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溅时分第六章 怀春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六章 怀春

小说:血溅时分 作者:欧机霸剋 更新时间:2017-10-12 23:31 字数:3650

  据《元和郡县图志》记载:潭州:唐代为湖南观察使治所,今湖南长沙市,又名中都督府(现在的省会)。

  境内元和户一万五千四百四十四。乡六十九。

  境内管州七州,分别是:潭州,郴州,永州,连州,道州,邵州,管县三十四。

  禹贡荆州之域。春秋时为黔中地,楚之南境。

  秦并天下,分黔中以南之沙乡为长沙郡,以统相川。下言长沙郡地者,皆禹贡荆州之域,楚之南境也。

  按东方朔记“南郡有万里沙祠,自湘川至东莱,地可万里,故曰长沙”。

  汉初以吴芮有功,封长沙王。至景帝,封其子发为王,因入朝,有诏诸王迭起舞,帝怪而问之,对曰:“臣国小地狭,不足以回旋。”帝悦,益以武陵、桂阳二郡。自汉至晋,并属于荆州。

  怀帝执掌之时,分荆州湘中诸郡置于湘州,南以五岭为界,北以洞庭为界,汉、晋以来,亦为重镇。

  隋开皇九年平陈,改为潭州,取昭潭为名也,又置总管府。大业中罢牧,置都尉府,三年罢为长沙郡。武德四年,又置潭州总管府,七年改为都督府。

  州境东西一千六十里,南北五百七十五里。

  ——————————————————

  平安县,隶属潭州境内。

  衙门外头,地上石砖颜色黯淡,台阶边上长了一层青苔,门边鸣冤鼓上,布起几丝蛛网,那红漆厚木的县衙大门上头的油漆有些发黑,上头坑坑洼洼,掉了漆。

  这里比马天想象的要好多了,虽然看上去已有好些年头,这些东西只是噱头,他可是要踏踏实实干事的,东西能用就好。

  此时的马天与初上任之际的孙大伟又是何其相似,若是他看到了,免又会唏嘘一阵。

  若天底下的个官员都像马天这般想,何来的难民,何来的民生哀怨,只不过是清者自清罢。

  无官不贪呐!

  马天背手在后,站在平安府衙门口,仰头看着上边的衙门二字,已经过了些许年头,上头的牌匾已经生起了一层薄灰。

  上任之初,踌躇满志,如今即将交接上任,心头却生出患得患失之意。

  脑中不由的响起李商隐的那首《潭州》的前半句:

  潭州官舍暮楼空,今古无端入望中。

  湘泪浅深滋竹色,楚歌重叠怨兰丛。

  陶公战舰空滩雨,贾傅承尘破庙风。

  目断故园人不至,松醪一醉与谁同。

  潭州之名,他心有了解,未来如何,还需走一步看一步。

  至于后头一句,他实在是没有任何故人呐。

  自小母亲相依为命,自她仙去之后,自己又了了一人,原本想着二十就找个婆娘,了却母亲愿望,可他一心入仕,哪还有时间谈什么儿女情长,等到反应过来,却也是再无希望。

  阿立也被他唤去解决李淳欠下的赌债,早日把他们的女儿赎回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

  后头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马天回头一看,正是阿立。

  只是他满头大汗,心不在焉。

  马天不由的皱了皱眉,这必然是有事情发生,于是他便唤住阿立,问道:“为何如此慌张,交待给你的事莫不是没办成。”

  阿立低头直走,方才也没注意到站在此处的老爷,听到马天的叫唤,他抬头一看,发现是马天,心头一喜,老爷应该有办法。听到马天这么一问,回答道:”不是不是,老爷交待给我之事,我今日一早就已经完成“

  马天继续问道:”那女孩现在何处?“

  阿立回答:”按老爷吩咐,已经寻到一户人家,送了过去“

  马天问:”那家人态度如何“

  阿立再度回答:“那户人家姓胡,也是小资之户,开了一家裁缝店,夫妇俩无育子之能,喜女,对李芳还算照顾”

  “此事办的不错”得知了阿立将此事办的不错,他开口夸奖,又问道:“那你为何行路匆匆,脸色慌张。”

  阿立听到马天这样问,脸色微红,不由得低下了头颅,不敢接话,这分明就是害羞了。

  看来阿立必遇到了某些趣事,而且应是男女之事。

  马天见他这副模样,生起了好奇之心,开口调侃道:“莫不是你犯了什么事,不敢承认,你可知道,身为衙门中人,知法犯法,可是罪加一等”

  “没有没有,回禀老爷,小的发誓,没有做出任何错事”阿立被这么一弄,顿时变成一副大义炳然的模样,举手发誓道。

  这种举动让马天有些哭笑不得,自己是不是有些邪恶了?

  但他又想了解此事,直勾勾的盯着阿立的眼睛,一脸正经的问:“那你为何如此这般,莫不要欺骗于我”

  阿立面对马天如此正经的质问,不由的将回来的遭遇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马天。

  ....

  “哈哈哈哈“马天爽朗一笑,笑声令远处的行人一一侧目。

  大人这是怎么了?阿立摸不着头闹的看着笑成个二傻子一样的马天,心头的疑惑更甚,问道:”老爷,难道我这不算是做了错事?“

  马天忍住了笑意,故作做玄虚道:”唉,你这次还真是做了件错事。“

  马天唉手叹息的模样更让阿立疑惑不解,他眉头皱成一个三字,顿在原地,心道:难道我刚刚没有把名字告诉人家是做错了,还是我不小心搂着人家是做错了?

  马天看着阿立一副二愣子的模样,不由的得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转身走向衙门内。

  事情是这样,方才阿立回衙门途中,做了一件好事,在街道中出手救下一名女子。

  一匹马儿突然发狂,在街头狂奔,情况危急,要是撞到了人,后果不容设想,阿立一见怎能袖手旁观,于是拔腿狂奔,追赶那匹发狂马儿。

  行人见此,纷纷退避。

  抄了一条小巷,好不容易追到那匹马儿,就在这时,街口出现一名女子,马儿直直奔来,女子来不及反应,阿立见状,心头暗道一声不好,使出浑身力气,顺手抱着那名女子,双脚发力,一脚踢向即将撞向女子的马儿。

  马儿被一脚踢翻,他也回过神来。

  直到怀中女子一句,”你抱够了没有“他才反应过来。

  众人拍手叫好,阿立也看清了眼前女子,她身穿贴身黄色长裙,右眉长着一颗小痣,眼中秋波直流,嘴似殷桃小巧,模样清丽,让阿立一时间呆住了。

  阿立今年25岁,一根筋,算是军中底子颇好的苗子,在一次应诏中,他被选上当了一名侍卫,同行的有十几个人,其中还有一个是他好友。

  选诏持续了三天,被选出去的人中,有些进入皇城,前途一片光明,有些成为了大官侍卫,未来也是前途满满,而到了他这里,被一个名不经传的县令选上,据说是今年刚晋的举子。

  选诏的结果让他有些奔溃,本以为此后能够平步青云,仗义江湖,却没想到被分配到了一名新晋的县令旗下,况且这名县令年纪轻轻,长着一副好皮囊,想必也是个徒有其表之辈。

  想到这,阿立常常心生抱怨,对马天也不怎么感冒,但奈于诏令已下,他只好作罢。经过这几天的相处与李淳夫妇的遭遇,他却有些佩服起马天起来。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人格魅力罢。

  阿立十四岁入军营,在里头生活了五年,不曾遇到过除男性之外的女人,他也不知怎么应对眼下的局面,回过神来,摸摸脑袋,就往回走。这就好比,没有谈过恋爱的傻孩子,遇到了喜欢的人,一时间不知作何反应。

  那名女子也顿悟过来,救了自己阿立就这样走了,他虽然有些呆怔,自己可还没有问他名字。

  于是女子脱口对着阿立喊道:”喂,你还没告诉我名字呢?难道就这样走了?“

  女子的话语让阿立倒是有些害羞了,脸直接从脖子红到了耳根。

  没多想,他便仓皇逃离。

  “我到底是做错了没啊?”阿立自言自语,又想仔细向马天问清楚,但回头一看,哪还有马天的身影。便急着脚步往衙门里追去。

  ……

  财务交接向来是新官上任后必将经历的一环。

  朝廷虽然也设置掌管财政的机构如户部之类,但公共财政历来是皇家的提款机,几乎没人对此有什么异议。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具体到下面也一样,各级官员都有自己的助手帮助管理钱粮,但衙门里的各种花销也要从钱粮里面出,公款私款依然纠结在一起。

  有一个典型的案例:

  《儒林外史》第四十回中,将领萧云仙受命修筑青枫城,共花费一万九千多两白银。报账时上级认定花费太多,只能报销一部分,另外七千五百多两银子由萧云仙自己出。按现在的法规,花销超支算作渎职,行政处罚(停职、撤职之类)或司法处罚均可,但谈不到用私款赔偿。而萧云仙对此并无异议,而是东挪西借堵窟窿,甚至把父亲的家底都给赔光了。

  这恰说明公款私款不分。

  正因如此,官员交接时就有了好戏看。走的人想多带点钱物,接手的希望前任多留下点。

  虽然都打着一心为公的旗号,但实际上考虑的都是自己的腰包,拨着自己的小算盘。

  但让马天没有想到的是,查账时,他却发现,县衙之内,实在是穷的叮当响,怪不得衙门这般破旧。

  之后,他仔细看了一下,衙门的支出都被李大伟私自挪用。

  但马天并不会举报,因为那些钱都被拿去做了善事。

  李大伟真是难得的好官,马天不禁唏嘘。

  于是,这账最终也没什么好查的了,摆在马天面前却还有一件特别紧急的事。

  那就是招人。

  ……

  话说,每个县衙里头,都会有那么几个捉拿犯人的罪犯,而平安县衙内,除了今天离去的关牛,衙门内是空无一人。

  眼下,马天只有旁边心不在焉的阿立,看来,他还在纠结那件事情。

  唉,还真是一根筋。

  县令府邸,马天站在这小小的四合院内。

  “这就是所谓的县令府邸?”

  还真是接地气!二十平方米的院内,四间小院围在中央,正面是之前李大伟的住处,左边是厨房,右边是书房,另一边则是柴房。

  可以看出,李大伟也是个十分节俭的人,之前入住之时,也只是雇了一名丫鬟,打理这不大不小的地方也游刃有余,而如今李大伟一走,那名丫鬟也重新找了主人。

  “看来一切都要从头开始啊!”马天自嘲一笑,拿起立在一旁的扫把,开始打扫起来。

  “大人,我来吧!大人”阿立回过神来,想到马天身份,一介县令怎能做此下等之事。便说着抢过马天手中的扫把。

  “行了行了,脱了官袍我也只是一介平民,还是我来吧”马天不以为然的说道。

  阿立一时无话可说,马天说的也真是很有道理,于是又从柴房找出一把扫把,一同打扫起来。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血溅时分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