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心无芒第十二章 滋味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二章 滋味

小说:剑心无芒 作者:壬丁 更新时间:2017-11-14 23:56 字数:3027

  一松岗顾名思义,是个只有一棵青松的山岗。说来奇怪,这里其他地方草木丛生,唯独这棵松树周围什么也不长。这里算不上一个好的落脚点,只是因为离天阁城不远。商队如果晚出了天阁城,又紧赶路,那么小走一段,然后到一松岗歇整是最好的打算。

  王贵方把马车带到一松岗,吩咐队伍安营起灶。伙计们迅速停好马车,把缰绳栓在石头上,然后聚集在王贵方身边。

  王贵方喊道:“看什么呢?搬锅,捡柴禾。李多银,你去把车上的肉搬下来。”

  伙计们听说有肉,浑身顿时来了劲,纷纷去捡柴。有过野外经验的伙计,则立马搬了几块石头,垒成一个简易的灶。王贵方命人把锅背了下来,锅放在石头上,上面又铺了一块木板。李多银把半扇肉放在木板上,众伙计看着这生肉口水直流。

  王贵方撇嘴一笑,道:“大家不要急,今天我让大家尝尝我的手艺。”

  掌柜的做饭,这些伙计倒是头一次听说。

  王贵方从马车里翻出一把菜刀,月光下,刀刃银光闪烁,看着这把刀,众人便觉得王贵方手艺肯定不凡。

  王贵方见众人盯着自己手上的菜刀,心里有些得意,道:“我这把刀,来头可不小,这是上一代御厨房主厨的刀,我拖了很多关系,花了很多钱才弄到的。我最开始也不是商人,而是个厨子——”

  “行了行了,掌柜这段往事我可听烦了。”李多银不耐烦地说,“快做饭吧,兄弟们快饿死了。”

  众人起哄,纷纷道:“是啊是啊,掌柜的,俺们要饿死了。”

  王贵方白一眼李多银,抬起菜刀耍了一通。众人只见一片银光乱舞,翻上滚下,待到“咚”的一声,刀定在木板上,众人才知道这王贵方是真的爱做菜,这刀相必也真是那御厨的。

  众人发出阵阵喝彩,叫到:“好手法,好功夫。”

  王贵方抿嘴一笑,抬起刀轻轻一划拉,将半扇肉的一半割下。

  王贵方道:“李多银,把剩下那一块搬回车上,往后还要吃呢。”

  伙计们眼巴巴看着那块肉被搬走,感觉跟割走自己一块肉似地。

  王贵方看在眼里,笑道:“不要急,以后路还长,今天这顿已经够多了,往后恐怕只有猪皮啃了。”

  王贵方说着一刀把猪皮剜下来。多余的肉割掉直接扔锅里,就这样,一块不规则的肉被修整成方形,王贵方满意地点着头,操起刀流星般横划竖切,众人只觉得眼前银光一现即逝,嗖嗖几道银光,又是“咚”的一声,刀落在木板上,一整块肉散开,变成了几十个方肉块。

  王贵方把肉推到锅里,道:“加水,点火,锅开了就把柴禾抽出来些,然后慢慢炖,炖到水干再叫我。”

  一个伙计问道:“就这么干煮?”

  说实话众人都有些失望,他们想着王贵方刀功如此神奇,那做菜肯定也有独特秘方或者手法,没成想这一锅肉就是干煮。

  王贵方走到车边,从车斗里拉出一块毯子,边铺边说道:“不要急,肯定不会让你们吃白水煮肉。”

  王贵方躺在毯子上眯住眼,众伙计虽然饥肠辘辘,但是现在也只有等待。

  石灶边只留了两三个人,其余人都回到自己负责的马车边打盹。

  牛灿实在饿的受不了,就爬到车斗上。

  葵兮此时还未睡,听到有人上来,不禁紧张地问道:“谁?”

  “是我,牛灿。”

  葵兮一颗心放心来,道:“牛大哥,有什么事吗?”

  牛灿有些不好意思,墨迹许久,悄声说:“我们这晚饭还得很长时间,我这饿的实在有点……不知道姑娘有没有干粮?”

  葵兮温声道:“牛大哥不要再叫我姑娘了,听着有些见外,叫我月娥好吧?”

  葵兮摸到包袱,从里面拿出一张饼递给牛灿。牛灿接过饼,往下瞧了瞧,见同村几位大哥都在瞌睡,于是小心翼翼地往嘴里送。

  葵兮道:“牛大哥够吗?我这里还有。”

  “嘘——”

  牛灿悄声道:“别让人听到,现在都饿着肚子呢。要是这群狼知道了,还不把你这包里的都吃完?我吃这张饼垫垫就行了。”

  葵兮问道:“刚才听着好像在架锅,怎么现在还没吃着?”

  “哎呀,别提了。那掌柜花里胡哨地耍了一通刀,最后说要把那一锅水煮干才能吃。那一大锅水得煮到什么时候啊?这不,兄弟们都回来睡觉了。”

  葵兮不禁发笑,道:“好事多磨。好肉多煮。这掌柜的是诚心想做好饭。”

  “那也得看时候不是吗?现在谁还等得起啊。我下去眯会觉,等到肉出锅,我给你留一份,不能白吃你的饼。”

  葵兮道:“不用了,我吃不了太腻的东西。不知道这陆霁吃不吃,等会你肉出锅了,麻烦来喊喊他。”

  “好。”

  牛灿下了车斗,牛大民他们纷纷围上来,歪着声道:“好小子,就会吃独食。”

  牛灿嘿嘿一笑,道:“小弟怕大哥们占了肚子,等会不好吃肉。”

  “你小子,还学会油腔滑调了。”

  几个人说笑,让葵兮觉得心畅。曾几何时,葵兮哪敢想这样的生活。但是这样的生活,代价实在太大了。假如这是父亲也在就好了,想到此,葵兮不免神伤。

  月光愈盛,照耀着每个人的睡脸。除了看锅的人,其余伙计都纷纷睡了。王贵方爬起来,见李多银守在锅边,而其他人睡得不省人事。

  王贵方走上前,问道:“锅里的水干了没有?”

  李多银把木板翻下来,道:“已经干了,但我也饿过劲了。”

  王贵方从袖子里拿出一个小瓶,扭开塞子朝锅里滴了几滴,然后抄起铲子搅动,热气蒸腾,香味登时冒了出来,像潮水一般涌出。

  “什么味道?”

  “好香啊。”

  “从哪冒出来的?”

  梦中的伙计们纷纷醒来,寻着味道来到锅边。

  “肉熟了?”

  “怎么这么香?”

  王贵方得意地举起瓶子,道:“我刚才只是滴了几滴这个,你们知道这叫什么吗?”

  伙计们揉着睡眼,纷纷摇头。

  “这叫谢花香。百种香花,百种香草,取其精华,去其杂质。滴上一滴,就是木头,你们也能啃下去。”

  众人被这番话唬住,目眩神迷地盯着小瓶子,王贵方拿着瓶子故意在人眼前晃了晃,然后麻溜地装进袖子。

  王贵方道:“吃肉了,吃肉了。”

  众人精神一震,纷纷跑回去拿碗筷。

  王贵方和李多银也回到一号车拿碗,王贵方见周围无人在意,便从袖子里拿出另一个小瓶子,往自己和李多银的碗里撒了几滴。王贵方和李多银相视一笑,拿着往锅走去。

  锅边众人挤成一边,勺子被人争来抢去,拿不着勺的人,就直接用碗舀着吃,既抢不到勺,有凑不到锅边的人,则干脆把头凑过去吸味。

  牛灿端着碗,绕着锅跑一圈,却找不到个空隙。

  “牛灿,牛灿。”王贵方拉住牛灿,道:“叫那两位客人也来尝尝。”

  牛灿一拍脑门,道:“我怎么把这茬忘了,我这就去,掌柜的,帮我盛一碗。”

  牛灿把碗塞给王贵方,火急火燎地跑了。

  王贵方看着牛灿远去,撇嘴道:“让我帮你盛?”

  李多银道:“乡下人就是这样,掌柜的不必在意。”

  “哼!”王贵方转过身,朗声道:“都给我让开!”

  众人争作一团,忽然听到一声震喊,马上安分下来,不敢妄动分毫。众人散开一条道路,王贵方走进去,瞥眼瞧了瞧这些伙计,忽然轻声,道:“我给你们舀。”

  众人面面相觑,然后排成一队。

  过了一会,牛灿跑来,王贵方见牛灿身后无人,问道:“我让你请客人来,人呢?”

  牛灿不好意思地说:“他们说不饿。”

  王贵方不再问,牛灿怯怯地问:“我的碗呢?”

  “刚才不小心掉地上了,你捡起来,看能不能用。”

  牛灿抬眼看去,之间自己的碗就在王贵方脚边,牛灿心想自己真是倒霉,于是跑过去捡去碗,用袖子擦了擦,重新给王贵方。

  牛灿舀了肉,乐颠颠地跑回六号车。

  一块肉入口,那真是无上滋味。闭上眼,脑海里不是山珍海味,而是缭乱的花果蜂蝶。香味在舌尖久留不散,轻飘飘的甜,清淡淡的鲜,入口则突然散开,霸占着身体的每个感官。

  肉则滑腻细嫩,牙齿轻轻一触,则要化成肉汁顺喉而下。肉味与香味,从口入则像溪流山涧一般,喉头直达肠胃,而肉汁经过的每一处,都好像被春雨浸润的田地。

  “还有吗?还有吗?”

  伙计们犹如疯了一般,不断地询问王贵方。

  “还有,还有。”王贵方看着众人,高兴地说到。

  伙计们接着一块肉接着一块肉,疯了似地往嘴里扒拉。

  “好吃!好吃!”

  整个一松岗都沸腾了,大家都沉浸在肉的滋味里不可自拔。

  葵兮尽管看不见,却也从声音里知道,这些人都疯了。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壬丁 说:求收藏评论。

推荐在手机上阅读本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剑心无芒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