个舵主见胡西杨言辞闪烁,也不好再去追问,年纪最长的秋山分舵的舵主图千幽举杯道:“既然百里舵主过一会才来,我们就在此先喝上几杯。”众人心领神会,纷纷举杯。第二层和第三层之人听见顶层的舵主声语极为喜悦,也都不管那么多,纷纷举杯饮酒吃肉。

  且说李潇亭等人正在花井然的指引之下来到一偏僻地方,这地方有五个小屋子连成一片,屋子外有三个人在看守着。那三人时坐时走,不时点上一根烟,然后有的没的聊着。花井然对方千爱和方登极道:“你们父亲方锦程就关押在这里。”

  李潇亭道:“你们三人一边去吧,我来应对他们。”方登极惊讶无比,问道:“李先生,你去应对他们?”李潇亭道:“有何不可?”方登极道:“不知道李先生如何去应对?”李潇亭道:“我知道你的意思,有时候并非需要武力才行。”

  李潇亭说着走过去,那三人间李潇亭走来,道:“李先生,你怎么来这里?”李潇亭道:“我想看看方锦程在不在这里?我想过来看看他。他是我故人,你们应该明白的。”

  李潇亭说着分别给三人点上一根烟。其中一人道:“李先生的心情我们理解,不过那方锦程之前确实在这里,但这里是寒山分舵的重要地方,舵主将他押到别处去了,所以现在他并不在这里。”

  李潇亭道:“什么东西需要你们这样来看守着?”那三人道:“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总之舵主吩咐我们要好好看着,每日有三个人轮班看守,丝毫不得有误,上次有人稍微懈怠了一下,就被舵主重重责罚了。”

  李潇亭道:“那请问你们知道方锦程现在被关在何处么?”其中一人道:“他好像被关押在最东边的东边的小屋子里。那里只有一人看守,你去看看就是了。”李潇亭道:“多谢了,我这就去看看。”

  李潇亭离开后,见到了暗处的花井然三人。花井然道:“李先生,怎么样?”李潇亭对方千爱两人道:“你们父亲不在这里,在东边的一个小屋子里,哪里有一人看守着。”方登极道:“想不到李先生有两下子。”

  李潇亭道:“人家一看就知道我并非是要干坏事之人,我说是见故人,别人自然就相信了,心里也不会存有戒备之意,你若是这般前去,别人可不会告诉你。”方登极点头道:“李先生说的是!”

  李潇亭想花井然问道:“他们说这里放着的是寒山分舵的重要东西,你知道是什么东西么?”花井然沉思一会,摇头说道:“不曾听说过分舵里有什么重要东西,但是在教主的手中倒是有很多重要的东西。”

  李潇亭道:“先不管那么多了,这些问题知道了也无关事情,”说着对方千爱和方登极两人,“我们去把你们父亲救出来再说吧!”花井然道:“我知道在哪里,我来带路。”四人一道而去了。

  且说在会商府邸中,胡西杨被七个舵主有意无意地灌了不少酒。胡西杨越是不说百里尊此行的目的,这七个舵主心里就越发着急。

  童山分舵的舵主吴从卬对此一直想要问个清楚,但童山分舵是一个势力不俗的分舵,他觉得自己可以开口,但应该在最后,以此显现出童山分舵与其他在六个分舵的不同之处,还因为前教主叶茂庸曾是童山分舵之人,所以吴从卬多少有些高傲之感。

  此时明山分舵舵主公游松道:“胡西杨,你们的舵主百里尊不来,教主这些年也没有听见消息,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胡西杨几杯酒下肚,此时已经忘记了百里尊交代的事情,不知不觉而道:“教主出事了。百里尊舵主一直在忙碌着。”

  胡西杨说到这里,喝多了的他并没有注意到七个舵主的眼睛一齐死死盯住了胡西杨,有人想再问一次,但他们一想酒后吐真言,胡西杨的话应该假不了。在会商府邸的顶层,一时间静默无言。

  七个舵主心里开始各自谋划着,因为他们觉得此时一定会有大事发生,根本不相信百里尊会考虑别人的利益。他们关心的是百里尊眼下会为寒山分舵得到什么?自己前来此地,分舵会有何得失?

  胡西杨说完话后,不想忽然间静默得有些可怕,他见七位舵主默默不言,心下一惊,酒也醒了一半,身后一寒山分舵之人顶了顶他的后背。胡西杨长吸一口气,明白自己一惊说错了话,他急忙说道:“各位稍安勿躁,舵主叫大家前来,就是一起商量其后事情的。”

  年山分舵谅封关道:“既然是商量,此时为何不到,我看这是你们教主故意显摆吧!其是不是觉得教主之位非他莫属了呢?”胡西杨淡淡一笑,道:“这关于教主的事情太大了,到时候大家在一起商量,会商量出一个让大家都满意的结果的。”

  图千幽大怒,哼了一声,起身道:“既然知道教主之事体大,为何不跟我们明说,我们迢迢千里而来,百里尊有不出现,这是有意消遣我们么?我看着教主之事我们七个商量就是了,也不管它寒山分舵了,只要我们七个一致,寒山分舵不也得同意么?”

  孤心异道:“不错,当年郑教主就是如此。我们也可以这样效仿。”胡西杨冷冷一笑,道:“大家不要忘记了郑教主说过的话,他说古力教的八个舵主缺一不可,缺了一个,就不叫古力教了,大家难道忘记了么?”

  阳无卓道:“大家有什么话,还是等百里尊来了再说,我们再次骂来骂去,争来争去,也不是办法,待百里尊前来,大家有什么话敞开了说就是了。”吴从卬道:“我赞成这样。”一直没有说话的吴从卬终于开口了。

  此时一个人前来胡西杨的身边耳语。胡西杨道:“各位,我们寒山分舵的舵主正在前来的路上,我现在就去迎接,请各位舵主在此稍后,我想不过片刻,百里舵主就前来与大家相见了。”七位舵主这才坐下,阳无卓道:“快起吧,去告诉百里尊,我们已在等着他前来。”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寻墓书录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