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线颠覆第四十五章 纵身一跃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四十五章 纵身一跃

小说:变线颠覆 作者:霜月红于二叶花 更新时间:2017-11-15 12:00 字数:3311

  仿佛整个天地都被美人的泪目深垂所感染,章鱼“海怪”停止了冒犯秦不悔的举动,隐于暗处的扑簌眼神也黯然失神,连空气里都充斥静谧而又忧伤的味道,只有那海潮起落,声声呜咽,入人心扉……沈冰鸿骂得痛快,此时心里竟也隐隐泛起不忍。

  良久,柳听萍才抬起头来,脸色戚戚,却有一抹绿光从她眉宇间渗出,然后流动旋转起来,像极了一只活泼的荧绿小鱼。

  “沈哥小心!”章志德大声提醒着沈冰鸿,脸色却如那“小鱼”一样——绿意盎然。

  柳听萍的神情恍惚,仿佛被章志德的一声惊呼唤醒,只见她目光盯住沈冰鸿的时候,那荧绿小鱼也一个激灵,飘飘忽忽地从她额头飞出,看似漫不经心的幽游,却是离沈冰鸿的距离越来越近,针对性也越来越强,那速度虽然慢,但却给人一种避无可避的牢牢锁定感。

  “这次换我来保护你!”

  宮黛茉眼见那绿色小鱼已经游到了沈冰鸿面前,正意欲不轨,突然用双手抓住沈冰鸿的肩头,接着一发力,将沈冰鸿提起旋在自己身后,以纤弱背身把那小鱼挡在外边……

  这情形,与之前沈冰鸿保护她的行为如此似曾相识。

  宮黛茉这“一提一旋”像极了蒙古摔跤,没有孔武彪悍之感,有的只是悲情和大义。

  荧绿小鱼的动作明显迟滞了一下,原地里周转两圈,然后定住,身上的绿意突然大增,像是对宮黛茉的行为表示不满。

  “宫姐,你……”

  感受着从宮黛茉死命抓住自己肩头的双手上传来的微微颤抖,沈冰鸿莫名感动的瞬间,一股热血直冲脑门,想着“一人做事一人当”,正要让宮黛茉赶快闪开,却口不由心得痛叫出来:“啊……疼!”

  沈冰鸿痛苦的喊声惊得宮黛茉睁开了眼睛,她这才看清沈冰鸿胸口也发着绿光,与“小鱼”身上的色彩如出一辙,不由得退开一步。

  原来就在绿色小鱼踟蹰不前的时候,沈冰鸿的胸口突然光芒一闪,有曲折的光刻之痕透体而出,一笔一划地快速蜿蜒着,像点着了的火药捻子,等那捻子燃尽,却勾勒成了一幅奇特的图案,并且那图案甫一形成,竟然猛得坠沉进沈冰鸿的胸膛,还发出滋滋的声响!

  整个过程只在一息之间,也正是这奇特图案有如烙铁一般地灼烫才使得沈冰鸿疼痛难捱,哀嚎出口。

  沈冰鸿痛呼着,荧绿小鱼却趁着宮黛茉不知所措地退开一步的当儿,倏地一声钻进沈冰鸿的眉宇之间!

  沈冰鸿身形一怔,两只睁大的眼睛突然像被点亮的灯泡一样,通体泛绿,转而黯淡的时候,他整个人却瘫软下去,生死不知。

  “小沈!”

  宮黛茉惊呼出口,章志德更是一声悲呼已经将沈冰鸿扶住,才伸出食指放在沈冰鸿的鼻翼下,感受到微弱的鼻息,又胳膊一搂,将沈冰鸿的身体横着抱住,侧过耳朵,紧紧贴附在沈冰鸿心口之处……

  等再次确认好兄弟沈冰鸿确实还活着的时候,章志德不禁悲从中来,刚刚还凄厉的悲呼之声急转而下,变成呢喃的轻声呼喊:“沈哥……”

  “沈……”

  贾梅刚从迷离中找回神识,就看见沈冰鸿倒在章志德的怀里,才有气无力地吐出口气,就发现不远处一动不动地还躺着一个人,等看清那人眉梢眼角的模样,正要张口喊出“悔爷”二字,就感觉头重如锤,接着天旋地转,眼前一黑……

  宮黛茉颓败地站在那里,六觉无感,心里空落,一幅魂不附体的样子,对刚蹒跚而立又轰然倒地的贾梅没有一点反应,估计就算神秘女子柳听萍在边上呼风唤雨,她也不会有半分异动,整个人都木了。

  章志德小心翼翼地守护着沈冰鸿的魂火不灭,又看了一眼晕死过去的贾梅,才发现宮黛茉状态不对。

  “宫姐,你怎么了?你要振作起来!要不我们就全完了!宫姐,宮黛茉,死女人,笨蛋,傻瓜,自私狂,自恋狂……宮黛茉,宫姐,你是我

  亲姐,你快醒醒,沈哥他们还活着,我都没放弃,我一个被你瞧不上的废物都没有放弃,你怎么能放弃?!”

  “你,不是废物……”宮黛茉幽幽地醒转过来,“谢谢你那么夸我,对不起,我……”

  “唉,别说这些了,宫姐,今天我们恐怕真的不能离开这里了……我能求你件事吗?”

  “别求我,你带走一个算一个,小沈就交给你了。”

  “好吧,我命令你带着沈哥快逃,等我拖住她以后,带着沈哥走,别回头!”

  “不,应该是我!”

  ……

  这边章志德一边警惕着柳听萍的动静,一边气急败坏地恨不能立马冲出去以命搏命好换取队友的一线生机,偏又说不通宮黛茉,生怕她和自己一样抢先强自出头,平白误了卿卿性命。

  “那我们就陪着大家,一起去死吧!”宮黛茉赌气地说道。

  章志德却应道:“那就同赴黄泉!”竟一脸坚毅,肯定了宮黛茉的说法。

  宮黛茉一听这话,心里气苦,一时没了言语。

  另一边柳听萍仿佛全然没有在意宮黛茉和章志德的纠结,只自顾自地念叨着什么:“……果然是这样吗?这最后一阙竟然是……这如何使得……”

  也不管留在沙滩上宮黛茉和章志德作何感想,柳听萍失神地想了会心事,竟飘然而去,她哪会知道,那两双目送她远去的眼睛,良久之后,相顾而泣……

  如果可以选择,宮黛茉一定不会踏上寻找手表雷达之路,因为再多荣誉也无法与休戚与共的伙伴的安全划等号,但是当她明白过来这个道理的时候,却只能看着昏迷不醒的沈冰鸿和精神萎靡的秦不悔,还有失魂落魄的贾梅,以及沉默寡言的章志德……

  刚刚经历的苦痛教训改变了宮黛茉对时局的认知,也改变了一直以来紧张但不失活跃的氛围。

  宮黛茉都不记得自己和章志德是怎么把众人拖上公路的。

  最大的打击不是来自身体而是心灵,黑骷髅酒吧里紧急呼叫来的支援队员中有与宮黛茉相熟的人,都没有见到过一向精明能干的“宮队”竟然也有兵败滑铁卢的颓废一面。

  “老夫……有独家秘制的回气丹……不消给我半日……就该……无甚大碍……只是,沈小兄弟意识受伤,非我能治……需得尔等好生看护,容我……去请灵丹……妙药……”

  秦不悔非凡人,一早便醒转过来,只是气血亏耗甚巨,说话还有些续连。

  安慰过宮黛茉,秦不悔便自顾自摸出一粒药丸,压舌吞下后,盘膝而坐,手捏的法印,暗合“毗卢七支坐法”,不刻,发间便不愠不火地升腾起丝丝雾霭。

  章志德心绪阴郁,一听秦不悔的话,不禁怒火中烧,几乎就要发作,要不是他秦不悔和贾梅尴尬的逃犯身份,他一早就想求助夏威夷警方,好让沈冰鸿得以接受正规的医院检查了,但他忍了,在见识过这世上如此之多匪夷所思的能人异士之后……他忍了。

  又是半日,章志德筋疲力尽地恨不得就此睡死过去,贾梅在秦不悔一番施为之下,也安然入梦,只有宮黛茉衣不解带地照顾着众人,虽然早就外强中干,只是她心有愧意,所以强自坚持,透支着精力……

  ……

  “我穿越了吗?”

  这是沈冰鸿从大地上站起来的第一反应,因为这完全不是自己刚刚还熟悉的夏威夷海滩,而是一片干涸的河谷,翻过了高高的河堤,沈冰鸿发现自己居然站在悬崖之上!

  原来这是条巨大的地上河,视野所及全是大大小小的孔穴,峡谷之风,呼啸而过,翻卷的滚滚红尘在遇到那些孔穴的时候,形成恐怖的漩涡,从漩涡深处发出沉闷悠长的回声,像对着苍天嚎哭的干涩喉咙。

  那浑黄的沙尘像刀子一样刮过大地,转瞬就冲击到了河谷的脚下,发出惊涛海岸的声势,整个河谷也在隆隆之声中产生了震感十足的晃动,接着从下方而来的沙尘直冲霄汉,瞬间就遮天蔽日,然后有细密的砂石扑簌而下,沈冰鸿不得不摇摇晃晃地躲在河谷边上一颗巨大的河卵石后边。

  河谷才被砂石才琢刻一遍,细密的尘土就洋洒下来,河谷之地不多时就被抬高了半米,幸好沈冰鸿赖以遮蔽的河卵石足够高大,要不然他不是被这些砂石砸死,也要被随之而来的尘土掩埋了……

  纵是如此,沈冰鸿也被呛得喘不过气来。

  “难道我真的穿越了?”

  顾不上考虑这些,沈冰鸿趁着尘沙惧下的声势稍歇,赶紧爬到河谷的边缘,那里至少还有源源不断的清流之风刮来,这足以让他郁结于胸的闷气得以排遣。

  但很快,沈冰鸿又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因为之前所见的滚滚红尘又来了,而且声势更为浩大,速度也更为迅疾!

  “来不及了!”沈冰鸿的“第六感”告诉他,照刚才河谷晃动的情况来看,这次这高悬的地上之河,一定会崩塌!

  这河谷的支撑一定在经年累月的山风侵蚀搬运下已经岌岌可危了!

  沈冰鸿惊恐地发现自己无处可逃,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滚滚红尘撞向河谷底部,然后发现那巨大的河谷中央部位在猛烈的晃动中崩塌、下陷,最终在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之后,伴着铺天盖地落下的砂石,陷落成深不见底的天坑,并且那天坑的边缘还在飞快的扩大,吞噬着它遇到的一切……

  眼前是绝壁,身后是不断扩大的天坑,头顶是千钧砂石,而脚下是震颤不已随时崩塌的河谷边地,“死了……”沈冰鸿绝望地闭上了眼睛,然后伸开双臂向着河谷之下的大地纵身一跃……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变线颠覆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