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麒麟外传第十四章 地狱 2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四章 地狱 2

小说:血麒麟外传 作者:木百子 更新时间:2017-11-15 10:45 字数:4454

  二。

  要把这里变成地狱,或者可以说是毁掉一座山。那就是王一要做的事情,王一也意识到现在这个事情没那么简单。投毒、点燃炸药,然后利用毒虫和毒药赶走原本在这里的生物。这一切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容易,不管怎么样要毁掉这座山,让它变成地狱并不是简单的事情。

  “这座山比想象的还难对付。”

  “时机不对,时机…”

  西门晶叹着气回应王一的话,王一也知道,好时机已过。

  “最好是春天或夏天也行,不,就算是秋天,哪怕是早一个月都好…”

  毒物们活动最旺盛的季节是夏天和秋天,繁殖也是在那个时候,那时毒性最强,但是现在开始步入冬天,一旦下雪,世间上的万物都变成银白色,同样,毒物们所有的一切活动都会停止,不管是癞蛤蟆还是蛇,它们都会进入洞里开始冬眠。西门晶望着被灰色的天空,意识到离冬天不远了。

  王一也不是不知道这些,但是他并没有失去希望,在找到妹妹之前放弃一丝希望。他们还有钟斗己这个棋子,让他做了他们的奸细,这就是一个事情,另一。。。

  “是不是还有一招?”

  “是的,,还有一招。”

  西门晶看了一圈他们正在做的事情,露出了微笑,从他们站着的山坡上急速蔓延类似于白色米粒状的东西,视力好的人能看出来那白色米粒是有六只腿和两双翅膀虫子,头上一半以上都是大嘴的白蚁群体。然后眼光再犀利一点,或者运气好见过世面的人能看出这并非是白蚁,白蚁的颜色接近于褐色,但是这里的白蚁白得发出闪闪亮光,而且钩子一样伸出来的牙齿上流出红色的光泽,能看出这并不是普通的白蚁,而是拥有极大毒性的白蚁,在毒门里称它为血染白冑蚍的怪物。

  “有了它们,能在两天内把天富寨周围变成废墟。”

  西门晶从怀里拿出来一个玉盒,然后轻轻地抚摸了一下。

  “它们会啃噬树根,让树木枯死,而且他们的排泄物还污染土壤,如果不小心被它们咬伤,小型动物们会即刻身亡,像牛、马一样的大型动物也痛苦三四天,问题是…”

  他打开了玉盒。

  扑腾扑腾。

  随着轰鸣声,从玉盒中散发出三四道耀眼的白光。

  嗡嗡嗡~!

  完全散开的的白蚁群像蜂群一样腾空而飞,追随玉盒中发出去的白光。这是蚁后,所谓的蚂蚁女皇召唤着自己的种族,为了在陌生的环境中营造自己们的蚁巢。蚁后的数量是四只,在空中旋转的蚁群也分成了四组,然后消失在大家的视野中。

  西门晶用手挡着光眺望蚂蚁们消失的地方,然后发出呻吟声,嘟囔着。

  “还是时间不够…如今天冷,需要赶紧搭巢准备过冬,给它们撒了药,让他们短时间内能够活动…但大部分的还是会死掉。”

  王一一言不发,短短这几天西门晶老了不少。虽然有孙夫子的兄弟,但是他们最多也就出力,帮不了太多。投毒、放毒物这些活基本都是西门晶在做,这些消耗他太多的心血,比这个更心疼的是眼巴巴地看着自己命一样的毒物们一个个死掉。

  西门晶几乎用光了所有毒物,在这么寒冷的天硬要拿出来蟾蜍、蛇类,这些几乎全部都要死掉,连蜜蜂一天也要死去数百只,已经死了一半,如今他把大量的毒药洒在天富寨里,也放出了以毒药为食的血染白冑蚍,这等于搭了他的全部财产,如果这次的施毒达不到效果,那么一切等于白费,救出妹妹,报仇的计划也难以实现,到时候只能正面出击,那时候西门晶的的计划等于完全失败。

  王一只能希望这次的攻击对天富寨带来毁灭性打击。

  破灭的迹象刚开始虽然有点模糊,但是真正露出水面,扩散的速度快得让人害怕,天富寨从不祥的预兆演变为恐怖的现实,看来即将要成为诅咒和破灭的条件。

  诅咒之地!

  老崖岭的天富寨作为绿林十八寨的一个,是周边六个县百姓所熟知的地方,可是突然有一天就成了诅咒之地。从最初被蛇咬的兵卒开始,二十天之后,也就是冷风卷起山峰,灰色的天空告诉人们冬天的来临,就在这个时候,他们也许不知道,等一两天之后这诅咒之地即将消失的瞬间,瞬间将横扫老崖岭和周边的六个县。

  刚开始出现一两个外出的兵卒彻夜未归,反正在这种贼匪聚集的团体里有一两个人无声无息地消失的事情并不稀奇,但要是超过十几人,那就不得不引起注意,难道是有吃人的老虎吗?。刚想派人去查的时候是怎么回事,都在想,正好去村里讨粮的兵卒带来的奇怪的消息,他们说村里人是给粮食,但是很勉强,最主要的是只要一听到是从天富寨来的,就像遇见得瘟疫的人一样,不愿意接近。如果民心,也就是如果在绿林道上也出现了这种事情,就等于民心背叛了他们。

  这个极其重要,如果说绿林道是一条鱼,那么围着山寨的村庄就像是水,鱼离开了水是活不下去的。为了弄清民心他们就派出去了调查队,让他们去村庄调查民心,四川王也召集在一起,但是结论只有一个,莫名其妙出现毒虫和毒蛇。然后加上最近在天富寨上发生的一连串的事情,最后都归结为天富寨的运气已到头。特别是把命放在刀刃上的绿林道,或者把命挂在天上的百姓们,都是再也迷信不过的的人。见到倒霉的人,连瞅都不要瞅,这样的他们对无缘无故连续遭到倒霉事情的天富寨,肯定存在疑虑。

  虽然一边派人去村庄辟谣,一边在匆忙地想对策,并且让兵卒们,但为时已晚。都开始出现出逃者,在也是一个群体开始走向破灭的征兆,看来不想把自己的命运与天富寨绑在同一线上,而且这样的人们陆续地增加。

  如今的天富寨好比闲置三年的废屋一样荒凉,在这里叫姜哲护卫兵守护者寨主的住所,两个月前,在一次抓捕疑似是军官派的细作的任务中没有完成任务反而丢了同僚,他回来以后以为寨主会惩罚自己,但结果竟是天富寨精英的护卫兵的职位。比起过错,李应更看好他的潜在性,于是给了姜哲破格的待遇,就此被深深感动的姜哲,下定决心誓死捍卫寨主。

  可是又很快知道了所谓护卫兵根本不是能立功的职位,如果想要保护寨主,首先需要攻击寨主的人,但以如今天富寨的威望与威力,几乎不会有这种事情。即使最近寨子是有点闹腾,但是不管发生什么事情,轮的上护卫兵商场的事情是很少的。他还知道如果在外面执行任务,每天都是新鲜事,所以护卫兵这种职位对于他来说着实是很无聊漫长日子,但是如今发生了有趣的事情。

  最开始让他感到异常的是冰梅的变化。虽不能对寨主的女人有想法可他毕竟也是男人,多看几眼美人是难免的,他也不知不觉地对她多了一份关注。但是最近冰梅有点反常,如果问哪一点反常,他也答不出来,但就是感觉跟往常不一样。

  最明显的变化就是冰梅不吃东西了,她最近什么都不吃,就像要饿死的人一样。但是姜哲在冰梅身上却发现了更明显的变化,非要让他说出来的话,好比是一座佛像有了表情,即使是表现出再多仁慈的佛像,它的表情背后会有冰冷的沉默。冰梅也一样,万年不变的表情跟恐怖的阿修罗差不多,这就是冰梅以前的表情,就像完全丧失了活力的样子,可能是绝望至极之后,她对任何事情都不会表现出任何感情变化。可是如今冰梅变得不一样了,或者说是被动摇了,他想这肯定与拒绝食物有关联。

  李应也因为冰梅的绝食所困惑,刚开始是像往常一样用打骂和折磨的方式让她回心转意,但是这并没有用。姜哲并没有说出他的判断,即便是说了也没有会去听一名护卫兵的话,而且让他说,他也不能准确的说出什么,难道说佛像有了表情的荒唐的话?连自己都难以相信的话,能跟谁说呢?就当只是自己的猜测而已,无需再去理会。姜哲想了之后,就想着把这件事情给忘了,但是又发现了一件小小的事情与这个有关联,这件事情再次激发了他的兴趣。

  大概十天前发生的事情,跟往常一样接到守门任务之后,他在执行夜班,就在那时候他竟然睡着了。基本剩无所事事的护卫兵经常偷偷睡着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但是在他身上,这却是第一次发生的事情,就像被人下了迷药一样,被迫睡着的,等他醒来的时候还发现后脑勺有点疼,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或许就是一件小小的事情而已,但自从发现了冰梅表情变化之后,才意识到:如果把每个零零散散的小事情想到一起的话感觉都是关联着的。所以只要有机会他就把注意力放在冰梅身上,而且今天又发生了刺激他神经的事情就是打都打累了的李应叫了钟斗己给冰梅诊脉。

  “是哪里不舒服?”

  望闻问切是诊脉中最基本的事情,所以作为大夫的钟斗己问冰梅一系列问题是极其自然的事情。

  “说一下家乡是哪里?”

  医道中的理法是很玄妙,难以理解,即使有时说出莫名其妙的话也会看起来是跟诊病有关系的。冰梅的嘴就像用胶水沾了一样,一个字都不说。大概因为貌美如花,只有寨主才能接近的女人,所以有可能高傲一些,但是比起这些她应该是个郁郁寡欢,很少说话的女人。加上最近还绝食,看来是心病,虽然钟斗己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但是即兴瞎编他是专家,既然已经诊脉了,那就要有结果,何况钟斗己有自己的目的。这跟冰梅有密切的关联,也是跟自己的性命相关。

  钟斗己把手指放在冰梅的手腕上,摸着寸、官、尺等三个血脉,然后闭着眼睛表现出认真把脉,实际上他还在动脑筋想这怎样让冰梅知道子自己的意图。怎样才能把冰梅带到外面?又怎样才能得到解药?对今天的诊脉应该说什么?不管怎么样今天事情并不是坏事,今天他至少有两个好的收获:一是遇到了冰梅,另一个是。。。

  钟斗己的心情突然也变好了,于是开始下诊断。

  “五郁的均衡被打破了,人自带五郁,跟着五行一样,被称为木郁、火郁、土郁、金郁、水郁,在这里如果这些均衡被打破的话,人就会变成忧郁起来,有的时候人的情绪莫名其妙地好起来,当然不管是谁都有忧郁的时候,也有开心的时候,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无缘无故变成那样是异常的事情,没有理由地笑哈哈,或者没有理由地哭泣,那么这是什么?这是狂人的表现,现在你将面临这样危险的情况。”

  虽是他胡乱编的词,但是差不多把冰梅的症状描述出来了,对此钟斗已也很惊讶。

  “虽然我也曾经学术不正,但也并不是庸医,问题是现在没有根治的方法,用药的话也只能得到好转。那么什么才是真正的药,就是休息,尽量不要想忧郁的事情,多想一些好的事情,然后吃好睡好的话,自然而然会好起来。不管是谁都会有些异常的时候,她只是比这些人稍微更异常一些而已,不是什么大问题,只要控制好情绪,不要变的更异常。”

  他自己陶醉在自己说的话里,然后拍了拍冰梅的胳膊,仿佛成了真正的大夫一样。

  “好好想一想,如今的状况看似很糟糕,但并不全是,主要看你怎么想,也可能把它想成是一种i幸运,天富寨寨主的女人的位置都可以与高官女人的位置相提并论。”

  冰梅动了胳膊把他的手甩开,虽然是一个安静的小动作,但是足以让他从幻想中回到现实来,钟斗己尴尬地望了周围,他和冰梅,还有在旁边监视他们的姜哲,他牵强地笑了一下,然后收拾了药盒子。

  “反正无需用药,就多喝大补汤,但是不要大量,只要适当对身体还是很好的。这还是从有名的医生朋友那里拿来的配方。我们身为同门学徒,虽然我现在这样,但是那个朋友却在大镇上开医坊行医呢。”

  他停顿片刻之后接着说,感觉现在是证明自己身份的绝佳时机。

  “那个朋友姓王,名字是很大众的一个字,是一,听说过吗?”

  冰梅听了以后颤抖了一下,然后望着他,这是他诊脉以来,第一次看到冰梅的表情有了变化。

  钟斗己下意识的看了下姜哲,然后接着说。

  “他有一个妹妹特别漂亮,名叫王小娥,因为很小的时候,因为眉毛像娥的触须一般弯在那里,所以…”

  冰梅眨几次眼睛之后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钟斗己叹了一口气,然后摇摇头对姜哲说。

  “不管我说什么都没有反应,这比绝食虚脱更危险,赶紧告诉寨主。”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血麒麟外传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