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志异之淳风记牵丝戏二十二(个中真像)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牵丝戏二十二(个中真像)

小说:聊斋志异之淳风记 作者:怒雨寒江 更新时间:2018-04-17 12:51 字数:2733

  “侄儿给四伯父请安!”

  又奔驰了三天,萧灼终于回到了兰陵祖籍,看着此时坐在正堂的四伯父萧璟,萧灼不禁回忆起小时候,每次逢年过节都能见到的那个慈祥的面孔,只是此时此刻,那个面孔早已苍老,鬓角间也多了不少白发。当年他的四伯见天下大事已经趋于平定,毅然辞去官职回到了心心念念的兰陵祖籍,到如今八年过去,也不知身体是否依然健朗?

  “快起来!今年怎么是你小子回来了,你大哥呢?又犯错了?哎!你爹那性子啊!就是太倔!”萧璟一边站起来,一边数落着自己弟弟的不是,萧灼看着他动作有些颤巍,赶紧起来过去搀扶住他。

  “没有。四伯父,我这是从北平府过来的,家里人不知道。我本来是想直接去洛阳的,结果中间走偏了路,眼看着清明节也快到了,这才折过来看看。”萧灼如实回答,萧璟却听得一阵叹气。

  “我说你呀,怎么和你爹一个样,什么事都直说,你就不能说是特意回来的吗?”萧璟说完,见萧灼被他说的呆立原地,只好摇摇头,道:“算了!你先去沐浴更衣吧!完了再去祠堂给列祖列宗磕头上香,我去给你安排一下房间。”

  “是!四伯父。”

  萧灼依言前去沐浴更衣,在解开身上包袱时,看着包袱内的火红嫁衣和两个傀儡人偶,又想起一路走来的经历,心中感慨不已。

  “锦若,但愿你我还有相见之日!”萧灼一手揽过两身喜服,准备将它们张挂起来,然而刚刚揽起,却从中掉出一方做工精致的丝巾。萧灼将其捡起,只看了一眼丝巾背面,便发觉这丝巾的做工以及用料,绝不是寻常百姓能用的。再翻开正面一看,上面竟然还写着一首娟秀的题词: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居然是上邪!难道这丝巾是义成长公主赠予红衣厉鬼的吗?等会儿有空还是先问问伯父吧!”萧灼将丝巾放了回去,喜服平整的放好,又将两个木偶摆好又躬身拜了三拜,这才离开房间前去沐浴更衣。

  “后世孙萧灼,前来叩拜列祖列宗!”

  萧灼在祠堂外先行了三拜九叩之礼,进入祠堂后,借着长明烛火点燃三支香,插进香盂后又从右向左依次参拜。等拜到最末位时,却见最后一个牌位上写着“不肖世孙萧琮之灵位!”

  “四伯,大伯他……过世了?”

  “哎!都四年了!”萧璟见萧灼问起,不得不再次提起旧事。“四年前你大伯在洛阳突发重疾,各家名医都束手无策,不久便离世了,只是遗嘱中,却非要我在牌位上写上‘不肖世孙’四个字,我也想不通他为何非要如此,要说我萧梁覆亡,那是大势所趋,民心已经向隋,又不全是他的过错!”

  “四伯节哀!”萧灼见萧璟提起旧事,神情也变得愈加悲怆,只能尽量安慰,同时,一件不解之事也跟着浮上心头。正如他四伯所说,当年西梁的覆亡是大势所趋,所以文帝召他大伯入朝时,他大伯并没有拒绝。而且在大隋为官的这些年,他大伯在外人眼里,从来都是豁达风雅之人,更从未表示出过一丝对故国的留恋,又何来因此事而深感愧对列祖列宗呢?难道是他大伯一直将这份愧疚深埋心底?

  “对了!灼儿。”萧灼正疑虑间,萧璟突然拉过他走到祠堂门口,指着门口上方的一卷画轴说道:“灼儿,你大伯遗嘱中还嘱托我,若有朝一日见到你,务必将这幅画交给你。”

  “交给我?”萧灼不解。他大伯是四年前去世的,而他六年前便去往蟠龙山了,中间都没来得及去给他大伯请安,他大伯父怎么就莫名其妙的那么器重自己了呢!可是萧璟见他不信,随即又拿出一封书信给他,萧灼打开来看,只见上面写到:

  萧璟吾弟:

  见此信时,愚兄已然长辞,观愚兄今生之事,荣辱参半,虽无大功,亦无大过。前半生得尽世间荣华,享世人所不及之事;后半生虽有些许落魄,但仍可放酒高歌,起琴弄墨。今生得此,兄本可无憾,但至终前,仍有两件事未妥:一者,我萧氏基业葬于我手,纵万死,无颜面见列位宗祖,然此事已成覆水之势,惟请璟弟于牌位上书‘不肖世孙’之名,以警萧氏后人;二者,乃是六妹之事,此事尽皆藏于画中,璟弟务必将此画置于宗祖庙堂之内,待到瑀弟四子归来之日,再将此画转交于他,此中事宜,他自会明了,到时还望璟弟转告;如有可能,千万念及血亲之情!此乃万千之事,切勿怠慢!

  兄萧琮 书

  万千之事,切勿怠慢!又涉及姑姑!萧灼心知此事非同小可,连忙接过画卷打开,但见画卷之上,一女子裙袂缓缓展露;再往上,纤腰玉指,婀娜娇娆;及顶端,花容如月,璨目如星,眉如细柳,肤若脂凝。纵观之下,这夺人心魄的女子果然是他姑姑……准确说应该是江映雪的容颜!

  “灼儿,这画是什么意思?”萧璟站立在一旁,认得画中的人明明是自家胞妹,却不知萧琮为何那般叮嘱自己。

  听得萧璟问起,萧灼又仔细看了一下这幅画,终于在画中人物的面部发现了一丝端倪。这幅画是四年前所画,笔迹历经四年早已润入纸色,只留下浅浅痕迹,可是画中人物的头部墨迹,却与身体处明显不同,墨线饱满,宛若初成,而且萧灼还发现有淡淡灵力充斥其上,似是在掩盖着这幅画的本来面目。

  “天清地浊,天动地静,万千法象,尽归其本,开!”萧灼念动口诀,左手迅速抹过画像面部,再入眼之处,原本他姑姑那张美丽的容颜,此时竟化作了一个猫脸,三瓣嘴定格在面目之上,连着脖颈下的人身一起看,怎么看都格格不入,而且那猫脸之上的胡须,好像还断了五六根!

  啪!萧灼只看了一眼,便连忙将画卷收起,问向萧璟:“四伯,这幅画可有他人看过?”

  “没有!这幅画一直被放置在这里,宗祖祠堂的东西,没有我同意,没人敢擅动。怎么了?”

  面对萧璟再次追问,萧灼思虑再三,还是决定不告诉他,毕竟这件事也超出了常人的认知,萧璟还是不知道的好,知道的太多,只怕会惹祸上身。萧灼想到这一点,便又想到他大伯萧琮的死,当年他自己进宫作画,穷思极虑却无从下笔,何以他的大伯却能画出猫妖本相呢?帝王之气!萧灼恍然大悟,他大伯生前曾是西梁之主,身上的帝王之气虽然在西梁政权被废除时隐匿了,但在遇到妖物时,还是会出现保护主人,所以他大伯作画时才没有被迷惑。

  姑姑,竟然真的是你!此时萧灼终于确定:他姑姑确实就是害死江映雪的那只猫妖,甚至他大伯萧琮的死,很可能也与之有关。

  “四伯,此事我定当谨慎处理,此事四伯无需再挂牵,侄儿还有一事,还请四伯告知侄儿。”萧灼收起画卷,不想萧璟在纠缠此事,便开口问及义成公主的事:“四伯,当年义成长公主远嫁突厥之时,您还在朝为官,您知不知道长公主她当年又没有私恋之人?”

  “噢?”萧璟听到萧灼如此一说,显得惊诧万分,“你为何如此问?”

  萧灼自怀中取出丝巾交于萧璟观看,萧璟细看良久,才长叹一声,道:“当年之事,我确实请说过一些,只是没想到长公主对那人用情居然如此之深。当年陛下还是晋王时,这人乃是晋王门下幕宾,而长公主又经常开往于晋王府,两人便因此有了情愫。可是事与愿违啊!帝王之家的姻缘,又怎是长公主能选择的,十二年前,和亲突厥的安义长公主去世,先皇为安抚突厥启民可汗,便将义成长公主嫁予了突厥,有情人终究未成眷属!哎!”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聊斋志异之淳风记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