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了尘缘录第三十二章:如是而行(下)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三十二章:如是而行(下)

小说:未了尘缘录 作者:山下果园 更新时间:2017-12-08 08:18 字数:9857

  赵依依听汪直自称,奇怪道:“你怎么不姓柳,那你和……”汪直哈哈一笑道:“不错,我不姓柳,但柳尘缘确实是我的儿子。”

  赵依依一想这柳尘缘与汪直失散多年,姓柳不姓汪也没有什么值得奇怪的。

  汪直道:“从古至今,唯有大宋非亡于内乱,若大宋国祚至今,我等就不会如此。”赵依依不知汪直所云,但见他夸赞大宋,心里自然十分高兴,道:“不知道汪帮主此话怎么说呢?”

  汪直道:“大宋三百余年,从未有海禁一事,而大明立国之始,海禁之策就未停止。对贸易之事从来就是禁止,甚至打击。而下西洋这等耗尽国力的愚蠢之事朝廷居然够做得出来。”

  唐在安史之乱后,吐蕃、契丹、女真等民族相继在北方崛起,建立了十分强大的少数民族政权,与中原王朝相抗。到了北宋,北方先后有辽、西夏和金等政权占据着,因为陆上丝绸之路的必经之路都在这些少数民族政权的控制之下,海上贸易丝绸之路的至此基本断绝。而这一时期,北宋江南经济的开发使得东南沿海城市进一步得到发展,北宋海上贸易逐渐兴盛,到了南宋,朝廷更是大力支持海上贸易,因为有了政策上的扶持,此时的海上贸易得到了空前繁荣。为此宋朝专门设立了海事机构,以依法去管理海事。如都城东京就设有咱们接待外国使臣和商人的机构——鸿胪寺。

  开宝四年,赵匡胤设市舶司于广州,这是北宋首个海外贸易管理机构,此后朝廷又在杭州、明州、泉州、密州置市舶司,在秀州、温州、江阴置市舶务,专门管理掌蕃货、海舶、征榷、贸易之事。大宋对海上贸易的推崇和管理前所未有,海上贸易与此时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神宗年间进士、临淮主簿张耒曾记述:“南商越贾,高帆巨舻,群行旅集。民居旅肆,烹鱼酾酒,歌谣笑语,联络于两隅。自泗而东,与潮通而还于海。”

  而在明朝建立伊始,朱元璋就制定了遏制百姓对外交往的海禁政策。洪武三年,朱元璋下令“罢太仓黄渡市舶司”,洪武七年,朱元璋下令撤销自唐朝以来就存在的,负责海外贸易的福建泉州、浙江明州、广东广州三市舶司,明朝对外贸易遂告彻底断绝。洪武十四年,朱元璋又下令,“以倭寇仍不稍敛足迹,又下令禁濒海民私通海外诸国”其后在洪武二十三年、二十七年、洪武三十年,朱元璋再三地发布禁令,曾经繁荣海上贸易在无法出现。汪直所说的事情就是如此,这固然与宋朝时期北方有强敌,丝绸之路彻底断绝,朝廷要以此来增加税收,而大明的财政却不必依靠如此有关。

  至于其后所说的朝廷的“愚蠢之事”是指到了明成祖永乐年间,永乐皇帝组织了一支强大的航海队伍,由三宝太监郑和率领,浩浩荡荡七下西洋,郑和下西洋一事,长期以来被认为是中国航海史上的创举,然而郑和的七下西洋却并未给当时明朝带来多大的经济利益,而这种厚往薄来的形式,更是大大增加了明朝百姓的经济负担。

  当然也有一说这并非成祖愚蠢,而是为了寻找失踪的建文帝朱允炆,其实让郑和向印度洋沿岸各国宣示大明帝国的威严,让他们不敢藏匿建文帝朱允炆。至于是否如此,至今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赵依依道:“汪帮主说的是此事,不知道赵依依可否安然返回中原。”汪直道:“这有何难,能够送大宋皇族的后人返回故土,是我汪直的荣幸,我汪直在此发誓,定会安然无恙地吧夫人送回中原。”

  赵依依举杯道:“谢过汪帮主了。”汪直与赵依依连喝了三杯酒,赵依依向来不太饮酒,此时三杯下肚已经有些不胜酒力,脸上泛起红晕。

  汪直道:“夫人好酒量,我们在和一杯。”

  赵依依摆手道:“哪里有什么好酒量,汪帮主是想要灌醉我么?这酒太烈,实在喝不下去了。”汪

  直笑道:“看来夫人是有些不胜酒力了。”说着对一边的易真真道:“真真,你带夫人下去,好生安置。”

  赵依依被易真真扶起身,赵依依道:“多谢汪帮主相助,先告辞了。”易真真将赵依依扶下去,将其一行人咱们安置在一船上。

  赵依依走后,汪直对柳尘缘道:“尘缘,你可知道,今日我们与巨龙帮一战,遭到大败。”说着就将今日的情况一一言出。原来今日与巨龙帮一战,碧海帮凭借战船较为巨大的优势,对巨龙帮的海船展开冲杀,一火炮和火枪冲射巨龙帮的船阵。

  然面对汪直战船的打法,许海并没有束手无策,其手下征战多时,面对这个情况自然有破敌的方法,汪直的战船整体较虽大,但有一得就必有一失,汪直的大船的弱点就是较于小船而不够灵活,进退的速度较慢,所以巨龙帮就利用自己船只的灵活机动,对汪直的战船展开反击,巨龙帮船体较小,速度极快,且分为三小船一小队分散进攻,使得碧海帮战船上装备的火炮最大程度地失去威力,东南西北四将展开冲锋,一下子来到碧海帮先锋战船的附近,使其火炮完全无用,再从不同的角度以弓箭去射杀战船上的碧海帮帮众,虽然碧海帮之人手有火枪,但是因为距离太近,第一枪射完换装弹药之时,敌人的弓箭就猛烈射来,根本无从抵挡,最后巨龙帮以火攻相对。

  如此一来,碧海帮六只战船,宝龙号,宝凤号,宝腾号,宝远号,宝云号还有宝祥号中的后三者被巨龙帮彻底烧毁,几百人葬身海底,前三者只得逃出战阵。而巨龙帮损失不过九只小船,伤者几十人,无一人战死。

  第一天的战斗巨龙帮可谓是大获全胜而碧海帮损失惨重。其中乘宝龙号作战的过自律和莫其宗两人手下士兵死伤最惨,所幸的是战船没有被焚毁。

  雷衡三人所乘的战船宝凤号也受到重创,无法再战,所以眼下只有两艘战船即宝龙号和宝腾号能够战斗,另外还有三十余只小战船。

  汪直说完了情况后,看了看莫其宗和郭子律,对柳尘缘道:“他们说的不错,我们的战事经验太浅,他们那样的打法,就如群狼一般,生生将我们的战船彻底击毁。尘缘,你对此可有什么办法?”柳尘缘道:“眼下我们只有两只战船和其余几十只小船,加上海战经验不足,我们根本就不是巨龙帮的对手。”雷衡道:“尘缘兄弟,此时就没有办法了么?”柳尘缘道:“要说有办法也只有一个。”汪直道:“什么办法?”柳尘缘对雷衡道:“我们用过的。”雷衡心里明白,问道:“又是擒贼擒王?”柳尘缘道:“不错,这便是我的办法,也不知道是否行得,各位还有其他的办法没有?”周达道:“帮主有没有想过,我们何必要打这一仗,真有这个必要否?”汪直微怒道:“之前或许还可以谈论此事,但此时我们碧海帮的兄弟葬身鱼腹达几百人,你说我们有战下去的必要否?”周达见汪直就要动怒,急忙道:“帮主说的是。”汪直道:“与许海初战战,我们多少有些轻敌,才导致此败。明日一战,我等当好好计议。”莫其宗喝下一杯酒,道:“帮主,我有一个办法,一定能够击败巨龙帮。”汪直道:“但说就是。”莫其宗道:“明日我与郭子律一船,作为首发,全力出击。”

  汪直道:“这样有何用?”莫其宗道:“只要我们冲杀够狠,就会吸引敌人前来围攻。”说着看着柳尘缘,“到时候就看你的了。”

  汪直道:“你的意思是让尘缘从另一处出击?”

  莫其宗道:“不错,只要我们首发战船凶猛,做出擒贼擒王的势头,敌人就一定会上的,全力组织我们,那个时候就是绝好的机会。”

  莫其宗说完看着柳尘缘,柳尘缘道:“此事可是要你们送死啊!”

  郭子律脸色黯然,言辞低缓地道:“今日回来,我们就想好了这个办法,与刚才公子的想法可谓不谋而合,我们亲眼看见身边的兄弟战死,死的人太多了,我们之所以逃回来,不是因为我们怕死,而是想着如何一举击败巨龙帮,明日一战,我们压根就没有想过要活着回来,为了碧海帮,为了那些多年的兄弟,除非能够杀死许海,否则我们二人不会苟活下去。”说着对汪直道:“帮主,这是最后的办法了。”汪直听了郭子律的话,沉默半晌不语。柳尘缘心下也是一惊,听郭子律的口吻,已是抱定了必死的决心以对明日之战。莫其宗道:“帮主,我等决心已下,就等帮主明示。”汪直缓缓举杯道:“好。”众人齐道:“好。”说罢一道饮下这杯酒,以示死战决心。

  汪直回到屋子里,见秦若烟在窗边,一脸的担忧神色,汪直道:“若烟,你这是怎么了?”秦若烟道:“今日一战,对方太厉害了,一看就知道他们久经战阵,我们不是对手。明日一战可否不战,我们现在就走可好?”秦若烟目睹了战斗全程,心下对巨龙帮的阵势有所畏惧,汪直道:“刚才周达也是这么说,但我们不能走,因为我们死去了几百个兄弟,若是不能报仇,我手下的人心就会尽失,即使大海之大,也没有我汪直的容身之地。”

  秦若烟道:“这么说来,明日之战便是生死之战。”

  汪直道:“不是明日,而是从一开始,这就是生死之战了。若烟,我已经想好,待会我就会让人把你们全部送走,你先回大明,记着,无论明日战事如何,一个月后我都会去找你的,记着一个月后。”秦若烟还要言说,汪直摆手道:“此事就不必再说了,你们马上出发。”

  汪直也不管秦若烟让人准备了一只大船,让秦若烟和赵依依等人一起返回大明。汪直对赵依依道:“夫人,你就和吾妻若烟先行,我碧海帮里还有要事要办。”

  赵依依道:“多谢汪帮主。”说完赵依依一行人上了船。

  然易真真死活都不愿离开,誓要与柳尘缘在一起,柳尘缘不好说什么,对汪直道:“父亲,你看怎么办?”汪

  直将易真真拉到一边,道:“明日我们是留下来和巨龙帮血战,又不是游玩,你一个女孩子家留下来干什么?”

  易真真道:“不,我就要留下来,我不给义父添乱就是了。”柳尘缘走来,将易真真拉到一边,继续劝说道:“真姐,你还是听父亲的话吧,好不好?”

  易真真道:“我不,缘弟你可知道,那些天我被那些坏人擒住,我想了很多,当我我不知道那些人要干什么,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当时我就想着,我再见你后,就再也不分开了。”她说完紧紧抓着柳尘缘的手,汪直虽然不知道两人在说什么,但是见易真真的样子也明白了几分,汪直心下无奈,再说也不好让赵依依等人家就等,于是就让易真真留了下来。汪直一声令下,秦若烟和赵依依等人所乘的船扬帆起航,往东而去了。

  且说在巨龙帮最大的主船上,许海与东南西北四将以及贾一德,郝仙石两位护法正在主船大厅之中庆功。许海举杯道:“今日一战,巨龙帮击沉碧海帮三艘战船,重创宝凤号,东南西北四将可说是立下头等大功。”

  韩筹道:“那碧海帮以为凭借船大和火炮就可以对付得了我们,哪里知道却是这个结果,汪直一向高傲,我想汪直此时正在大发雷霆吧。”韩筹说完,众人哈哈大笑起来。

  许海道:“明日我们还有一战,大家不可轻敌。”简布道:“今日一战碧海帮遭受重创,他们还有这个胆量否?”

  许海道:“汪直若是不战,那才是大麻烦,但今日一战碧海帮战死几百人,我想汪直不会不为手下的弟兄报仇的。”

  贾一德道:“不错,汪直身为碧海帮的帮主,绝对不会避战,否则就会失去碧海帮的人心,汪直是个精明的买卖人,这样的生意他是不会做的。”

  许海道:“所以大家还是说说,碧海帮经此一败,明日会有什么战法?”池连道:“我想不管什么战法,我们巨龙帮什么阵势没有见过?”

  郝仙石道:“战场之事不可轻敌,我们派去的探子回来了,汪直已经孤注一掷,将所有的老底拿了出来。”许海道:“此话怎么说?”

  郝仙石道:“汪直今日一战之前将其所有货船存于港口,今日战败,汪直就将所有货船用作战船,所以碧海帮虽然只有两只完好的大型战船,但是其余的战船与我们可是持平的,今日碧海帮虽然战败,但有了些许经验,明日若是再战,碧海帮定不会像今日一般容易对付。”

  许海道:“说的好,官渡之战,赤壁之战,淝水之战,就如百余年前陈友谅与朱元璋的鄱阳湖之战,作战之事,从来都是骄兵必败。明日一战,我等要小心应对,不可有半点轻敌之意。”说罢许海等人估计了碧海帮所有可能的战法,然后逐一想好了应对的办法,准备可谓极为充分。

  第二天,海面上微风浪静,雾色极为浓厚,微微的海风无法将这厚雾吹散,隐隐只能看见两百米之内的事物。在宝龙号上的雷衡心道:“真是天助我也,这样一来就不必行太大的迂回,省了不少时间和人力。”莫其宗和郭子律同乘船宝腾号,其后跟着大小战船几十只。而柳尘缘和雷衡,李庆扬、邓秋成四人同乘宝龙号,而宝龙号则借着雾色早就先行展开迂回了。柳尘缘在甲板之上,神情十分凝重。

  宝龙号上有全副武装的士兵三百,人人同仇敌忾,誓要在今日一战中为死去的兄弟报仇。宝龙号不断前行,大雾似乎没有散去的迹象。柳尘缘在甲板上看着海面,心下不知道此战是否能够取胜,雷衡来到柳尘缘的身边,道:“看来尘缘兄弟是有心事。”

  柳尘缘笑道:“这不都是大家的心事么。”雷衡知道柳尘缘的忧虑,道:“昨日一战,也是风平浪静,却没有今日的大雾,这大雾对我们可是极为有利,我相信这是上天降下来的预兆,今日一战,我们一定能够取胜。”

  柳尘缘道:“但愿如此。”说完想着自己之前相助松浦石一郎打败上泉信七的战法,也是这擒贼擒王的策略,只是希望这一次也能够一举成功。

  此时上泉信七已经前来此处观战,因为大雾所限,他的船只驶得较近,他看见了宝腾号行进着,对身旁的沟口九鬼道:“看来这个许海还真是有些手段,昨日一战他竟能对付得了这汪直的大船,取得大胜。”

  沟口九鬼道:“看着阵势,今日一战汪直是要豁出去了。”上泉信七道:“任何时候都不能把最后一手先给敌人看见,汪直不傻,不会一开始就豁出去与许海对战,但今日我想碧海帮不会想昨日那般容易对付了。”一阵大风吹来,上泉信七不由得将身上的衣服紧了紧。看见宝腾号的速度加快,直往许海的船阵而去。

  那宝腾号在前,在其身后有三十只小战船,宝腾号凭借船身高大,在敌阵中横冲直撞,竟一连撞沉了七八只小船。巨龙帮的东将韩筹命令手下以船只实行昨日的打法——群狼战术。不想这些小战船在远处就被宝腾号以火炮射击,在近则被碧海帮的其他小战船一一相对,碧海帮的帮众气势如虹,人人奋勇杀敌,直杀得对方首冲士兵落荒而去,落入水中者皆被利箭射杀。碧海帮吸取了教训,使得韩筹的群狼战术落空。巨龙帮也是第一次出现士兵被杀得溃不成军,无心恋战的迹象。

  巨龙帮不少士兵要么被杀死,要么就自己跳入海中。

  巨龙帮主船上的贾一德见此情况,心里一紧,这有章法却不要命的打法,定是另有所图,贾一德对许海道:“帮主,我想这船不顾一切地冲来,目标也许是这主船,或是有其他目的。”

  许海点头道:“不错,这个汪直真是不简单,他们已经不像昨日那般容易对付,但这也不过是强弩之末,既然想要一对一,那我们就如他所愿。”说完下令所有船只一拥而上,围杀宝腾号。汪直的打法完全在许海等人的预料之中。

  一旁的观战的沟口九鬼道:“看来这巨龙帮也不过如此,不知道昨日他们是如何取胜的。”上泉信七哈哈一笑,道:“作战就是这样,怕死是人之本性,碧海帮昨日一战死伤太重,这些人都是围栏网报仇而来,气势上已经高出巨龙帮一等,许海并非胆小怕事之人,这小小一败无关紧要,他定会与汪直战斗下去,战至最后取胜为止。”

  宝腾号上的莫其宗和郭子律见碧海帮已经出动大军,心下大喜,如此一来巨龙帮就上当了。郭子律大喝道:“各位兄弟,怕不怕死?”

  众人皆道:“不怕。”

  莫其宗喝令道:“好,各位兄弟,大家都看见了,我们现在是有进无退的情况,我们只要杀得够狠,敌人就会蜂拥而上,尘缘兄弟就有机会擒杀巨龙帮的帮主,既然有人为我们报仇了,那我们也就无所忧愁了,各位,让我们杀他个痛快。”

  此时群情奋奋,宝腾号横冲而去,杀入了敌阵之中。身后的三十余只小战船也陷入了一片混战。海面上浓厚的烟雾里,宝腾号可是全速猛进,一连撞翻了十余只敌船,才被围困起来。此时许海算是明白了汪直的策略,他笑道:“擒贼擒王,汪直你也太高估自己了。”

  贾一德道:“汪直不会不知道,除非有绝对的势力,否则擒贼擒王是不行的。这个汪直在弄什么诡计。”

  郝仙石淡然道:“此时他还能有什么诡计,不过是死前的挣扎而已,我看他们是闯不过来了,东南西北四将足以应对。”

  韩筹,简布,柯遥,池连四人的船只分别从四个方向往那宝腾号撞去,宝腾号船高身坚,这一撞反是自己的船只受损。韩筹飞身而上,率先落在宝腾号的甲板处,众士兵围拥而上,韩筹拔刀相向。忽然一阵惊呼传来,准备要围攻韩筹的郭子律和莫其宗两人扭头一看,只见一个个头矮小,面色黝黑的人,他手持两把大刀,样子极为凶悍。

  原来这是韩筹的手下一小将,因为其生性好杀,众人称其为天杀,其一直跟着韩筹,是韩筹的心腹,刚才见士兵攻杀宝腾号不顺,反被宝腾号反击,使得己方第一波攻击徒劳无功,他心中因为就极为气怒,此时杀上了宝腾号,势要一解心头怒气。

  这天杀的刀法极为狠辣,其身子较为矮小且极为灵活,与其相触者无不是手脚被斩断,皆是受伤或立死的结果。

  莫其宗和郭子律两人本要围攻韩筹,此时天杀太过凶猛,两人目标自然对准了天杀。天杀手中的双刀极为锐利,斩断了围上来的众多人的手脚,那些被斩断手脚之人基本都被其立刻斩杀。天杀大吼连连劈飞了眼前一人的脑袋,忽然觉得身后异样,原来是莫其宗和郭子律一道前来。天杀顺势一滚,起身后一脸斩杀数人,然后直面莫、郭两人。

  莫其宗和郭子律一左一右,往天杀杀去。韩筹在应对碧海帮众人的围杀,见天杀也上来了,此时与莫、郭两人交手,他大喊道:“杀了他们,他们是此船的主将。”天杀听了,面容突然变得更加狰狞,大吼着挥舞双刀,迎上莫其宗和郭子律的攻击。

  此时大风吹起,宝腾号的舵手扬起船帆,宝腾号直往许海所在的主船冲去。巨龙帮的战船拼命围堵,宝腾号的船速虽然逐渐渐慢,但是仍在缓慢前进着。简布等人此时也杀上了宝腾号,在宝腾号的甲板上,此时一片混战。

  然宝腾号却在一直往前而去。

  莫其宗对那扬帆的舵手大喊道:“就是如此,我们一定要冲过去。”天杀一阵狞笑,那面容就如露出獠牙的魔鬼,道:“你们都死了,冲过去有何用?”他先一道逼退郭子律,然后反身一刀,劈中莫其宗的箭头,再一脚踢向莫其宗的小腹。莫其宗惨哼一声,倒落在地上,此时天杀就要对莫其宗下狠手。郭子律见状大吼一声,以引起天杀的注意,郭子律持刀而上,因为气力不足,他的步伐有些不稳。天杀转身,看着踉踉跄跄的郭子律,脸上尽是不屑之意,道:“你们两个谁先死不是一样么,那我就送你先去吧。”。说完其双刀挥舞,只是简单两招而出,就就逼得郭子律慌乱不堪,再看之时,天杀手中的双刀已经刺入了郭子律的胸膛。郭子律吐血而出,喷在天杀的脸上,天杀本就狰狞的脸容此时显得更加可怖,郭子律突然死死抱着天杀,天杀一愣,明白这郭子律是在用同归于尽的打法。郭子律狂然大笑道:“既然斗不过你,那我们就一起死吧。”

  天杀无论如何挣脱都无济于事,这都是发生在电光石闪见的事情,莫其宗大刀直刺,生生刺入了天杀的后心,然后拔刀想着天杀的脑袋一挥,天杀的头颅滚落在甲板上。两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天杀给斩杀了。

  莫其宗搂着将死的郭子律道:“兄弟,我们的计策就要成功了,此时风向对我们有利,我们一直往许海的主船而去,他们上当了。”郭子律露出如释重负的神情,道:“眼下我终于可以安心而去了。”说着头一歪,气绝而死。莫其宗道:“今日我们一同战死,你先一步,其后我自然会来。”

  此时,简布,柯遥,池连三人都上了宝腾号,东南西北四将已经将宝腾号占据,碧海帮之人全部攻上,宝腾号的甲板上喊杀声一片。

  此时大雾就要散去,已经能够看清楚一里内的东西。柳尘缘的宝龙号已经完成迂回,来到了许海所乘的主船的身后,然此时风向不对,雷衡下令士兵放下船帆,用船桨划行。柳尘缘在船头甲板处看着,隐约看见了许海主船的尾部,柳尘缘道:“那是不是巨龙帮的主船?”雷衡道:“不错,就是巨龙帮的主船。”

  柳尘缘大喜道:“巨龙帮的帮主许海一定就在上边。看样子他们并没有发现我们。”邓秋成来到舱内,对那些划船的士兵道:“快,敌人的主船就在前面,我们就要到了。”

  此时宝腾号之上就如人间地狱,双方拼杀之惨烈无法形容。碧海帮之人虽然斗志极高,怎奈寡不敌众,莫其宗身受十余处刀伤,他对手下士兵道:“我们和他们同归于尽吧。”说着拿出火种点燃了一边的火把,这甲板上放置了许多木制的油桶,莫其宗和郭子律早已经打算好,此战一旦不敌,就焚毁宝腾号,不能将宝腾号给了巨龙帮。那些士兵见莫其宗如此,都心知肚明,他们大吼着转身而上,使出最后的一击。韩筹大喝一声道:“上。”

  上泉信七看见了此时的战事,他自语道:“真没有想到,这些汉人作战会如此英勇,英雄,他们真是英雄啊。”那许海等人也见了此景,贾一德道:“帮主,不管他们擒贼擒王的计策能否成功,但他们是可敬的对手。”

  郝仙石道:“我们迟早会占据汪直的这大船,到时候就用这战船对付汪直。”

  许海道:“那汪直不是傻子,不会把这艘船白白给我们,我想战斗到了此时,其实还没有结束。”三人看去,果如许海所说的那样。

  此时碧海帮之人已经全部战死,莫其宗将那些油桶打翻在地,燃油流满了甲板,而此时巨龙帮之人都明白了过来,简布拿起弓箭,对准了莫其宗,道:“放下火把。”说完射出一箭,莫其宗被利箭穿心而过,又是几支利箭射来,正中他的胸膛。莫其宗冷冷笑道:“这宝腾号不会留给你们。”说让将火炮一放,大火登时熊熊燃起。一些巨龙帮的士兵被大火烧到,惨叫声不断,莫其宗的身子也着火了,但他却哈哈狂笑了起来,大笑之中满是轻松满足之意。韩筹道:“此人一定是疯了,快走。”说完跳下了宝腾号,落入海中。

  汪直见巨龙帮的战船和士兵对宝腾号一拥而上,此时宝腾号大火熊熊,将巨龙帮的士兵逼得跳入海中。这正是出击的绝好机会。而站在甲板上的易真真则没有在意,她虽然也在看着战况,但心下担心的却是柳尘缘的安危。汪直打算孤注一掷,下令扬帆开动主船,全速冲锋。这主船借着风势冲了上去。这主船上的士兵都是碧海帮的精兵能将,汪直下令先生火炮攻击,然后以火枪袭扫,靠近之后以弓箭射杀。那些被逼的落水的巨龙帮的士兵生生被射死不少。那东南西北四将上了同一只船,算是逃过一劫。然此刻巨龙帮的战船被击毁极多。许海抬头看着风势,叹息道:“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若不少这风势,如今我与汪直之战,不会是这两败俱伤的结局。”

  那上泉信七道:“没有想到,今日这场战斗巨龙帮竟然会输给碧海帮,哎,这两天的战斗顶多让碧海帮受到重创,终究不能灭掉碧海帮。可惜了,我全部家当都支持了巨龙帮,不然今日我就可以坐收渔利了。可是谁想到是这样的结果。”沟口九鬼见大雾就要散去了,对上泉信七道:“大人,此时我们该离开了,大雾就要散去,以免待会被发现。”

  上泉信七见大雾开始消散,为了不让汪直发现,上泉信七只好下令道:“下令撤退吧。”说完暗想汪直此番虽胜但是元气业已大伤,就算他要来跟自己寻仇,这非一两年后不可了。

  此时大雾散去,许海忽然觉得宝船被什么撞了一下,他一个踉跄,看见了一士兵从空而降,摔落在甲板上。原来是那柳尘缘和雷衡三人杀来了。柳尘缘四人从这主船的尾部登上,然后就命令宝龙号离开,与帮主汪直所在的主船汇合。

  许海见柳尘缘四人杀来,道:“好一个狡猾的汪直,原来你是这样的办法来对付我,我真是低估你了。”贾一德见是柳尘缘和雷衡四人,喝令道:“都给我上去,杀了他们四人,重重有赏。”

  柳尘缘一个翻身,率先落到甲板上,那些士兵疯狂地围了上来。柳尘缘拔出长剑,顺势就是狠狠地一扫,那些士兵身子抵剑者立死,兵器抵剑者立断,其后未抵者届被柳尘缘长剑的罡气所及,整个人向后摔跌而去。雷衡三人往许海所在杀去,贾一德和郝仙石两人对许海道:“帮主,你快到舱里去。”许海不会武功,此时只好往船舱里躲去。那汪直看着远处巨龙帮的主船混乱一片,他登时明白了过来,道:“看来柳尘缘是杀到那里了。”

  且说巨龙帮的东南西北四将正在撤离,忽然听见一士兵前来喊道:“不好了,碧海帮之人杀到帮主所在的宝船了。”四将大吃一惊,扭头一看,主船之上杀成一片。池连道:“什么,他妈的汪直,诡计还真是不少。”

  韩筹道:“我们赶快回去相助。”此时柳尘缘看见许海进入了船舱,他心知此战的关键就是许海,自己只有四人,且巨龙帮其它的士兵正在返回,若是不能制住许海,逼迫其投降,此战下去己方四人只是力战而死想结局。柳尘缘利剑横纵,此时他要进入船舱里找许海,水人也阻挡不住。柳尘缘来到舱门处,见舱门被门闩关住了,柳尘缘用长剑全力一划,门闩被划断。他走了进去,然后将舱门关闭,见许海在平静地看着自己。许海道:“你就是柳尘缘?”

  柳尘缘道:“正是。”

  许海道:“听闻汪直有一个失散多年的儿子,武艺十分高强,今日看来的确如此。”

  柳尘缘道:“过奖了。但是武艺再高强,也抵挡不住千军万马的攻击。”许海微笑道:“看来你并不会恃才自大。”

  柳尘缘道:“许帮主,你还是投降了吧。不然在我死之前,你也不得活。”许海道:“你如此来逼我,是担心你那三位兄弟吧?”

  柳尘缘道:“不错,同时也是为了许帮主。”许海见柳尘缘十分镇定,此时自己说这番话,就是让柳尘缘心志受到影响,不想柳尘缘神志笃定,气定神闲,看不出有丝毫慌乱。许海笑道:“柳尘缘,你是个能够成大事的人。”

  此时雷衡三人与贾一德郝仙石激斗正酣,谁也胜不过谁。李庆扬打斗之余扭头一看,巨龙帮的其他船只正在陆续往主船靠来。

  李庆扬道:“尘缘兄弟呢?”雷衡道:“在船舱里,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未了尘缘录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