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秦修真的日子第71章 蔡概伤重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71章 蔡概伤重

小说:我在大秦修真的日子 作者:沙河边上 更新时间:2017-12-08 07:53 字数:4118

  “二小姐、孙小姐,妙龄女子是好,可是心智不成熟。你看公孙夫人,为何不与罗振私奔,非要拿走足够的钱财?还不就是想做到不依赖于他人,即便山盟海誓的男人离开了,她依然不会为一日三餐而发愁,不会因为男人离开就活不下去,更不会惨到流落街头的地步。”

  得给王诗韵这种小女孩解释一下,让她升华心灵。

  “你再看嬴筠公主,你看看她那种气定神闲,那种宠辱不惊,那种从容不迫,经历和感悟过了人生,将喜悦与忧伤沉淀在心,踏实且宁静,你娘与之相差无己,难道不是吗?”

  当然,真实的嬴筠公主,不是表面上的端庄大气,相反有些冲动,只不过一般人没看出到罢了。

  “张宁,不许把我娘拿来比喻。”

  嬴筠和我,在王家庄园发生了什么事,让她对我另眼相看,大伙是不知道的,但有一点,那就是嬴筠多半会将我变成入幕之宾,这是全体公认的。

  我把嬴筠和赵月英相提并论,莫非我也打了赵月英的主意?王诗涵对此是肯定不依的,哪怕她知道这不太现实,但我这人行事不按常理出牌,她还是先打预防针为好。

  “我随口就是那么一说嘛,二小姐,你还以为我敢母女同收啊?哈哈哈!”

  说句老实话,之所以我喜欢熟女,其实是因为我是有几千年道行的修士,历经风雨沧桑,阅尽人间冷暖,择偶标准当然是找有内涵的女人,妙龄女子心智不成熟,与其交流相当累。

  妙龄女人认为,在她们美丽容貌的光环照耀之下,男人们就该个个围着她打转,以满足她的种种非份要求为荣为乐,并乐此不疲。怕苦嫌累,做不劳而获的寄生虫,就是她们的理想,端的让人生厌。

  “胡说!张宁,你要牢记,你可是我姐的未婚夫,以后是要回王家庄园的。”

  王诗涵挥舞着小拳头朝我打来,当然,力度可以忽略不计。

  “我以什么身份去见公孙芙,后续怎么安排?”

  现在我任务很多,得统筹考虑,争取速战速决,以免耽误年前见嬴筠和方芸桦。

  “你就说,你是我多年未见的族弟,在王家庄园偶然相遇,得以相认,你到临邛是来投奔我,谋取差事。我将手中的一些事务,交给你办,借以训练你,你就能以我经办人的身份,自然而然地接近她,后面如何发挥,就看你的本事了。当然,我会全力配合你的。现在,你明白为何我会叫你张小弟了吧?”

  李若兰胸有成竹,计划早就千锤百炼过,就缺一个能够执行的人,而这个人,当仁不让就是我!

  “好吧,我处理完手头上的事,尽快赶到临邛依计行事,早日让你与罗振共结连理。”

  首先得处理蒙嘉芸的事情,有了王杰坟的中品灵石,提升实力,再去临邛“色诱”公孙芙,在年前再赶到咸阳,履行对嬴筠和方芸桦的承诺。哦,还得看王诗韵这头什么时候办婚礼,虽说是假的,可也得办不是?以我看来,最好明天就办,了却一桩义务。

  “嘿嘿,张小弟,我有预感,公孙芙绝对跑不脱你的手掌心,抱得美人归的同时,还可得偌大的家业,真正财色双收,李姐姐在此提前祝贺你了。”

  李若兰面带打趣的微笑,说着令人心花怒放的好话。

  闲聊几句后,让她们自行体会今日之心得,我则回我的小院,写下保肝丸的原料,令下人交于王诗韵,请她按单子筹办。

  夜深人静,无人打扰,我吐纳呼吸,忙得不亦乐乎之时,闻听小院外,有人急匆匆前来,应该不是巡夜的家丁,他们不会这么慌张。

  “张宁,你快去看看,蔡概好像不行了!”

  打开院门,前来报信之人,乃是不敢下油锅捞钱的张燕彤!一开口,就是让我吃惊不己的消息。

  “不会吧?上午打斗之时,他可没什么事的?”

  我的确结结实实打中了蔡概的胸膛,可下手有分寸,他虽受伤难受,但不会致命。不过,是人就千差万别,有些强壮的人,真受不得打击,反是有些病怏子相当能扛,蔡概万一就是其中少数人之一呢?

  王理等人比试完败,他们却没有因此无颜见人,离开王家庄园。盯着走进房间的我,个个怒目相向,尤其是蔡概的老婆王娟,二话不说就向我冲,被王睿拉住才没近我的身,不过她口出凶言:“张宁,要是我夫君有个三长两短,老娘就拿你给他殉葬!”

  “张宁,蔡概与你比试落败后,找了医生给他检查,没看到有伤重的迹象。可是,一刻钟前,却突然间发作,整个人疼得不行,无法动弹,已是奄奄一息。王娟,拳脚无眼,受伤在所难免,怎么能因为这个原因,而大加责难呢?”

  赵月英当然不满意王娟的态度,比试中落败方,受伤乃至死亡,十分正常,蔡概拿短枪出阵,戳中我的概率很大,是不是因此而受伤的我,也可以指责蔡概出手太狠呢?

  “不过,张宁,你得理解王娟,太着急了,语不择言。人命关天,你还是给蔡概看一看吧。毕竟,王家庄园这么多年都没死过人了。”

  指责了王娟的蛮不讲理,赵月英语气转得平和,向我肯求道。

  “夫人,我试一试。”

  赵月英扭头先斥责王娟,再转身肯求我出手救治蔡概,一转身的风彩,从容镇定,落落大方,散发着撩人心弦的爱意,与南丁格尔类似,令人不自觉有服从之意。

  “蔡概的内脏,尤其是胸部六经:手太阴肺经、手厥阴心包经、手少阴心经、足太阴脾经、足厥阴肝经、足少阴肾经,全都受到强烈震荡,胸膜破裂正在扩大。”

  一把脉,我倒吸一口凉气,伤得极重,胸膜破裂到一定程度,心脏没了保护,一阵裸跳,你说人会不会死?

  “我敢负责任的说,这伤绝对不是我给他造成的!”

  我抬头扫视一番了一番王理等人,斩钉截铁说道。

  “我夫君平素体格健壮,伤风感冒都没得过,壮得像头牛,今天只挨过你的打,别的又没做过,不是你还能是谁?”

  王娟当然不服,其实所有人也是这样认为:蔡概被我用了阴险的延时类打击手段,此时发作了。

  “张宁你明明能轻松打败蔡概,却故意拖时间,戏弄够了再将其击倒,你有戏弄的本事,当然会有让他延时伤重或死亡的本事,难道不是吗?”

  王理对我横眉冷对,事实上,赛马之后,赵月英对王理他们介绍了我这位“贤婿”,当时,王理便知今天这是自取其辱,凡人怎么能和到过阴曹地府的人对抗呢?再联想蔡概、张燕彤、蒙嘉芸和我的比试,答案水落石出。

  “我姐赛马受伤,怕也是你使了阴招吧?”

  蒙节更是愤怒,青影骢居然破天荒马失前蹄,早不出迟不出,偏偏这个时候出现,多半就是我在捣鬼。

  “兵不厌诈的道理,你们懂不懂?蔡概动枪戳我,戳中我,就是非死即伤的下场,我先示弱后取胜,有何不可?油锅捞钱,更不用说是真本事。赛马获胜,你可以问你姐是怎么回事?她有没有对你说过,我用了阴招?不要对我乱猜测,更不许对我乱扣帽子!”

  我汗了一个,我最先隐瞒实力的想法,看来没起作用,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要想赢得比试,不暴露一些实力是不成的。但不管怎么说,也得把自己实力往低处说,尽可能少引人注意,不要成为众矢之的。

  “大伙别吵来吵去,当务之急是救蔡概性命!”

  赵月英一挥手,制止我们俩边责任划分的吵闹。

  蔡概胸前一片乌黑青紫,腹部也有,只不过颜色没那么深,外行人一见,肯定认为我用力很大,可我知道,这绝对不是我一掌之力造成的,难道蔡概又跟人过个招?

  还好以前给过孙丽贞八仙回力丸,当下拉孙丽贞到房门外,厚着脸皮找她索取一枚,在答应给孙丽贞相应补偿后,得到了她视若珍宝的一枚八仙回力丸。

  不能短时间内把蔡概的伤给治好,那样做,不能显示此伤之重,更不能显示此伤非我所为。

  给蔡概喂服之后,我手里多了一把银针,两只手不断的蔡概胸腹处进针,辅以轻微按揉,缓缓地修复他快要破碎的胸膜、顺便将他内脏和脊骨也略微梳理梳理。

  幸亏我给过孙丽贞八仙回力丸,不然以蔡概的伤势,想要治好她,就只能动用宝贵的真气,这可是我一万个不愿意的。

  随着蔡概破坏的胸膜,被强大的药力渐渐修补,蔡概苍白的脸色,越来越红,而我本来白晳的脸蛋,却越来越灰。

  大伙认为针灸治伤,最多不超过两刻钟,可这已过了一个时辰,我都还没有停下的意思。

  豆大的汗水,落在蔡概的身上,我还是没有停下来,众人知道,针灸之术讲究一气呵成,中途不能停,一旦停下来,前功尽弃不说,还会使伤情变得更复杂,后续疗伤更困难。有点类似抬重物上坡,中途停下,再要重新抬走时,抬物之人会多付出更多力气。

  孙丽贞拿出手帕给我抹汗,汗水已不再是豆大,而像淋了雨一般,手帕几下饱和,我的衣服,早已湿漉漉。

  给蔡概疗伤的过程,非常缓慢。蔡概慢慢有了血色,胸腹部的乌黑青紫,向四周发散,一圈圈变淡,到腰背之处逐渐变淡,像石头打在水里的波纹,涟渏开来。他自身保护机能起作用了,肌肉从紧绷,开始渐渐放松。

  经脉被我封住,一时无法醒转,但从他眼睫毛开始,再到眉毛轻微抖动,进而呼吸平稳许多,可以看出来,他好像有了一定的感觉。

  蔡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好转,我却似从水中捞起来的溺水者一样,浑身湿透,显见用力甚多,众人不明所以,但均知此乃消耗太多内力所至。

  别的不说,光凭我这治伤态度,就证明我用尽全力了。那么,蔡概之伤,不会因我而起,最少我也不是故意的。因为,没人会必须要给某人治疗时,还提前把对手打成重伤,那样做,不是傻瓜就是白痴。

  事实上,我的汗水是我用法力给逼出来的,之所以搞这么久,搞这么夸张的针灸,目的是不让八仙回力丸的药效迅速发挥,就是要让它一点点透出来。

  没法子,别人疗伤都图立杆见影,我给蔡概疗伤,却是故意拖着不让他马上生龙活虎,一是向大伙证明我很用心,二来免得他们打八仙回力丸的主意。

  终于,蔡概双眼睁开,脑袋可以摇晃,再到手可以抬起,试了几下身体,也可以动弹了,王娟自不必说,喜极而泣,声声夫君醒了,喊得大伙肉麻不己。

  “蔡概,今天除了和我对打一场外,还做了什么事?”

  “疲惫不堪”的我,立刻追问当事人,不把原因了解清楚,我心不安。

  “没做什么啊?”

  蔡概脸上黑红,不过平时他也是这种脸色,众人不以为意。

  “你说一说和我对战之后的行踪。如果你不说实话,我不能保证,以后你会不会旧伤复发!”

  事实上经八仙回力丸疗伤后,蔡概屁事没有了,但我只能以此威吓蔡概。

  “对战之后,我看你油锅捞钱,再和蒙小姐赛马……中午赴王夫人宴,下午在庄园里闲逛,再后来,就回房休息了……”

  蔡概一五一十说道,在他看来,这没什么不妥。

  “张宁,那个,那个……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王娟支支唔唔起来,似有难言之隐。

  王娟不顾我身体极度“虚弱”,要拉我出房间说话,孙丽贞不放心我自主走路,扶着我一同出来。

  “张宁,蔡概吃完午饭,没和王理他们在一块,而是拉我回房,二话不说,就气乎乎地做那种事,我和他夫妻多年,得出一个结论:在他失意沮丧之时,越想通过干这事恢复信心。他越是强势,我越得满足他。”

  王娟关心老公身体,她可不想当寡妇,赵月英就是鲜活的例子,那么,让老公心想事成,就是她这个做老婆的,应尽的义务。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 www.zhulang.com 阅读最新内容。 当前用户ID : , 当前用户名 : 微信关注:zhulang66

微信关注:zhulang66扫描二维码关注 zhulang66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

loading

我在大秦修真的日子

最新 全部 0

我要评论

 

loading